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裂石响惊弦 > 第364章 惨烈
    九分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read8.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鸿民惨然一笑,哀伤难以启齿。红着眼点点头,万语千言尽在不言中,鸿民轻启薄唇,嘶哑着说:“若我能凯旋归来,必前来请罪。”

  鸿民缠绵悱恻的目光缠绕着曼妮,深情眷恋,微微前倾,薄唇附在曼妮耳边,低沉黯哑的嗓音响起:“血债血偿,我必手刃仇人,请你,请你等我。”

  话音落下,鸿民决然转身离去。背影坚定,脚步绝然。

  身后传来一声巨响,曼妮尖叫:“父亲!”

  鸿民脚步一顿,终是没有回头。夜已尽,天微亮。

  与此同时,轻寒匆匆赶回自己的新房,雅子枯坐在灯下,一双杏眼微眯,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

  轻寒急促的脚步声让雅子心中一惊,急忙起身迎过来。

  “轻寒哥哥,找到了吗?”

  轻寒幽深复杂的眸子看着一脸担忧的雅子,雅子的心急速跳了几下。

  “是云子。”

  雅子短暂的惊讶后马上镇定,急促低语:“我去换件衣服。”

  轻寒点点头,站在原地看着雅子急促的背影,目光幽深莫测,泛着冷光。

  雅子很快穿上自己的军装,从帐子后闪身而出。

  “轻寒哥哥,别着急,我会想办法把宝儿安全带回来的。”

  轻寒目光微闪,开口说:“我就不去了,云子可能不想见到我。”

  雅子目光微转,点点头应了一声就急忙出门了。

  轻寒想了想跟出去说:“我送你过去。”

  雅子没有回头,直接摆摆手说:“我自己开车去。”

  车上,雅子心思百转千回,不用仔细思谋,姐姐带走宝儿的用意昭然若揭。以耿家人的性格,必不会妥协。至于张家人,事情发展到眼下这种状况,不用想,张家人也也不曾妥协。所以,想要从毒如蛇蝎的姐姐手里安全带走宝儿,得仔细筹谋。姐姐的狠毒凉薄雅子领教过无数次,次次都记忆深刻。

  雅子想的越透彻,心里越凉,抬手看看表,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雅子甚至有种感觉,此时已经晚了。为了轻寒哥哥,雅子愿意试一下,尽管知道自己面临的依旧是****,但依然选择义无反顾。

  今夜无眠的人很多,武田一郎的公署也是灯火通明。

  云子笔直冷傲的跪坐在榻榻米上,身穿艳丽奢侈的和服,化着精致妖媚的妆容,与武田一郎相对而坐,悠然自得的饮茶。

  明亮刺眼的灯光下,云子的艳丽与武田一郎的平凡形成鲜明的对比。

  雅子急促的脚步声并没有惊动两人,俩人旁若无人的继续。

  武田一郎依旧是那副别人眼里滑稽可笑的姿态,自以为是的专心烹茶。雅子依旧摆出那副高贵优雅,蔑视一切的倨傲高冷。对于急促的熟悉的脚步声置若罔闻。

  雅子进得门来,立马做出卑谦的姿态,低垂眼眸,恭敬卑微。

  “将军好!姐姐好!”

  武田一郎冷冷扫了一眼长相只算清秀平凡的雅子,冷哼一声,故作优雅的端起烹好的茶,仰头一饮而尽。

  云子根本没看卑谦的雅子,依然故我的端着架子。

  雅子低垂的眼眸划过恨意,略一思谋,抬起头时丝毫不见恨意,只有小心翼翼和恭敬卑谦。

  “今夜耿家人没有找到耿曼妮的儿子,刚刚张少校来了,耿轻寒已经知道是姐姐扣留了耿曼妮的儿子。”

  云子这才慢慢转头看着雅子,嘴角扬起一抹轻蔑的微笑。

  “怎么,这就急着向耿轻寒表示忠心了?”

  “不,姐姐,我只是特意过来一趟,这样也好安抚耿轻寒。”

  “安抚?以帝国锐不可当的攻势,北平不费吹灰之力就会攻下,用得着安抚耿轻寒吗?失败者只能俯首称臣,耿轻寒也一样,跟那些软弱无能的中国人没有区别。”

  雅子心中冷笑,七年都没有让耿轻寒完全臣服,难道到了北平,就能摧毁耿轻寒那一身傲骨?如果耿轻寒能被轻易打败,你们又何必如此谨慎?如果中国人能够被轻易打败,帝国又何必动用上百万军人奔赴中国?

  雅子心中如何不屑,面上却不敢带出丝毫。马上恭敬的回答:“是雅子错了。”

  雅子恭敬卑微的态度取悦了云子,那种高高在上,操控别人的感觉令人愉快。

  云子的脸色有所缓和,语气也温和的许多。

  “张家不识抬举,耿家态度如何?”

