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32章 问案
    </br>

    五个参与轮暴的嫌犯当中,御尘是最早被抓的一个,御家当然也最先得到了消息,但御尘的叔父御龙并没有露面。听说叶推官抓了他的侄儿,御龙马上把这件事和张、于两家争权的事联系了起来。

    于监州曾经私下派人和他接触过,许诺只要他从此拥戴于家,便可保他官职地位不降以及御家的利益不受损失。御龙素受张铎宠信,两家有很密切的关系,实在难以背叛张家,可他又担心因此受到于家打压,正在左右为难。

    是以听闻此事后,御龙马上吩咐家人谁也不许轻举妄动,他甚至没去请示张知府的意见,反正他的侄子只是一个从犯,其他几人的家族不会没有动作,他甚至不用出一分力,只管静观其变就是。

    吴家、项家和张家的人赶到府衙后,却一直没有见到张知府,张知府用药之后已经沉沉入睡,张雨桐衣不解带、亲自侍候汤药,不许任何人打扰父亲休息,但他已经先行了解了此事。

    及至傍晚时分,张胖子悠悠醒来,张雨桐问侯了几句,但父亲气色还不错,这才把刑厅抓捕张道蕴、吴辰亮等人的事情告诉了张知府,请示道:“父亲,你看此事该如何处理?”

    “叶小天好大胆,竟敢抓我张家的人!”

    张铎听张雨桐说明经过,不由勃然大怒,一抹戾气涌上眉头。但是心头一转念。愤怒又转为惨然:“叶小天……哪有这么大的胆子,莫非他也投靠了于俊亭,这是那个小贱人授意做的?”

    张雨桐道:“爹。不管是不是于俊亭授意,眼下咱们该怎么办才好?如果护不了这几个人,岂不更加证明咱们张家已经没落?”

    张铎无力地道:“如果是那小贱人授意,我们还能如何,如今各部土司都听命于她,她要违抗我的命令,处治他们。为父也阻止不得啊。”

    张雨桐道:“爹,土司人家享有豁免之权。这不仅是对咱们张家,而是所有土司人家的权利。所以,如果他们处死这些人,那就是与所有土司为难。我想。于俊亭一定不会做这样的事,很可能她只是借题发挥,想让我们低声下气地去求她,利用此事,胁迫父亲让出知府之位。”

    张铎眼睛一亮,道:“不错!她一定打的这个主意。”

    张雨桐道:“所以,我们根本不需要理会她,只管沉住气,她又能如何?叫雨寒哥和其他几位的父亲向刑厅表示。愿意用赎金买罪,到那时为难的就是她了。治罪,则会触犯所有土司的利益。必定会有人心生不满。如果她不敢治罪,最终只罚款了事,搞出偌大的阵仗却不了了之,丢了颜面的人就是她了。”

    张铎点点头道:“不错!你就这么告诉他们几个人吧。”

    张雨桐欣然道:“是!”

    张雨桐起身要走,张铎忽又唤住了他:“桐儿!”

    张雨桐回身道:“父亲还有什么吩咐。”

    张铎向他微微笑了笑,欣慰地道:“桐儿。你长大了。”

    ※※※※※※※※※※※※※※※※※※※※※※※※※※※

    张雨寒等人听张雨桐向他们转述了张知府的意见,无可奈何之下。只得遵命离去。翌日一早,他们几人便赶到刑厅,这一次连御龙也赶来了,不管需不需要为侄儿出头,必要的态度还是要有的。

    府衙门前,不知何时已聚拢了无数的百姓,黑压压一片,都默默地站在那里。叶推官派人抓了五个轮暴民女的恶少,其中家世背景最强大的一个还是叶推官亲自带人上门抓来的,这件事已经传遍全城。

    许多百姓都自发地赶来听审,尽管此案不会公开审理,也不允许他们旁听,他们还是候在府衙外,想第一时间知道此案的处理结果。尽管……公正处理很可能只是他们奢侈的幻想,可以前他们连幻的本钱都没有,现在起码有一个希望。

    “威~~~,武~~~~”

    水火棍击打着地面,声音不够暴烈,却透着一股凝重的气氛。或许在这些皂隶们心中,对叶小天能否为民做主也是存疑,不晓得他们的推官老爷究竟有何打算。

    冒犯土司们的特权,以一个毫无根基和背景的流官身份,无视于五个当地的权贵,这在他们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事,就算是那位有名的海青天,如果到了这里,纵然能做到不畏权贵,也不可能有能力对五个罪犯实施处罚?

    叶小天,行么?

