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78章 一盆污水
    周班头到了中庭又进行了一番仔细的勘察,可是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发现。又过了一阵儿,马辉和许浩然也相继赶回来,一见周班头便摇了摇头,显然是在山间搜索时并没有什么收获。

    李秋池慢悠悠地摇着折扇,站在一旁想了想,忽然转身就走。走出几步,他又意识到了什么,轻轻一拍额头,返回来对毛问智低声说了几句。

    李秋池归顺叶小天后,华云飞是有些反对的,他认为李秋池此人唯利是图,是个性情阴险、毫无节操的小人,不该把这么一条随时可以噬人性命的毒蛇放在身边。

    毛问智却有不同看法,在他看来,坏能坏到一定的程度,那也是本事,有本事的人就一定是有用的,只看你怎么用。你要是用得好,那么毒蛇再毒,也奈何不了你这耍蛇高手,反而会成为你的得力帮手。

    所以这两兄弟对李秋池的态度截然不同,华云飞素来不喜搭理李秋池,毛问智对李秋池倒是挺客气,有时还会兴致勃勃地听李秋池讲他当年如何挑词架讼、以笔作刀,在贵州闯出一番字号的精彩故事。

    士大夫阶层一直以息讼为道德深入人心的体现,反感讼师帮人打官司,贬斥他们为只会般弄是非、卖弄唇舌之徒,在这等困顿的大环境里,李秋池能闯出一番名声,确实殊为不易。

    因此一来,李秋池和毛问智的关系还不错。毛问智听了李秋池所言。点点头,又就近拉过马辉,对他耳语了一番。三个人便悄然离开了中庭。

    叶小天见周班头盘查半天,还是没有什么线索,便道:“为今之计,只有先通知各处关卡南北要冲,认真查访了。周班头这里也不要松懈,潜夫人身份不比寻常,总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白主簿道:“县丞大人,咱们是否画影图形。同时在城中悬赏检举,寻找潜夫人线索呢?”

    叶小天犹豫了一下,道:“一旦闹到这一步,那就风雨满城。流言势必难免了。据我所知,潜夫人是精通武功的,要想有个人悄然潜进她的住处,无声无息地把她制住并不容易,再者从她置于榻上的衣物来看,很有可能是她自行离开,此事我看还是先不要张扬了吧,是否画影图形,等赵驿丞来了再说。”

    白主簿唯唯称是。这时若晓生急急跑过来禀报道:“老爷,赵驿丞来了,赵家老爷子也来了。”

    叶小天一怔:“赵家老爷子?”

    这时赵歆父子已经不经通报径直闯了进来。叶小天刚要上前见礼,赵文远已经怒不可遏地扑过来,一把揪住叶小天的衣领,怒吼道:“叶小天,你把我家娘子藏到哪儿去了?”

    叶小天呆了一呆,道:“赵兄怎可如此说话。快快放手,且听我说明经过。”

    赵文远吼叫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叶小天,你好!你好啊,我赵文远识人不淑,把妻子托付于你,你这人面兽心的畜牲居然垂涎我家娘子姿色,做出此等人神共愤的事来,你还我娘子、还我娘子!”

    叶小天怒了,喝道:“赵驿丞,你怎可如此血口喷人!你家娘子为何失踪,叶某也是全然无知,这不是白主簿、周班头在这里,正要查缉此案么?你怎可一口咬定是叶某所为!”

    赵文远是听了他父亲赵歆的主意:“把此事闹大,脏水一定要泼到叶小天身上。”如果始终找不到潜清清,那就是悬案,叶小天栽定了。如果找到潜清清的尸体,有他这苦主一口咬定,就算定不了叶小天的罪,也一定能坏得了他的名声。

    如果说花知县声称他的娘子与叶小天私通是疯言疯语,那么如今再加上潜夫人的失踪和他这个苦主的指证,叶小天必定声名狼籍,再也无颜继续在葫县做二老爷了。

    若是潜清清失踪另有缘故,那么即便把她寻回来了,赵歆也可以利用播州大阿牧的身份命令她配合赵文远指控这一罪名,那一来就一定能把叶小天逼回深山,免得他在这里碍事。

    眼下要确保杨土司控制铜仁。至于双方因此产生的一点过节,那都是以后的事了,他们有的是办法化解恩怨,包括苦肉计、包括贿之以利,包括把杨土司在蛊教的余党发展成簇拥在叶小天身边的心腹……

    赵歆既然打了这样的算盘,赵文远自然一口咬定是叶小天所为。这不是最合理的解释么:寄宿叶府的赵文远娘子年轻貌美,迄今依然单身(只要尚未娶妻就是单身,妾是不作数的)的叶小天垂涎美色……

    叶小天动了色心之后,或是因为潜夫人乃官宦妻子,不能霸占,只有将她藏起,伪装失踪才能达到目的。又或者是求欢不遂,或者已经强迫潜夫人做下什么丑事,担心丑行败露,所以杀人灭口或者将她拘禁,这更是合理的推断了。

    赵文远此刻的反应虽然显得过于激愤,但别人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当,自己妻子在别人府上无故失踪,不仅关乎性命,而且关乎重于性命的清白名节,做丈夫的要是不激动,那才见鬼了。

    叶小天心中好不烦恼,他狼狈不堪地扯开赵驿丞的手,恼怒地道:“赵驿丞,官府正在勘查此案,总会有个结论给你,如今事情尚未大白,请你不要胡乱诬蔑叶某。”

    赵文远怒气冲冲地道:“我污蔑你?你这府邸高门大院,有护院家、有看门犬,旁人哪个也不丢,偏偏我的娘子失了踪,你还敢说跟你没关系?你把我娘子藏到哪儿去了,快交出来!”