  “耿西风最近收敛了不少,耿不散很少回家,耿轻寒一直等着姐姐的召唤。”

  云子的笑容明媚了许多,极为温和的说:“耿曼妮的儿子不可能回去,必须给中国人一个教训,让他们牢牢记住,跟帝国作对那就是自取灭亡。”

  雅子的心瞬间沉入谷底,挣扎着小声说:“姐姐,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不足以引起中国人的重视。”

  “是吗?那你认为谁才是重量级的人物?”

  雅子暗道不好,只能硬着头皮说:“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

  “譬如说耿家的……”

  雅子低垂着头,平静淡定的回答:“耿家人除了耿轻寒,其他人都不够资格。”

  云子冷笑几声,淡淡的说:“我倒认为耿轻寒的父亲足够重量,所以,你现在回去把耿轻寒的父亲带来吧。我想,一个孩子不够,那么耿家老头子的分量足够引起耿家人的重视。”

  雅子握紧了藏在袖子里的手,眼底的暗芒一闪而过,抬起头急声道:“姐姐,不可。”

  云子腾的一下起身,气势汹汹的走到雅子面前,抬手狠狠抽了雅子几个嘴巴子,厉声训斥:“收起你的小心思!你想要博取耿轻寒的好感,我可以不管,但你竟然置帝国的利益于不顾,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

  “不,我没有。”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耿曼妮的儿子已经作为原木送走了,这是耿家为帝国做出的一点点贡献。而你,要盯紧耿轻寒,耿轻寒如果不能全心全意为帝国服务,那么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是。”

  雅子镇定自若的告辞出来,坐在车上,迅速发动车,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公署。

  车停在离耿府不远的地方,雅子静静的坐在车上,两眼盯着耿府高大的门楼,心中翻滚着巨浪。

  轻寒哥哥,对不起!

  天已大亮,旭日东升。

  一碧如洗的天空望不到尽头,酷热依旧,门前高大的槐树舒展着茂盛的枝叶,妄图用浓厚的绿遮挡扑面而来的热。

  雅子睁着酸涩的眼睛,拖着沉重的双腿下车,深吸一口气,艰难的走向自己的家。

  耿府在低迷压抑的气氛下艰难的熬过了两天。

  两天后,北平城迎来了新主子。

  1937年7月28日北平沦陷,日本人踏着不可一世的脚步进了北平城。

  也是这一天,中国军队惨烈的消息传遍了北平城。

  前去宛平增援的部队,遭到日军阻截,根本没来得及反击,就几乎全军覆灭。主战场的中国守军等不来增援,拼死血战,耗尽最后一颗子弹,八百壮士血染大地,尽数牺牲。

  这消息平地一声响雷,炸在耿府。

  耿轻寒坐在自己的小书房,眼底的风暴再也藏不住,浓墨似得眼睛幽深冰冷,紧握拳头,几乎咬碎钢牙。

  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曼妮颤抖着敲门。

  “大哥,大哥。”

  轻寒哑着嗓子低沉的开口:“进来。”

  曼妮一下子扑进轻寒的怀里,哭出了声。

  “大哥,你听说了吗?鸿民……鸿民他再也回不来了……”

  轻寒安抚的搂住曼妮,轻声低语:“鸿民是好样的!”

  曼妮抬起满是泪水的小脸,哽咽着连声质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部队如此不堪一击?为什么?难道小鬼子有三头六臂?整整五千官兵,还没来得及放一枪一炮就全完了!为什么?为什么?鸿民一腔热血,还没来得及……”

  轻寒闭了一下眼睛,拍拍曼妮,低声说:“外面有什么动静?”

  “你的好朋友武田太郎进城了。”

  话一出口,曼妮才惊觉,猛的推开轻寒,瞪着眼睛看着轻寒,眼底闪着仇恨愤怒的光芒。

  轻寒迎着曼妮质疑的目光,沉沉开口:“曼妮不信大哥?”

  语气坦然坚定。

  曼妮轻咬嘴唇,低下头慌乱的摇着。

  轻寒起身靠近曼妮,低头压近曼妮。

  低声说:“大哥是中国人,骨子里刻着中国人的印记,血管里流淌着中国人的血液,永远都不会改变,永远!”

  曼妮仰头看着轻寒,躲在大哥的阴影下,看着大哥冰冷幽深的眼睛,竟然感受不到七月的酷热。

  曼妮艰涩的咽口吐沫,哑声低问:“大嫂是日本人,不仅是日本人,还是日本特务。”

  轻寒丝毫没有躲闪曼妮的目光,盯着曼妮一字一句的说:“爱情与其他无关。”

  “爱情?大哥当年不是爱槐花吗?我以为那才是真爱。”

  轻寒抬手摸摸曼妮的头,柔声低语:“曼妮记得就好。”

  曼妮慢慢转动眼珠子,眼底的仇恨和愤怒消散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疑惑、思考、探寻。终是退后一步,低声说:“我还有事。”

  曼妮匆匆离去,背影仓促,脚步慌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