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17章 没有困难就要制造困难
    清平街路口是一座桥,桥下是一道清浅的溪流,约摸两尺深,水中有柔软的水草,百姓们浣衣濯菜也常用到这河中水源,这条河同时也是暴雨时节泄洪的重要水道。

    此刻,那些柔软的水草已经被连根掘到两侧的堤岸上去了,一坨坨的瘀泥把这些柔软的水草压在身下,偶尔还能露出一线翠绿。原本清澈的河水被搅成了泥汤,几十个役夫穿着兜裆裤站在河中,奋力地挖掘着一滩滩瘀泥。

    清平街上第一家是药店,因为清瘀掘河,桥头已少有行人走动,祝掌柜的无所事事,便走出来和督理工程的苏循天闲聊起来。祝掌柜对苏循天道:“苏头儿,这河道你们打算清理到什么程度啊?”

    苏循天道:“这条河是泄洪的主要河道。据工科说,这条河原本面阔四丈,底阔两丈,深七尺,你看现在都瘀塞成什么样了,连两尺都不到啊,我们打算把这条涧河修复原貌。”

    祝掌柜的喜形于色,道:“那感情好,只是……不知清理这一段河道需要多长时间,你也看到了,清瘀已经影响了我家的生意,要是耽搁太长日子,那我老祝可要喝西北风了。”

    苏循天道:“祝掌柜的放心,不用多久的,你没看到我们先从这路口开始清理吗,为得就是尽快清出这块地方,免得影响百姓进入。少则三日,多则五日,这一块儿就能清理好了。”

    祝掌柜的听说要耽搁三五日时光,虽然不太情愿,不过三五日功夫倒也耽搁得起,便陪笑道:“那就辛苦苏头儿啦,您费心照看着,越快完工越好。啊,阳光越来越足了,苏头儿到舍下喝杯茶可好?”

    清平街的另一侧路口是一条暗渠。这条暗渠同样具有泄洪作用。但日常则是各种生活用水的排泄口。河道砌好后上边盖上石板,石板上又覆了土,变成了一条普通的街道。

    数百年下来,很多生活在这街道两旁的人甚至不知道他们脚下有一条不断流淌的暗渠。但是此刻地面已经刨开,盖在暗河上面的石板已经重见天日,暗河堵塞非常严重,潺潺细流还能通过,水流稍大一点必然瘀塞,已经起不到泄洪作用。

    这暗渠一揭开,登时臭味熏天。行人至此大多掩鼻匆匆而过,道路两旁多是酒馆茶肆,原本都很红火,这一来生意一落千丈,不要说没有客人登门,就连店主和伙计端起饭碗,在那充溢口鼻的臭气中都无法下咽。

    饭馆掌柜的们一个个叫苦连天,忙不迭出去打听,得知那位姓毛的大汉就是这一路段的监工。赶紧上前向他诉苦:“毛头儿,这样子可不行啊,您怎么一下子就把整条街都揭了盖儿啦,我们的生意没法做啊。”

    毛问智把牛眼一瞪。喝道:“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还反了你们啦,这是知府大老爷的恩典,是造福乡里,是惠泽百姓。你们懂不懂,你们还敢跟知府老爷唱反调不成?”

    众掌柜的低声下气地解释道:“不是这样,知府老爷要清理河道。我们自然感激。我们只是想知道,清理这条河道究竟要多长时间啊,我们还要做生意呢,实在耽搁不起呀。”

    毛问智道:“急什么急,宋朝时候造的这条暗河,用了五百年才清理一次,我打算造一条一千年后都还能用的泄洪渠,让千年以后的人都记着我们知府老爷的恩典,这要是偷工减料,被知府大老爷查出来,到时候是你担待还是俺担待,心急可吃不了热饽饽。”

    造一条能连续用上一千年的暗渠?众掌柜暗叫一声苦也,马上就有那心眼灵活的生意人摸出一摞大钱儿往毛问智手里塞,陪笑说道:“一点小小意思,不成敬意,毛头儿和众兄弟们辛苦,拿去吃杯茶。我等别无所求,只希望毛头儿能尽快把这段路修好,我等感激不尽。”

    众掌柜的一见他这般举动,回过味儿来,马上纷纷向袖中、怀中、荷包中摸去,毛问智大叫起来:“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都赶紧把钱给我收回去,要不然俺就办你们一个贿赂差官之罪,嘿嘿,俺老毛的大棍可是早就饥渴难耐了……”

    这时候,一个皂隶跑过来,推开众掌柜挤到毛问智身边低低耳语了几句,毛问智立即振臂高呼道:“小的们,收工喽!”

    “嘎?”众掌柜的齐齐一惊,方才意图贿赂毛问智的那位生意人结结巴巴地问道:“毛头儿,这离晌午还早着呢,怎么就收工了?”

    毛问智把眼睛一瞪,喝道:“知府老爷有令,叫俺们先去西城,给他的本家亲戚们修泄洪渠,怎么着,你不服吗?不服跟知府老爷说理去。”

    那些饭店掌柜们哭丧着脸问道:“毛头儿,你这就走了,那这儿怎么办?”

    毛问智道:“等我们修完西城再说,开拔,去西城!”

