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49章 不经意,破了那层薄薄的纸
    <foncolor=red></br>

    >

    关尚书和魏国公、李国舅回到他的府邸,请他二人在小书房坐了,下人上了茶退下后,关尚书便叹了口气,道:“这会同馆几十年不曾接待过外使了,懂得一应规矩的人全都没了,可别出了什么纰漏才好。”

    李玄成笑道:“只是安排起食饮居,想来不会出什么纰漏吧?”

    关尚书道:“就是这种地方,才更容易出问题。哎,孟侍郎真是害人呐,他上京去了,却把个浑不吝的家伙派到了我们礼部。我本想着,那会同馆是最轻闲的所在,便让那姓叶的去养老算了,所以就答应了。

    谁知道,几十年不来一个外邦使节,现在偏偏就来了一个,还是和我天朝失去联络近两百年的国家,皇上刚刚亲政,对此必然非常重视。真要让这外使有些什么抱怨,到了京师说与天子知道,便连本官也要受他牵累。”

    李玄成听在耳中,心里慢慢转起来了心思。

    到了晚上,三人一起离开尚书府,又去会同馆接柯枝国使节,同往重译楼赴宴,趁此功夫,主客司、教坊司派来的那些仆役下人、舞姬乐伎纷纷入驻会同馆,等那些柯枝国人回来时,整个会同馆必然大不一样了。

    重译楼上,关尚书、魏国公和李国舅等人摆酒设宴为柯枝宰相接风,李国舅抽空离开了一趟,假意去外面方便,唤过一个随从低低耳语了一番,那随从便找到陪同柯枝宰相的礼部侍卫,向他搭讪起来。

    那随从自礼部侍卫口中打听消息,一开始听到的都是些毫无价值的信息,待听到他提起柯枝宰相双手奉礼,叶小天一介不入流的杂职小官竟然单手接过,傲慢无礼的过分的时候,不由双目一亮。

    很快,这个消息就被他送到了李国舅那里,李国舅听他说完,不由心中一喜,窥个机会,便给叶小天上眼药道:“宰相大人,您赠送给本人的礼物,本人非常喜欢,回头定要置办一份可心的礼物还赠宰相大人。”

    柯枝宰相笑道:“国舅客气啦,一点礼物,只是聊表鄙人的敬意,国舅不必放在心上。”

    李玄成微微一笑,道:“礼尚往来嘛。对了,李某方才出去方便,偶然听礼部侍卫说,宰相大人对会同馆的大使及其随从也赠送了礼物?”

    柯枝宰相笑容可掬地道:“是啊,是啊,上国对我们照顾的非常周到,会同馆的官员非常用心,是以我为他们也准备了一份礼物,一份小小的礼物,算是对他们的答谢。虽然我是第一次来到上国,可我也知道,上国乃礼仪之邦,最重礼教,我这也是礼多人不怪啊,哈哈!”

    李玄成本以为自己一提此事,这柯枝宰相必然对叶小天有所报怨,不想他竟乐不可支,一副很开心的模样。李玄成暗暗皱了皱眉头,只好进一步诱导道:“呵呵,会同馆一介小吏,宰相大人也是这般礼遇,真是礼贤下士啊。那会同馆中的人,不曾对宰相大人有什么不礼貌的地方吧?”

    “没有,没有……”

    柯枝宰相眉开眼笑,连连摇头道:“上国安排的大使,很好!非常好!他很了解我国的情况,很尊重我们的风俗,我很高兴!”

    说到这里,柯枝宰相端起酒杯,转向关尚书道:“谢谢尚书大人,您真是太细心、太体贴了,难怪天朝上国如此的强大,不仅尚书大人心思慎密、虑事周全,就是一个负责接待的小吏都是如此博学多识呀。”

    关尚书迷迷糊糊地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酒喝完了还不明白他为何如此称赞,哼哼哈哈地陪笑了两声,终于忍不住问道:“尽心照料贵使,本就是我们的责任嘛。呃……,却不知宰相大人所指是哪件事啊?”

    柯枝宰相开心地道:“哈哈,我知道,贵国有句话,叫入乡随俗。所以,在贵国,赠送和接受礼物,为了以示尊重,我都是按照贵国的规矩,双手奉送、双手承接。

    而在我国,左手是不洁净的,接拿礼物或者吃东西都不用的,却不想贵国的叶大使居然了解我国风俗,我赠他礼物时,他本已习惯性地伸出了双手,却又放下左手,只用右手接我的礼物。”

    柯枝宰相说到这里,站起身来,兴奋地举杯道:“我很开心呐,不仅是因为他对我的尊重,而且……我很高兴在天朝上国,也有人了解我们柯枝国。来!为了我们的友谊,为了柯枝国与大明上国的友谊,干杯!”

