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37章 捉奸要双
    岳关蹙着眉头,哎声叹气地从书铺里出来,一只手贴在腹前,隔着衣服紧紧捏着怀里那二两银子。$$$..

    上元节的时候,他正在聚宝门前摆摊出字谜,忽然看见一男一女架着莲花巨灯从天而降,其情其景如梦似幻,岳大先生触景生情,才思如尿崩一般,迅速想出了一个动人的奇幻故事。

    之后,他对这个故事再三润色,又从元朝艳情里借鉴了很多旖旎**的情爱场面,再度加工渲染,灯熬油的写成了一部长达十余万字的艳情,拿到书铺里头,店主果然一眼相中了。

    只不过……,岳关再度叹了口气,依据行情,估摸着这次怎么也能赚到五两银子,谁知那黑心店主太会侃价,结果连一半的价钱都没拿到,这可是他的心血结晶,眼圈儿都熬黑了呀。

    “二两银子就二两银子吧,知足常乐!”

    岳关自我安慰着,忽然就想到了长干里的秋香姐,那风情撩人的眉眼,那筛动起来似一盘磨似的大屁股……,记得上一次手头宽裕时还是去年端午吧,这都打了大半年的光棍了。

    想到情热处,岳关贱兮兮地笑了两声,正想去长干里寻那秋香姐快活快活,眼前突然站定两个姑娘。岳关见这两位姑娘杏眼桃腮,姿容妩媚,赶紧换了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道:“两位姑娘,拦住在下,有什么事啊?”

    太阳妹妹乜了展凝儿一眼,觉得这人坦诚纯朴,完全不像一个酒色之徒嘛,却不知道凝儿姐姐为何就认定了这人是个欢场常客。展凝儿道:“请问,你可知道那如意楼的所在?”

    “如意楼,你们要去如意楼?”

    岳关看看这两位姑娘,不由痛心疾首起来:“两位姑娘。我看你们清水为神玉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怎么就走上了这条路呢?正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行差踏错一步,可就再难回头了啊!”

    展凝儿听得一脸茫然,这人乱七八糟地在什么?忽然想到那如意楼就是青.楼,展凝儿心中一羞,柳眉倒竖地叱道:“胡什么,本姑娘要做什么。用得着你来教训!快,如意楼在哪儿?”

    岳关这么一,展凝儿倒是笃定他必然知道那如意楼的所在了。岳关眼见这两位姑娘铁了心要往火坑里跳,不禁叹了口气,道:“那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两位姑娘可在行?”

    要舞枪弄棒,施展拳脚,展大姑娘就在行的很,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展凝儿摇了摇头,太阳妹妹更是大摇其头,岳关道:“这如意楼的姑娘,可不仅仅是长了一个窈窕身子、一副花容月貌就成的。总要才学出众,才进得了如意楼。既然两位姑娘铁心了要干这一行,不如岳某给你们介绍一个好去处,长干里弄月楼的唐妈妈我是认识的。两位姑娘既然是自卖自身,不如就去弄月楼,哎……哎……哎……。君子动口不动身,你们想干什么?放手,痛死啦……”

    岳关还没完,太阳妹妹终于醒过味儿来,又气又羞的她一把扭住了岳关的胳膊。展凝儿掏出一锭银子,托在掌心里,冷冷地道:“告诉我们,这就是你的。”

    岳关看着那只俏美的手掌中白花花的银子,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唾沫,道:“你们从这往前走,到了第三个路口往左拐,再经过两条巷子往右拐,沿着那条河走到第二座桥头,过桥……”

    他还没完,展凝儿的掌心又出现了第二锭一两重的纹银。岳关马上道:“我领你们去!”

    ※※※※※※※※※※※※※※※※※※※※※※※※※

    汤显祖在轩厅中熟门熟路地坐了,笑道:“夕羽呢,贵客到了,怎也不见她来迎接?”

    一个俏婢笑嘻嘻地答道:“林姑娘听汤老爷来了,亲自给您沏茶去了,上好的蒙石花,您最爱的那种。”

    话间,一个眉目如画的美人儿已经中姗姗走来,裙拖六幅湘江水,袅袅娜娜仿佛踏云而行,进了轩厢,先向汤显福盈盈地福了一礼,道:“汤老爷!”

    汤显祖笑道:“正着,你就来了,来来来,这两位是杨老爷、叶公子。”

    那美人儿就是林夕羽林姑娘,她又向杨驿丞和叶天分别施礼,声音娇柔,举止娴淑,哪有半风尘之色,倒比许多大家闺秀还要落落大方。

    叶天见她秀眼藏媚,娇靥含春,不由暗暗头,此处竟无一个庸脂俗粉,饶是他见过了人间绝色,也不由得赏心悦目。

    那林姑娘在汤显祖身边坐了,片刻功夫,就有两个俏婢端来了据是林姑娘亲手泡制的上好的蒙石花,紧接着流水般呈上各色佳肴美酒,一班丽人调丝弄弦,又有两位姿容不下于林姑娘的美人儿笑盈盈地赶来,分别在叶天和杨驿丞身边坐了,这酒席便算是开了。

    此处消费非豪绰之人难以承受,听今日的东道竟是叶天,那夕羽姑娘不禁好奇地向他一瞟,似乎地忖度他的身份。汤显祖看在眼里,揽着她的纤腰笑道:“怎么,可是看上了我兄弟?”