    毛问智命人在清理了一半的工程区域插上官府的工幌旗子,便领着一帮光着脊梁、挽着裤腿的役夫呼呼啦啦地离去,只留给清平街众掌柜的一个臭气熏天的烂摊子。

    同样的场面,在三街六巷最繁华处,不约而同地上演着……

    ※※※※※※※※※※※※※※※※※※※※※※※※※※※

    傍晚时分,花家娘子正在院子里筛着陈米,眼角余光忽地瞥见忽然隔壁院里来了一位客人,衣着光鲜,员外打扮,手里提着两匣礼物,敲开房门同江家娘子对答几句,便被引进屋去。

    花家娘子赶紧把簸箕往石辗子上一放,一扭屁股进了屋,神神秘秘地道:“当家的,刚刚我瞧见有个员外进了江经历家,还提了一份礼物。”

    花经历今天跑了一天各处工地,统筹安排,调度人员,久不活动的身子,一时有些吃不消,现在只觉要散架似的。正懒洋洋地躺在那儿歇气呢,听婆娘这么一说,无所谓地道:“你管人家的事做什么。”

    “屁话!”花娘子在他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斥责道:“他是经历,你也是经历,怎么有人提着厚礼眼巴巴地上门求他,就没人上门给你送好处?你个没出息的东西……”

    花娘子越说越上火,眼见丈夫躺在那儿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便拧着他的耳朵把他提了起来:“你装死是不是,听见我说话没有?”

    “嗳嗳嗳。你轻点,轻点儿……”花大郎苦着脸坐起来,这时就听门口有人唤道:“请问花经历在家吗?”

    花娘子松开丈夫耳朵,走过去拉开房门,就见外面站着一位身穿铜钱纹锦缎袍子的清瞿老者,花娘子瞧这老者有点眼熟,仔细一想,登时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这不是清浪街上“舒氏头面店”的东家么?

    头面店卖的是发饰、耳饰、颈饰、臂饰、手饰、簪钗、镜梳。这些东西有贵有贱,几文钱也是它,几千两也是它,用料不同。价格便有天壤之别。“舒氏头面店”作为清浪街上最大的头面店,卖的当然都是贵重之物。

    握说,要论宝物之奇之贵,只有同在清浪街上的“大亨杂货铺”胜舒家三分。不过那“大亨杂货铺”只卖珍罕之物,不分门类,是以谓之杂货。这就不是花家娘子这等妇人喜欢游逛的地方了。

    花娘子常去舒氏头面店,望着那些目迷五色的珍贵头面留连不舍,可惜囊中羞涩,去了也只能过过眼瘾,她是买不起的,因此这舒店主对她便也冷淡的很。可是此刻,这位舒店主却提着礼匣,满面堆笑。

    花家娘子作梦似的看着舒东主,舒东主向她欠身一笑,客气地问道:“这位娘子应该就是花夫人了吧?老朽清浪街舒氏头面店店主,不知尊夫花大人可在家么?”

    花娘子如梦初配,期期艾艾地道:“啊!他……他在,舒员外请进!”

    花娘子把舒店主让进屋,这时花经历已经从里屋出来,舒店主赶紧上前见礼,花经历毕竟是官,虽然穷了点儿,便不似乃妻一般失措,泰然让客道:“蜗居简陋了些,让舒员外见笑了,快请坐。”

    花娘子给丈夫和舒员外斟了杯茶,依旧去院子里站着,不住偷偷往屋里瞧,就见那平日不可一世的舒员外时而陪笑,时而拱手,态度非常谦卑。而平时任她打骂连嘴都不敢还上一句的丈夫却是端坐如山,捋须颔首,神态淡定,花娘子心头不免有种异样的感觉。

    待那舒员外告辞离开,花娘子赶紧回屋问道:“当家的,舒员外找你有什么事?”

    花经历淡淡地道:“也没甚么,只是请托了我一点事情。”说着顺手把那礼匣递给她,依旧淡淡地道:“这是舒员外送的,你收着吧。”说着回到里屋,依旧躺下。

    花娘子急急打开礼匣,就见匣中有整整一套的头面首饰,精致的耳环、闪闪发光的项链、颤颤巍巍的步摇,花娘子的心立即卟嗵卟嗵地跳了起来。

    花娘子眉开眼笑地收好首饰,正要跑回屋去告诉丈夫人家送了些什么,就听门外又有人问话,开门一开,依旧是一个员外打扮的人,后边还跟着一个小厮,挑了两篮绸段。

    这一遭花经历堂屋会客,花娘子便避到了里屋去,隔着门帘儿倾听,听那员外似是在央求丈夫帮什么忙儿,什么生意耽搁不起一类的话,好话说尽,丈夫才答应替他想想办法,那员外便千恩万谢地去了。

    花经历一掀门帘见了里屋,又把两篮子丝绸递给娘子,花娘子两眼放光地道:“天啦,上好的湖州丝绸。”

    花经历依旧一脸的平静,今天“淡淡的”成了他最常挂在脸上的神色,花经历淡淡地一瞥,淡淡地道:“不就是几匹绸缎嘛,收起来就是了,大惊小怪没见识的样儿,惹人笑话。我忙了一天,实在乏了,先歇歇,你快去准备晚膳吧。”

    花经历说着,淡淡地往榻上一倒,花娘子听他如此言语,先是柳眉一竖,可是看看大字型躺在榻上的丈夫,忽地没了发作的勇气。

    花经历闭着眼睛正在假寐,一双手忽然搭在了肩上,张眼一看,就见花娘子仿佛新嫁娘一般晕着双颊,柔情款款地道:“相公身子乏了,人家给你捏捏。”

    花经历闭着双眼强作镇定,脸上依旧淡淡如初,可心里头却如同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激动得实在无以复加:“李师爷没说错,跟了这叶大人,果然是吃香的喝辣的。”

    :月末双倍,诚求月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