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64章 老虎身上的蚤子
    顾三爷拉着李国舅,一路狂奔再加上心里着急,已然是满头大汗。;; 李国舅被他拉着逃跑,后边还有一群国子监监生追骂,心中耻辱之极,恨恨地嚷道:“顾三爷,你不要拉着我,让我与他们决一死战。”

    顾三爷哭笑不得,一边紧紧拽着他不放,一边放开双腿狂奔,道:“国舅,你此时出手,不是更贻人口实么,快走,咱们去魏国公府,国公老成持重、威望隆重,必能为国舅主持公道。”

    后边,众监生迈着整齐的步伐,喊着整齐的口号狂追不舍:“玄成玄成,恶贯满盈!国舅国舅,无药可救!李贼不去,纲纪不兴!肆虐江南,荼毒金陵!”这口号琅琅上口,不一会儿跟着跑的兴高采烈的小孩子们就学会了,跟着他们一起喊起了号子。

    紧接着,华云飞和毛问智、老张、老王四人抬着叶小天也追了上来,叶小天仿佛一具雕塑似的,保持着一副悲壮刚毅的造型,一条手臂蜷在胸前,把上身顽强地撑起来,头颅不屈地高昂着,另一只手奋力地指向前方,似乎在为后方成千上万的百姓们指明前进的方向。

    水舞泪眼朦胧间,突然就看到了那个熟到不能再熟的身影,水舞只当自己在发梦,她拼命瞪大眼睛,急急擦去眼角的泪水:“没有错!真的是他!”

    水舞万万没有想到会在金陵看见叶小天,她张大嘴巴,吃惊地看着叶小天。叶小天目不斜视,正尽职尽责地扮演着指路明灯、迷航灯塔的光辉角色,指挥着浩浩荡荡的游行大军从路口冲过去。

    “小……小天哥……”水舞声音嘶哑,颤抖着嘴唇喊了一声,可那声音只在她喉咙里打转,压根儿就没喊出口。

    群众的游行队伍浩浩荡荡地走过来了。长龙般截断了戚帅的车队,被截断在路口两端的车子都停下来,好奇地看着这连绵不绝的游行队伍,不清楚金陵城发生了什么事,听声音……貌似与什么国舅有关?

    顾三爷拉着李国舅逃进魏国公府,冲进府去时,已是上气不接下气。魏国公府门口有兵丁把守,那些监生不敢造次,他们不敢闯进府邸,便堵在门口继续高呼口号。

    紧接着。成千上万的百姓围拢过来,魏国公府门前人山人海,比赶庙会还热闹,经过张泓愃、乔枕花等人声嘶力竭的一通宣传,百姓们也跟着高呼起了驱赶李玄成的口号,“驱李运动”终于造成了强大声势。

    魏国公府里,顾三爷一边擦汗,一边把事情经过对魏国公说了一遍,魏国公听他说罢来龙去脉。了不禁乜了李国舅一眼,满眼狐疑,跟顾三爷不一样,他更倾向于相信李玄成雇凶杀人。

    如果说是叶小天自己买凶。冒着生命危险就为陷害李玄成,魏国公是坚决不相信的。叶小天和李玄成有什么仇怨?叶小天不过是个小官吏,有什么理由跟一位皇亲国戚死磕?

    他不清楚李国舅和叶小天此前有什么恩怨,也不知道生性淡泊很少动情的李国舅一旦痴迷于夏莹莹。竟然是如此执着。

    此前乔御史曾明发弹劾奏章,说李国舅闯入叶小天住处,试图强奸民女。魏国公还是很相信乔御史的清名的。这两件事联系起来,很容易推断为李国舅恶行败露后恼羞成怒,这才买凶杀人泄愤。

    想到这里,魏国公心中对李玄成很是鄙夷。不过顾三爷已经带着李国舅逃到他府里来了,也不能把他们推出门外,魏国公沉吟良久,缓缓说道:“国舅还是尽快离开金陵吧。”

    “什么?”

    李玄成本以为这位国公能替他主持公道,把叶出这样的话来,李玄成怒不可遏地道:“国公,你这是什么话,李某此时离开南京,岂不坐实了他们强栽给我的罪名?”

    魏国公淡淡地道:“国舅不走,难道就能洗脱这罪名了?”

    李玄成眼前一黑,险险没有晕厥,他颤声问道:“国公,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李某……李某就要一辈子背着这些污名不成?”

    魏国公慢条斯理地道:“国舅想多了,时间久了,人们自然会忘记这些事。国舅是不是这样的人,久了大家自然也会明白,正所谓日久见人心嘛。如今金陵百姓群情汹汹,不管是乔御史弹劾你入室奸淫妇女一事,还是买凶杀人一事,便是请出日断阳、夜断阴的包青天来,又如何分辨的清楚明白?”

