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09章 叶公好龙
    府衙门口,张绎的亲兵做严阵以待状,长街尽头则另有一支队伍,刀出鞘、弓上弦,向这边缓缓逼近,双方大有一触即发的态度。衙门里边,张铎的亲兵持矛提盾严阵以待。

    张绎此时正站在二堂上,张胖子怒气冲冲地对他道:“老二,你怎么这么莽撞,有什么事你不能告诉大哥,让大哥替你做主,嗯?深更半夜的,你发兵困了戴同知的府邸,你把大哥我置于何地,嗯?”

    张绎红着眼睛道:“大哥,孝天被人害死了,他可是你的亲侄儿。你说,杀子之仇,我能忍么?”

    张铎气呼呼地道:“不然你想怎么样,杀进戴家,拼个鱼死网破吗?现如今,各地的土司越来越不拿咱们张家当回事儿了,你可倒好,给自己的亲大哥拆台!你要自己解决,那你告诉我,现在你解决什么了?”

    张铎说着,忍不住剧烈地咳嗽了几声,一旁张雨桐开口劝道:“阿爹息怒,二叔也是伤心孝天哥惨死,所以有些失态,阿爹多多体谅。”张雨桐一边说,一边向张绎使个眼色,张绎见状,便气愤愤地不说话了。

    张雨桐安抚了父亲,又对张绎道:“二叔,戴家怎么说?”

    张绎把戴崇华的话对张铎说了一遍,又道:“他口口声声说是我儿孝天非礼他女儿在先,不肯把凶手交给我,说是要由大哥来公断,现如今押着朴阶正赶来府衙。大哥你看怎么办吧!”

    张绎负气地坐到椅子上,拍着桌子道:“如果凶手真是他的女儿,我是一定要拿他女儿偿命的。想用一个朴阶就抵了我儿子的命,休想!”

    张雨桐劝说道:“二叔息怒,咱们是一家人,只要确是戴家女儿害了孝天哥性命,咱们张家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正说着,有皂隶跑进来禀报:“戴同知由族中壮丁武士护拥着,已经到了府前。”

    张绎一听立即跳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向外冲去。张雨桐阻止不及,本待追出去。眼珠一转,又转了回来,对张铎道:“爹,这件事。你怎么看?”

    张铎没好气地道:“还能怎么看?戴家女儿不是凶手,那朴家小子就一定是凶手。难道孝天还能是被塔上大风刮下来的不成?”

    张雨桐苦笑道:“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戴家一口咬定朴阶是凶手,而二叔却一直怀疑是戴蝉儿害了我孝天哥。二叔是咱们的至亲,无论如何不能委屈了他,否则各地土司将会更加看低咱们张家。

    可是,戴同知是爹的心腹股肱,现如今因为于家和果基家的争执。各地土司对我张家已多有不恭之意,万万不能再让戴同知对爹离心离德了,否则阿爹就是自断一臂。实力折损更巨啊。”

    张胖子的神色凝重起来,道:“嗯!桐儿所言有理,那你说,该怎么办?”

    张雨桐附耳对张胖子说出一番话来,张胖子听了频频点头,赞赏地道:“我儿所言甚是。就这么办吧!”

    ※※※※※※※※※※※※※※※※※※※※※※※※※

    戴家的人马越走越近,朴阶坐在马上。双手拇指被牛筋绑着放在腹前,戴崇华骑马走在他身侧,面上神情不动,眼见到了府衙,却用低微的声音对他道:“该怎么说,我都已经教给你了,你要一口咬定是张孝天非礼我儿在先,你出手阻止,不慎将他打落高塔!我会尽力保全你的性命,即便不能,你死了,我也不会亏待了你的家人,明白么?”

    朴阶惨然一笑,一言未发。

    戴同知冷哼一声,眼见到了府衙,便即翻身下马,旁边自有侍卫过来,扶了朴阶下去。戴同知带着朴阶刚刚走出几步,张绎就红着眼睛从府衙里冲了出来,一见戴同知,咆哮一声就扑上去,两个人登时厮打作一处。

    这两个人都懂得角斗的功夫,跤术不敢说如何高明,可是寻常没有练过跤法的人若被他们这样的人缠住,不出两招也必然摔个半死,可他二人凑在一起,却是旗鼓相当半斤八两,一时半晌分不出高下。

    两人的手下都想冲上去救主,双方的卫士顿时也打成一团,整个府衙前马上混乱起来,府衙里边,一个小头人见状十分紧张,马上大喝一声,一面面大盾就“铿铿铿”地架了起来,片刻功夫形成一面盾墙,盾墙之间又探出一杆杆锋利的长矛,把府衙牢牢地封了起来。

    适时赶到现场的毛问智兴奋地道:“啊哈!打起来了,打起来了,这下咱们可有生意做了。”

    苏循天手搭凉篷,举目眺望:“竟然在府衙门前大打出手,看来双方积怨颇深呐!”

    李秋池兴奋地对叶小天道:“东翁刚刚到任,就有大案发生,这可真是天佑东翁,恭喜东翁,贺喜东翁!”

    叶小天矜持地道:“共勉、共勉!啊,云飞,你且上前打探一下,是何人起了纷争,因何起了纷争,有时候这种侧面了解到的情况,要比公堂之上问到的口供更加真实!”

