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69章 大圣偷桃
    听说叶小天要上街去,展凝儿很是担心,想要陪同保护他。叶小天如今一门心思要重整山河、再树雄风,一扫他昨夜留下的心理阴影,做个堂堂正正的“真男人”,哪肯让她跟去坏事。

    叶小天道:“你放心,李玄成已回京城,哪还有人会对我不利。就是那李玄成如今也是麻烦缠身,他回了京城也不得消停的,根本没有功夫再来对付我。更何况,我已让云飞暗中保护我了,不会有事的。咱们马上就要回葫县了,你还是先去联系一下路上所乘的车马吧,这些事儿交给老毛去办我可不放心,冬长老又从不问世事,他眼里除了虫子,什么都看不见。”

    展凝儿听他说的在理,只好答应下来,可还是不太放心地叮嘱太阳妹妹道:“哚妮妹妹,小天哥身子还没大好呢,你可要多照应些。”

    哚妮甜甜地答应:“嗯!凝儿姐姐放心!”这丫头一旦对一个人好,那就是真心的好,笑容甜甜的,声音也甜甜的,心机不多,天真烂漫,无论男女老幼,鲜有不喜欢她的。

    叶小天见凝儿如此关心自己的安全,心中很是感动,不免便生起些惭意:“我这里千方百计要把哚妮诱拐出去吃掉,凝儿还在关心我的安危,真是……,这一碗水真是没法端平啊。咳!其实我也是为了你,我若不从一个一上阵就怯战的新兵,操练成一个百战沙场的老将。来日你也会不开心的。”

    这样一想,厚颜无耻的叶小天便心安理得起来。华云飞从前两天就消失了,叶小天说是为了安全。让他化明为暗,以便及时发现有意图不轨者,展凝儿和毛问智等人对此自然深信不疑。

    会同馆出去不远就是一条繁华的街市,叶小天和哚妮离开会同馆,步行没多久就到了市场上,哚妮为遥遥选购的礼物,大多是衣服、帽子和少女佩戴的头饰、首饰。叶小天则买了一堆的七巧板,孔明锁。九连环、空竹、不倒翁……

    “小天哥,你看这件好不好?遥遥一定会喜欢的。”哚妮拿起一双做工精致的小靴子雀跃地问叶小天,经过昨夜之事,她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叶小天的女人。想着出嫁从夫,是以凡事都要问问小天,征询他的意见。

    叶小天现在一门心思想着如何把这口小鲜肉给炖了,这一路心不在焉的,只管左顾右盼打量哪儿有客栈,只恨平时没留意这些,又不好向别人询问,哪有心思理会哚妮买了些什么,哚妮一问。他便连连点头:“好好好,包起来。”

    终于,两人采购的东西装满了一个大包袱。两人也从街头走到了巷尾,叶小天贼眉鼠眼地四下观望一番,忽然发现前边有一家客栈,挂着一副招牌:“桃叶客栈”。

    叶小天喜出望外,忙对太阳妹妹关切地道:“哚妮啊,这一道儿走得乏了。咱们到那客栈里歇息一下吧。”

    哚妮诧异地道:“啊?咱们没走多远嘛,要不……我去雇乘轿……。啊!那儿有个脚夫,小天哥,你乘他的驴子回去如何?”

    哚妮说着就扬起手,想要向那脚夫打招呼,叶小天赶紧拉住了她,道:“骑驴有什么意思,啊不!骑驴有多辛苦,嘿嘿,咱们还是到客栈里休息一下吧……”

    哚妮奇怪地看着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蛋儿腾地一下就化作了一座火焰山,她羞红着脸垂下头道:“小天哥,现在还是大白天呢……”

    叶小天道:“不是大白天,咱们哪有机会出来,走吧,咱们去歇一下,就歇一下。”叶小天拉起哚妮的手,不由分说便向桃叶客栈走去。

    “一间上房,绝对安静,还有么?”掌柜的说着撩起眼皮又瞟了叶小天一眼,叶小天赶紧道:“没有了,没有了,这样就好。”

    那掌柜的又问:“客官住几天啊?”

    叶小天道:“不住几……呃,住一天吧。”

    叶小天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说自己顶多在这待一个时辰,话到嘴边儿赶紧又改了口。掌柜的看了看一旁羞答答地低着头,始终不敢抬起的哚妮姑娘,会意过来。他用一副过来人的表情向叶小天微笑着点点头,道:“成,那就一天,老朽再给你打个八折。”

    叶小天忙道:“谢谢掌柜的。”

    掌柜的笑吟吟地唤过一个伙计,吩咐道:“选间安静的上房,引这两个客人过去。”说着向那伙计递个眼色。那伙计心领神会,拿了钥匙,领着叶小天和哚妮七拐八绕,走到客栈最后边,打开一间房子,笑嘻嘻地道:“开了后窗就是秦淮河了,这幢屋子就在河边上,前面几幢房子都还空着,安静的很。”

    叶小天对这房子很满意,连连点头道:“成!就这里吧。”

    那伙计走到门口,转身对走过来准备关门的叶小天小声地道:“欢迎客官常常光顾。”

    叶小天呆了一呆,看那伙计眼神儿有些诡秘,心虚地道:“好好好,一定常来光顾。”

    那伙计笑嘻嘻地道:“下次客官再来,保证给您打六折。”

