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52章 智取
    “都他娘的给我安份着些,老老实实蹲在家里,老子们是来求财的,做完这笔买卖就走,只要你们老实着点就不会有事!”

    一个貌相粗犷的大汉提着刀子恶狠狠说罢,“哐”地一声踢上了柴门,院中传出“汪汪”的几声狗叫。

    这个小村不大,以村中大姓为村名,就叫丁家村,丁家村一共只有十一户人家,就在这驿道边上生活,靠着几亩山田以及在驿道上摆卖茶水和野果为生。山贼们此刻已经占领了这个小村庄,栖息于此,等着军需物资过境。

    小村接近驿道,村里为数不多的年轻人都趁这大批军资过境需要各种人手的难得机会,跑到驿路上赚钱去了,村子里只剩下老人和孩子,因此才没有妇人被山贼淫辱的事情发生。

    不过,留守村民为数不多的钱财还是被山贼们劫掳一空了。长风提着一只老母鸡从一户人家里出来,那是这户人家养的唯一一只下蛋的老母鸡,老两口儿站在门口,心疼地看着那只母鸡,敢怒而不敢言。

    “哈哈,快些,快些,生火,咱们今儿开开荤!”木恩一见眉开眼笑,旁边就是柴禾垛,扯过几把来生着了火,把那鸡剁了一刀,拔毛开膛,也不清洗,带着血就穿在叉子上,不一会儿就烤得香气扑鼻。

    旁边几个山贼看着那烤鸡馋诞欲滴,但是只有长风能坐在木恩身边一起享用。因为这伙山贼里面他们两个是头目,旁人可没有这样的口福。

    “小白,过来过来……”

    木恩忽然招呼了一声。一个蓬头垢面,怀里抱了把长矛的男人听见呼唤,向他们走过来。长风一把将他拉过来,摁在自己身边,扯下一大块香喷喷的鸡肉,递给他道:“喏,拿着。”

    “谢谢长风哥。谢谢木恩哥。”

    小白露出诌媚的笑容,嗅着那扑鼻的香气。忍不住吞了口唾沫,一口咬下去,他的泪都差点儿下来,好香啊!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这么香的肉了!曾几何时。我可是堂堂一县县丞……

    罢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好死不如赖活着!小白大口大口地吞咽起来,旁边那些山贼瞧在眼里心中好不羡慕,可这事儿还真羡慕不来,谁让人家是木头领和二头领宠爱的“女人”呢。

    “快点快点,前方传来消息,官府辎重马上就到。大当家的吩咐,各路人马准备动手!”正吃着。突然一个山贼远远跑来,大声嚷嚷着,徐伯夷直了直脖子。努力吞下口中的鸡肉,噎得直打嗝。

    长风刚刚站起来,忽听一阵号角声响起:“呜~~~~呜~~~呜呜呜~~~~”

    长风大吃一惊,失声道:“哪来的号角?”

    木恩腾地一下跳了起来,变色道:“不好!有官兵!”随着声音,就见无数的官兵从山坡上、山坳里滚滚而来。当中有人打着一杆大旗,上面赫然是一个大大的“景”字!

    “嗝儿!”

    徐伯夷又打了个嗝。茫茫然地站在那儿,整个人都傻了。

    ※※※※※※※※※※※※※※※※※※※※※※※※※

    “尊者,人世间的富贵荣华,哪及得上侍奉蛊神的荣耀。属下以为,尊者在尘世间的历练不应过久,神教不可无主啊!再有个三年两载,尊者就该返回神教才是。”

    一得着机会,衣波佬便劝说叶小天一番,每回叶小天都是随口搪塞过去。此时二人吃着茶,躺在后宅大树下的逍遥椅上,吱吱嘎嘎的甚是悠闲。

    叶小天瞄了一眼衣波佬,还是一袭黑袍,不过那质料可是上等的丝绸,内衬着雪白的中单,那是质料极佳的松江布。挽发的簪子也早不是那根陈旧的枣木簪子了,而是一根晶莹剔透的翠玉簪子。

    叶小天微微一笑,不知不觉间,衣波佬已经习惯了现在这样的享受,虽然他依旧不忘使命,时不时地就劝说一番,可是只怕他自己都不会意识到他正在发生的转变吧。

    叶小天在有意的培养他的习惯。他是长老中最年轻的一个,也应该是最容易接受外间事物的一个。躲在深山老林里,纵然守着金山银山又有什么意思呢?权柄财势,如果不能有世俗做对比,又有什么意义?

    不远处,肃手站立着几名生苗侍卫,叶小天已经见识过他们的武功了,因为每天早上他们都在后宅演武习练,他们的功夫绝无花哨,都是真正的杀人技艺,简单、迅捷、有效,身边有这样的人拱卫着,能暗算他的人便微乎其微了。

    现在,他们那长满老茧的双脚都穿上了皂面皮靴,身上都穿着剪裁得体、松软透气的棉布武服,腰间扎着牛皮质料、做工精美的腰带,看起来英姿飒爽,哪里还有一点刚出山时那种野人般的味道。

    “嗯!差不多的时候,我就轮换一批,只要在这里待上两个月,我就不信他们还会喜欢山里的那种生活。久而久之,这些武士就会成为我走出大山的最坚定支持者。”

    叶小天暗暗想着,衣波佬见尊者不以为然,只能苦笑一声,道:“尊者身体已经好得多了,属下也就放心了,属下打算明日就回神殿,众长老们都牵挂着尊者呢,早点捎信回去,也好叫他们放心。”

