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18章 神探叶小天
    乐司业忍不住道:“原来怎样,你到底明白了什么?”问到这里,乐司业突有所觉,忙摆摆手,对管库的胥吏及众杂役道:“好了,没你们的事了,都退下吧。”

    管库胥吏和众杂役纷纷散去,乐司业迫不及待地问道:“你究竟明白了什么?”

    “我明白了很多事!”叶小天目中精芒流转,显然是突然想通了一件大事,兴奋之中却在强作平静。

    叶小天道:“咱们先说这失窃案。不管动手的人是傍晚进的库房,还是半夜进的库房,他们潜进仓库,撬开银箱,把银子一锭锭地拿出来,再运出国子监,都是根本不可能的。可是……,如果他们运的不是银子呢?”

    叶小天目光一扫,微露得意之色,蒯鹏、乐司业、毛问智和华云飞齐齐一愕,失声道:“不是银子?”

    唯有汤显祖脸上笑容越来越盛,显然叶小天的话已经和他心中所悟统一起来,他的推断是没错的。

    叶小天道:“不错!不是银子!如果……他们运的只是砖头,只是把一堆砖头从箱子里搬出来,再一摞摞的运到房山头儿上一放,那就容易多了。这个过程很短,也不存在运出国子监的困难。”

    乐司业低头看看地面上那一堆青砖,估量了一下它的数目,差不多正好填满三口银箱的样子,他一脸怪异地抬起头道:“砖头,你们运来的是砖头?”

    蒯鹏恼道:“怎么可能,我运来的是银子!”

    乐司业冷冷地睨了他一眼,道:“你当时可没打开箱子叫老夫验看。”

    蒯鹏大怒,道:“难道老子讹你不成?”

    叶小天道:“司业大人没说错,蒯兄。你运来的的确是砖头!”

    此言一出,众皆大骇,蒯鹏急了,刚要说话,叶小天已抢着道:“不过,蒯兄你也不知道运来的是砖头,你始终以为你运来的是银子。而银子。已经被人调了包!”

    蒯鹏张大了嘴巴,喃喃地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谁调的包,什么时候调的包?”

    华云飞想了想。提出了另一个疑问:“大哥,如果银子还没运到国子监就被调了包。换成了砖头,那他们为何又不嫌麻烦地撬开银箱,再把砖头搬出来?”

    汤显祖忍不住笑道:“就因为银子已经变成了砖头,他们才要想方设法地偷出去啊!”

    乐司业和蒯百户、华云飞等人一脸茫然,毛问智却没浪费那个脑筋,他咣啷着一双大眼盯着叶小天,情知他必有解释。

    叶小天笑道:“不错,想必汤兄业已想通了其中的关节。就因为银子已经被换成了砖头。所以他们才要偷出去,如果箱子里还是银子,他们情知运不出国子监,反而未必会动手了。”

    几人还是一脸茫然,汤显祖道:“贤弟。你还是从头说起吧。”

    叶小天欣然道:“是这样,银箱在百膳楼里就已经被人调了包,换成了砖头!”

    蒯鹏失声道:“不可能!醉仙楼里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我一直押着银箱出的酒楼,之后马上有捕快们帮我押运,这么多人看着,怎么可能……”

    叶小天道:“蒯兄,你先听我说下去,等我说完,你且看我说的对是不对。”

    蒯鹏马上闭上了嘴巴,用力点点头。

    叶小天道:“他们如何调的包,说实话,我现在也不清楚,我之所以断定银箱是在百膳楼里调的包,是从我发现这库中银箱里装的其实是砖头开始的,也只有在百膳楼里就被人调了包,才有这个可能。”

    叶小天长长吸了口气,道:“我们一直在想银箱是什么时候失窃的、在哪里失窃的,被偷走的银子又是如何运走的,却一直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抬银箱的人!”

    蒯鹏喃喃地道:“抬银箱的人?难道那些伙计有问题?可是……还有我和捕快们看着,他们怎么可能把银子换掉?”

    叶小天道:“这个秘密,我现在还不清楚,不过我却能断定,银箱被他们抬出百膳楼时,就已经被他们换掉了。那三箱银子,每一箱都重量惊人,需要四个伙计抬起,尚且吃力的很……”

    蒯鹏、华云飞等人回想起在酒楼里的时候,那些伙计扛起木杠,脚下迈着沉重的步子向外走时的情景,不觉点了点头。

    叶小天道:“蒯兄说过,路上你们只歇过一次,就是迎亲队伍经过的那个路口,之后再也没有停过,一直抬到这个仓库,从那个路口到这个仓库之间路程还很长,那些伙计刚刚抬起银箱时就那么吃力了,怎么出了酒楼就变成了一身神力,沿途都不用歇歇?”

