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21章 将相难和
    叶小天听了王主簿的话,忽也抬起头来,向窗外看了一眼,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道:“是啊!已经这个时辰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那么你王主簿就真的赢了。”

    王主簿的脸颊忽地抽搐了两下,手中刚刚拈起的一枚棋子险些掉回棋盘上,他一把攥住棋子,慢慢抬起头来,盯着叶小天,似笑非笑地道:“什么叫一切顺利?莫非叶大人还有什么杀手锏不成?”

    叶小天低头望着棋盘,仿佛在思考如何绝地反攻,信口答道:“夜里,本官派人抓了陈慕燕,天刚亮,胡奇峰就逃了,他怎么知道昨夜抓了谁,又怎么清楚因为什么罪名?只是因为他过于警觉?”

    叶小天摇摇头,又道:“胡奇峰在葫县纳了一房外宅,他那个妾室已经有了身孕,就这么被他置之不顾了。好吧,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刘邦逃难途中还曾三番五次把亲骨肉推下车呢,这也不算什么。可是,他既然为了保命,连女人和孩子都不要了,如此仓惶的人,居然还有闲心烧账簿,这就有些不可理解了。”

    叶小天慢慢抬起头,微笑着看了王主簿一眼,缓缓地道:“他已经暴露无遗了,还烧什么账簿?除非,这账簿还会牵扯出某些尚未暴露的人,而他需要保护那个人,又或者……暗中向他示警,叫他出逃的人,特意叮嘱过他,务必要把牵连他人的账簿毁掉。王主簿。你说是不是?”

    王主簿眼中惊骇的神色一闪即逝,他淡定地笑了笑,捋着胡须道:“哦?没想到叶大人还有这样的发现!”

    叶小天道:“知县大人在意的是胡奇峰有没有被抓到。别的他不关心。我倒是多嘴,向苏捕头问了几句,这才知道胡家书房的火盆里,有一堆烧过的灰烬,而且还从里边找出一页尚未燃尽的账簿。”

    叶小天说着,从袖中摸出一片烧去大半,连缘焦黑的纸片儿。手指一松,那纸片儿便转着圈儿落向棋盘。

    叶小天道:“我叶小天做什么事都喜欢多核计两遍。从孙瑞和石瑾的交待。我们知道,常氏车马行接来的私货都是交给胡氏商行销往中原的,我就多了个心眼,顺手查了查这个胡氏商行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葫县的。

    结果。我发现胡氏商行是近两年才出现的,那常氏车马行还是齐氏车马行的年代,他们是跟谁做生意呢?于是我又找人问了问,结果发现,在胡氏商行之前,同齐氏车马行交易最频繁的就是吕氏商行,他们的东家,叫吕默。”

    这个名字一出口,王主簿的目芒陡然一缩。

    叶小天道:“我再一查这吕氏商行。可不得了,咱们葫县还没立县时,这儿还叫葫岭。还是两位土司老爷当家,那时候吕氏商行就是葫县的老主顾了。这一来,有些事儿叶某就不明白了。”

    王主簿笑微微的,满脸的皱纹仿佛是用尖刀镌刻出来似的,纹理异常的清晰,他的双眼微微地眯着。眼缝中露出的目光森寒锐利:“哦?叶大人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叶小天道:“我觉得奇怪,吕氏商行在许多年前就已立足葫县。怎么就没想过找一个靠山呢?就算他是做正经买卖的,有个做官的在背后照应,也方便他做生意嘛。何况,他既然与齐木关系密切,很可能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就不怕商行出问题?”

    王主簿微笑道:“叶大人此言差矣,你怎么知道吕氏商行就没有靠山?他既然是跟齐木做生意的,要找靠山当然是找孟庆唯,这不是很正常吗?”

    叶小天点了点头,道:“的确很正常。可是孟庆唯死后,吕氏商行既没有投靠徐伯夷,也没有投靠王主簿,本官这里他也从没登过门儿,似乎生怕人家注意到他似的,低调的已经不能再低调了,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王主簿忍不住笑起来,道:“叶大人,你也太多疑了吧。”

    叶小天笑嘻嘻地道:“多疑有什么不好?诸葛一生唯谨慎,曹操司马性多疑。结果成就一番霸业的,恰恰就是曹孟德与司马懿。”

    王主簿淡然道:“那么,叶大人从吕氏商行的不正常,又疑心到了些什么呢?”

    叶小天摇摇头道:“还能猜到什么,当然是一无所获了。不过,有句老话叫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还真有一定的道理,我调查这吕氏商行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

    王主簿微笑着看着叶小天,等他说下去,那枚棋子在王主簿指间轻轻翻动着,王主簿那苍老的手已经枯瘪无肉,但手指却异常灵活,那棋子在他指间上下翻飞,却偏偏不会掉下来。

    叶小天道:“我听说,这吕默当初之所以能在葫岭站住脚,是因为他与当时的两位土司老爷关系密切。说来也奇怪,那两位土司老爷彼此间水火不容,可是与吕东主却都能相交莫逆。吕东主能够在他们之间游刃有余,可见他的本事,这样一个长袖善舞的人,从那以后却没没无闻了,这不是很奇怪吗?”

