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35章 烈女
    戴同知见叶小天低头沉思,似乎意动,不禁暗喜,忙又趁热打铁地道:“叶大人,洛家已经蒙受大难,如此处理才能让洛家得到更多的补偿,否则,你是痛快了,于洛家又有何益处呢。”

    叶小天听到这里,终于松了口风,缓缓地道:“戴同知所言也有道理,并非叶某不肯通融,只是此事我还需问过洛家人的意见,如果他们情愿放弃起诉接受赎金,叶某自然不会强作恶人!”

    戴同知喜道:“理当如此,理当如此,我相信洛家人也会接受这样的安排。”

    叶小天叹了口气,站起身向于俊亭拱了拱手,道:“既如此,下官告退!”于俊亭沉着脸不理他,叶小天也不以为忤,向她拱拱手,又对戴同知点点头,便转身走了出去。

    戴同知望着他的背影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个人呐,还真是一头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犟驴子,幸好此事有了圆满的解决办法,我这就去告诉张土舍他们。”

    于俊亭冷哼一声,忽地蹙起眉头道:“你说,洛家会不会不肯接受赔偿的主张?”

    戴同知呆了一呆,他日常所见所闻,那些升斗小民对他这样的土官向来都是唯唯喏喏,所以他理所当然地觉得人家必然会接受这样的调停,哪里想过有可能会拒绝。

    这时听于俊亭一说,他纵有八九分把握,还是不敢把话说得太死。戴同知想了想。道:“还是监州大人老成持重!不如我这就去刑厅瞧着,有了准确消息后,再通知张土舍等人不迟。”

    说完。戴同知向于俊亭拱拱手,便急急向叶小天追去。

    叶小天刚一回到刑厅,忧心忡忡的李秋池就迎上来道:“东翁,于监州怎么说。她可是对此案有什么看法?”

    叶小天摆摆手,向洛父洛母迎去。洛青青姑娘已绝食三日,方才奋起指证张道蕴几人,待到案子审罢,意志一放松,顿时又觉得疲弱不堪。站立无力,被她父母扶回门板上躺下。

    叶小天走过去,一撩官袍,在门板旁蹲了下来。洛青青躺在门板上,似醒非醒的,忽地感觉身旁蹲的人并非她的爹娘,睁开眼睛一看。恰好迎上一双澄澈的目光,正饱含同情地看着她。

    洛青青立即感激地唤道:“叶大人!”

    说着,洛青青就要起来,叶小天忙阻止道:“不必了。你身子虚弱,就躺着吧。”

    洛青青不肯听,由她爹娘扶着坐起来。叶小天沉吟了一下,道:“姑娘今后有何打算?”

    洛青青惨然一笑,幽幽地道:“奴家一个清白女子。受此奇耻大辱,如何还能厚颜苟活于世,奴家已存死志,只是心疼爹娘今后无依无靠……”

    洛青青说到这里,声音哽咽,眼泪终于又流下来,洛母抱着女儿,忍不住也是泪如雨下,不过她明明听到女儿说早萌死志,却未劝说女儿打消自尽的念头。

    就算是在民风极为开放,豪放女多如现代的唐朝,同样不乏投崖之烈女,断臂之贞妻。到了明朝,程朱理学更是深入民心,即便是在以少数民族为主,礼教不如中原严厉的贵州,同样不乏贞洁烈女。这样的人家教出的女儿,若为节义而死,其父母自然认为理所应当,又怎会劝止。

    尚还健在的海瑞海青天,当年女儿才五岁时,因为吃了别人送的一块馅饼,海瑞便勃然大怒,斥骂她:“女子岂容漫受僮饵?非吾女也,能即饿死,方称吾女!”为了男女大防,到底把一个年方五岁的女儿活活饿死了事,由此可见当时风气。

    叶小天听她已存死志,摇摇头道:“姑娘错了,此事不是你的错,你一个弱女子,面对歹徒,何能自保?不该为此自责。”

    洛青青垂泪道:“大人,民女非是自责,实是清白不再,不愿再让这肮脏的身子留在世上。民女苟活一日,便是民女的羞耻,便是洛家的羞耻。大人不用劝了,民女死志已决,能在临死之前,见大人为民女主持公道,死亦心安。”

    说着,洛青青便挣扎起来,要向叶小天行跪拜大礼,叶小天慌忙阻止,略一思忖,压低声音道:“姑娘,你一死了之,倒是清净,可是撇下痛失爱女的爹娘,你让他们如何过活?叶某这里倒是有一个办法,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洛青青扬起双眸,疑惑地看向叶小天。叶小天道:“姑娘,本官虽然抓了张道蕴等人,可惜他却是土司家的子弟。朝廷昔日招抚贵州众土司时,曾许以他们许多特权,以金赎罪便是其一。

    所以,纵然本官判了他们死刑,行文到了朝廷,只怕天子也是不会勾决的。到那时,免其死罪,令其缴纳赎金的是天子,他们能够付给你洛家的代价反而不大,所以……”

    面对眼前这位虚弱憔悴的姑娘,在杨天王面前也是坦然自若,浑然不觉紧张的叶小天却觉得毫无面对的勇气,他犹豫了一下,才鼓足勇气道:“若是姑娘与你父母愿意撤诉,本官可以为你全力周旋,争取最大的好处。

    以这五家权贵的实力,定可叫他们吐出一笔可观的赎金。到那时,你一家人拿了这笔钱远走他乡,另寻一个去处定居下来,绝对没有一个人知道发生在你身上的事,你们一家有了这笔钱,也能安居乐业,将来再招一个知心合意,体贴温柔的上门女婿,岂不是好?”

