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07章 夜半惊魂
    </br>

    夜色深深,张知府抱着及笄之年的一个美妾睡得正香。以张知府如此肥胖的身体,心脏负担极重,**之事对他来说很久以前就成了一种奢侈的享受,不过他还是喜欢买妾,并且抱着她睡觉。

    张胖子表示:处子之身自有馨香,且皮肤光滑如丝如缎,怀中若不抱个美人儿,他简直无法入睡。最受宠的十三姨太则表示,老爷的身体柔软如絮,冬暖夏凉,不被老爷抱着入睡,简直无法安枕。

    忽然间,府中锣声惊响,急骤的锣声打破了夜的宁静,也唤醒了张铎的美梦。张大胖子慌慌张张地起身,急喝道:“出了什么事?”

    外面耳房里小丫环战战兢兢地答道:“回老爷的话,奴婢也不清楚。”

    张铎怒道:“不清楚还不去查,你是死人吗?”

    旁边十三姨赶紧掌了灯,侍候张铎穿戴。张铎很紧张,因为府中晚上鸣锣这种事,自他出生起就不曾遇到过,但他很清楚府里在什么情况下才会鸣锣,一是府邸受到围攻,二是府邸里走了水。

    如今承平世界,如果有人夜半聚兵围攻他这位土知府的府邸,那自然是极重大的事情,就算是失火,这府邸宅院屋舍多为木制,今晚风又不小,那也将损失惨重。

    张大胖子忙着穿衣服的时候,他的儿子张雨桐已经挟剑冲上了院墙,张知府这知府衙门原本就是土司衙门。院墙既高且厚,墙上还建有一处处箭楼,箭楼之间还有很宽敞的运兵道。仿佛一道城墙。

    这院墙上一直屯有重兵把守,张雨桐持剑冲上院墙,立即有一个今夜负责守夜的小头人冲上来见礼。

    张雨桐年仅十七岁,与乃父不同的事,这张雨桐可没有痴肥如猪的毛病,生得剑眉星目,十分俊朗。他是张知府的正室夫人所生。也是张知府唯一的嫡子。张雨桐扶着箭墙向外看了一眼,外面黑漆漆的十分安静。

    张雨桐沉声道:“何人鸣锣?”

    那小头人道:“属下也不清楚。听声音,鸣锣示警的声音是从前院传来的。”

    “哦?”

    张雨桐喝道:“严加戒备,如果有人靠近,格杀勿论!”说罢匆匆领了几个人下了府墙。匆匆向前院赶去。

    前院这时也正遣人向后院报讯儿,两下里都打着火把,老远就能看见对方走近,到了近处一看来人是大少爷,报讯的人立即跪倒行礼。张雨桐扶剑喝道:“快说,前边发生了什么事?”

    那报讯的庄丁忙道:“回大少爷,是土舍大人领了一标人马明火执仗自府前冲过,前院家丁以为是来攻打咱们庄院的,仓惶之下这才鸣锣示警。”

    张雨桐一愣。奇道:“我二叔?他带兵往哪里去?”

    张铎好不容易穿戴整齐,叫人扶着从寝室内走出来,他这寝室之大已不亚于一座亲王的寝殿。只是囿于身份,不能明目张胆地称之为寝宫罢了。是以从寝室走到正堂,这距离也不近,到了正堂已是气喘吁吁。

    张胖子一屁股把自己塞进座椅,喝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快些查探清楚!”

    这时张雨桐带着几个亲兵急匆匆地闯进了正堂。一见张铎便道:“爹,你不用担心。前院示警乃是误报,是我二叔领了人马,披盔挂甲,弓矛俱备地从府前冲过去,惊吓了庄丁。”

    张大胖子一愣,愕然道:“你二叔?深更半夜的,老二是要跟谁过不去?”

    ※※※※※※※※※※※※※※※※※※※※※※※※※※※

    戴同知的书房外,奉了戴老爷的命令,一众家丁下人远避出十丈开外,无人靠近一步。远远的,他们只能看到本家老爷戴同知和朴宗基对面而立映在窗上的剪影。

    书房内,朴宗基面色如土,满面哀求地看着戴同知,颤声道:“大人,他……他可是我的儿子啊!”

    朴宗基是戴同知部落里的一个头人,戴氏部落自从受了朝廷招安,便得了一个世袭的土同知的官身。因为戴氏部落临近铜仁,这许多年下来,虽然城外还有庄子,但主要已经不以务农打猎为主,部落中很多人都成了城中百姓,戴氏部落也转以船运和经商为主业了。

    戴崇华做同知前,这朴宗基是戴氏部下的一个头人,担任一个船主,专门负责船运,后来戴同知帮他谋了个八品的官职,虽然不是世袭,可也因此安定下来,全家就搬进了铜仁城。

    戴同知听了朴宗基的话,冷冷地道:“蝉儿还是我的女儿呢!我只有一个女儿,你却不只一个儿子!”

