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24章 秀才遇见兵
    “你要开办书院和武会?”

    张胖子嘴巴张得就像一头快要渴死的河马,于家和果基家的事一直没有解决,两个部落间的争端每持续一天,都是在削弱他的威望和影响:两个小弟大打出手,他这个老大却无法解决,那他还算老大么?

    这时候,生苗又来凑热闹,一向缩在深山里,既不接近山外人也拒绝山外人接近的半野人居然出山了,而且出现的地点恰恰就是水银山那座活火山附近,张胖子更是焦头烂额。

    这个时候,叶小天紧急求见,说是有紧要大事相商,张胖子还以为他有什么紧要消息,却没想到叶小天竟然向他提出要开办书院和武会,张胖子只觉一阵蛋疼,这有个屁的紧要啊。

    叶小天道:“其实不是下官要办,而是新近迁来我府的葫县大富绅罗公子想出资捐建一所书院及一处武会,以攘助我铜仁府推行教化,以示对知府大人的支持,下官只是攘助其事。”

    叶小天道:“我铜仁府现有一处官学,余外尽是私塾。能上官学者皆为官宦子弟。能入私塾或聘请西席入府教授者皆为富有人家。而贫苦百姓子弟纵然有心接受教化,却也不得其门而入。

    是以,罗公子与下官商议,开办一所只针对贫穷百姓人家子弟的书院,建造书院和聘请先生的费用皆由罗公子及本府开明士绅们捐助,学生不用花一文钱,教会他们读书识字,将来纵然不能取得功名,能写会算也好谋生。

    至于武校,是考虑到我铜府府最庞大的行业就是水6运输,百行百业中执此业者独占四成有余,而其它各行业共占六成不足,长途运输,总要孔武有力懂些拳脚者为佳,再者有些孩子或因天资愚钝确也不擅读书,故为书院之补充。”

    张大胖子努力听了半天,总算听明白了一句话,就是既不用他花钱也不用他操心,只需他点点头。于是张胖子点点头,道:“成,既然如此,你去办就好了,无需本府同意。”

    叶小天道:“大人,那武会到是可以随时开办,可是开办书院却不同于开办私塾,总要院、道诸公暨本省学政肯,方有资格开办,不请示府尊大人,下官岂敢越权上报。”

    张胖子不耐烦地道:“行了,本府已经肯了,你自去拟道条陈,本府给你呈上去就是!”

    叶小天本来还想到张胖子好出风头,可以怂恿张胖子担任书院院长,这样他会更上心些,但是见他此刻心不在焉,颇不耐烦,这话便没说出口,反正他已答应,便答应着退了出来。

    叶小天刚出来,就见戴同知臭着一张脸,由一个皂隶扶着,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叶小天讶然道:“啊!戴大人回来了!戴大人辛苦,大人这是怎么了?”

    戴同知一见叶小天,悻悻地道:“野蛮人,不开化的野蛮人,简直是不可理喻的野蛮人呐!”

    叶小天茫然道:“小弟何时得罪了戴大人?”

    戴同知道:“我不是说你,我是说那些生苗。哎哟!”戴同知说话间,足踝又崴了一下,疼得他哎哟一声,对叶小天道:“我急着去见知府大人,回头再与你分说。”

    叶小天道:“好!既如此,我去知会李经历一声,今晚为同知大人接风。”

    望着戴同知一瘸一拐的背影,叶小天纳罕不已,知府大人此番派戴同知去提溪,只是试探格哚佬部落出山的用意,双方不该生冲突才是,戴同知怎么这副模样,莫不是我那“老丈人”难为了他?想不通啊想不通。

    张胖子刚把叶小天打走,戴同知就走了进来,一见张知府,便推开搀扶他的皂隶,来了个“金鸡”,向张知府施礼道:“府尊大人,下官回来了。”

    张胖子奇道:“崇华,你……怎么成了这般模样?”

    戴崇华苦笑道:“一言难尽啊!”

    张胖子道:“来来来,看坐,坐下慢慢说。”

    戴同知单腿跳到一张椅子前,扶着扶手慢慢坐下,这才向张知府解释起来。

    戴崇华赶到提溪,立即上山寻那迁徙出山的部落,探问之下方知该部为格哚佬部,戴崇华向部落百姓自报身份,由他们引见给了他们的族长格哚佬,于是双方开始了一番鸡同鸭讲的对话。

    戴崇华彬彬有礼地对格哚佬道:“格哚佬族长,本官是铜仁府同知,知府大人获悉你的部落出山,特意差遣本官前来问候,不知你们的部落因何迁出深山呢?”

    格哚佬高举双手,神圣庄严地:“伟大的、无所不能的蛊神降下神谕,我族所在的地方将有大灾难生,并为我们虔诚的信徒指明了新的生存吉地,就在这里,我们遵照神谕而来!”

