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04章 时代之星
    </br>

    叶小天新官上任,一众属官胥史俱都到场,很壮观的排衙场面,在那庄严、肃穆的气氛中,叶小天几乎都要以为他正置身于中都大阜,执掌数十万人的司法刑讼了。

    不过排衙之后,官属胥吏纷纷退下,刑厅衙门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院子里没有小孩子跑来跑去了,也没有刚下完蛋的老母鸡炫耀地咯咯叫,平整的院子里不再长满水灵灵的青菜,只有一块硕大的戒石孤零零地卧在那儿,叶小天坐在堂上,左手托下巴,接着右手托下巴,最后双手托下巴……

    叶小天实在是无所事事,闲得两膀发痒,如果不是有书办在旁边坐着,叶小天都想在公案上拿个大顶,练练臂力。正闲极无聊,叶小天忽想起还有几件大事未做,便让书办给他一摞纸,小厮研墨,提笔写起了东西。

    给莹莹的信,给凝儿的信,还有给京城家里的信……,上次的家书已经送到家里了,不过迄今为止还没有什么消息,现在他再度荣升,成了府衙推官,相信说服力会更大一些。

    葫县那幢豪宅他没有处理,就是想留给家人居住的。那儿距此最多两日路程,山清水秀,而且他经营葫县许久,在那里有众多的下属和朋友,家人住在那里也有人照应,应该是个很不错的所在。

    华云飞里里外外地走了几圈儿,眉头渐渐蹙了起来。整个衙门虽焕然一新,但所有的人都无所事事,他担心一早排衙时那种肃穆、庄严的氛围很快就会随着这种门可罗雀的环境而消失不见。

    计典经历的签押房里。李秋池轻摇小扇,正听花经历向他诉苦水,神色间不见丝毫沮丧。听了许久,李秋池呵呵一笑,道:“花经历所言,李某已经听明白了,其实你大可不必为此担心!”

    李秋池把折扇一收。道:“不错,铜仁府是土官治下。那些掌握重要实权的人也大多是土官,咱们刑厅衙门不能审计其财务。土民之间发生了纠纷,也不会通过咱们解决,可如此一来。咱们刑厅就无事可做了?”

    李秋池摇摇头道:“不然!李某本在贵阳以诉讼为业,你该知道,那贵阳更是土司天下,可李某在那里依旧有一席之地,为何?土民之间发生了纠纷找土司裁断,那土司之间发生纠纷呢?”

    花大郎道:“自然是找大土司裁断!”

    李秋池睨着他道:“是么?那么水银山之乱,为何迄今尚未解决?”

    花大郎怔道:“这个……”

    李秋池霍地一下站了起来,胀红着脸庞,激动地挥舞着折扇:“田氏不复两州之主久矣!两州土司各自为政。历百年而下,矛盾渐生,而上位土司约束力也大不如前。矛盾、冲突将越来越多!

    如果他们不想发展到双方恶战的地步,又没有一个具备足够威望的人来调停,那就必然需要一个双方都可接受的地方来处断是非!那时候,他们不找咱们还能找谁?舍我其谁啊!”

    李秋池张开双臂,激动地道:“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花大郎听着李大状咏叹一般的陈辞,茫然地想:“用得着这么激动么?”

    李秋池唾沫横飞地道:“这铜仁城中。有清浪街、清平街、太平街,三街六巷商贾云集,他们大多都是汉人,铜仁城中有一半人口是汉人,他们有了纠纷矛盾时该当如何?

    以前恰恰是因为于推官本身就是土舍,从未把自己当成治理万民的推官,无心为民作主,久而久之,百姓也对官府主持公道丧失了信心。我刑厅衙门落得今日结果,非是不能,实是不为也!”

    李秋池目光炯炯地望着花大郎:“第一步,要让铜仁城中的汉民觉得我们是可以为他们做主的。汉民和其他各族百姓难道老死不相往来么?他们之间有联姻、有买卖,有雇佣、有合作,种种关系彼此交错,先把这些汉民掌握住,通过他们,咱们就能把更多的生意抢到手!”

    “啊!不是,我是说,可以受理更多的官司!以点带面,从三街六巷开始,把铜仁城,把整个铜仁府的司法大权掌握在咱们手中,到那时只怕你花经历要忙到废寝忘食,再想如现在一般清闲也是不可能了!”