    朴宗基乞求道:“大人,虎毒不食子啊!,我……我怎么能……”

    戴同知的手轻轻地搭在了朴宗基的肩上,朴宗基身子一颤,双膝微屈地看向戴同知。

    戴同知一字一句地道:“你不要忘了,我是你的土司,你是我的家奴,如果是在战场上,我和我的家人遭遇了危险,你是只求保全家人,还是该豁出全家人的性命,救护我和我的家人?”

    朴宗基嗫嚅地道:“可……可这不是战场……”

    戴同知冷笑一声,道:“有区别吗?现在的情况就是,我的家人遇到了危险,需要你让你的儿子站出来,替她挡一刀!”

    朴宗基突地双膝一软,跪倒在戴同知脚下,痛哭流涕地道:“我的儿子什么错也没有犯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让他死!”

    戴同知冷酷地道:“因为,我是你的土司,你是我的家奴!”

    朴宗基叩头道:“大人,求你念在小人鞍前马后……”

    “住嘴!”

    戴同知脸色铁青,忽地一挥手,桌上的火烛顿时也一阵摇曳。

    戴同知厉声道:“你给我听着,也许跟你无关,也许你很无辜,可现在是我的女儿大难临头,所以……少他.妈给老子讲道理!现在只有你儿子能救她,你们父子不肯救,那就是你们的错!就是你们害死了我的女儿,我就要你全家抵命!”

    戴同知慢慢弯下腰,在朴宗基耳边用魔鬼般的声音低语道:“要么你全家去死,要么你就接受我送给你的庄子,叫你的儿子站出来,替我女儿挡这一劫!你自己选!”

    朴宗基瘫在地上,体若筛糠,泪如雨下!

    ※※※※※※※※※※※※※※※※※※※※※※※※※

    戴氏府邸被张绎发兵重重包围,府墙上下火把通明,若自空中俯瞰,就可以看见火红的光形成了一个长方形的圈,而在长方形的火圈中,又有一条火线将长方形分割成两个更窄的长条,直抵后宅处才戛然而止。

    中间那条火线,是两排手执火把,持矛佩刀的武士,戴崇华就从这两排武士中间大步走向前门。

    前门外,张绎腰挎长刀,杀气腾腾地瞪着门楣上“戴府”两个大字,突地劈手夺过一张长弓,从身边侍卫所佩的箭囊内抽出三枝箭,三箭连珠,射向那块大匾。

    箭矢闪电般射去,正中匾心,高高悬挂于门楣之上的大匾摇晃了几下,“轰”地一声砸了下来,重重地摔在门前石阶上。张绎厉声喝道:“戴崇华,不要做缩头乌龟,你给我出来,还我儿子的命来!”

    “出来!出来!戴乌龟出来!”

    张绎手下的亲兵立即齐声呐喊起来,片刻之后,就见门楣之后升起两串红灯,紧接着三架梯子竖在了门楣之上,戴同知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中间那张梯子上,左右两个侍卫,手中各提一张老藤制成的既轻便又结实的大盾,护在戴同知身边。

    戴同知探头向外面看了看,又惊又怒地喝道:“张绎!你这是发的什么疯,半夜三更困了我的府邸作甚?”

    张绎面目狰狞地吼叫道:“姓戴的,你少跟老子装蒜,你那宝贝女儿干了什么,难道你不清楚?”

    戴崇华暗暗心惊,莫非女儿所言不实,当时另有人看到了是她把张孝天踢下塔去?戴崇华强作镇静地吼道:“我知道个屁!今晚为叶推官接风,戴某多吃了几杯,回来就睡下了,你究竟胡言乱语些什么?”

    张绎指着戴崇华道:“我胡言乱语?我儿孝天今日游岭嶂山,竟自塔上跌落,当场惨死!塔上围栏完好无损,自然是有人推他下去!当时另有其他人家的几个儿郎在场,都说亲眼看见你的女儿从塔上下来,神色仓惶地被那朴家小子扶着匆匆离去。谁是凶手,这还不是一目了然吗?”

    戴崇华听了这话顿时心中一宽,面上却是愈发惊怒的模样,大喝道:“一派胡言,我的女儿与你儿子无怨无仇,为何要把你儿子推下塔去?再说,我女儿还是一个豆蔻少女,怎及你儿强壮魁梧,怎么可能把他推下塔去?”

    张绎冷笑道:“若是猝不及防,便是天生神力,也能被稚齿小儿所伤!我儿对你女儿全无防范,便是被她推下塔去又有什么希奇?你的女儿如果不是凶手,为何匆匆离去,不肯多留一步?”

    戴同知还要再说,张绎突地抽箭搭弓,“嗖”地一箭射来,两个侍卫急忙挥盾一挡,利箭“笃”地一声射中盾牌,冲力带动那侍卫身子一晃,险些跌下梯子。张绎喝道:“休再狡辩,唤你女儿出来对质!”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