    叶小天一脸糗糗的表情,眼看那伙计转身离去,这才把门关上,又上了闩,扭头一看,哚妮已经离开堂屋,走到卧房里坐下,羞答答地垂着头,像个新嫁娘般规矩。

    叶小天兴奋地搓了搓手,高抬腿轻落步,像只大马猴儿似的闪了进去。叶小天走到哚妮身边坐下,欢喜地握住她的小手,哚妮红着脸低声道:“哥,现在是大白天呢。”

    叶小天涎脸笑道:“这里只有你和我,关上门掩上窗。白天黑夜有啥区别呢。”哚妮轻轻啐了他一口,红晕满颊。

    看到她俏美动人的模样,叶小天不禁兽血沸腾。翻身便把她推压在榻上,柔声道:“好哚妮,机会难得,我们亲热一下吧。”说完也不待哚妮回答,便吻上了她的小嘴,哚妮呜呜嗯嗯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说不出的轻怜蜜爱。让哚妮渐渐放松下来,开始渐有回应。她的衣裳就在一串串蜜吻中一件件脱去,露出小白羊儿似的娇美*,哚妮羞不可抑,含羞地卧在榻上。翘挺丰满的臀部呈现出一个完美的弧度,仿佛一颗诱人的蜜桃!

    叶小天两眼一直,就似那馋涎欲滴的猴子,一纵身便攀上了这棵硕果累累的桃树,迫不及待地想要摘下那既红又大成熟甜美的蜜桃。

    “啊!怎么……怎么和昨天不一样呀?唔……啊!”哚妮先是一声羞叫,唇儿便被吻住,咿咿唔唔声中发出一声模糊的痛呼,那稚嫩的身子仿佛承受不住这只猴子体重的树干,一下子绷紧、弯曲起来。可那良好的韧性却又让它颤颤巍巍的,始终弯而不折……

    挂在枝头的成熟蜜桃,终究逃脱不了它注定的命运。成为那只猴子的腹中美食了。风雨声大作,哚妮柔软纤细的腰肢就像一条纤细的桃树枝,随那风摆动着,随那雨飘摇着。

    窗外就是秦淮河,桃叶客栈就在桃叶渡旁边。有船自水上行,船橹轻轻摇动着。传来船桨破水的声音,有船破浪而行。叶小天也在溯流而上,一头闯入那桃花源中,肆意摘取着那甜美多汁的蜜桃……

    风更烈、雨更急了,暴风骤雨中,那只偷桃的猴子性急起来,忍不住抱着那桃树干拼命地摇晃起来,摇得那枝也晃、叶也飘,“吱吱呀呀”声中一颗颗熟透了的桃子便落下来,夯在地上,发出“噗噗”的声音……

    暴风骤雨似乎一下子便停住了,云收雨歇,阳光明媚。荷上有晶莹的水珠盈盈欲流,哚妮的脸蛋儿娇艳欲滴,恰似那雨后的新荷。虽然对于情爱一向懵懂,可她此时也终于明白,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从少女变成了女人。

    门吱呀一声开了。叶小天挺胸腆肚地走出去,雄纠纠气昂昂地挎着一只大包袱,像一只骄傲的大公鸡,在他后边,初承雨露、娇艳可人的哚妮姑娘慢吞吞地走出来,扶着腰肢,有些不太利索。

    “退房!按一天算吧!”叶小天把钥匙放在柜台上,很慷慨地说。哚妮羞羞地躲的好远。

    掌柜的吃惊地看向叶小天,失声道:“这么快?”

    叶小天顿时脸色一黑,掌柜的赶紧道:“不不不,我是说……客官你不多温存一会儿?”

    “啪!”掌柜的轻轻打了自己一个嘴巴:“看我这张臭嘴,我是说,客官你不再多歇一会儿?”

    叶小天心情正好,也不跟他计较,咳嗽两声,道:“不啦,我还有事,这就退了吧。”

    “好好好!”掌柜的笑眯眯地退了押金,笑眯眯地对他小声道:“客官下次再来,打六折哟!”

    春日里,午间的阳光并不刺眼,温暖而和煦。黛瓦白墙掩映在苍翠欲滴的树丛间,虽只一角也是意境幽然。街头行人如织,商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可是听在叶小天耳中却一点也不觉得吵闹。

    叶小天忽然觉得天地之间的一切都是那么敞亮那么美好。墙角正有一人左顾右盼一番,然后迅速拉开袍子开始小便。叶小天赞赏地冲他点点头,微微一笑:“这位仁兄真是率性!”

    “原来……原来要这样,才是和小天哥做了真正夫妻呀。”哚妮想一想便觉面红耳热,她的身体还有些异样的感觉,走起路来也不太便利。可是偷偷瞟一眼叶小天,却是满心的甜蜜与满足,那双眸子湿得好象马上就要滴出水来了。

    叶小天忽一扭头,发现哚妮正背着那个装满了小礼物的大包袱,赶紧一把抢过来,谁的媳妇谁不疼啊,刚刚他只是欢天喜地的忘了这码子事儿而已,哪舍得她那娇嫩的身子干这力气活儿。

    “哥……”感受到叶小天的关爱,哚妮向他甜甜一笑,甜甜地唤着他,小手向前一递,心有灵犀的叶小天一把攥住,向她回首一笑,柔声道:“走,咱们回去吧。”

    “好!”哚妮复又甜甜一笑,刚刚跟上一步,忽然感觉叶小天手掌一紧,站住了脚步。哚妮诧然抬起头,就见一丝微笑还僵在叶小天的脸上,他双眼定定地看着前方,表情僵硬。

    :各位英雄,小天终于结束了初哥生涯,投张月票封红包吧。

    本周休息日放在今明两天,望诸友周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