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10章 双管齐下
    老虎关的两个账房先生袖着手站在长廊下,抻着脖子向前看。其中一人道:“老贾,你说这五年多的账册呢,他们看的过来吗?”

    老贾道:“你管他呢,葫县抓不到贼,到我们大万山司来捣乱,这也太不像话了。要不是有知府大人的命令,早让他们滚蛋了。折腾吧,嘿嘿,咱们那账叫他们好好整理整理,那就规矩多了。”

    账房里,一群白胡子老头儿忙着满头大汗,马辉、许浩然等捕快不会盘账,只能帮他们打打下手,搬运账簿、提供笔墨、侍奉茶水。

    同那两个老虎关的账房先生预料的不同,这些精于盘账的老家伙们可没有帮他们整理账簿。这些老账房到了老虎关,刚开始是有些发晕,这么多的账簿,怎么查?可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加快速度的好方法。

    他们先分出一些人来,对每本账册进行甄选,但凡记载南下货车的一律扔到一边,只选北上的货车簿子,因为老虎关对南来北往的客商分左右两个路口检查放行,所以账簿也是分开的,这一下就少了一半工作量。

    叶小天受此启发,又吩咐他们只查与常氏车马行以及胡奇峰、吕默两个商人有关的记录,如此一来,速度就更快了,账房们只管飞快地浏览由南向北的运货簿册,只挑其中与这三家有关的记录,另外由一位账房对这三家的所有北上货物进行登记,其速度比老虎关的人预计的快了十倍不止。

    这样的要求也只能由叶小天提出来,那些老账房们不会把他们三个锁定为重要嫌疑人的,即便是锁定了,在没有得到真凭实据之前。他们也无人不敢公开宣称只查这三个人,那等于指着人家的鼻子说:你最可疑!

    他们不能这么做,叶小天却不同,事已至此,他也不大在乎赵文远会怎么想了。既然向铜仁府讨来了这口“尚方宝剑”。他若不查出点东西来,如何向大万山司和张知府交待?是到了图穷匕现的时候了!

    不过,这种针对只表现在他们内部。在老虎关的人眼中,他们依旧是茫茫然全无头绪,这不,庞大使刚一迈进房门,那专门负责浏览常氏车马行以及胡氏商行、吕氏商行账簿信息的几个账房立刻闭口不语了。只管默默地翻着账簿,不时摇头晃脑一番。专门搜捡北上货物信息的账房也变成了全部翻拣,似乎正在按照账簿的记载日期一一整理。

    叶小天则抻了个懒腰,痛苦不堪地道:“哎,真是累死人啦,看的我头昏脑胀!”

    庞大使钦佩地道:“啊!原来县丞大人也会查账,佩服、佩服。”

    叶小天道:“吓!本官哪会查什么账!”

    庞大使奇怪地道:“县丞大人不会查账。那怎会看的头晕眼花?”

    叶小天翻开书面,神神秘秘地对庞大使道:“喏,本官看的是这个!”

    庞大使定睛一看,就见很粗糙一个封面,黄啦吧叽的。封面上印着模糊不清的一副春宫图,旁边写着《如意楼艳史》五个大字。庞大使迟疑道:“叶县丞,这是……”

    叶小天小声道:“这是话本儿,金陵名家岳小关的大作,言词艳美,故事风流,很是引人入胜啊,哈哈……,庞大使,你要不要看看?本官还有两三天功夫就能读完,到时可以借你。”

    庞大使干笑道:“呃,这……这个……,多谢叶县丞美意……”

    叶小天道:“哎,不谢,不谢!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不过,庞大使看的时候千万要仔细着些,这可是本官的珍藏,你可不要把它涂污了哟,嘿嘿嘿,你懂得!”

    庞大使呆了呆,苦笑道:“多谢叶县丞的美意了,下官……下官公务繁忙,就不看了吧。”

    叶小天忽然想起来似的,道:“哦!对了,庞大使怎么有空过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庞大使道:“那倒没有,下官只是有件事要与大人您打个商量。”

    叶小天笑吟吟地道:“什么事?来来来,庞大使请坐下,坐下慢慢说。”

    这儿是人家庞大使的地盘,他倒反客为主了,弄得庞大使哭笑不得,只好在椅上坐了,咳嗽一声,这才说道:“叶县丞,下官这老虎关呢,关系到大万山司很大的财税收入,所以我们知县大人是很在意的。”

    叶小天点点头,这他也看得出来,大万山司的知县是土知县,也就是做的是朝廷的县令,实际上是当地的土司,只是为了表示是朝廷的官员,换了个称呼而已,人家这知县是父传子、子传孙,世袭的,跟花知县可大不一样。

