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26章 图穷
    等待的日子里,徐伯夷很难熬。。更多最新章节访问:.。他的杀手锏已经撒出去了,但要等它真正发挥作用,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至于这一招能否有用,他并不担心,虽然他不是天子近臣,从不曾了解过这位年轻的万历天子,但他明白一个人的心理。

    没有人不想建功立业彪炳千秋,对天子来说,他富有四海,权力、地位、富贵、荣华,都已唾手可得,能让他渴望的,也唯有可以让他青史留名的功业了,一个刚刚亲政的皇帝,会对教化之功不动心?

    可是在他等来皇帝的答复之前,只能盘在那里,坐视叶小天的得意与别人的指指点点,这样的处境下心情当然好不起来。而王宁虽然和他是同样的境遇,却比他要从容的多。

    王主簿有一点和‘花’晴风很相似:他从不愿意站在前头。只不过,‘花’晴风不愿意出头是怕承担责任,作为一个正印官,他遇事不出头,唯一的结果就只能是被别人架空。

    而王宁则不然,他是天生的幕僚式人物,他不站在前头并不代表他不作为,而且他的排名在葫县是三把手,不站在前头也属正常,所以,最风光的日子里,荣光被徐伯夷占去了,这时候各种压力自然也需要徐伯夷来承受。

    王主簿冷眼旁观,见徐伯夷稍有动作,就被叶小天血腥镇压,之后便无声无息,王宁便不得不考虑一旦徐伯夷彻底倒下后自己的处境了。他已经踏上田氏这条船,想下来是不可能了,这条路不管他愿不愿意,都只能走下去。

    可眼下叶小天占了上风,他不会在对方风头正劲的时候主动挑战,于是正“在家养病”的他只好继续休养,他不会认输,他会很耐心地蛰伏起来,等着对方出错。那时才是他出手的机会。

    这时候,九高和九当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叶府。

    如果不是九高和九当自己提起,叶小天几乎都把这两个人给彻底忘记了。他们是展凝儿的贴身护卫,武功比展凝儿还要高明几分,展凝儿最初与叶小天结识的时候,身边就带着他们。

    展凝儿受夏莹莹所邀赴红枫湖时并没有带上他们,之后展凝儿帮着夏莹莹翘家。跑到金陵找叶小天,就更没机会与他们取得联系了。

    展家可以容许展凝儿周游天下,却不放心她连个随从都不带,这一来九高和九当可就苦了,他们从红枫湖找到葫县,又从葫县追去金陵。等他们到了金陵的时候,展凝儿已经从金陵回了葫县,两人不得不从金陵再赶回来。

    他们是奉展凝儿的母亲所命赶来寻找大小姐的,展氏家主也就是展凝儿的大伯展易辰五十大寿之期要到了,这样的重要时刻,展氏家族的人自然不能不在场,虽然寿诞之期还有一个多月。但是对这样的一个大家族来说,祝寿准备从年初就开始也不算夸张,如果等到寿诞之期将近展凝儿这个晚辈才回去,那对长辈就太不敬了。

    “小天哥哥,我真不想走……”展凝儿楚楚可怜地看着叶小天。轻易不会软弱的‘女’孩,一旦软弱起来,那小模样可真是会叫男人心疼死。

    叶小天的心现在就快要碎了,他怜惜地把展凝儿搂在怀里。柔声安慰:“没事的,又不是生离死别,不就是回去参加你大伯的寿诞么,寿诞之后,你随时可以回来啊,叶府的大‘门’永远对你敞开。”

    展凝儿扁着小嘴不说话,叶小天嘴里叹了口气。心中小有得意:虽然凝儿的个‘性’比莹莹刚强许多,可毕竟也是‘女’人啊,再强势的‘女’人,在她男人面前也喜欢像猫儿一样接受抚慰。这是‘女’人的享受啊。

    叶小天继续哄她:“喏,你看,我都开始请匠人改建瞻宫园了,都是按照你的喜好改建的,后边的‘花’圃也平了,要改建成一个演武场,等你回来就可以搬过去,再也不用住客舍了。”

    展凝儿还是不说话,低着头依偎在叶小天的怀里,轻轻吸了吸鼻子,似乎正在啜泣。叶小天最怕‘女’人掉眼泪了,动之以情既然不管用,在展凝儿的眼泪打湿他的‘胸’襟之前,叶小天果断地开始晓之以理:

    “凝儿,我现在不过是个小小典史,向夏家求亲很困难,想向展家求亲怕也不容易,就算你伯父不太在意你嫁给谁,也不想你折了展家的威风不是?我会好好努力的!”

    想娶一位豪‘门’大小姐,机会虽然渺茫,但也并非没有,想娶两位豪‘门’大小姐,那就难如登天了,不过叶小天既然已经偷了人家姑娘的芳心,却也不怕可能遭遇的难处。他曾遭受过挫折,也曾经放弃过,可人总是会不断成长的,曾经犯下的错,他不想再犯。

    再说,贵州这地方强者称王,同时迎娶两位家世不凡的姑娘为妻的人也不是没有。他前不久与展凝儿聊天时,就曾听说,如今的贵州土司王安老爷子就有三位出身豪‘门’的妻子,一正两侧,恰如明廷王爷的正妃与侧妃。

    别的男人能做到的事,他为什么就一定做不到?他叶小天可不是普通的小吏,实在没辄的时候,就动用一下蛊教的势力好了。

    当然,要做到这一点,他首先需要先加强对蛊教的控制,而要做到这一点,同样需要他拥有更强大的世俗力量,否则即便他肯现在放下一切,乖乖回去做他的‘侍’神尊者,八大长老也不会由着他胡来。

    展凝儿还是不说话,叶小天把心一横,放出了他的杀手锏:“等我向夏家求亲的时候,我也向展家求亲,好不好?”

