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七卷 第37章 计上心来
    叶小天侧首问道:“那李家就住在城东南?”

    苏循天颤声道:“是……是……”

    叶小天又道:“李家已经知道李言庭死了?”

    苏循天道:“不应该吧,我……我是把李言庭带到外面才……,想是另有赌徒知会了他家里。”

    叶小天眉头一皱,道:“这李家好嚣张,官府拿人,就敢连夜跑来生事!”

    苏循天讪讪地道:“大人,我……我虽是捕头,可当时却不是拿着知县的牌票拿人,所以……”

    叶小天恍然,沉吟片刻道:“这件事,你那姐夫生了胆怯之心了吧?”

    苏循天咬着牙道:“姐夫他……叫我扛下来,他说……他会全力保我!”

    叶小天冷哼一声,道:“怕只怕,事情一旦闹大了,他没那个本事保你。这葫县民风何等剽悍,你又不是不清楚。”

    苏循天咬着牙,腮肉一阵哆嗦,实是恨到了极点,却也无话可说。

    叶小天急急思索片刻,沉声道:“这件事,和你姐夫有没有关系?”

    苏循天心头一惊,略一迟疑,想到他的亲姐姐,便答道:“没有!是我利益熏心,才……”

    叶小天叹了口气,道:“附耳过来!”

    苏循天急忙踮起脚尖,凑到叶小天身边,叶小天对他附耳说了几句话,苏循天愕然道:“他……会答应?”

    叶小天冷冷一笑。道:“天底下心最黑、胆子也最大的,就是牢头儿。只要你能制得住他,或者许他足够的好处。在那暗无天日之地,无事不可为!”

    苏循天咬了咬牙,沉声道:“好!我还有些积蓄,大约有八十两,我全给他……”

    叶小天道:“八十两,只怕填不饱他的胃口。”

    苏循天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道:“成!我还有办法!我这就去办!”

    苏循天说完拔步就走。走出没几步,突又转过身来。向叶小天跪倒,哽咽道:“患难见真情!大人的恩惠,卑职没齿不忘!”

    苏循天说完,飞也似的向山下奔去。

    叶小天望着他的背影。轻轻颦起了眉头,缓缓地道:“如果花晴风不曾牵涉其中,你开着赌场,居然只有八十两的积蓄?”

    叶小天虽还不明了花晴风捞钱的缘由,但心里已经把他列为了“蟾宫苑”赌坊的幕后东家,他略一思忖,也快步走出客堂,扬声唤道:“若晓生!”

    候在院外的若晓生急忙赶进来,垂首恭谨地道:“老爷。”

    叶小天道:“找盏灯来。陪我下山!”

    若晓生答应一声,赶紧去提了盏灯,前方照亮。引着叶小天下山。

    叶小天急步而行,过了片刻,突然说道:“前几日夺了你家田产的那个李言庭,今夜死了!”

    若晓生“啊”地一声,先是一脸茫然,继而洋溢出一股难言的喜意。

    他这一耽搁。叶小天已经走到前面,若晓生反应过来。赶紧抢步上前,继续为叶小天掌灯,脚底下一下子轻快了几分。

    ※※※※※※※※※※※※※※※※※※※※※※※

    李家几十号人拎着擀面杖、竹矛、木棍气势汹汹赶往县衙,到了县衙两个青壮年翻过栅栏,抢到廊下拾起鼓槌便“嗵嗵嗵”地敲了起来。同时大声鼓噪道:“官匪一窝,欺压良善,请大老爷主持公道啊!”

    县衙里自有值夜的差役,恼火不已地开了门,还没等他叫嚣骂人,先被李家那些人给围了起来,另一个差役见势不妙,赶紧一溜烟儿地赶去后宅报信了。

    后宅客厅里面,花晴风像头拉磨的驴,原地绕着圈子,不停地打转转,焦灼地捻着他的胡须,时不时便往屏风后面望一眼。

    这时,一个丫环衣衫不整地跑了进来,这丫环是被叫门声吵醒的,慌慌张张赶到客厅,对花晴风施礼道:“大老爷,前衙有人午夜击鼓鸣冤,差役来报,那些苦主群情汹汹,来者不善,有请大老爷赶紧去前衙处置。”

    花睛风瞪起眼睛,大怒道:“岂有此理,午夜击鼓,已是不合规矩,他们还敢强闯县衙不成?去,叫今夜值宿的差役都去,谁敢乱闯,给我乱棍打将出去!”

    那小丫环慌慌张张又往外跑,花晴风又叫道:“叫他们候着,就说本县更衣之后便去!”

