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17章 豁然开朗
    叶小天等人把国子监翻了个底朝天,最后精疲力尽地回到失窃了现场。其实偌大一所国子监,他们本不该搜得这么快,但国子监虽大,能藏银子的地方却有限,而且人群集中的地方也不可能成为藏银的所在,这样一来搜的就快了。

    回到失窃现场后,几人互相看看,都面露沮丧之色。乐司业冷冷地道:“如何?现在可以洗脱我国子监的嫌疑了?”

    蒯鹏已经懒得跟他说话,乐司业冷笑一声,昂起头,不屑地离去。蒯鹏越想越恼火,狠狠一拳打在门上,骂道:“他娘的,这一遭不只打赌输了,还要背上一个以行善为名诈骗善款的臭名儿,真是倒霉。”

    毛问智揉揉鼻子,对叶小天讪讪地道:“大哥,咱们午饭还没吃呢,忙活一天了,先去吃点东西吧?”

    叶小天白了他一眼道:“你就知道吃,老实呆着。”

    叶小天走到蒯鹏面前,缓声说道:“蒯兄,你别急,你把昨日送银子过来的情形跟我好好说说,一路上都是什么情形,可曾遇到过什么特别的人物,一点也不要疏漏了。”

    汤显祖也凑过来,道:“对,你说说看,咱们集思广益,说不定会发现什么破绽。”

    蒯鹏已经不抱希望了,懒洋洋地道:“有什么特别之处?我让百膳楼的伙计抬着银箱出了酒楼,邢捕头就带着十多个捕快迎上来了,那些捕快护着这些伙计,一路往国子监来。

    离百膳楼最近的衙门就只有这国子监了,只隔三条街,我们一路过来,虽说外围有捕快盯着。我都没有松懈过,一直看着他们,沿途就没停……,对了,在第二个路口停了一下,因为那时正好有支迎亲队伍路过。”

    汤显祖眼神一亮,道:“迎亲队伍?会不会有人趁乱靠近银箱?”

    蒯鹏道:“怎么可能。伙计放下银箱后,就守在四角,外边还有一圈捕快,谁能靠近?就算是神偷,偷个一锭两锭银子还有可能。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三口银箱掏空?等那迎亲队伍过去,我们就继续走。一直到这仓库门口,再没停过。”

    汤显祖不死心地道:“沿途再没碰到过什么特殊的人或事?”

    蒯鹏怏怏地道:“没有。到了国子监,正遇上乐司业,我亮出锦衣卫腰牌,对他把情形说了一下,一开始他还不大乐意,后来听说参与其事的还有他们的学生,这才答应了。他把我领到这处库房,取出钥匙开了门,让我把箱子抬进去,钥匙给了我,我就离开了。银子放在这种地方。又不是轻巧玩意儿,我哪想得到会出事。”

    叶小天蹙着眉头听着,等蒯鹏说完。仔细思索半晌,并未觉察任何异处,叶小天返身走进仓库,仔细观察仓库内的情形,这所仓库是存放杂物的所在,杂物都堆放在墙边,华云飞和毛问智也曾翻过的,什么都没有。

    叶小天又走过去仔细看了看那几口箱子,尤其是被撬压的锁鼻处,又抬头看看,发现这库房除了大门,就只有高处一个不大的小窗户,那窗户有一人多高,伸着手都够不到窗沿。

    叶小天走到仓库外边,四下看了看,绕到房山头时,见高处有一扇小窗,因为这仓房不是正南正北的房子,此处山墙向阳,所以在这里开了扇窗子。窗下有一摞青砖,叶小天便踩着青砖,上去观察那扇窗子。

    窗沿上全是灰,窗棂上还结了蛛网,伸手用力一推,那窗户纹丝没动,叶小天仔细一看,这才发现窗子被钉子钉死在窗框上,那钉子早已锈蚀,也没有新开的痕迹,不禁摇摇头,又从砖堆上跳下来。

    蒯鹏沮丧地道:“没发现什么吧?要不要把这事儿告诉泓愃?”

    汤显祖叹了口气,道:“你不告诉他他也会知道的,可他知道了又有什么用?这笔银子还是不翼而飞了。”

    这时候,有两个杂役抬着一张桌子走过来,那是梨木做成的桌子,很沉重,桌下还有两个书柜,两个杂役抬得很吃力。走到这处仓库门前时,后边那个杂役忍不住叫道:“老牛,歇会儿,歇会儿,我手没劲儿了。”

    前边那个姓牛的是倒背着双手抬着桌沿,听后边那人一喊,便停下脚步,把桌子放下,转身嘲笑道:“这才走了几步啊,又歇?你这身子,都让你媳妇儿给掏空了吧?”

    “滚你的蛋!”后边那个杂役笑骂了一声,活动着手腕道:“你在前边还好些,我一迈腿就顶在柜子上,当然吃力了。”听到这里,叶小天忽然抬起头,异样的眼神儿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这两人并未发现叶小天的异样,聊了一阵儿,便又抬起桌子,慢慢地向前走去。叶小天下意识地跟了上去,果如方才那人所言,他没拿工具,只凭双手抬桌子,因为身子离桌子太近,只一迈步膝盖便顶上柜子,只能迈着小碎步儿,所以异常吃力。

    二人抬着桌子,渐渐走出了前边的月亮门,转过拐角不见了。叶小天还站在那儿,直勾勾地望着他们离去的地方出神。华云飞和毛问智互相看看,走上去问道:“大哥,怎么了?”

