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63章 事了拂衣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夜天子》更多支持!于俊亭还以为于福顺是在寨外很远处就遇袭了,没想到刚冲出寨门,就见寨门处围了许多人,于俊亭翻身下马快步走过去,人群默默分开,于俊亭就看到了叶小天的那张苦瓜脸。

    叶小天抱着于福顺的尸体,一脸悲痛莫名,于俊亭冷冷地睇了他一眼,慢慢蹲下,目光落在于福顺的脸上。于福顺僵硬的脸上还保持着震惊的神色,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于俊亭默默看了良久,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离她最近的人就是叶小天,眼见他人噤若寒蝉,鸭子一般蹲在他身边的李经历又把殷切的目光投向他,叶小天便揉了揉鼻子,对于俊亭详细解说起来。于俊亭面无表情,很镇定地听着。

    叶小天道:“阿嚏!于寨主扭过头,吩咐人说,内寨里住着贵人,不宜把尸体抬进去,忽然嗖地一声,阿嚏!从那个方向就飞过来一枝箭,正中于寨主的胸口,于寨主退了两步,似乎想要拔箭,他只抬了抬手,就倒下了……”

    于俊亭冷冷地问道:“他有没有说什么?”

    叶小天摇摇头,道:“箭中要害,阿嚏!于寨主一声未吭,就死……阿嚏!”

    于俊亭皱了皱眉,问道:“你伤风了?”

    叶小天摇摇头,压低声音道:“将军,你身上的香味儿太浓了。我的鼻子有点痒。”

    李经历吃惊地看向叶小天。这厮是在调戏女土司么?

    于俊亭冷哼一声,没有理会叶小天这句话。

    她肌肤护理所用的精露花油气味儿确实有些刺鼻,她也是用习惯了才不觉得甚么,如今匆匆出来,尚未沐浴。叶小天距她最近,又处在下风头上,被熏的打喷嚏也属正常。

    于俊亭又看了看于福顺,刚要站起,忽然若有所觉,伸出珊瑚马鞭。拨着于福顺的下巴,让他的面孔正对着自己,渐渐露出深思之色。

    叶小天见她打量的仔细,心中微微一凛,急忙咳嗽一声。道:“将军,在山上时,果基格龙曾摞下狠话,说不管水银山之争最终结果如何,他跟于家寨的梁子都结定了。你看会不会是……”

    于俊亭深深地望了叶小天一眼,又垂下目光看看于福顺大睁双眼不敢置信的表情,慢慢摸到他的胸上,靠近箭杆。五根手指一根一根地贴上去,突地用力一拔,只听“噗”地一声。带倒钩的箭便扯着一块皮肉硬生生地拔了出来。

    叶小天暗暗佩服:“这娘们儿,眼都不眨一下!够狠!”

    于俊亭把带血的箭簇就手在李福顺的衣服上擦了擦,锐利的眼神盯着那箭簇。箭头是三菱状的锋刃,带有毒槽,后有倒钩,这和大明官方制式的枪刃式箭头截然不同。

    于俊亭抬起左手,用手指比了比箭簇的长度和宽度。这一动,牵动背脊。又觉有些疼痛,心中不由又暗骂了一句那个推拿师。随即她的目光便转移到箭杆上。箭杆用的是烘烤过后笔直一根的老青藤,既有韧性,又有足够的份量。

    于俊亭沉声道:“这种箭,确是凉月谷所有!”

    叶小天又惊又怒地道:“真是他们?”

    于俊亭冷冷地横了叶小天一眼,淡淡地道:“你这么悲愤做什么?”

    叶小天一愣,确实啊!于福顺又不是他儿子,于福顺这小姑奶奶都没悲伤,他这么悲痛愤怒做什么,表现太过火了么,可别因此引起于俊亭的警觉才好,这小娘们不但心狠手辣,人也精明的很。

    叶小天心念急转,马上愤愤地道:“我当然要愤怒,一位土司,当着我的面被人杀了,我还如何调停诸寨纷争!”

    于俊亭冷冷地瞧了叶小天一眼,又定定地看了一眼死不瞑目的于福顺,直起身来,似一树琼枝般挺拔地站着,吩咐道:“把于寨主抬回去!”说罢转身就走,腰杆儿始终挺得笔直。

    叶小天和李经历对视一眼,马上举步跟在她的身后。

    三声号角声响过,寨子里那些担水挑柴、喂养牲口、忙碌杂务的奴隶娃子都垂首躬身,屏住呼吸等候土司大人经过。土司大人死了,但死了也是高高在上的身份尊贵的土司。

    忽地,前方一座低矮的小棚屋里蹒跚地跑出一个四岁大小的娃娃,咯咯地笑着,呼唤着她的母亲。看模样,小家伙正在和她的母亲在玩捉迷藏,小丫头穿着一件破烂的袍子,头发也脏兮兮的打了绺儿,健康红润的小脸似乎也很久没洗过了。

    她突然从棚子里钻出来,欢快地跑着,正撞在于俊亭的腿上。

    “混蛋!”