    洛青青姑娘瞪大眼睛看着叶小天,颤声道:“大人可是畏惧他们家的权势,有心妥协么?”

    叶小天道:“姑娘不要误会!张道蕴等人固然该杀,奈何国法偏能容得下他!本官心中也恨,可思来想去,既治不得他们,终究还是要让他们逍遥法外,不如趁着他们家族同样不愿把此事张扬到天子面前丢脸,尽量为你家多索好处……”

    “奴家不需要!”洛青青红着眼睛,猛地站了起来:“有钱,就能把我们穷人当牲口看么?奴家若是收了他们的钱,息讼走人,那奴家成了什么人?”

    叶小天随之站起,劝道:“姑娘,你不要钻牛角尖,这是他们应该付出的。”

    洛青青含泪道:“我一个好人家的女子,被他们毁了清白,葬送一生,难道让他们拿出一笔钱来,就是他们应该付出的?奴家是平民百姓,命如草芥,可奴家的清白却也和他们贵人家的女子一样高贵!

    是,也许皇帝会饶恕他们,但这不是奴家屈服的理由!推官老爷,你是个好官,可惜你帮不了我,就连皇帝都不能!在这人世间,奴家求不到公道,只有那里……只有那里诉冤屈……”

    洛青青说到这里,忽地一声大吼,一头撞向旁边的堂柱。叶小天大骇,伸手一拉,却没扯住她,就听“砰”地一声大响,洛青青重重地撞在堂柱上,登时血如泉涌,身子一软,便向地上栽去。

    “女儿啊……”

    洛母号啕一声,扑过去抱住女儿大哭起来。李秋池一旁见状,慌得手足无措,急忙叫道:“快!快救人!快去找郎中!快救人呐!”

    堂上的皂隶慌忙围过来,七手八脚地放平洛姑娘,对这样的贞节烈女,他们也是衷心钦佩的。其中一个皂隶急忙扯过衣角,“嗤啦”扯下一片,便去为洛青青裹伤,可那布片包到头上,片刻功夫血便渗了出来,登时殷红一片,另一个皂隶见状,忙也有样学样,从他袍子上又撕下一截布片为洛姑娘裹伤。

    众人慌乱地忙活了半天,眼见洛青青脸色苍白如纸,一个皂隶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不禁惊慌地叫了起来:“推官老爷,不好了,不好了,青青姑娘……已经死了。”

    叶小天一直呆呆地站在旁边,心乱如麻。虽然这洛姑娘早萌死志,甚至看她爹娘的态度,竟然也是赞成女儿以死全节,但他心中依旧难受的很,他痛恨自己的无能,这一刻,他宁愿自己不是官,而是一个以武犯禁的游侠儿。

    做官又如何,法度如此,真要秉公执法,反而要纵容了这些恶人,这是什么法!这是什么官!听说洛姑娘已气绝身亡,叶小天的身子惊颤了一下,拖着沉重的双腿慢慢走过去。

    叶小天单膝跪倒在洛姑娘的身边,轻轻握住她的手。洛姑娘的手已经没有一丝温度,软绵绵地被他握在掌中。就见她二目圆睁,眸中满是愤怒与不甘,苍白如纸的脸颊上一大片殷红的血迹怵目惊心,嘴唇抿成了倔强的一条线,看得叶小天心弦一颤。

    这时,呆立在一旁的洛父忽然仰天大笑起来,道:“死得好!死得好啊!我洛家是清清白白的人家!我洛家的闺女也是自尊自爱的好闺女!”洛父一边说一边笑,笑着笑着,浑浊的老泪便滚滚而落……

    叶小天的眼珠子慢慢地红了起来,他握紧了洛姑娘的手,低沉地道:“洛姑娘,你安心去吧!就算皇帝肯宽赦他们,法律肯放过他们,我也不饶!你有碰柱自尽的决心,我就有为你伸张的勇气!”

    叶小天说着,用颤抖的手轻轻抚过洛姑娘的眼睛,将那双美丽、愤怒与不甘的眼睛轻轻合上,收回手时,他的手掌已被鲜血染红,叶小天看着掌心的鲜血,慢慢攥紧,眸子已蒙上一层血色。

    :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