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72章 你爆我也爆
    李见柏悠悠醒来,一睁眼,就见杨大使趴在他旁边,一双眼珠子贼兮兮地乱转。李见柏轻咳一声,小声道:“老杨,现在是什么状况啊,咱们还用不用晕呐?”

    杨大使压低声音道:“情况尚不明朗,还是先晕着吧。”

    堂上叶小天和花晴风对峙之态激烈,火药味浓厚,再加上众人都知道他二人是籍故想溜,并非真的突患重疾,所以没人理会他们了。

    李见柏答应一声,忽然想起杨大使在堂上抢先晕倒的事,恨恨谴责道:“老杨,你刚才可真无耻。”

    杨大使晒然道:“大哥别说二哥,你比我也好不到哪儿去。”

    正斗着嘴,李见柏忽道:“噤声!”

    杨大使赶紧闭嘴闭眼,又悄悄睁开一只眼睛循着脚步声偷偷望去,这一看,两人闭着的那只眼睛也猛地张开了:“夫人?”

    苏雅在苏循天的陪同下走到门口,惊讶地看了看躺在阶下的两名官员,见二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心中有些莫名其妙,县令并没有责打僚属官员的权利啊,这两人躺在这儿做什么?

    不过显然不是过问他二人事情的时候,苏雅只是脚步一顿,便撇下杨大使二人,转身向二堂里走去。

    堂上都是本县官员,官员的夫人们之间也有聚会,所以他们大多见过这位县尊夫人,哪怕只见过一面,又有谁会忘记姿容如此美丽、行止如此高雅的美人儿,何况在这里能登堂入室的也只有县令夫人,是以堂上顿时一静。

    花晴风抓着惊堂木,正与叶小天愤怒地唇枪舌箭,忽见夫人赶来。不由一怔,苏雅可是从未在二堂出现过,花晴风惊讶地对苏雅道:“夫人?你……怎么来了这里?”

    苏雅欲言又止,目光一闪,偷偷地瞟了叶小天一眼。叶小天背负双手。根本没有看她。想起叶小天先前所言,苏雅把心一横,对花晴风道:“老爷。你身染微恙,妾身实在放心不下,所以……来促请老爷回去歇息。”

    花晴风怒道:“一派胡言,我有什么微恙?”

    “老爷……”

    苏雅满脸为难,欲言又止。转而对弟弟苏循天道:“你去,扶你姐夫回去休息。”

    苏循天马上举步上前,就要去扶花晴风,花晴风把他一把推开,大喝道:“滚开!本县有正经公事待办,这里也是你等妇道人家和无品小吏能进来的?出去,马上给我出去!”

    叶小天微微转过身来。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苏雅被他一看,心弦一颤,她现在也是怕极了魔鬼般的叶小天,生怕叶小天心生不满。推翻先前约定,对自己的丈夫不利,便提高嗓音道:“循天,还不快扶你姐夫回去。”

    花晴风又惊又怒,拍案道:“夫人,你究竟想干什么?众官属面前,你敢如此视为夫如无物!这般没有规矩,难道你想逼我休了你吗?来人,把夫人和苏循天带出去!”

    眼看大老爷、二老爷的大战变成了夫妻二人的混战,众人都只能做壁上观,人家的家务事,他们不明究竟,也掺和不得。但堂下衙役得了大老爷的吩咐,却不能不听命行事。

    两个衙役走进来,对苏雅拱手道:“夫人,请退出大堂,莫要让小的为难。”

    苏雅寒着脸道:“我不走!老爷,有什么事咱们到后宅去说。”

    花晴风此时心中恼怒,额头青筋都绷了起来,他以为苏雅是眼见情夫遇难,不惜脸面赶来搭救,心中实是恨极,不禁冷笑道:“立即把这贱妇给我轰出公堂,立刻!”

    两个衙役无奈,只能道一声“得罪了”,便要上前架住苏雅的胳膊,把她硬拖出去。

    “且慢!”

    苏雅大喝一声,制止了两个衙役,噙着眼泪望了花晴风一眼,花晴风看到她眸中满是歉疚、乞求的神情,心中怒火更炽:“这个贱妇,为了她的奸夫真连起码的羞耻心都没有了。”

    苏雅轻轻吁出一口气,缓缓扫视了堂上众官员一眼,神色木然、语气凄婉地道:“事到如今,妾身……不能不说了。诸位大人,拙夫……因我县近年频出大案,劳思忧虑,患了心疾,是以性情大变,所作所为实非其本意。拙夫今已不能视事,还请诸君多多担待。”

    “轰”地一声,整个二堂顿时骚动起来,众人都把惊讶的目光投向花知县,这个消息实在是太劲爆了,他们城府再深、心性再隐,也是无法保持镇定了。

    花晴风脑袋一晕,抓在手中的惊堂木再度失手跌落,“吧嗒”一声落在案上,他不敢置信地瞪着苏雅,颊肉哆嗦,道:“夫人,你……你说甚么?”

    苏雅说她的丈夫患了“心疾”,这个心疾与刚刚暴病死去的张典史所患的心疾可不是一回事。那年代心疾中的心字,既可指心脏,也可指大脑。而这个疾包含的范围也很广,可以是**上的病情,也可以是精神上的病情。

    结合方才苏雅所言的“因我县近年来频出大案,劳思忧虑,患了心疾,是以性情大变,所作所为实非其本意”,他这个心疾指的就是精神病,按照当时的民间通俗说法,就是“失心疯”。

    精神病的所作所为当然不用理会了,而且由当事人的妻子出面指认,还有谁会不信?花晴疯激愤欲狂,抓起惊堂木拼命地拍着,大吼道:“肃静!肃静!她污诬陷我,这贱女人诬陷我,本县没病,本县没发疯!”