    华云飞领命而去,这时又有一标人马赶到,前方几个持矛武士将矛交叉举起,隔开扭作一团的戴家和张家壮丁,后面跟着一个头戴公子巾,身穿玉色轻衫,脚下黑缎官靴,生得唇红齿白的少年。

    少年摇着象牙小扇,施施然地走来,明明走在一片刀光剑影之中,但是身姿款摆,腰肢袅娜,却似穿花拂柳一般优雅:“哟!这不是戴同知和张土舍吗?大清早的就在衙门口儿练起角抵来了,真是好雅兴!”

    来人正是监州通判于俊亭于大人。戴同知和张绎正扭作一团,哪有空儿搭理她。眼见二人依旧扭打不休,官帽也掉了。玉带也开了,于俊亭俏脸一沉,喝道:“不成体统,把他们分开!”

    马上就有几个侍卫冲上去,强行把戴崇华和张绎分开,两人气喘吁吁的,这才愕然发现来人竟是几乎从不上衙监州大人于俊亭。于俊亭把玩着象牙小扇。问道:“两位大人,何故在府衙门前互殴啊?”

    张绎怒指戴崇华。道:“于大人,你来的正好!他的女儿害了我儿性命,我要叫他女儿抵命!还望监州大人为我主持公道!”

    戴同知整理整理衣衫,喝骂道:“放屁!你不要血口喷人。杀人者乃是朴阶,我已带到府衙,要亲手交给知府大人审理,你还待怎样?”

    张绎向戴同知身后看看,忽然有所发现,又叫道:“你那宝贝女儿也是当事人,为何没有把她带上公堂?”

    戴同知厉声道:“胡闹!我的女儿怎么能抛头露面上公堂受审。再说,她因昨日之事受了惊吓,神思恍惚。身体不适,昨夜我的府邸又被你吵闹一宿,今晨她才服了安神药物睡下。我告诉你。我女儿若是有个好歹,我与你誓不甘休。”

    “好了好了,两位都少说几句,是非公道,自有知府大人公断!”

    于俊亭打断了张绎意图反驳的话,道:“这件事。本官昨日听堂弟于海说过了,虽然于海不曾亲眼目睹凶案发生。可毕竟也算是当事人,所以一大早我就带他赶来。事涉张家和戴家,本官也希望此案能够得到公平处断。你二人在此争执并无意义,不如一同请知府大人公断。戴大人,张大人,请!”

    二人见于俊亭这么说,便相互怒视一眼,气昂昂地跟着于俊亭走进府衙。

    于俊亭昨晚便听堂弟于海说出了岭嶂山上发生的命案,于俊亭只一听就觉得机会来了,张绎是张铎的胞弟,戴同知是张铎的副手,他们两个人打官司,无论谁胜谁败,都会让另一方心生怨愤。

    如今张铎的局面并不好,如此雪上加霜的事儿,她怎么可能不来落井下石,是以久不上衙的于俊亭一大早就带了于海赶过来。她要促成此事由张胖子亲自处断,如此才能进一步打击张胖子的人望。

    人群中,华云飞早已挤近了,将几个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一个是知府亲信戴同知,一个是知府的胞弟张土舍,华云飞弄清了他们的身份和之间的恩怨,马上折身返回。

    叶小天已经下了马,正牵马候在外面,华云飞急急赶回,把事由一说,李秋池登时大吃一惊,人命案子,事涉两位土司,一个头人,这案子审不了啊!

    李大状在贵阳时办的多是民事纠纷、经济案件,命案他也办过,可是从来没有两位土司人家发生命案,一个成了原告,一个成了被告的先例。

    并非土司与土司平等身份的人家就从来不发生人命案子,问题是在贵州地头儿上,土司这一阶级已经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人物了,如果是土司打死了普通百姓,罚点钱就成了,人家不用打官司。

    一个土司的儿子打死另一个土司的儿子,这种事在非战争时期还从未发生过,都是带着大票保镖随从的公子哥儿,什么时候能轮到他们亲自动手了?如果真发生这种事,还是不可能打官司,双方要么密商苟合,要么决一死战,血债血偿,哪里需要什么状师,哪会丢人现眼地上什么公堂打官司。

    在这种朝廷默认的家族部落式统治地区,特权阶级一抓一大票,根本就是朝廷律法不能约束的,这种案子怎么审?双方势力都比自家主公大,不管断谁胜诉,另一方的怒火必定扑面而来……

    李秋池马上凑到叶小天身边,小声道:“东翁,双方都非寻常人物,这案子难审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旦接手,无论东翁你怎么判,都难令双方心服口服,到时必定惹祸上身。”

    叶小天点点头,道:“我明白,此案本身并不重要,难就难在双方并非律法可以约束的人,我这执法者还能有何作为?”

    李秋池道:“东翁英明!安全起见,东翁马上回府吧,学生去刑厅说一声,就说东翁偶感风寒,要歇息两日。”

    叶小天果断地道:“两日功夫恐怕不够避过此劫。你就说我刚到铜仁,水土不服,昨夜又因应酬多喝了几杯,以致上吐下泻,挣扎不起,替我告个十天半月的假罢。”

    叶小天说完翻身上马溜之大吉。就在刚才,他还在为终于有人到刑厅告状而欢欣鼓舞,如今眼看生意要开张,却因苦主和被告来头太大而屁滚尿流地跪了,世事难预料啊!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