    叶小天喃喃地道:“抬不动,歇一会儿。抬不动,歇一会儿……”

    毛问智道:“大哥,你管他们歇不歇呢,再说,你这么点动静,他们也听不见啊。”

    叶小天突然一回身,冲到蒯鹏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迫不及待地道:“蒯兄,你刚才说,你们出了酒楼之后,那些伙计就抬着银箱,直到第二个路口碰上迎亲队伍,这才歇了一会儿,之后一直到这里,再没停过?”

    叶小天激动之下,抓的蒯鹏的肩膀生疼,蒯鹏察觉叶小天的异状。见他神情激动,满面红光,如何还不明白他已有所发现,不免有些紧张起来,连忙应道:“不错!”

    叶小天道:“你所说的没有停过是什么意思?是一路抬着银箱,一直走到这仓库门前,中间都不曾把银箱放下休息过?”

    蒯鹏想了想。肯定地道:“对,一路再没停过,银箱没有离肩,脚下也没停过,怎么了?”

    叶小天松开双手。欢喜地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不对。说不通,说不通啊!嗯?说得通的,应该说的通的,可是……”

    叶小天忽然返身向仓库里跑去,几个人都知道他必定有所发现,连忙一窝蜂地跟进去,就见叶小天冲到墙角,又掀开银箱。翘着屁股,大半个身子都探了进去,也不知道在找什么。

    蒯鹏茫然道:“他在找什么?什么明白了,又说不通,说得通的?”

    毛问智挠了挠头皮。道:“俺也不晓得,如果俺知道,俺也有俺大哥那本事了。”

    蒯鹏听了。不禁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叶小天从箱子里抽回身子,迎着窗户射进的阳光捻了捻手指,欢喜不禁地道:“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蒯鹏忍不住道:“你明白了什么?”

    叶小天满面喜色地道:“我再确认一下!”说完飞也似地从蒯鹏身边跑过去,等蒯鹏等人追到外边,就见叶小天正在山墙下搬砖。

    他蹲在墙根底下,很小心地搬着砖,拿着一块青砖,便像看宝贝似的看看,然后放在一边,再拿起一块,仔细看看,再放在搬开的那块砖上面,很快他就清理出了一块地面,又盯着地面认真地观察起来。

    眼见叶小天这番举动,汤显祖神色一动,突然露出喜悦的神情,脱口道:“我明白了,哈哈哈,我也明白了!”

    这一回蒯鹏真急了,顿足道:“我说你们究竟明白了什么,快点告诉我啊,我都要急疯了!”

    汤显祖微笑道:“我只猜出了七八分,哈哈哈,究竟如何,你们还是等小天兄弟告诉你们吧。”

    这时候,叶小天已经站起来,对蒯鹏道:“蒯兄,麻烦你再走一趟,把乐司业和这里的管库都找来。”

    蒯鹏按捺不住地道:“小天,你究竟发现了什么?”

    叶小天笑吟吟地道:“便告诉你也无妨,不过一会儿乐司业他们来了,我不免还要再说一遍,还是你请他们来了,我再一并说吧。”

    蒯鹏被叶小天逗引得心痒难搔,只好急匆匆去找乐司业,乐司业刚向国子祭酒田明道禀报了今天的搜索情况,听说国子监已经基本摆脱了嫌疑,田祭酒的脸色好看了许多,但还是训斥了乐司业几句。

    乐司业自知理亏,自然唯唯喏喏地称是,等田祭酒数落完了,乐司业从祭酒房里出来,刚刚长出一口气,蒯鹏就找来了,乐司业听说叶小天发现了破案的关键线索,不由心头一惊:“别是绕来绕去,又疑到我国子监头上了吧?”

    乐司业不敢怠慢,急忙叫上管库的胥吏,急急赶到失窃仓库的房山墙处,还没等他问话,叶小天已经抢先问道:“司业大人,窗下这堆砖头,是谁放在这儿的。”

    这等小事,乐司业哪会知道,他怔了一怔,回头看向管库,管库想了想,也是毫无印象,叶小天道:“这库区都有谁负责,请足下马上把他们都找来,一个也别落下。”

    那管库不明就里,但是司业大人既无异议,他当然照办,马上一溜小跑儿地离开,不一会儿就把负责库区管理的所有杂役全都叫了来,一共七个人,这其中就包括方才抬桌子的那两个人。

    叶小天向他们一问,七个人全是脸现茫然不知以对。他们都没往房山墙处堆过砖头,不过,也从未注意过房山墙处什么时候多了一堆砖头,谁会注意这些东西呢。

    叶小天听他们一说,终于哈哈大笑起来:“我明白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叶小天明白鸟,你也明白了吧,来,从头到尾说给俺听听吧^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