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60章 摆你一道
    李玄成闯进正房,见堂上空空,并不人影,复又向左一转,绕过八扇坐屏,赫然便是一间卧室,粉红色的帐子,被明亮的阳光一照,满屋都荡漾着淡绯色的光,分明就是一间女孩子的寝室。

    一个身着绣罗裳子的少女坐在榻前,一只脚搁在锦墩上,正往脚上涂着蔻丹。李玄成见此情景不禁眉头一皱,心中大生鄙夷:女儿家的闺房,本就不宜让男子擅入,而脚于女人而言,更是极私秘的地方,哪有轻易示人的道理。虽说这女子是一双天足,不比那裹小脚的,可也不该就这么**着双脚让人看见。

    李玄成认得这个女子,初次见到她时,她就在叶小天身边,李玄成不清楚她和叶小天的身份,倒还记得那时她穿的是一身苗装,李玄成便想:“果然是蛮夷女子,不知礼数。”

    鄙夷之间,却忘了他心目中那位仙子般高不可攀的莹莹姑娘却也是个蛮女。

    李玄成冷冷问道:“叶小天呢?”

    哚妮涂好了小脚趾,脚趾头轻轻动了动,也不抬头看李玄成,只顾欣赏着自己的小脚丫,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找我小天哥做什么?我小天哥可没有你这样的朋友。”

    李玄成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但见一只小脚丫雪白晶莹,薄如鹅璞,如玉之润,如缎之柔,剥葱似的玉趾白腻无比,白里透红的肌肤娇质,纤圆的足踝与姣美的小脚,彷佛一朵秀美的兰花,十个脚趾的趾甲都作淡红色,像极了十片小小的花瓣。

    饶是李玄成自幼痴迷神仙术。不甚喜好女色,见此美景也不由心中一荡,急忙闪开目光,不屑地骂道:“不知羞耻的小蛮女!我在问你,叶小天究竟在哪里?”

    “谁不知羞耻啦?”太阳妹妹倏地扬起了好看的眉毛:“人家正在涂蔻丹呢。是你自己闯进来。看了人家便看了吧。也不知你想些什么龌龊恶心的事,偏要说人家不知羞耻。我呸!真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李玄成一听不禁笑了,揶揄地道:“看不出。你这等蛮夷女子,居然还懂得几句成语。”

    便在此时,院中有人高声呼道:“哚妮,哚妮呢,有贵客到啦!”

    李玄成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叶小天。他猛一转身,眉梢扬起,冷笑道:“他回来了!待我……”

    李玄成正要大步走出去,就听身后“嗵”地一声响,扭头一看,那锦墩已然被太阳妹妹一脚蹬倒,李玄成微微一愕。又见太阳妹妹用力一扯,那挂着的锦帐“嗤啦”一声便被她扯下半片来。

    李玄成惊道:“你要做什么?”

    这一刹那间,李玄成心中就已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可是还不等他有所反应,太阳妹妹已然向他婉媚地一笑。眉眼间那抹妖娆而得意的神情尚未逝去,她便伸手一扯,把锦缎子小袄扯开一个口子,双手掩胸,放声大叫起来:“放开我,放开我呀,你这个禽兽!救命啊,快救命啊……”

    “你……你干什么?”

    李玄成大惊失色,猛然意识到他似乎踏进了一个陷阱,李玄成惊得步步后退,猛然间返身就往外跑,他刚一转过屏风,就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那人哎哟一声,被李玄成撞的仰面摔了出去,幸好被紧随而来的两个人一把接住。

    李玄成定睛一看,被他撞飞出去的那人正是叶小天。叶小天被毛问智和华云飞双双接住,瞪大眼睛看着李玄成,惊愕地道:“李国舅,你……你闯进哚妮的闺房干什么?”

    李玄成还未说话,绣房内便是一声悲呼,太阳妹妹嘤嘤哭泣道:“小天哥,这个登徒子非礼我,人家……人家不要活啦……”

    李玄成大怒,回头喝道:“住嘴!你这臭女人,不要血口喷人!”

    “李国舅!你在干什么?”

    门口又闯进几人,李玄成回头一看,登时眼前一黑,其中两个老头儿,一人身着一袭宽松的道袍,峨冠博带,样貌颇为儒雅,正是国子监司业乐翎,旁边还有一人,黑缎面的软底皂靴、浆洗的发黄的盘领襕衫,头戴方形软帽,却是曾弹劾过他的御史乔奈何。

    “哚妮?哚妮,你怎么了?”

    叶小天一听哚妮的哭喊,立即挣扎起来,冲进闺房里去,乐司业和乔御史互相看了一眼,也急忙追了进去,到了房中一看,就见一个少女赤着双脚,衣衫凌乱,香肩微露一痕,手中抓着一把剪刀,尖儿对着自己心口,叶小天自背后张开双臂抱住她的胳膊,双手抓紧她的手腕,急声大呼道:“放手,万万使不得!”