    “不急……”

    叶小天笑眯眯地道:“本尊给长老们准备了些礼物,还需几天才能置办齐全,到时候衣波长老再回去,正好给他们捎去。另外,你记得再请一位长老过来,本尊正在红尘历练,不能返回神殿,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和各位长老多熟悉一下。也可以通过你们对神教多些了解。”

    对于这一点,衣波长老倒是乐见其成的,于是欣然答应一声。

    “老爷。衣波长老,你们请吃些水果。”哚妮笑眯眯地说着走来,旁边陪着桃四娘,身后还跟着两个小丫环,捧着两盘洗的水灵灵的水果。

    哚妮腆着肚子,一手扶腰,脚步蹒跚。她的肚子微微隆起。看着已经显怀了。莫非哚妮怀了小小天?非也,非也。就算真怀上了,哪有这么快就隆起来的,只不过衣波长老刚到叶府,哚妮就往怀里塞了个小枕头。

    叶小天初见她这副模样时。不禁吓了一跳。可当着衣波长老的面又不便露出惊讶之色。事后向她问起,哚妮吞吞吐吐的解释说,是怕没有完成长老交待的使命,会受到长老责备。

    叶小天是何等样人,脑筋微微一转,也就猜出她的心思了,叶小天只觉好笑,便也由得她去了。如今看习惯了她这副模样,叶小天倒真有些热切起来。如果哚妮是真的有了身孕该多好。

    当然,叶大官人如今还是黄金王老五----确实是黄金王老五,只要他还没有娶妻。那他就是单身,妾是不作数的。作为一个黄金王老五,尚未娶妻,妾先生子,其实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他将来的择偶。因为有些人家是不愿意把闺女嫁给已经有了庶长子的人家的。

    但叶小天并不大在意这一点,他相信莹莹也不会。更何况。一个人最难走出的就是第一步,他现在既然已经连凝儿都接受了。而无论是展家还是夏家,都不可能让自己家的闺女做小,这可是一个很难克服的困难。有这样一座高山横在那儿,还顾忌前边再多上一道土坡么?管他嫡子庶子,总是自己的骨肉,叶小天一直就是一个很在乎家、很在乎亲情的男人。

    叶小天刚拈起一颗荔枝,华云飞就兴冲冲地闯进了后院,大声道:“大哥,大哥,大喜呀,官兵大捷,景千户斩首数百,全歼山贼,不但夺回了被掳走的辎重,还……”

    听到他的声音,众人都向他那边望去,一眼看见桃四娘,华云飞忽然有些不自在,声音顿时小了。不期然的他又想起了被桃四娘抱着的时候那种异样的感觉,这感觉令他一见到桃四娘便有些手足无措。

    桃四娘见到华云飞,脸儿顿时也是一红,悄悄垂下头去,整齐细密的眼睫毛轻轻掩住了那双温柔贤淑的眸子。但是那双垂下去望着脚尖的眼睛,分明还是有一抹余光正悄悄地瞟着华云飞。

    正因为华云飞意识到了,所以他更加的手足无措。经过那一日后,他已经很难把桃四娘当成一个温柔善良的大姐姐,而是……一个女人。那个拥抱,在他的记忆里是那么温暖,常常令他难以自己。

    叶小天欣然站起,问道:“景千户大获全胜?”

    华云飞趁机从桃四娘身上抽离了注意力,对叶小天道:“是!巡检司官兵配合景千户的人马,把那伙山贼引入埋伏圈,一通厮杀,那些乌合之众哪能与官兵正面对抗,只杀得落花流水,逃走的十不存一!

    大哥,你还真说对了,他们先前抢走的那批辎重真的尚未来得及变卖,这一下不但夺回了辎重,而且还全歼了山贼,改过为功,景千户都笑得合不拢嘴了,他说回头一定到府上亲自向大哥道谢呢。”

    “哈哈哈……”

    叶小天大笑起来,叉着腰,洋洋得意对哚妮吹嘘道:“怎么样,你家相公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厉害吧?”

    丁家村外,打扫战场已经进入了尾声,活捉的山贼都被反绑了串成串儿,押在一处山劫里。一个军官匆匆赶到山坡上,对景千户道:“千户大人,咱们一共斩获人头两百四十七颗,俘虏山贼五十零九人,这些俘卧虏该如何处治?”

    景千户往山劫里看了看,冷冷地道:“全都阉了,送入宫中为奴。有捱不过宫刑死掉的,就砍了人头充到斩获的人头里去!”

    那军官答应一声转身去了。大朝朝的时候,宦官的主要来源就是被打败的敌军将士或者造反者的家属,其次是向朝鲜等属国索要,因为家境贫穷活不下去而自阉入宫的内侍最少。

    像有名的大太监郑和以及汪直,都是作为造反者家眷受到牵连,被阉入宫的,但是这些山贼都已是成年人,而且军人又不是专业的宫刑师傅,在他们粗暴的手法下,这些山贼里面能侥幸活下来的能有多少呢?可……谁在乎!

    “小白”徐伯夷被反绑着双手,失魂落魄地挤在山贼堆里,眼见大群的官兵围过来,纷纷拔出佩刀,徐伯夷只当是要被杀头了,只吓得簌簌发抖,裤裆一热,一股水流就染湿了衣袍。可是随即他就发现,原来他即将遭遇到的,将是比死还难受的刑罚。

    :月末了啊,向大家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