    花经历被李秋池描绘的美好蓝图诱惑的两眼放出光来,可他想了想,又担心地道:“真能如先生所言么?我看推官大人只是等客上门……,啊!不是,我是说推官大人只是等着官司上门,不去主动查勘,恐怕……”

    这花经历实在是穷疯了,而李秋池又是一向靠帮人打官司赚钱的,所以两个人虽然嘴里虽口口声声都是朝廷法度、官府权威,实则心里头都把这推官衙门当成买卖做了。

    李秋池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昨日我对你等所言,俱是推官大人在葫县所为,你们一打听便知真假。你且想想,似推官这等人物耐得住寂寞吗?我家东翁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必定石破天惊,如今的韬光隐晦,只是为了等待更好的机会,正所谓:三年不鸣,一鸣惊人啊!”

    花经历先是听得心花怒放,及至听到“三年不鸣”这句话,却惊道:“三年?先生且莫开玩笑,人生有几个三年,等不起,实在等不起啊!”

    李秋池哈哈大笑,道:“三年不鸣只是引用一个典故。你放心,以我家东翁的脾气,便是三天的冷清他都受不了。”

    李秋池已经在刑厅知事章彬,照磨所照磨官阳神明、司狱官张道蕴,还有刑名经历江小白那儿晃悠了一圈,此刻来到花大郎这里又是口若悬河地一番演讲,亏得他做讼师做惯了,居然嘴巴不酸喉不痛,连口水都不用喝。

    李秋池给花经历打足了气儿便离开签押房,刚出来,正撞见华云飞走过来。华云飞蹙着眉头,一见李经历便忧心忡忡地道:“李先生,这刑厅还真是名符其实的清水衙门,偌大的铜仁府,都这么久了还没有一件事情。”

    华云飞虽然对李秋池抱有成见,但他也清楚,这些事只能跟李秋池说,和老毛实在没什么好商量的,如果他所料不差,毛问智对目前这种混吃等死的日子应该非常满足。

    想到这里,华云飞扭头向大门口看了一眼,毛问智不知从哪儿寻来一把吱吱嘎嘎的藤椅,跟门政大爷似的躺在门口儿,正在打瞌睡。

    李秋池笑了笑道:“你不要急,东翁这才刚刚上任,如果咱们刑厅马上门庭若市,那才有假。我已命人在城中各处张贴了叶推官上任的揭贴,必定有人会来打官司的。”

    还有句话李秋池没有说,要让百姓们重新树立对衙门的信心,等着哪个百姓实在走投无路才来打官司,从而重振铜仁刑厅威名,那也耗时太久了,李大状是只争朝夕的人,他哪等得起。

    所以他早就安排了后手,一旦百姓只是观望,刑厅开张超过两日还无人问津,他就主动安排人来衙门打官司,从而为其他百姓树立信心,打造榜样。你可以说他这是在钓鱼,不过他这饵可不是假的,那都是他不辞辛劳寻访打听来的真正积案,只是他忙到现在,还没时间去登门劝讼,否则凭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就不信那满腹冤屈的百姓禁得住他的忽悠。

    另外,所谓‘民不举官不究’虽然是大多数官员奉行的一种为官态度,其实却也不是这样,纵然百姓不告,如果主掌司法的官员发现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儿,他一样有权查办。

    比如说,推官有纠察风气的权力,按照太祖皇帝规定的上下尊卑的制度,婚丧嫁娶过生日,不同身份的人都有不同的规格,而时至今日,僭越规矩的人越来越多,身份不够却过于铺张奢华,推官老爷就有权办你。

    所以,李大状打算如果不能尽快打开局面,没有人主动上门打官司,他就去城里晃悠,看见谁家娶媳妇规格超越了应有的仪仗,就把新婚倌儿和新娘子抓进班房入洞房;

    看见谁家办丧事给死者穿上了逾越规矩的衣服,就把活人和死人全押进班房打板子;看见谁家办生日宴逾越了规格,就把老寿星请到衙门里来吃寿桃。没有人能阻止一个讼棍力求上进的心,没有谁!

    叶小天写好了家书和给莹莹报喜的情书,这才提笔给凝儿写信。虽然说展家和果基家已经不可能再结亲,不过展家既然有了嫁女的心思,难保不会另有打算,这些事情他还需问问凝儿,早做妨备。

    本来,他如今距凝儿路程很近,只是知府衙门毕竟比知县衙门要严格许多,而且张胖子也不是花晴风那样的傀儡县官可以比拟的,刚刚上任就请长假,他自忖是请不下来的。

    另外,如今石阡府和铜仁府的关系闹的很僵,他作为铜仁府推官如果大模大样地去石阡府办事,也太招摇了些。有鉴于此,叶小天才选择了写信的方式,信写好,刚刚封口,忽然一个皂隶进来禀报道:“老爷,有客到访!”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