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20章 千年一土司
    六龙山,七玄观。

    大元玄都灵霄上清广化崇教妙一飞玄大道金丹普济生灵万寿长风大真人长风道长黯然道:“王老爷子,铜仁我是真的没法再混下去了,我必须得走。”

    王宁没理他,只管与洪百川窃窃私语着。铜仁的一系列变化,把他们两个也弄得有点不知所措了,他们需要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对他们今后的行动至关重要。

    长风道长沮丧地道:“我前番刚说要帮助张家剿匪,于家就劈面给了我一耳光;如今我听你的,刚刚召集徒众,说于家当为铜仁之主,张家马上又给了我一耳光,我纵舌灿莲花,也是骗不下去了。”

    王宁和洪百川秘议一阵,回过头来对长风道人道:“这一切的关键,都在格哚佬部和凉月谷的立场!而格哚佬部和凉月谷对叶小天言听计从,所以这关键人物就是他!”

    洪百川道:“老夫会留在铜仁盯着他,看看他究竟是个什么人,想要干什么。至于你,就去贵阳吧,目前看来,铜仁你是真的待不下去了。好在铜仁剧变连连,也没太多人注意到你,你去贵阳还可再有一番作为。”

    长风道人大喜,洪百川要留在铜仁,放他去贵阳,莫非要从此解绑?天高任鸟飞啊!

    长风道人的小翅膀还没扑愣起来,王宁就跟了一句:“我和清风明月会陪你去贵阳。你要多多吸收贵阳权贵为信徒,发挥你的影响,将来必有大用!”

    长风道人两条刚刚扬起的眉毛顿时耷拉成了倒八字。满腹幽怨,却又不敢明说。

    ……

    一个惊人的消息在铜仁府迅速传开,这个消息马上解开了叶推官何以有能力左右张、于两家之争。

    据说,格哚佬部和陆续将向山外迁徙的另外四个部落感于山外世界不及山中单纯。而叶推官一直大力扶持、引导他们,这五个部落的山民受其感召,决定奉其为共主,编为二十八旗。

    土司制度是军政合一的制度,在土司辖内,各大小土官不仅是地方上的最高行政长官也是最高军事长官。各自拥有数量不等的军队,俗称为“土兵”,其编制包括营和旗两种。

    营是土司正规部队的编制,依其势力大小,每个“营”的人数多少也不等。换句话说,一个土司通常下辖前后中左右五个营的兵马,可每个营的人数。不同的土司是有天壤之别的。

    像第一等的大土司,一个营的人马至少上万人,而最末等的土司,一个营的人马不过百余人。实在不可同日而语。旗则并非常备兵,而是寓兵于农的编制。

    旗的多少以地域来划分,所以每个土司下辖的旗是不等的。而旗的多少并不代表实力的大小,有的土司对治下的土民划分的细,或者所辖地区地广人稀,村落之间的距离较远,那么他可能拥有五六十个旗,其实不过就是五六十个村子,每个村的民兵自成一个系统。

    而有些土司下辖几座大城大镇,就以城镇为区域,他可能只拥有十几个旗,可每一个旗能抽调的兵力至少有数千人。因此从目前传出的消息,还无法确定拥叶小天为主的一共有多少人。

    但是无论如何,如此一来,叶小天有其民、拥其地,已经具备成为土司的条件。而新皇登基,生苗出山,这在朝廷来说是教化有成、新帝贤德的吉兆,可以预见,朝廷是乐见其成的。

    尤其是叶小天本来是来自京城的底细,这时也被挖了出来。已经具备成为土司条件的叶小天,也不用在乎这个举人身份了,他现在巴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他是京城人氏。

    试想,在新帝德昭边远,野蛮望风而归的大旗帜下,这位生苗领袖居然还有京城百姓的身份,这是不是会让皇帝和朝廷更觉得亲近一些,更觉得他会比其他土司心向朝廷?

    消息传出的同时,就已得到了官方确认,因为张家少爷为他的父亲举办了一次盛大的葬礼后,随即就上书朝廷,请求确认他的土司身份,以接受封敕,继任铜仁知府。

    与此同时,张家少爷还联名监州于珺婷以及铜仁众多土司,上书向朝廷阐明生苗出山,奉叶推官为主的经过,一致赞成敕封叶小天为土司,使其成为铜仁土司俱乐部的新成员。

    寄宿于大悲寺的田彬霏听到这个消息后愕然半晌,还没等他回过神儿来,就见小妹田妙雯出现在他的面前。田彬霏更加愕然,道:“你不是前往山中调查蛊教教主底细去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田妙雯有些疲惫地在椅子上坐下,田彬霏一见十分心疼,赶紧斟了杯热茶递过去。

    田妙雯接茶在手,轻轻呷了一口,往椅背上一靠,有气无力地道:“我是连夜赶回来的,还去山里做什么呢,现如今还用查?蛊教教主是谁,已经呼之欲出了。”

    田彬霏在获悉铜仁变乱之后的新格局后,思索的东西太多,不比田妙雯,她此去是往山里探察蛊教教主身份的,所以马上想到了叶小天的真正身份,此时听妹子一说,田彬霏才恍然大悟。

    田彬霏失声道:“是了!叶小天就是那位新任教主!”

