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18章 负荆请罪
    苏循天带着一队捕快,拿着花知县亲笔签发的牌票匆匆赶到胡奇峰的住处,不想却扑了个空。胡奇峰一年里有大半时间要住在葫县,所以他在这里购置了一幢住宅,还买了一房妾,苏循天赶到那里后才发现,所有人都在,唯独少了胡府的主人胡奇峰,他已闻风逃逸了。

    花知县得知胡奇峰已经逃走,不禁深感遗憾,如果能抓住胡奇峰,那才是最完美的“收官”啊。花知县马上命人画影图形以通缉天下,同时行文铜仁府,汇报葫县破获大案的经过与成果,同时促请铜仁府派员赴大万山司拘押相关人员。

    县丞签押房里,赵文远见华云飞赶来向叶小天汇报,说是已经从常氏车马行后山起获了大量私楚货物,心中最后一丝侥幸便彻底破灭了。想到一直以来他都被常自在戏弄于股掌之上,赵文远气得欲疯欲狂。

    赵文远对叶小天道:“县丞大人,赵某有一个不情之请。”

    叶小天道:“赵兄请讲!”

    赵文远咬牙切齿地道:“我要见常自在,还请县丞大人行个方便!”

    叶小天似笑非笑地问道:“赵兄要见他,意欲何为呢?是打他一顿还是骂他一顿?”

    赵文远咬牙不语。叶小天摇头道:“赵兄,你总不会想置他于死地吧?这个人本就死定了,赵兄何必便宜了他,却难为了你我呢。依我之见。赵兄现在最紧要的事,可不是去见常自在那个小人。”

    赵文远晒然道:“我现在还有什么最紧要的事?”

    叶小天道:“当然有!常自在和车马行的几个大管事都被抓了,常氏车马行没了顶梁柱。眼看就要散了,赵兄既然在车马行里有份子,难道就一点也不在意?常自在不听话,难道赵兄就不能找几个听话的人顶上去?”

    赵文远恍然大悟,一拍额头道:“县丞大人说的是,是我糊涂了,我这就回去。”赵文远匆匆走出两步。又回头站定,向叶小天拱手一揖。羞愧地道:“小兄今日冒犯,改日再向县丞大人摆酒谢罪!”

    叶小天望着赵文远离去的背影,目光微微闪烁起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通常他露出这样的眼神时,就是在算计什么,只可惜了解他这个习惯的人并不多。

    赵文远一走,等在一旁的马辉、许浩然等人马上拥上前来,兴奋地对叶小天道:“二老爷英明,这件大案破的真是漂亮呀!”

    叶小天笑了笑,道:“可惜百密一疏,还是走了胡奇峰。照理说昨夜拿人纵然闹的满城风雨,他也不该这么快就确定抓了哪些人。因何罪名被抓,可他一早就已逃走,竟是如此警觉。另外。这私禁之物的来源,我们还没有查到呢。”

    马辉道:“嗨!二老爷,这件案子,只怕不仅是横贯整天驿路,就是南北诸省都有人参与的,牵涉之广。哪是咱们一个葫县办得了的。但是在他们葫县辖内,能挖出这些祸害。把真相大白于天下,那就是莫大的本事,朝廷必有嘉奖。”

    “啪!啪!啪!”

    门口响起一阵有节奏的掌声,王主簿的声音悠悠传来:“是啊!前有剿匪之功、抗旱之功,今有护路除盗之功,又有铲除蠹腐之功,这一桩桩、一件件,都会记在叶大人的考课簿子上,将来都是叶大人升迁的本钱呐。”

    王主簿一面说一面走了进来,钦佩地道:“如果不是你叶大人在县丞任上时日太短,资历实在太浅,就算马上高升,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叶小天意外地道:“王主簿?”

    马辉等人也很诧异,这王主簿一向与叶县丞不合,今日怎么会登门道喜?若说是揶揄吧,看他神情坦诚,应是发自内心的钦佩,不像是在有意嘲讽,他这是唱的哪一出,难道他不明白这番话说出来,就等于是向叶县丞低头了?

    “啊!王主簿,稀客,稀客,快快请坐。”叶小天迅速收敛了惊讶的表情,请王主簿入座。马辉等人知机退了出去,侍候的小厮也会看个眉眼高低,急忙上了一杯热茶,便悄悄退了出去。

    叶小天在王主簿对面坐下,笑微微地对王主簿道:“王大人今儿怎么有空过来?”

    王主簿喟然一声长叹,黯然道:“老夫……是真的老了!”