    蒯鹏脸上露出憬然神色,汤显祖微笑道:“银箱抬出酒楼后,他们变轻松了,那是因为在抬银子出酒楼的过程中已经掉了包。”

    华云飞道:“既然银子早就被他们调包了,他们何必费尽周折再来偷一遍砖头?难道还有另一伙贼?”

    汤显祖道:“不!就是同一伙人!他们来偷砖头,是因为只要我们打开箱子,发现里边装满砖头,马上就能猜到银子是在百膳楼里被人调包的。因为出了酒楼之后蒯兄特别警觉,又有捕快押运,这一路行来,他们根本没机会再做手脚。”

    蒯鹏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如果银子是在国子监失窃的,那么那些贼绝不会闲极无聊,偷了银子之后再放一堆砖头进去,所以,箱中只要有砖头,咱们就能确定是在何处被人做了手脚,从而找出真正的嫌疑人。所以他们一定要把砖头再偷出去,制造银子是在国子监失窃的假象。”

    乐司业听到这里大感兴奋,他现在可是浑身轻松,国子监的嫌疑终于彻底洗清了,一时间,乐司业也是血脉贲张,兴奋不已。这贼忒狡猾了些,他现在也恨不得马上把这贼揪出来了。

    叶小天道:“没错!所以,这次窃银案,其实是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 ,是用砖头换掉真银子,他们想窃银,只能在这一阶段进行。第二个阶段,是处理掉冒充银子的砖头,从而泯灭证据,栽赃陷害!”

    汤显祖道:“所以,他们一定要再偷一次,把砖头偷走,才能避免暴露。”

    叶小天道:“我是见那两个杂役搬桌子,力气耗尽几度停下歇息,才想到那些伙计抬银箱时就有问题。可是如果银箱那时就出了问题,总也不该是空的啊,空箱子飘飘荡荡的一路抬来,恐怕蒯兄和捕快们早就发现有异了。然而我们在这库房里见到的,却是空箱子,压箱的东西呢?”

    汤显祖道:“贤弟方才再度检查箱子,想必就是为了验证这个问题。”

    叶小天道:“不错!我仔细检查,在箱中发现许多刮痕,在箱角缝里还发现一些砖沫儿,而原来我们翻看箱子,找的只是银子,根本不会注意这些细节,即便有所发现,也只会认为箱子以前装过别的东西。”

    叶小天抬起一只脚,在砖垛上踩了踩,道:“这时我才想到房山头上这堆不起眼的青砖,很可能就是用来压箱的东西,我特意把它们搬开看了看,地面的痕迹也是新的,显然堆放不久,而管库的胥吏和杂役们,却没有一个知道这堆青砖的来历,若年深日久,他们记不起这堆砖头的来历还情有可愿,只是近日之事,他们也想不起来吗?结果自然呼之欲出了。”

    毛问智摩拳擦掌地道:“走!咱们马上去百膳楼,找那群王八蛋要银子!”

    ※※※※※※※※※※※※※※※※※※※※※※※※※※※

    百膳楼外,大路对面屋檐下,叶小天几人站在那里,看着对面的百膳楼。乐司业也跟了来,此时若不能弄个明白,他是吃不香睡不好了。汤显祖奇怪地道:“我还是想不通,他们在百膳楼里是怎么调的包呢,那银箱可一直在我们的视线之内啊。”

    叶小天道:“只要能确定问题出在这里就好,至于究竟是怎么调的包,让他们亲**待就是了。”

    乐司业忍不住插口道:“你想让他们亲口承认调包了银子?”

    叶小天道:“他们当然不会承认,可我若是在酒楼发现了那笔银子呢?”

    叶小天微微眯起了眼睛,道:“一家酒楼,生意再好,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现银存在酒楼里。再者,那些银子都有不同银号的铸印,很容易被我们抓住实据。你别忘了,那里边还有一些是以黄金器皿抵价的,更是无从抵赖的铁证!”

    乐司业眉头一皱,道:“他们调包了银子,还能不及时运走?”

    叶小天道:“我赌的就是他们还来不及运走!自从金陵城涌进大批难民,满街都是巡检捕快,夜里又实行宵禁,他们做贼心虚,敢轻易运银子出去?何况他们已经抹去了国子监库房里的证据,自有侥幸心理。咱们发现的又早,所以这银子还未运走的可能极大!”

    乐司业颔首道:“有道理!”

    叶小天微笑道:“我叶小天说话,自然有理有据!”

    这时,蒯鹏领着一票锦衣卫,气势汹汹地赶了来……

    :各位英雄圣诞快乐,求张月票、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