    李玄成惊怒交加,期期艾艾地道:“可是……,国公啊,什么入室奸淫妇人、买凶杀人,都是那叶小天有意陷害于我……”

    魏国公打断他的话,道:“叶小天有意陷害?那徐某倒不明白了,动机呢?叶小天不过是会同馆中区区一小吏,他缘何要陷害国舅?”

    “这个……”李玄成登时哑口无言,他能怎么说,难道把他垂涎他人女伴,一再设计陷害的经过说出来?

    此时,魏国公已经打定主意,要把李国舅请离金陵了。这笔糊涂烂帐,根本算不清楚,如果不把国舅绳之以法,反而依着国舅的指控去查叶小天,恐怕接下来游街的就不只是太学生和金陵百姓,便连那些小官小吏也要走上街头了。

    叶小天身为一个官员,尚且可以被皇亲国戚如此欺凌的话,换作其他人又如何?兔死狐辈啊,谁不怕有朝一日同样的遭遇落在自己身上。再说……,魏国公暗暗叹了口气,文官们可是有个专跟外戚和内宦做对的怪癖啊。

    现在不知道有多少文官正眼红乐司业和乔御史有机会骂皇亲树清名呢,只恨他们没有机会出手,如果国舅再不走,那就真的不可收拾了,这些官员必定争先恐后地跳出来。

    到时候他们暗中策划,鼓动市民罢工、罢市、罢学,再纷纷摇动笔杆子,把李国批的臭不可闻,那就成了名扬四海的大事件,各地士林和官员必然群起响应,到那时为了平息众怒,皇帝会怎么做?

    魏国公是功臣第一家,一向是武将阶层的代表,在皇帝国戚和文武大臣之间,魏国公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他必须站在文武大臣一边,如果他这个时候跳出来包庇国舅,把徐家和外戚绑在一起,即便以徐家的强大,那也将是一场噩梦。

    魏国公叹了口气道:“国舅,这也就是你,若换一个人,入室强奸,打死勿论。买凶杀人,早就被应天府绳之以法,先落大狱,再行审讯了。国舅,你还是先回京去吧,如果你继续留在金陵,我等都很为难!”

    说到这里,魏国公站起身,向李国舅长长地揖了一礼,李玄成被魏国公这番话噎得半天顺不过气儿来:“我堂堂国舅,被他个连品阶都没有的杂职小官欺负成这副模样……”

    李玄成越想越可怜,鼻子一酸,潸然泪下。

    他已经预见到自己回京之后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了,面对金陵方面的众口一辞,哪怕是他的胞姐和他的父亲,都不会再相信他的辩解。常言说三人成虎,到那时何止是三人,三千人、三万人都不止啊。

    “我为什么要招惹叶小天,我为什么要招惹叶小天?那夏姑娘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我连她的手都没有牵过,却因此毁了我一世英名……”李玄成嘴唇颤抖,陷入了无尽的懊悔之中。

    他很清楚地知道,他已经永远失去了对付叶小天的机会,经过声势如此浩大的驱逐国舅运动,叶小天已经成了不畏强权、敢于面对皇亲国戚的威压而坚持道义的代表,成了文官们引以为自豪的士大夫典范,成了老虎身上的虱子,惹不起,也不能惹了。

    ※※※※※※※※※※※※※※※※※※※※※※※

    叶小天像老太爷似的仰卧在榻上,展凝儿坐在旁边,手里端着一盘灵晶莹剔透好似玛瑙般的樱桃,不时拿起一颗,递到叶小天嘴里,然后再去接住他吐出来的果核,侍候的无微不至。

    堂堂的展大小姐,几时这么温柔可人地侍候过别人,这要叫那些谓凝儿为霸天虎的水西阔少们看见,必然先得瞪落一地眼珠子,接着就得向叶小天纳头便拜:“打虎英雄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你也吃!”

    每当叶,展凝儿心中便是一甜,这迟来的关爱真是太不容易了,每当这时候,她就拈起一枚樱桃,甜甜地笑着,张开一口小白牙轻轻地咬下去,那樱桃汁液濡湿粉唇,看起来比樱桃还要娇嫩。

    但是,一阵欢喜陶醉之后,她渐渐发现不对劲儿了,叶小天望着她的唇瓣时,眼神儿里似乎有些很邪魅的东西,看得她心慌慌的,展凝儿忍不住问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没……咳!没什么……,好看呗。”叶小天干笑两声,将眼神从那嫣红的唇瓣上艰难地移开,脑海中依旧回荡着他幻想出的那幅旖旎艳媚、**蚀骨的画面。光是想想把这母大虫调教成那般温柔慵懒的小猫儿,他就一柱擎天了。

    霸天虎对上擎天柱,究竟哪个雌伏,这事儿还难说的很。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