    周班头忍不住上前道:“赵驿丞。捕快们已四下搜索过了,始终未见你家娘子,眼下情形未明。不过据我察验你家娘子的卧室。觉得不像是被人掳走,应该是自行离开的可能更大一些,此事我等一定全力以赴,尽快找到潜娘子的。”

    赵歆冷冷一笑,对周班头道:“这位捕头,你是葫县的捕快,叶小天是葫县县丞。你以捕快之身,搜寻县丞府邸。当真全都搜过了么?”

    因为赵文远一冲进来就发难,结果大家也来不及认识这干瘦老头儿,周班头想起方才叶府门子说过赵家老太爷也来了,不禁迟疑道:“老先生是?”

    赵歆负手道:“文远是老夫的犬子。老夫再来问你,你果真把叶府上上下下搜了个遍?”

    周班头道:“那是自然,前院后院,地窖柴屋、赵家娘子的住处乃至这庭阁楼台,种种去处……”

    赵歆目光一冷,沉声问道:“家仆下人的住处查过了,那么叶县丞及其女眷们的住处呢?”

    周班头一呆,讷讷地道:“这……此案乃叶县丞报案,说起来也是事主之一。并非嫌疑人……”

    赵文远怒吼道:“贼喊捉贼的道理,你周班头居然也不懂吗?”

    赵歆淡淡地道:“这么说,也就是叶府中还有一些地方不曾搜过。是么?”

    “这个……”

    周班头很是为难,其实按道理来是该都搜一遍的,但他若是连叶小天的住处都搜,那岂不明白表未示叶小天也是他的怀疑对象?

    叶小天挺身而出,朗声道:“周班头不必为难,赵家老爷子说的有道理。现在只有我和哚妮、遥遥的住处不曾搜过,那就都查一查吧。查过了,才能证明我的清白。”

    周班头见叶小天主动揽下此事,暗暗松了口气,忙道:“既如此,那卑职这就带人过去查一查。”

    赵歆向儿子递个眼色,赵文远马上吼道:“我们也去,谁知你们会不会包庇于他!”

    叶小天的脸色冷下来,道:“叶某正要求个清白,你想不去也是不行的,走!咱们同去,若是依旧找不到你家娘子,赵驿丞,你如此武断,一口咬定是叶某所为,可要还叶某一个说法!”

    叶小天说罢,怒气冲冲地一把抓住赵文远的手,一同走出去。赵歆微微一笑,也举步跟在了后面。

    正如当初在于家寨,于俊亭明知是叶小天杀了于福顺,还是隐忍下来,因为把这桩杀人命案算到叶小天头上,对她的利益好处远不及算在凉月谷头上更多,所以她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今日之事对赵歆来说有异曲同工之妙,潜清清并非他真正的儿媳,不过是杨土司训练的众多杀手之一,死活并不打紧,他若能利用此事大作文章,把叶小天名声搞臭,逼他辞官归山,那才是最大的成功。

    所以,他并不在意能不能找到潜清清,但是他作为潜清清的“公爹”,和潜清清的“丈夫”一同搜了叶家,搜了叶小天本人的住处,这事传出去,就能进一步强化叶小天本人的嫌疑。他是在有意把这事往男女之事上引导,而且引导别人把叶小天列为最大嫌疑人。

    李秋池和毛问智、马辉回到潜清清住处,叶小天多少也懂些刑狱之事,所以这室中虽有许多人来来去去的,在他吩咐下却始终保持完好,没有遭到什么破坏。李秋池在房中转悠了半天,这看看,那看看,忽然停在桌前,弯下腰迎着阳光看那桌子。

    李秋池看了半晌,伸手在桌上一抹,在那桌上有一条隐隐的灰尘痕迹。陪同进来的小丫环赶紧道:“奴婢昨晚擦过桌子的。”

    “是么?”

    李秋池看看手指上那一抹灰尘,慢慢仰起头,看着屋顶横梁,沉声道:“老毛,快去弄一架梯子来。”

    :相信大家急于看到清清菇凉粗现,小天百口莫辩的情景,不过呢,饭要一口口吃,诸般线索一一推进,我发现,要今晚零点整,清清菇凉才能粗现,不是我的错,情节就是这么发展的,我们要尊重客观规律……,谁丢我臭鸡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