    田妙雯道:“谁是教主,本来并不重要。但是他现在带着生苗出山了!所以……”

    田彬霏的眉头马上蹙了起来:“五部二十八旗?那一共是多少人马?他们在提溪获得的封地够不够用?如果不够,他们还要往哪里去抢地盘?贵州已经沉寂了上千年,任凭中原天下巨浪滔天,始终静若死水,难道如今要被这条泥鳅搅个天昏地暗?”

    田妙雯强调道:“现在他还是一条小泥鳅,可若放任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长成了一头恶蛟,来日化龙也未尝不能!”

    说到这里,田妙雯忽然想起当初她微服前往葫县时与叶小天的一番交集,顿时臀上那种久违的麻酥酥的感觉又涌上来,那可是她生平头一次被一个男人如此羞辱。

    那时候只当他是个痞赖无行的臭小子,谁能想到,他现在竟拥有令自己也眼热不已的力量。

    不过,站在多高的位置,就有多高的眼界。田大姑娘的智慧也许未必就比于珺婷更高明,可是因为身世、地位的不同,常常游走在顶层土司圈子的田妙雯,视界要比于珺婷高上一筹。

    她虽眼热叶小天所掌握的力量,却还没有把他看得如何重要,至少目前没有。因为生苗要出山的话,外界是没有无人土地让他们去占有的,所有的土地都已有主,生苗怎么办?

    强取豪夺?那不现实,现在他们只是出山一个部落,在提溪一地争取一块栖息之地,只要能顶住张家的反击就可以了,可是如果生苗大举出山,他们需要的领地就太庞大了,势必会引起所有土司的集体戒备。

    最终必将形成众土司联手把生苗再赶回深山的举动,生苗擅于丛林做战,一旦到了陆地,未必就比各位土司的精锐军队更强悍,而且土司还占了地利、人和。

    其实土司对御下的军队训练是很严格的,每个土司在其辖境内都建有校场和博射坪,还常常利用“赶仗”(打猎)的机会,进行军伍训练。

    比如猎虎,则一人主攻,二十人助之,必须击毙猛虎,致使猛虎逃走者要受重罚。猎取其他猛兽时也是这样,如此一来,自然可以练出一支实战素养很强的军队。

    田妙雯不用想就知道,如果叶小天这位蛊教教主在铜仁稍有得意便狂妄自大,那么很可能会遭受当头一棒、刹羽而归,龟缩回山里,不休养个几十年再难出来。

    所以,现在直系人马非常有限的田家,虽然对叶小天所掌握的力量有些眼热,却也没有站出来拉拢或者结盟的意思,因为田家本钱有限,积蓄百年,只为一朝复出。

    如今田家的势力和影响已经大不如前,他们只有一次机会,一旦失败,本钱耗光,威望丧尽,永远都不可能再有翻身的机会,所以这一注是绝对不会轻易押下去的。

    不过……,叶小天并不公开他的真正身份,而是玩了个受五部落拥戴的借口,意图改头换面,以一方土司的身份融入山外世界,显然他也清楚可能会遭受的阻力。

    然而,这能瞒得住一些小土司,瞒得住朝廷,不可能瞒得住那些天王、金刚级的大土司,他们会不会未雨绸缪,主动出手,把这个危险扼杀于萌芽之中呢?

    田妙雯脑海中一瞬间考虑了许多,缓缓说道:“哥,此人无论是敌是友,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我们田家复起的计划!所以,我觉得该找个合适的机会接近他!”

    田彬霏眉头一皱,道:“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怎么好随便去接近一个男子?接触他,了解他,确实有必要,不过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吧!”

    田妙雯睇着田彬霏,模样儿俏生生的,声音脆生生的微含讥诮:“这个叶小天和凝儿、莹莹都有些牵扯不清的关系,而我和莹莹、凝儿是金兰姐妹,你确定你比我更适合出面吗?”

    谁料田彬霏一听这话,心中反而更加忌惮了……

    :威新号yueguanwlj,抬起你革命的小手,请关注起来!

    求关注!求月票!求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