    叶小天从来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执法者,他做事向来率性、随性,只遵循他自己的道德标准。他对抗孟庆唯、齐木,使计让华云飞在狱中手刃仇敌时是如此;张绎和戴崇华打人命司,他和稀泥、扮糊涂官也因如此,只要不触他的逆鳞。

    每个人心中,都有他所坚持的东西,触及到他的底限,他就不会再忍。五恶少的罪恶行径、洛家人的凄惨下场,已经激起了他的愤怒。他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一步一步稳稳地上了公堂,往公案后面一站,堂上顿时肃静下来。

    一个人的威仪和气场不是生来就有的,有一种人长期高居上位,久而久之自然熏陶出了那种威仪,一个站姿、一个眼神,都会给人一种强大的压力。而另一种人,则是因为能为人所不能为,故而令人对他心生畏惧。

    叶小天无疑是第二种,即便他所能做的只是把这些恶少抓来,当场审判,最终再依例将他们释放,对他们的家族处以罚款,旁人也不会因此对他有所非议,因为在所有人看来,这已是最公正的处理结果。

    如果换一个官员。很可能连这个场面都不走,如果能提审报案人,查明真相后与这些权贵人家进行磋商。敲定一个他们可以接受的罚金价格便予以宣判,那已经算是一个肯为百姓做主的好官了。

    所以,御尘、张雨寒等五个父亲站在侧厢听审,心里也平静的很,他们自始至终都没考虑过他们的儿子会受到严惩,让他们感到难堪的只是儿子竟然被带上大堂公开审理,叫他们大丢颜面。

    张道蕴、御尘、吴辰亮、张纮还有项飞羽五人被带上了大堂。他们忽然看见站在侧厢的父兄亲人,立即激动地叫了起来。

    “爹。快救我出去!”

    “爹,孩儿睡了一夜的班房,你能相信吗,儿子竟然被迫睡在地上!”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狗官。爹,你一定不要放过他!”

    “叔父,你要为侄儿做主啊……”

    “啪!”

    叶小天重重地一拍惊堂木,沉声道:“再有咆哮公堂者,给我打!”华云飞和毛问智称喏一声,向前踏出一步,众皂隶也“啪”地一声,将水火棍往地上重重地一顿,几个恶少被这种威势一吓。登时安静下来。

    他们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侧厢,张纮的父亲见状大怒,就要走出来斥责叶小天。却被张雨寒一把拉住,沉着脸向他摇摇头。

    张纮的父亲心头登时一惊,在张家,张雨寒的地位远比他为高,张雨寒居然阻止他出面,他的心头也不禁犯起了核计。便乖乖地站住。众恶少一见他们的父兄没有出面,嚣张气焰便弱了许多。

    这些恶少都是权贵人家子弟。上了公堂也是立而不跪,叶小天也懒得在这件事上与他们纠缠,只是厌恶地扫了他们一眼,便吩咐道:“带一众人证和苦主全家上堂!”

    又过片刻,钱小明、宋三包两个猎户以及从村中带来的几个证人都上了堂,李秋池一看他们畏畏缩缩的的神态,心中忽然有些不祥的预感,忍不住向叶小天递个眼色,小声提醒道:“东翁,这些证人情形不对,小心些。”

    叶小天也看出来了,这几个证人昨日上堂时,义愤满腔,怒容满面,可这时却一个个垂头耷脑,目光闪烁。想是他们已经知道了那五个恶少的身份,他们只是普通百姓,指证他们担心报复。

    叶小天暗道不妙,如果这些证人心生畏惧,纷纷改口,那可是个麻烦,叶小天便急急思索起了对策。

    这时,洛青青的父母相互扶持着颤巍巍地上了堂。洛青青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女,她的父母还不到四旬,只是因为所受打击太大,以致容颜憔悴,步履蹒跚,仿佛七老八十的老者。

    在他们身后,跟着本家的两个堂兄弟,他们用一块门板抬着一位姑娘,那姑娘脸色灰白,双目紧闭,眼角犹有未干的泪痕。洛姑娘已绝食三天,滴米未进,气色难看的很。

    但是叶小天只看一眼侧脸,便可看出那姑娘的容颜颇为俏丽,身心饱受摧残,绝食三日水米未进,还能叫人觉得俏丽,可见她之前必定丽色照人。

    洛青青的父母一上堂便跪下了,叶小天对他们和颜悦色地道:“洛氏夫妇,闯入你家,轮暴你女的,可是眼前这五个人,你们看清楚些!”

    洛父一看张道蕴五人,登时目眦欲裂,怒吼一声跳了起来:“畜牲,你们这些畜牲啊!”说着便五指箕张,向张道蕴扑去。

    “滚开!”张道蕴恼羞成怒,一把甩开洛父,差点儿把他甩个跟头。洛父还待扑上,被苏循天一把拦住,低声道:“你有何冤屈,自有大老爷与你做主,不得动武!”

    洛父听了,便转向叶小天,一头跪倒,大声道:“大老爷,就是他们,就是这五个歹徒害了我的女儿,他们天良丧尽啊!求大老爷为草民主持公道。”话未说完,已是号啕大哭。

    叶小天又对宋三包、钱小明等人道:“你等且上前辩认,这五个人可就是当日闯入洛家,轮暴洛家女的那些歹人?”

    :双倍最后时刻,到今天下午三点结束,诚求大家早早投出月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