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 宿主请留步 > 正文卷 第237章 真.狗啃屎
    “这是疯了?”

    看着秦会之疯癫的样子,听着秦会之的疯言疯语,卢知府眉头一皱,感觉这事有点复杂。

    前一刻还叫嚣着说这次考试有内幕的,下一刻竟然变成了一个疯子。

    是装疯卖傻?还是真疯了?

    如果是真疯了?是早就疯了,还是刚刚才变疯了的?

    历年科举,不乏被逼疯的考生,这一点卢知府自然不会怀疑。

    尽管这一次府试就给逼疯了的,心态确实是太差了些。

    但如果真是一个疯子的话,说出那样的疯言疯语,也就不值得计较了。

    大夏国立国三百年,历代君主贤明,朝廷实力极强,还不至于因为这点事为难一个疯子。

    只是是真疯还是假疯,到底该如何判断呢?

    就在卢知府为难的时候,卢知府的独女卢红药走到近前,低声在卢知府耳边耳语了几句。

    闻言,卢知府面色一沉,看了一眼被爱女抱在怀里萎靡不振的宠物欢欢,卢知府对着爱女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哪里来的疯子,竟敢扰乱府试放榜,霍乱民心。

    来人,给本府拿下,重打三十大板,以儆效尤!”

    如果按照正常的流程,这种质疑府试有内幕的事情,如果能够拿出确凿的证据,官方会派来专使彻查。

    如果无辜滋事,一般来说已成定局的科举是不会有人去重查的,而无理取闹这,轻则重打几十大板,取消功名,永世不被朝廷录用。

    重的,多半还会入狱获罪。

    但现在这秦会之毕竟是个‘疯子’,卢知府也不好正跟他一般见识。

    但一是为爱女出气,二是因为此事又不能不罚,心思一动,卢知府就判了一个重打三十大板。

    当然,这么做,还有另一重意思。

    一般的正常人,在要挨板子的时候,多半会求情喊冤,哪怕他本身罪有应得。

    如果秦会之还知道给自己求饶,那就证明他是装疯卖傻。

    当然,即便不求饶,三十大板下去,从其中的细节,表情变化之类的,也能看出秦会之是真疯子还是在在装傻。

    听到三十大板,秦会之眼中就露出一抹惧色,只是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哟了咬牙,他生生把那种惧色给压了下去。

    “嘿嘿!嘿嘿嘿!你们要拉我去哪?”

    被两名差役夹起来,秦会之还如同荡秋千是的晃了晃,脸上是傻乎乎的笑。

    只是,当差役把秦会之按在长凳上,开始拔他裤子的时候,秦会之开始叫了起来。

    “大胆!吾乃文曲星君转世,尔等怎敢冒犯!”

    语气笃定,眼神凶狠,这话说的,仿佛他自己都信了一般,让人丝毫看不出他是在演戏。

    只是,差役才不会管你是文曲星君还是武曲星君,当官的让打,他们自然就落板子。

    就算你是玉皇大帝,该打的还是一样要挨!

    嘭!

    嘭嘭!

    接连三板子落下,卢知府一直观察着秦会之的表现。

    “嘿嘿嘿!没事,我可是文曲星君!”

    挨了三板子,屁股上肉眼可见的红了一片,秦会之脸上还带着傻笑,一副真信了自己是神仙一般。

    嘭嘭嘭嘭

    接连十板子落下,秦会之依然带着得意的傻笑。

    “说了吾乃文曲星君,这凡俗之物怎可伤我,待吾恢复法力,定教尔等”

    嘭嘭嘭

    说话的时候,板子丝毫不停的落下。

    “嘿嘿嘿,不疼呜呜呜!”

    刚说着不疼,又一般子落下的时候,秦会之直接呜呜呜了起来。

    “妈妈,我要回家!”

    如同三岁小孩一般,秦会之脸上带着痴呆的表情,直接就嚎啕大哭了起来,他的文曲星君也不演了。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打到了最后,秦会之口中竟然响起了京剧唱腔。

    终于,三十大板结束,秦会之被从长凳上拉了起来。

    “秦会之,你可知罪!”

    也是秦会之演的太像,真就跟个疯子一样,从始至终卢知府都没看出来半点问题。

    只是,尽管如此,卢知府依然忍不住再次试探。

    “咦?嘿嘿嘿!叔叔叔叔,我要吃糖糖!”

    秦会之围着卢知府转了一圈,抬起手就想拔卢知府的胡子。

    卢知府一偏头躲了过去,皱着眉头喊了一声‘丢出去’,闻言,差役立刻行动,加起来秦会之就丢到了人群的外面。

    眼见秦会之被扔到了地上,蔡元长赶忙过去把好友给扶起来。

    他也不知道好友是真疯了还是假疯了。

    只是,正所谓秦桧都有三两知己,蔡元长和秦会之真是交情莫逆,虽然不知道好友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却还是第一时间把秦会之给扶起来。

    “会之,你无碍吧?”