    王主簿眼皮微微垂下去,淡淡地道:“人的想法总是会变的,也许忽然有那么一天,他一下子顿悟了,从此不再逐利争名,却也不无可能。”

    叶小天微微一笑,没有与他理论这个话题,而是继续说道:“这时,我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一件表面上看起来和吕默毫不相干的事情。那还是葫县大旱,我去高李两寨调停,同两位寨主吃酒时,听他们说起的一段故事。

    两位土司大人还是葫县之主时。高李两位寨主是他们手下的吏目,所以对他们的事多少知道一些。据高李两位寨主讲,那时候王主簿就是葫岭人。以一介布衣成为两位土司的座上客,风光的很呢!都说王主簿是最熟悉本地的官员,与本地彝苗两族百姓关系都不错,应该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吧?”

    王主簿的眼角跳了跳,但笑不语。

    叶小天眉头微微一蹙,道:“叶某想起这件事,就觉得很奇怪。吕默是个商人。能与两位土司交好,也许是因为他经商能给两位土司带来好处。那么王主簿当初不过是一个穷酸读书人,何德何能会成为两位倨傲的土司老爷的座上宾呢?

    恰巧,叶某还听两位寨主提起,所谓当年两位土司因为争夺一块地而大打出手。甚至连朝廷出面警告都置若罔闻,其实只是一个幌子,实际上两人争的根本不是一块地,而是一条财路。

    那块地很值钱么?只不过是河水冲积而成的一块新田,两位土司老爷靠山吃山,本就不以耕种为重,怎么会为了一块地便悍然动手,更不至于在朝廷出面制止时依旧不依不饶。除非……利令智昏,那要多么大的利。才会让他们做出失去理智的事?”

    叶小天摇头叹了口气,道:“葫县穷山恶水的,能有什么大财路让他们大打出手?可惜高李两位寨主也不清楚。所以我也就姑且听之,对此并未深究。但是这一次的事,让我把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一下子联系起来了。

    齐木是在两位土司老爷身败名裂之后突然崛起的,那么在他之前,是不是也有人在贩私贩禁,如果那时候也有人在做同样的事。他们是谁?会不会……就是吕默、两位土司老爷,还有你王主簿?”

    王主簿指间翻动跳跃的那枚棋子突地停住了。被王主簿两根枯瘦的手指紧紧挟住。

    叶小天微微一笑,道:“也许,是因为两位土司老爷分赃不均,也许是因为其中一位土司想独霸这条财路,总之,两位土司老爷财迷了心窃,火拼起来了,朝廷则趁机插手,结果就是两位土司家破人亡,葫岭则被改土归流。

    也许就因为这件事,让你变得谨慎起来,你不敢再像以前那么抛头露面,于是,吕默退到了胡奇峰后面。你也退到了陈慕燕后面,扶植他们,你可能都不用亲自出面,只需因势利导,就足以让他们为你所用了。”

    “啪!”

    王主簿手中的棋子落到了棋盘上,王主簿轻轻鼓起掌来:“高明!实在是高明!老夫本以为,已经很是高看了你一眼,想不到还是看低了你,呵呵,这些都是你根据些许蛛丝马迹猜想出来的?”

    叶小天摇头道:“一开始当然推断的没有如此完整,诸如两位土司大打出手的原因,诸如你王主簿和吕默是否是因为此事才变得谨慎起来,从此退居幕后,叶某一下子可猜不到。

    我只是怀疑你、吕默以及曾经的那两位土司老爷,就是齐木之前的贩私者,所以开始注意你,并且监视你和吕默的一举一动,待我真正掌握了你们难逃干系的罪证之后才反推出来的。”

    王主簿苦笑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叶小天道:“当初,齐木能够独霸葫县驿路,并且与孟庆唯沆瀣一气,应该就是你暗中为他们创造机会吧?孙瑞所说的那个主动找到齐木,与他商量合作贩私的人,就是你派去的,是么?”

    王主簿目光闪烁着,依旧微笑不答。

    叶小天叹了口气,道:“可惜,两位土司火并的时候,你没能调停好他们两个,否则朝廷就没有借口插手,这里就还是土司的天下,你王大人虽然做不成主簿了,却依旧是风生水起,也不必谨而慎之,退居幕后了。”

    王主簿也叹了口气,惋惜地道:“可惜朝堂诸公还是操之过急了,如果他们能耐着性子多等一段时间,战火或许就不仅葫岭一地了,那么朝廷拿下的又何止是一个葫县呢?”

    叶小天气极反笑,道:“如此说来,你王大人苦心孤诣,卧薪尝胆,倒是一心为了大明朝廷了?”

    王主簿微微一笑,转而问道:“你已经派人盯住了陈慕燕的灵柩?”

    叶小天道:“不错,现在这个时辰,鱼……应该快咬钩了吧?”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