    毛问智和华云飞见状,连忙冲进去,帮着叶小天夺下了哚妮手中的剪刀,哚妮掩面哭泣起来,道:“那坏人非礼我,幸亏你们回来的早,要不然……要不然人家就……,人家不要活啦,呜呜呜……”

    “你胡说!你竟敢血口喷人!我几时非礼过你,你这不知羞耻的狡诈女子……”李玄成怒不可遏,用手中的马鞭指着太阳妹妹,气得浑身哆嗦,他明明一指头都没沾着这个小妖女,看把她委屈的,好象被自己怎么样了似的。

    李玄成正怒不可遏地骂着,手中马鞭被嫉恶如仇的乔御史一把夺过,目欲喷火地向他吼道:“你这个禽兽!畜牲!不为人子!”

    乐司业也冷下面孔,连连摇头道:“国舅,你身为皇亲国戚,不思报国,反而倚仗权势,无视国法,嚣张跋扈一至于斯,竟而登堂入室,辱人女眷,简直是骇人听闻!骇人听闻呐!”

    李玄成快气昏过去了,向他们大吼道:“你们这两个老糊涂,你们哪只眼睛看见我辱人女眷了,你们休得再信口雌黄,否则本国舅断不会轻饶了你们。”

    乔御史冷笑一声,挺起鸡胸脯儿道:“怎么?你国舅爷自己做的丑事,老夫亲眼所见,你这就要矢口否认了?”

    李玄成一把揪住乔御史的衣领,大声咆哮道:“你这个傻子、瞎子,自以为是的老东西,你……”

    他还没说完,门口又走进来几人,其中一人冲上来劈手打开他的手掌,把乔御史护在身后,大声道:“李国舅,你竟然殴打我爹,我爹是御史,就算弹劾天子也不曾挨过打,你李国舅好大的威风,皇亲国戚就可以这么霸道么?”

    冲上来的这人正是乔枕花,张泓愃、蒯鹏、汤显祖等人站在一旁,义愤填膺:“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咱们大明就没有王法了么?”

    “擅入他人女眷住处,辱人女子,被我们当场抓个正着,还敢如此飞扬跋扈!”

    “你好!你们好!”

    李玄成气得浑身颤抖,他回首指着叶小天,怨毒无比地道:“姓叶的,你竟敢如此辱我欺我,你等着,我李玄成绝不会放过你,绝不!”

    李玄成说罢,就像头愤怒的公牛,用力一推张泓愃和蒯鹏,大喝道:“给我滚开!”说罢便扬长而去。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乔某身为御史,岂能坐视皇亲国戚如此胡作非为!”乔御史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乐司业对叶小天和掩面哭泣的哚妮道:“好在咱们来的及时,不曾酿下不可挽回的大错,姑娘你可千万不要轻生啊。叶大使,你好好劝劝这位姑娘,我们先出去。”

    乐司业拉着乔御史等人退到院子里,乔奈何怒气冲冲地道:“本官要弹劾他,一定要弹劾他,乐司业,你怎么说?”

    乐司业神色一正,义正辞严地道:“本官愿为人证!本官还要向金陵士林揭发李国舅的丑行,断不容他在我金陵为非作歹!”

    他们今天是被叶小天请来的,乐司业是要了解一下柯枝国使节来访时发生的一些逸闻趣事,打算写几篇文章。

    柯枝宰相去栖霞山祭扫该国先王子陵墓时的祭文,就是由叶小天出面接洽,请乐司业执笔的,为此乐司业得了好大一笔润笔费。他打算再写些关于柯枝国使节来访的事情,累积成册,刊发成书。

    而乔御史则是听他儿子说起了林侍郎宴请柯枝宰相当晚厨房发生的事情,以这位老先生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性情,一听就知道这里面大有文章可做。他近日因为弹劾国舅,在御史台很是风光,正想再接再励,再发掘一起可以弹劾的案子,是以就欣然赶来了。

    不想这两位老兄刚到会同馆,就遇到了这样一幕叫人不敢置信的事情,却也是叫他们喜出望外的事情。有机会骂皇亲国戚了啊!这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机会呀!

    骂太监和骂皇亲国戚,是大明文官们最喜闻乐见的事儿了,难得有这么个表现他们文臣清官气节的好机会,怎么能够放过。一时间,两位老先生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摇动笔杆子,把那李国舅骂个体无完肤。

    他们这些人一退出去,正用双手掩面、嘤嘤哭泣的太阳妹妹便马上收住了哭声,叶小天松开手。太阳妹妹向他转过身去,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痕,却“噗嗤”一笑,向叶小天扮个鬼脸儿,调皮地道:“小天哥,人家扮得像不像?”

    “像!像的很!”

    叶小天也笑了,轻声道:“你呀!你们女人呐!个个天生会演戏!”

    :诚求推荐票、月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