    ‘奶’‘奶’个熊,管它是不是大话,先把凝儿哄开心了再说。这样子难归难,可是先哄好一家,再向另一家求亲,麻烦同样不少,到时候消息传回第一家,恐怕人家还要悔婚,那就更麻烦了,莫不如两处难关一并解决。

    叶小天也看出来了,展大小姐和夏大小姐都是无羁无绊的个‘性’。就像深山中自由生长的鸟儿,不太可能会被世俗力量约束羁绊,只要她们自己不退缩,叶小天还真是没什么发怵的。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展凝儿马上抬起头,笑逐颜开,脸上哪有半点泪痕

    叶小天一怔:上当了!

    展凝儿得意的很。她才不管叶小天这句话是不是对她的敷衍,反正他说过了,说过了就要算话。她能接受与莹莹共同喜欢一个男人,却无法接受在那个男人成为新郎的时候,她只能悄悄地躲在自己的闺房里。她无法接受她嫁过去的那一天,迎接她的除了新郎。还有新郎的夫人甚至孩子。

    ‘洞’房之夜让给莹莹都没关系,但她不要晚一天成为他的新娘。莹莹对她的好,她不会忘记,大不了以后不跟莹莹争太多,两人是好姐妹,而且是莹莹的让步才打开了她的心结。可是这个醋她一定要吃,这世上的‘女’人大多不喜欢吃饭。但是大多都喜欢吃醋,凝儿也不例外。

    叶小天苦着脸道:“容我反悔一次吧,你想难为死你男人不成?”

    展凝儿丝毫不为所动:“嘁!你能为莹莹承诺两年之内连升八级,就不能为我做点事吗?”展凝儿双手一背,很快乐、很傲娇地走了出去,九高和九当正背着包袱等在院子里。

    展凝儿走了,走的很开心,既没有一点悲伤。也没有一点留恋。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人有了希望,也就有了奔头。

    ※※※※※※※※※※※※※※※※※※※※※※※※※

    展凝儿带着她的希望离开了葫县,徐伯夷却依旧在苦苦等候着他的希望。

    徐伯夷的奏疏通过军驿,以最快的速度送达了京城,万历皇帝阅罢大喜,立即批转礼部。着令参议。如今的礼部尚书是申时行,同时他也是文渊阁大学士,是一位阁老。

    张居正病死后,张四维出任内阁首辅。此时,同为阁老的吕调阳已经辞职回家养病了,另一位阁老马自强也已病死,本来在内阁中排名居末的申时行就成了次辅。

    内阁首辅张四维曾经曲意巴结张居正,张居正死后,他又摇身一变成了倒张派的领袖,鼓噪诋毁张居正,张居正的势力虽然受到清洗,可还有大量余党在朝,本来他们想依附冯保,可冯保很快也倒了,于是便依附申时行以求自保。

    申时行不大赞同张四维的做法,但他是次辅,而且万历皇帝的倾向‘性’也很明确,申时行不敢太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政治态度,倒是利用他的权势和地位,保护了一批人人。

    葫县改土归流是在张居正任首辅期间实现的,所以看到徐伯夷的奏疏后,不仅万历皇帝大喜过望,觉得这是他亲政后上顺天意下合民意的一个重大表现,申时行也感到非常高兴。

    对张居正的一系列清算还没有结束,各种处治措施还在持续当中,申时行觉得此事如果办成,皇帝龙颜大悦之余,或可想起一些张居正的好来,虽然据此不足以为张居正翻案,但张氏族人的命运多少会有些改善。

    所以,申时行极力赞同,这种情况下,作为首辅的张四维也不好再表示反对了,所以朝廷迅速做出了回应:派遣钦差赶赴葫县,为天子见证这不亚于开疆拓土的重大历史时刻。

    而礼部尚书申时行也先于钦差,向葫县下达了一份公函,内容里对徐伯夷不乏褒奖和慰勉,同时也告知了天子将派出钦差的事情,提醒他要周密筹备,务必把此事办得体体面面。

    徐县丞的签押房里一片静谧,近来徐县丞心情不大好,胥吏们做事都小心翼翼,大气也不敢出,生怕犯到徐县丞的手里,是以签押房里死气沉沉,一片宁静,送来公函的驿卒受了这种氛围的影响,也不禁放轻了脚步。

    那驿卒离开不过一盏茶功夫,内间里突然传出一阵瘆人的大笑,胥吏们都吃惊地抬起头来,他们听的很清楚,那疯狂的笑声正是徐县丞发出来的:“怎么回事,莫非县丞大人压抑太久,已经疯了么?”

    :这两天限免活动,投月票的选项在的书页上,望诸友周知。同时,用手机阅读的朋友,也请别忘了投月票喔!--70820+dsuaahhh+25264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