    而且土司治下的一切税赋都是自征自用,他们对朝廷也有义务,但比起流官治下地区要轻的多,属于高度自治,这种情况下,大万山司的土知县关心老虎关税赋收入也就很正常了。

    庞大使道:“因此上,从咱们这儿的日常管理上,大人您也该看得出来,下官是不敢有所马虎的,否则知县老爷那儿无法交待。这老虎关是由下官打理,可很多事并不是下官一个人说了算……”

    叶小天不耐烦地道:“你也不必说那么多,绕那么多弯子干什么,本官是爽快人,你就直话直说吧。”

    庞大使道:“是这样,大人,您要查账,下官全力配合,这不,所有的账都在这儿了。可是您的人不能影响我们老虎关的事务啊。”

    叶小天奇怪地道:“我们有影响你们的事务吗?本官怎么不知道?”

    庞大使苦着脸道:“你看吧,那个苏循天苏班头,今天请我们黄副使吃酒,明儿请我们刘税吏嫖.妓,问了些什么嘛,嗨!不说也罢,但是弄得他们要么大醉不归,要么欠了妓家一屁股债,这就有点过份了,你看……”

    叶小天大怒,道:“有这种事吗?这个苏循天,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吃喝嫖赌,无恶不做,本官真想把他……”

    叶小天忽地怒容一敛,叹了口气,无奈地对庞大使道:“庞大使,你不晓得,这苏循天,是我们知县大老爷的内弟,所以本官也不好对他太过刻薄,此人一身恶习,本官也只能忍他。”

    叶小天向庞大使大吐苦水,庞大使耐着性子听完,道:“那税课司的两个人呢,他们整天跟着我们税课司的人出出入入,一点也不见外,倒是挺自来熟的,弄得现在有些过往行商还以为他们是本关新来的税吏,大人你看这……”

    叶小天道:“哦!他们两个啊!他们是我们葫县税课司的人,不是本官直接的下属。闲极无聊,就只好到处乱窜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教训他们的,不让他们给贵关增添麻烦就是了。”

    庞大使无奈地道:“还有那个姓华的,好象叫华安?”

    叶小天笑容可掬地道:“没错,是叫华安,华安是我身边的人,这孩子挺乖巧的啊,怎么,他给你惹什么麻烦了么?”

    庞大使长长地吸了口气,道:“他……他跟个游魂似的,神出鬼没,指不定抽冷子就出现在哪儿……”

    叶小天有点不高兴了,拉长着脸道:“庞大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是想让我把人都关起来吧,我们来老虎关是来办案的,不是来坐牢的,东晃西晃也不成了?你们老虎关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庞大使据理力争道:“他东晃西晃我懒得理会,可就是刚才,他居然晃进了我的内宅,那里是我女眷的居所呀。结果……,我问他原因,他说是迷路了,这真是岂有此理,迷路居然迷进了我家后院……”

    叶小天马上又是笑容可掬,道:“啊!我知道了,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就一点不好,喜欢偷看女人洗澡。”

    庞大使瞪起了眼睛:“嘎?”

    叶小天深为理解地道:“这个年龄的男子,又不曾有过女人,难免对女人好奇了些……”

    说着他又脸色一变,恶狠狠地道:“可是闯进庞大使家偷看女人洗澡这就太过份了些,他这个臭毛病,我都训斥过不止一回了。你放心,我一定严加管教于他,他再敢出现在你家后宅,我打断他的第三条腿!”

    庞大使满头黑线,只好道:“那……那就有劳叶县丞了。如果他们继续这样下去,如果出些什么意外,只怕是下官也约束不了。想必大人您也知道,大万山司,可是我们知县老爷的地盘。”

    最后一句,庞大使加重了语气,叶小天连连点头,道:“我明白,我明白,庞大使你尽管放心,本官这就把他们找回来,这些兔崽子,一个个就没有省心的,我一定严加管教,一定严加管教!”

    眼见叶小天这么好说话,庞大使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只能强挤出一副笑脸,对叶小天拱拱手道:“既如此,那就有劳叶县丞了,下官告退。”

    叶小天笑的一团和气:“庞大使慢走,庞大使不送!”

    庞大使一走,众账房又忙碌起来,翻拣的翻拣,浏览的浏览,报账的报账,记录的记录,叶小天望着庞大使离去的背影,一丝淡淡的忧虑浮上了眉梢。

    官场就像一个漏勺,哪有守得住的秘密,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把希望全部寄托在查账上,这才有了苏循天等人的分头行动,如今已经引起庞大使的警惕,他们还能有所收获么?

    :向大家诚求月票、推荐票!

    本周休息日放在今明两天,望诸友周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