    叶小天惊讶地挑了挑眉梢,王主簿苦笑道:“一直以来,老夫对你叶大人,是颇有些不以为然的,甚至是……有些敌意。老夫看不惯你做事的风格,看不惯你年纪轻轻就爬的比老夫还高。

    老夫总觉得,你做的那些事,如果老夫肯用心,一样做得到,甚至比你做的更好。老夫总觉得你有些离经叛道,早晚会把葫县搅得一塌糊涂,甚至牵连到老朽。所以,老夫总是和你对着干,总想拆你的台……”

    叶小天没想到王主簿今天冒昧而来,竟然对他说出这样一番推心置腹的话,敬人者,人恒敬之,叶小天也不禁为之动容,忙客气地道:“王主簿您太客气了。您是前辈,叶某后生小子,只是占了一股闯劲儿,真要论到稳重与谋略,是万万不及前辈的。”

    王主簿微微一笑,道:“如此谦逊,可就不像你了,不狂还是叶小天吗?呵呵,可是你狂,是真有狂的本事啊。老夫现在算看明白了,你叶大人的志向根本不在一个小小葫县。我这燕雀,居然还怕被你这大鹏鸟占了窝儿,岂不可笑!”

    叶小天道:“王主簿,你这般夸奖,可真是让叶某无地自容了。”

    王主簿摇摇头,在自己的胸脯上轻轻拍了两下,诚恳地道:“叶大人,这是老朽的一番肺腑之言呐。就凭你这次一举拔除隐藏本县多年的贩私大盗,老朽就服了。这种办法,老朽想不到,就是想到了,也没有那个胆量去做!瞻前顾后,一老吏耳,实在没有什么和你好争的。”

    王主簿站起身,向叶小天拱了拱手,迈着略显蹒跚的步子踽踽行去。王主簿一走,马辉、许浩然等人就鬼头鬼脑地摸了进来,七嘴八舌地问道:“二老爷,那老家伙干什么来了,不是眼红二老爷你立下大功,又来挑衅吧?”

    叶小天咳嗽一声,板起脸道:“你们全都闲的没事干了吗?去去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

    深藏葫县多年,涉及税课司、车马行、商贾,甚至牵涉到其他州县的这起贩运私禁大案被叶小天一手揭开了,此案的余波跌宕起伏,许久也不见平息。

    在撬开孙瑞和石瑾的嘴巴之后,有了他们的证词,再加上起获的大量证物,常自在及其手下的几个大管事也无法继续矢口否认了,而税课司账房和几个小吏目也相继松口。

    随着他们的招供,葫县又陆续抓了不少人,但铜仁府反馈回来的消息却不太好。大万山司回报张知府,说庞大使和几个身处税课司关键位置的吏目都已闻风潜逃,携带家眷逃得无影无踪,线索至此算是断了。

    要说他们事先能够得到消息逃跑倒是可信,但是要说他们不但自己逃了,而且把家眷也都带走了,走的不慌不忙,官府竟然一无所知,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很显然,大万山司牵涉到此案的绝不仅仅是税课司的一班人,只是这种事儿他们心里明白也无法指出来。

    胡奇峰骑着一头瘦毛驴,像老子出函谷关似的,一去就不复返了。抓不到他,销赃的下家就很难查出来。其实他们还有一个线索,那就是苏州富绅吴悦玥,但是想从他身上打开缺口,希望着实不大。

    虽然如此,叶小天还是抱着万一的希望,把事情的原委详细写下,加盖了知县的大印,行文铜仁府。铜仁府张知府阅后又转呈提刑按察使司,提刑按察使司加盖了他们的大印,再转交给金陵刑部。

    也亏得那吴悦玥家大业大,根本不可能舍弃一切逃之夭夭,否则在如此漫长的报批手续完成以前,吴悦玥就算带上全族,租一艘大船去海外寻访仙山,那时间都宽裕的很了。

    金陵刑部见了贵阳按察司送来的公文,派人把吴悦玥抓了起来,可惜,当那份公文还辗转于山山水水之间时,吴悦玥就已得到消息,把该走的关系全都走通了,该毁灭的证据也全都毁灭了。

    吴悦玥到了公堂之上,一口咬定他根本就没有销售任何违禁的走私品,也没有走私品的来源和销售渠道。家里那些来自南洋的宝物?尽管去查,那都是赝品,摆阔用的。

    对毛问智说的那番话?说什么了?什么都没说,只是看那参商人傻钱多,想做他的生意,所以充充阔气,显摆实力。要跟他做什么生意?当然是绸缎生意。谁说我要卖违禁之物给他了,那是买卖谈不拢,他蓄意诬告。葫县有人贩私贩禁?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吴氏家族能量不小,这吴悦玥还有功名在身,动不得刑,金陵府被他噎的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无罪开释。叶小天这边得知消息,也只能一声叹息,无可奈何。

    但不管怎么说,这次他又立下了大功,加上之前景千户剿匪时分润给他的功劳,叶小天的考课簿子上笃定必然会有一个上佳的考语,升迁是早晚的事。只是这种按部就班的升迁,对叶小天来说,那是远水不解近渴啊。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