    气恼之中的于俊亭低头一看自己的袍子上被抓了两个脏兮兮的手印,登时勃然大怒,抬腿把那娃儿踢坐在地上,两个侍卫冲过去抡起了鞭子……

    “住手!”

    紧随其后的叶小天一声大吼,眼见来不及阻止,急忙抢上一步,张开双臂拦在那小女娃儿前面,于俊亭本来举步要走了,眼见这般模样,便停住脚步,瞪着他道:“你做什么?”

    叶小天道:“还请将军息怒,饶恕了她,她还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

    于俊亭微微扬起尖尖的下颌,傲然道:“我是土司,她是卑贱的奴隶娃子!这是冲撞土司最轻的惩罚了!”

    叶小天道:“将军要和一个还不懂事的小孩子论尊卑么?下官姓叶,据说叶姓出自姬姓,黄帝后裔。他姓李……”

    叶小天又向李经历一指,道:“据说李姓出自嬴姓,为颛顼帝后裔……”

    李经历茫然地看着叶小天。心道:“我这姓氏历史这般悠久么,原来上古时候我家祖上就当过皇帝了么。”

    叶小天道:“要说起来,现在有名有姓的人家,细溯起源,都是最尊贵的人物后裔。上溯几千年。那都是王子、公主了。时移势易,现在,你是将军,他是经历,我是县丞,而这个小女孩。是奴隶娃子!

    未来会怎么样,谁也说不准。我不是说讲究上下尊卑不对,可是对一个还不懂事的小孩子不必如此严苛。她不是公主,但是在她的父母眼中,她比公主还要娇贵。将军大人总有一天也要为人妻、为人母的。请饶过她,好不好……”

    李俊亭瞪着叶小天,神情怪异地斥道:“有病!”

    李俊亭说罢便大步走去,向身后摆了摆手,两个侍卫便放过了那小女孩。孩子的父母惶恐地站在一边,脸都吓白了,这时“卟嗵”一声跪倒在地,感激地朝向于俊亭离去的方向叩头不止。也不知他们是叩拜李俊亭,还是叩拜紧随李俊亭身后的叶小天。

    ※※※※※※※※※※※※※※※※※※※※※※※※※

    “你要去见祖宗了,别忘了带上一只公鸡。它会提醒你赶路的时间。佩好你的腰刀,拿上一把雨伞,跨上你的骏马,穿着新做的衣衫,泅过大河,爬过雪山。你的祖宗,在那美丽的平原……”

    苍凉的丧歌在灵堂前响起。石头坐在角落里,用芦笙伴奏。曲调哀婉悲伤,掌坛师尘了道长又扮起了芦笙坛师,舞蹈着,唱着歌,旁边还有一群伴跳的“大神”,王宁穿花衣,戴羽帽,脸上涂抹着油彩,胡乱扭动着,一双眼睛贼兮兮地东张西望。

    这叫“闹丧闹卯”。丧事期间,芦笙、鼓声是日夜不停的。作为掌坛师,还要根据灵场的变化及时间的早晚不断变换内容。来了吊客要用芦笙调表示欢迎;早中晚三餐前,要先对亡灵敬饭,芦笙要吹出敬酒、敬饭曲。

    客人为亡灵上香时,要吹敬香曲;在为亡灵杀猪、宰羊、献祭牛时,要吹交畜曲;天黑、天亮、中午、太阳偏西、鸡鸣等不同的时段,也要分别吹出不同的曲调,傩师和吹笙手少了根本坚持不下来。

    所以于家寨把附近所有的傩师都请来了,此时正是尘了道长和他的小徒弟石头当班。于家的人都在灵堂里披麻戴孝,后宅于俊亭的房间里,依旧是一身素色衣衫。

    于俊亭坐在椅上,低沉地道:“安排于福顺的儿子继任土司吧,至于向朝廷请封的奏本,先压一压吧,否则……死因实难说明,一旦说明真相,朝廷就会知道此处的乱象。”

    文傲请示道:“是!可凶手未明,杨天王那边属下怎么说?”

    “谁说凶手未明?”于俊亭抬起眼睛,目光森然:“凶手明明就是凉月谷,我们于家和凉月谷自然是不死不休!”

    文傲蹙眉道:“土司,刺客用凉月谷特有的箭矢,这分明是故意嫁祸……”

    话说到一半儿他就明白了,立即闭上了嘴巴。是有人故意嫁祸又怎样?重要的是,于家有了借口,而且是理由非常充分的借口,他们再向凉月谷果基家开战,就连张知府也不好出面阻止了。

    文傲立即顿首道:“属下明白!”

    这时一个侍卫站在门口禀报道:“大土司,李经历和叶县丞向大土司告辞,他们要返回铜仁。”

    于俊亭目中寒芒倏地一闪,唇角渐渐噙起一丝冷笑。她深深吸了口气,慢慢站起来,沉声道:“我去送他!”文傲敏锐地注意到,大土司说的不是他们,而是他,他是谁?”

    诚求月票、推荐票!

    广告:《镜唐》一笑天下欢,一怒朝野寒,一唱四海颂,一谏九州大地仓廪满!一腔似水柔情,一身傲骨肝胆,一介宁折不弯大唐官!书号:3440571敬请欣赏(小说《夜天子》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