    关尚书心道:“那个姓叶的居然知道柯枝国的风俗?真是稀罕。”脸上却是一副理当如此的表情,微笑着站了起来。

    李玄成可不相信叶小天居然懂得千万里之外的什么柯枝国的风俗,他心思一转,忽然想到他下午曾经拿捏过叶小天的肩膀,没记错的话,捏的正是他的左肩。

    李玄成是会功夫的,当时那一下用的是分筋错骨的手法,手底下可没省力气,今天还好些,等那叶小天睡上一晚,明日会痛得更厉害,估摸着三两天内那条臂膀都别想动弹,难不成就因为我在他肩膀上动了手脚?

    想到这里,李玄成站起身,咧着嘴,强挤出一副笑容,陪着柯枝宰相干了这一杯,那表情臭的,就像吞了一砣屎……

    ※※※※※※※※※※※※※※※※※※※※※※※※※

    灯光下,太阳妹妹拿起一匹布,斜披在身上,扭腰顾盼,神情妩媚。

    灯光映在那匹柯枝布上,流光溢彩。珍珠的滚边,轻柔薄软的质料,宝蓝色的底色,再衬以奇异的花边、金纹、吉祥花鸟等图案,还有一些几何图形的组合,确与中原丝绸大不相同。

    太阳妹妹披上这匹宝蓝色的柯枝布料,登时衬出一种清丽婉约的气质,叶小天道:“好!哚妮,你用这套布料做身衣服,一定很漂亮。银白色的那套给凝儿姑娘吧,正配她的模样。”

    “好!”

    这可是小天哥送的礼物,太阳妹妹欢喜地答应了,把两匹布收起来,喜孜孜地向外走去,恰迎上展凝儿托着一个盘子进来。太阳妹妹道:“凝儿姐姐,你看,小天哥送给咱们的,蓝的是我的,白的是你的。”

    展凝儿看了眼那布料,道:“嗯,拿回去收起来吧,我帮他推拿一下。”

    “哎!”

    太阳妹妹脆生生地答应一声,捧着布料跑回了自己房间。展凝儿把托盘放到桌上,见叶小天还坐在榻沿上,不禁白了他一眼,道:“脱!”

    叶小天苦笑道:“你那么凶干嘛?我要是手臂动得了,还用你推拿?”

    展凝儿“哼”了一声,嘟囔道:“真没用,一个大男人,被人家一捏,就成了这副样子,身子骨儿比女人还娇弱。”

    展凝儿有些不高兴,其实倒不是觉得叶小天窝囊,她是气愤李玄成在叶小天身上做生脚,欺负她的……,反正在她心里,已经把叶小天当成了她的男人。展凝儿嘟囔着走到叶小天身边,见他还跟老太爷似的坐在那儿,没好气地道:“站起来啊!”

    “哦!”

    叶小天站起身,展凝儿便伸手到他腰间,替他解开腰带。

    室中静谧,唯有一烛摇曳,孤男寡女,而那女子却在解那男人的腰带,虽然她是为了给他推拿疗伤,可气氛还是有些微妙,两个人或许都想到了些什么,叶小天摒住了呼吸,身子一动不动,展凝儿也只是垂头给他脱着衣裳,细密整齐的睫毛眨动的愈发频繁了。

    片刻功夫,叶小天上身的衣服就被脱去了,只穿了一条犊鼻裤。叶小天虽未习过武,身体还是挺精壮的,**着上身的叶小天,本就很有几分男人气息,展凝儿又是早已倾心于他的,那明媚的眼神儿便有些恍惚迷离。

    “接下来呢?”

    叶小天干巴巴地问了一句,把展凝儿惊醒了,展凝儿轻啊一声,登时俏脸飞红,赶紧道:“坐下!”

    叶小天依言坐下,展凝儿便返身从托盘里拿出一个药瓶儿,拔下塞子,把那橙红色的药汁倾倒在掌心,手掌往叶小天肩头一贴,两个人几乎同时颤抖了一下,好似触了电。

    但凡高明的习武者,少有不懂推拿的,展凝儿尤其精擅此道,小时候她就给父亲和爷爷推拿,虽说当时力道不足,可父祖二人都挺享受这种小儿女孝心的表现,练就了她一套娴熟的推拿功夫。

    叶小天是被李玄成用强劲的指力扭伤了关节,只能用这样的手法舒筋活络,调理气血,在凝儿细腻的按摩下,叶小天虽然觉得有些痛楚,却也能忍得住,由得她去施展。

    叶小天默默地看着展凝儿动作,尤其是转到他正面时,他坐着,凝儿站着,那饱满丰挺的酥胸就在叶小天眼前,微窘的叶小天只能仰起眸子,却见鼻腻鹅脂,腮凝新荔,那对唇瓣儿好不诱人。

    正专注地给他推拿的凝儿突然嗔道:“你看什么?”

    叶小天干笑道:“我……我觉得乍一看,你挺霸道,仔细看,挺女人的。”

    展凝儿没好气地道:“我本来就是女人,什么叫挺女人的?”

    叶小天道:“挺女人,就是挺迷人,挺好看。”

    展凝儿脱口道:“好看你不要?”

    这句话一出口,两个人都呆在那里。

    :诚求月票、推荐票!

    .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