    格哚佬说着,还让一个浑身插满羽毛的鸟人拿了一个龟壳来给戴崇华看,戴同知左看右看,就是看不明白上边烧裂的纹路,能向这些半野人传达出内容如此丰富的信息。

    戴同知便好言相劝道:“格呐佬族长,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如果神明指示你们,京城才是你们宜居的吉地,难道你们还能跑到京城去盖房子?是不是请神明在深山中另外给你们指示一块吉地呢。”

    戴同知本以为格哚佬部和其他部落之间生了战争,兵败逃难,又或者是该部落的驻地生了什么天灾。

    如果是这些原因,那都不是问题,山中生苗的生活方式非常简单,活动区域也有限,一个部落占领太大的地盘没什么用处,两个部落的战争结束后,他们自会迁回本来的驻地。

    如果是因为原来的驻地生了天灾,那问题也不大。容他们在此居留一段时间,最长一年半载,原驻地的生态恢复,他们也还是要回到原本驻地,可是他们迁徙的理由是神谕,谁知道那见鬼的蛊神什么时候会再降一道神谕,让这些愚昧无知的野人回老家。

    戴同知说完,马上现格哚佬和旁边那个浑身插满羽毛的鸟人用一种很不屑的眼神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愚昧无知的野蛮人,戴同知被他们看得很不舒服,便道:“格哚佬族长不明白我的意思?”

    格哚佬撇撇嘴道:“你以为神明就像和你做生意的买卖人,可以讨价还价?”

    戴同知耐心解释道:“格哚佬族长,你要知道,这个地方属于铜仁府,归提溪司管理。如果是一户两户的流民逃难到些,那自然是不碍的,但是整整一个部落迁徙至此,那就万万不可以了。”

    格哚佬纳罕地道:“为什么呢?”

    戴同知深深地吸了口气,道:“这个问题就复杂了,涉及到路引、户贴、黄册、赋税、徭役等等问题。何为路引呢,就是出外务工、经商、游历所必需的证明。何为户贴呢,就是记载户主、乡贯、户等、丁口……”

    戴同知滔滔不绝地讲了半天,讲得口干舌躁,这才停下来喝口水润润嗓子:“格哚佬族长,你明白了吧?”

    格哚佬点点头,欣然道:“我明白了,可是……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戴同知一口水“噗”地喷了出来,咳嗽半天,才强抑不耐地解释道:“因为百姓皆有户籍,你的户籍在哪里,你就得在哪里,如非官府同意,是不能迁徙他地的。”

    格哚佬茫然道:“可是我们从来就没有户籍啊。”

    戴同知窒了一窒,恼羞成怒道:“但是你们不是一直住在山里么?”

    格哚佬:“不错!然而伟大的、无所不能的蛊神现在指示我们要离开那儿,所以我们出山了啊!”

    戴同知气极败坏地道:“你们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几千号人,要吃要喝、要穿要住!你们突然冒出来,那本来属于本地人的东西就要少了,猎物会变少,耕地会变少,那他们该怎么办?”

    格哚佬哈哈大笑,道:“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件事,不用担心,不用担心,神明为我们指明道路,我们还要用自己的刀劈开荆棘,用自己的双腿去趟开它才行。谁不愿意,那就来吧,要么杀光我们,要么被我们杀光,简单之极。”

    戴同知无力地吼道:“我们知府大人是不会同意你们迁徙至此的,你们必须离开!”

    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格哚佬还有他旁边那个鸟人,以及众多的野人全都勃然大怒了:“你们的知府有什么了不起,难道他比伟大的、无所不能的蛊神还要厉害?你这是大逆不道,你这是冒犯神明!”

    戴同知在众口一辞的唾骂声中,在漫天飞扬的唾沫星子里面落荒而逃,因为走得甚急,下山时崴了足踝,直到现在还没好利索。

    张知府听完戴同知的话,一张胖脸登时又纠结起来。其实在这个年代的西南地区,可谓地广人稀,土地利用率极低,不要说是一个几千人的部落,就算再加几十万人也安置得下,但那是在人口缓慢自然增长的前提下。尤其是山外的土地各有所属,哪怕它荒芜着,任由草木生长,岁岁枯荣,都没问题,但是要把它交给别人,谁会答应。

    张胖子头疼地扶住了额头,苦恼地道:“就没有一点好消息让我开开心么?”

    戴同知道:“好消息也是有的,因为格哚佬部落突然出现,提溪于家和果基家已经偃旗息鼓、歇兵罢战了。”

    张胖子脸上一喜,戴同知又道:“但是格哚佬部要是赖着不走,恐怕于家和果基家就要与他们开战了!”

    :月初,诚求保底月票、推荐票!

    本周休息日放在今明两天,望诸友周知!(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115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