    夕羽姑娘俏脸晕红,轻轻啐他一口,也不反驳,只是把头轻轻低下,那娇羞风情不出的迷人。叶天自然见过比她更美的女子,可莹莹、凝儿甚至哚妮,都还是青涩得未成熟的果子,哪里比得了她的这般妩媚,要这种撩人的风情,大概只有那位天生尤物的田妙雯姑娘差可比拟了。

    汤显祖见状大笑,附在她耳边轻轻低语两句,一拍她的翘臀,道:“去吧,今儿你便好好服侍我这兄弟,欢场之上,他可还是雏儿呢,你可温柔着些。”

    汤显祖一句话就把叶天臊了个大红脸,夕羽姑娘落落大方地站起来。走到叶天身边,如水的眸波轻轻一荡,为叶天侍酒的女子便心领神会,马上亲亲热热地坐到了杨驿丞身边。

    杨驿丞也不知这么高雅的所在究竟是个什么规矩,不敢拿出他在寻常地方的那种猥琐模样来,这时身边又多了一个仙妃般的美人儿,一时竟然消受不了这左拥右抱的艳福,额头的汗都冒了出来。

    叶天自葫县时起便不断进补,到了金陵太阳妹妹还是不肯消停,都不知几度午夜梦回、精满自溢了。这时身边坐了这么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子,哪里还按捺得住,终于壮着胆子把他那冒汗的手轻轻贴到了姑娘柔软的腰肢上。林姑娘向他浅浅一笑,矜持中不乏风情,一个娇软的身子便偎到了叶天的怀里。

    汤显祖今日得叶天请托,晓得是要帮他结交杨驿丞,是以便把两位姑娘都给了杨驿丞,他坐在那里,往吹拉弹唱的乐班里一看。指了指一位明眸皓齿的姑娘,那姑娘便放下洞箫,笑嘻嘻地赶来,坐到了他的腿上。

    汤显祖是个很好的陪客。那些姑娘们更擅长此道,是以这酒宴气氛越来越是活络,及至后来,叶天也渐渐放开了。一直在装相的杨驿丞更是上下其手,放浪形骸。

    杨驿丞得叶天如此款待,心中不无感激。便想着投之以挑,报之以李,思来想去,便从他掌握的消息中筛选出了几条叶天可能感兴趣的,只是此刻风月无边,这些事儿却不宜谈起,只等回到驿馆再寻个机会与他听便了。

    酒至酣处,夕羽姑娘笑吟吟地道:“好啦,几位爷这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奴家这院子里新收了五匹瘦马,唤来叫几位爷瞧瞧,若有中意的,今日便替她们梳拢了吧。”

    杨驿丞平日里哪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他一心以为今日能这两女之一侍寝,却不想她们只是陪酒的,原来还另有扬州瘦马侍候。他早听杨州瘦马的名声,只是他可花销不起。如今听夕羽姑娘的语气,那五匹瘦马竟然还都是处子之身,更是喜出望外。

    片刻功夫,五位新人便姗姗来到,这五人漆眸如星,唇红齿白,娇娇怯怯,弱不胜衣,只看得杨驿丞眼花缭乱,看了这个舍不得那个,瞧了那个放不下这个,哪里取舍得定。

    汤显祖见状,便向叶天递了个眼色,叶天会意,轻轻头,汤显祖便哈哈笑道:“杨兄想是有些取舍不定了,今日是天兄弟做东,汤某人乐得大方,杨兄你选三人一并带走吧,只要你有那个本事,哈哈……”

    杨驿丞一听连忙推辞道:“使不得,使不得,这样怎么可以。”归,最后半推半就的,便选了三个他最可意的姑娘,迫不及待地去了。

    汤显祖笑道:“叶贤弟,你我之间就不要推辞了,你先来,看中了哪个?”

    叶天看看这个,瞧瞧那个,对这娇弱到了极的姑娘却是生不起十分的**,心中只想:“我叶某人可是二十年磨一剑呐,你们这等风一吹就折了的身子,如何承受得起?”

    方才杨驿丞那是目迷五色,叶天虽也是一副举棋不定的样子,与杨驿丞的取舍难定却大不相同,汤显祖不禁暗暗奇怪,叶天结识的那些姑娘固然都是人间绝色,可家花野花味道不同,怎么就没有中意的么?

    夕羽姑娘心中不服,忽然凑到叶天耳畔,那柔荑悄悄探到袍下,隔着裤子捉住了天,妩媚地轻喘道:“我这院子里的姑娘,就没有公子看得入眼的么?”叶天被她一触,快美异常,胯下腾然勃起,脸庞胀得通红。

    汤显祖见他神态,不禁恍然道:“啊哈!原来你喜欢采那熟透了的桃子,这青涩的果子不喜下咽么?夕羽姑娘,今儿便宜了你,我这兄弟,可就交给你调教了。”

    要起来,夕羽姑娘对这年少多金,容颜俊美,却又没有什么纨绔气息的叶天还真有几分喜欢,听汤显祖这么一,她整个身子更是软绵绵地似乎黏在了叶天身上一样。

    叶天自从那次与莹莹缠绵,累到抽筋都不能入巷,还真有心理阴影了,被这妩媚成熟的美人儿一抱一拖,半推半就地也就从了。

    二人刚刚离开轩厅,岳关便领着展凝儿和哚妮到了如意楼外,向那花木掩映处一指,道:“就是这里了!”

    展凝儿向太阳妹妹一摆头,怒气冲冲地道:“走!”

    这凭那三两银子的领路费,岳关就明白了,她们不是来自卖自身的,而是来捉奸的,眼见二人气势汹汹而去,岳关长叹一声道:“有悍妻如此,兄弟,你真不幸!”

    岳关转身要走,忽地心中一动,他也不去长干里寻那秋香姐了,而是寻了一处草丛往里一蹲,好好观摩一下今天这幕悍妻训夫记,不定还能再赚二两银子!

    :双倍第五天啦,马上就要结束双倍了,各位英雄有票请早早投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