    蔡元长扶着秦会之,帮他提好裤子,脸带关切的问道。

    “嘻嘻!嘿嘿!回家咯!妈妈喊我回家吃饭!”

    秦会之傻兮兮的看着蔡元长,看了半天,突然傻傻一笑,蹦蹦跳跳着就往远处走去。

    那欢快的样子,丝毫不像是刚刚挨了三十大板的样子。

    看着秦会之如此下场,想到这几年来这两个混蛋对自己的百般欺辱,许仙心里只觉暗暗解气。

    只是

    “宿主,准备就这么放过这二人了?”

    就在许仙看着蔡元长和秦会之越走越远的背影暗爽的时候,脑海中再次响起苏洛的声音。

    “啊?”

    闻言,许仙一愣,“系统,那秦会之不是已经疯了吗?跟一个疯子计较,是不是有损自己的颜面?”

    听着许仙的话,苏洛忍不住被逗笑了,“宿主可曾听过一句话,叫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系统,你的意思是?”

    许仙眉头一皱,感觉有些残忍。

    “呵呵,宿主真觉得这秦桧是突然间疯了?”

    没有直面回答,苏洛把皮球又抛给了许仙。

    许仙皱眉,想到秦会之之前的表现,虽然看上去确实像是疯了的表现,只是,总觉得有点别扭。

    就仿佛从他疯了之后的一言一行之中,都透露着一种一种自己用语言难以形容的出来的感觉。“

    “浮夸!”

    就在许仙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时候,苏洛为他将这种感觉做出了二字总结。

    “对!浮夸!虽然不甚明白这个词的含义,但听到这个词后,就有种我要想的就是这个词的感觉。

    那秦会之先前的表现,就是有一种浮夸之感”

    想了想,许仙又补了一句,“过犹不及。”

    做出评论之后,没有得到系统的回复,许仙又忍不住问了一句,“系统,你是说这秦会之是在装疯卖傻?”

    想到这种可能,许仙不禁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现在的他,基本上算是把秦会之和蔡元长两人给得罪死了。

    而如果那秦会之刚刚的一切都是在表演,并不是真疯的话,那此人的城府未免有些太过可怕了一些。

    “是真是假,宿主一试便知。”

    指点到了这里,已经很明朗了,苏洛觉得自己没必要真把许仙变成一个提线木偶。

    有时候一件事情,自己只需要告诉他该不该做,以及应该得到的结果就好了。

    至于要不要去做,要怎么去做,这其间让他自行发挥也没什么不好。

    毕竟是这段时间里,这片天地中的气运之子啊!

    听到系统的话,许仙深深的看了一眼已经走出去有十米远的秦会之和蔡元长两人。

    收回目光,许仙嘴角向上微微一勾,转过头看向身边暗暗解气的秦观。

    “少游,你可知道,我做的那长梦,还不仅如此。”“

    “哦?”

    如果说先前对于许仙的话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的话,那么现在的秦少游则是对许仙所谓的仙人托梦很感兴趣。

    “愿闻其详。”

    见还有这么配合,许仙环视四周,将很多人包括卢知府和卢小姐,乃至杭州府的学政吴文清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即便是卢知府和吴文清,在听到了卢小姐关于之前许仙‘仙人托梦’的解说之后,也不禁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见众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许仙微微仰首,右手负于身后,面带自信的笑意。

    “少游有所不知,梦境之中,那仙人除了告知我此次能中童生功名,且今日福星高照以外,还预言了一件有意思的事。”

    “什么有意思的事?”

    秦少游没功夫听许仙卖关子,忍不住催促道。

    “这有意思的事啊”

    许仙目光从一群吃瓜群众的脸上掠过,最终落在了已经快走到了这条街的挂角处的秦会之和蔡元长的身上。

    “仙人还说,我今日会遇到一个装疯的傻子,而与那傻子走的近的人,都会载一个狗啃屎。”

    听到许仙的话,很多人忍不住皱了皱眉,觉得许仙说什么狗啊屎啊的,有辱斯文。

    只是,还没等人们开始议论,远远地就听见远处传来两声惊呼。

    循声望去,就见不知怎的,那走到拐角处的秦会之脚下一滑,一头向这前面栽去。

    这一栽,栽的蔡元长完全始料未及,又加上蔡元长此时正扶着秦会之。

    所以,被这一带,蔡元长身体同样不受控制的跟着秦会之一同向前栽去。

    只会相隔十几米,有目力惊人的人,甚至还看清了在两人一头栽过去的前方,刚好有两坨看不清是什么东西的物体。

    只是虽然看不太分明,但从轮廓来看却是有些眼熟。

    有人下意识的看了看之前被蔡元长踩了一脚的狗屎

    发现颜色方面确实有些像。

    所以

    真狗啃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