    众人看着他疯狂的眼神,谁也没说话,坐得稍近的白主簿和罗巡检悄悄地退了几步,和他拉开了一些安全距离。

    花知县真的快要气疯了,这个罪名一旦落实,他还告什么叶小天,赵驿丞肯答应替一个疯子上书给皇帝?那赵驿丞这官也就做到头了。而他所罗列的一切罪名。哪怕全是真的,也根本不会再有人理会。如果连疯子上书也要采信,或者抱着怀疑的态度去查证,那置被举告的官员于何地?岂不令天下臣工寒心?

    也就是说,花知县从现在起已经被“剥夺”了一切权利。在官府里。他将丧失作为县令的一切权利;在家里,他将丧失一家之主应有的一切权利;花晴风被人架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唯独这一次被人架空的最是彻底。他连做为一个正常人的资格都被架空了。

    “我没疯!我没疯!我真的没疯啊!”

    花晴风疯狂地咆哮起来,可他这么做的唯一结果,只是让众官员更相信他得了疯病。苏雅和苏循天姐弟俩沉痛、悲伤地表情,更让众人坚信了自己的判断:“知县大人,一定是疯了。”

    “好吧。好吧……,我方才只是太激动了。呵呵呵……,其实本县真的没疯,方才只是过于气愤,你们要相信我,好不好?”

    花晴风忽然意识到他此时表现的越是疯狂越会令人怀疑,他注意到就连被他唤上堂来的两个衙役也已转过身来。不再听命于他,而是一副随时准备扑上来制止他伤人的模样。

    花晴风心惊之下马上换了表情,尽量平心静气地与人说话,语气放的非常柔和,可惜。精神病这顶帽子一旦被人扣在头上,他任何正常的举动在别人眼中都会变得不正常起来。

    花晴风从暴怒突然变得和颜悦色,叫旁人看了只觉得心中更加害怕,如此喜怒无常,可不就是真的疯了?白主簿又退了两步,罗巡检则很同情地对花晴风道:“县尊大人,我们相信你,大人先回后宅歇息一下吧,有什么事咱们明日再议好了!”

    “你骗我!你其实是认定我疯了!你想骗我回去,你……你们……”花晴风气得浑身哆嗦,他嘶吼几声,突然绝望地捂住自己的面孔,痛苦地道:“我没疯,我真的没疯啊……”

    叶小天轻飘飘地道:“兹事体大,依我之见,不如找个郎中确认一下吧!”

    花晴风一听他说话,忍不住又是暴跳如雷:“我不看!我没病!你一定早就买通了郎中,你想坑我!”

    叶小天叹了口气,一脸无辜的表情。这小子也是损的很了,郎中能看得出疯病?到了现代,一个人有没有精神病,也不是医生能准确诊断的,更多的是靠观察他的情绪和行为,而花晴风此刻的情绪和行为……

    苏雅看着丈夫如此痛苦,泪水忍不住汩汩而下。但她心中依旧牢记着叶小天对他说过的话,她并不是轻信他人之言的人,但她凭着自己的理智所做出的判断,和叶小天所做的结论是相同的,她有什么理由不这么做。

    如果真让她丈夫上书朝廷,最好的结果就是能告倒叶小天,而这个机会成功的可能不超过三成。即便是这样的结果,叶小天也不会坐以待毙,在他的反击之下,花知县也会因为雅贿、出书牟利、私营赌场等一系列罪名垮台。

    而更大可能的结果是:叶小天没有倒,她的丈夫却倒了,不但因为数条大罪被罢官免职削籍为民,回到故土还会因为他的污点受人诟病,她的丈夫将要失去的不仅是宦途前程,还包括体面与名声。

    要避免这一切,只能依叶小天所言,让她丈夫收手。可她丈夫也不知中了什么邪,孟庆唯、徐伯夷那般对侍他,他都不曾鼓起勇气与之决斗,现在却对与他关系相对温和的叶小天一副必欲除之而后快的样子。

    这种情况下如何让他收手?就算没有人愿意与他联名,他依旧可以独立署名上书朝廷,没有人能阻止他,要让他告不成,只有一个办法,叶小天想出的办法:让花知县疯掉。

    “失心疯”又称“怔忡之症”,以这个年代的医术,对它还没有明确的认识,对精神疾病的分类也很泛泛,而且医者相信,有些心疾是因为心火旺,肾阳衰,遇有惊骇悲恐,意志不遂之事时,七情内伤,阴阳失调,从而发病,也就是说,这种心疾能够治愈,这样,花知县就有复出的机会。

    再退一步,就算不能复出了,花知县患了臆症不能履职,官员品级和相关待遇也还在,他也是“冠带闲住”,为官的特权可以保留,免职前后的生活差距也不会太大。

    告则必然削职为民,不告就是“冠带闲住”的散官,而且不无复出的机会,苏雅还能不知该如何取舍?更何况,叶小天说他不会拿她弟弟的命案说事儿,可相公出书明明没赚钱他都能颠倒黑白颠倒,此人信得过么?

    然则苏雅这份苦心,花晴风怎能知道,他只道苏雅铁了心为了她的奸夫要坑害自己,今日给他冠以“失心疯”之名,明日会不会说他发狂走失,然后在一口水井里发现他的尸体?

    花晴风越想越惊恐,于是,他爆出了一条更惊悚的八卦!

    :小天这一招够狠么,求月票、推荐票,不然,就让你被疯掉^_^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