    待那小丫环离开后,花晴风往屏风后面看了一眼,长长叹一口气,又焦灼地兜起了圈子。过了片刻,苏雅从屏风后面急急闪了出来。

    这雅夫人此刻的模样可真是够瞧的,一袭纱罗睡衣,本是闺房之内只许丈夫才能见到的打扮,因为此前已经睡下了,发饰除尽,一头如云的秀发就披散在肩头,凭添几分妩媚。

    尤其是她仓惶起床,连胸围子都没穿,那平素饱受裹束的饱满酥胸此刻尽得释放,乳沟深陷,裂衣欲出,那一抹傲雪欺霜的妖媚雪白,勾勒出一痕惊心动魄的火辣曲线,疾步而行时,波涛汹涌。

    花晴风此时可无暇欣赏娘子的妩媚风情,急急迎上去道:“他已经走了?”

    苏雅点点头,道:“刚刚离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花晴风涩然道:“这……,哎!一时半晌,却也说不清楚。”

    苏雅一双妙目满含疑惑,道:“你哪来这么多银子,我怎么都不知道。”

    花晴风懊恼地道:“夫人,为夫此刻心乱如麻,你就不要问了。”

    苏雅欲言又止,见他果然一脸焦灼,这片刻功夫,唇上居然起了两个火泡,到了嘴边的话登时又咽了回去,可心中的疑惑却是更浓了,方才她问兄弟,苏循天也是这般答复,丈夫和弟弟究竟有什么事在瞒着她?

    花晴风扼腕疾走,喃喃自语:“真是受了他的指点?不是他想畏罪潜逃吧?”

    苏雅听得莫名其妙,却不知花晴风前一个“他”指的是叶小天,后一个“他”指的却是苏循天。

    苏循天匆匆逃下山来,抢在那支火把长龙队伍的前面先赶到了县衙,直接从后门儿进去,结果把他姐姐也惊动了。

    当时他姐夫花晴风正在客厅里长吁短叹,毫无睡意,苏循天见了花晴风马上道:“姐夫,快给我取三百两银子,我便能让此事风波不起。”

    花晴风哪里肯信,顿足道:“你想溜?糊涂啊!一旦溜了,此事便坐实成了杀人重罪,到时候画影图形,通缉天下,你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能逃到哪儿去?”

    苏循天怒道:“我虽无能,却也不是毫无胆色、毫无担当之人!你放心,这件事我扛着,绝不连累你!”

    花晴风讪讪地道:“这叫什么话,我……我让你担起来,是因为你进去了,我还能关照你,如果我倒了,你还有何人可以倚仗。”

    苏循天冷冷地道:“那就多谢姐夫了。不过,我刚刚得到叶典史指点,哪怕李家再怎么闹,此事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是确需三百两银子。”

    花晴风虽然不屑于叶小天,倒是一直相信叶小天诡计多端,一听这话顿时双眼一亮,急忙道:“他有什么好主意?”

    苏循天道:“这时哪有时间细说,那李氏族人已经打起灯笼火把直奔县衙来了,快取三百两银子给我,一会儿李氏族人来了,你且再拖延他们片刻,然后如此这般……”

    苏循天压低声音,对花晴风急急叙述一番,花晴风半信半疑,却也只得照办,恰在此时,被惊醒的苏雅赶来,花晴风也顾不得与她细说,便摸出钥匙,叫她速去取三百两银子给苏循天。

    苏雅莫名其妙,可是见丈夫和弟弟都是一副焦灼不安的模样,情知此时不宜发问,急忙去取银子。这存银处就在花晴风藏书的一间书室,平素苏雅也不去那里,钥匙都由花晴风掌握着,却不知那里竟然藏了足足一箱银两,把苏雅吓了一跳,可弟弟催促甚急,却也不敢怠慢,赶紧把那银子包裹好交给苏循天。

    三百两银子着实不轻,苏循天生恐耽搁了时间,又叫后宅牲口房的人给牵来一头骡子,由那骡子驮着银子,脚不沾地的离开了。

    后宅里面雅夫人满腹疑窦,花晴风提心吊胆,前衙李氏族人也僵在了县衙门口。

    李氏族人虽也不少,却只是平头百姓,叫他们硬闯衙门他们是不敢的,虽然仗着苏循天没有牌票便拿人,而且抓人的还是些坊间泼皮,分明是与赌坊沆瀣一气,行的是不法事,他们李家占了些道理,可一旦强闯县衙,那就被人拿住了把柄。

    他们不敢闯进县衙,却敢在外边大呼小叫,鼓噪不已,静夜之中,大呼小叫的,不一时竟唤醒了周围许多百姓,引来一些人掌着灯看热闹。

    李氏族人一见有百姓围观,胆气更壮了,高声叫骂、大声控诉,把个县衙门口当成了茶楼瓦舍一般,那些值宿的差役提着水火棍,攥着腰刀,紧张地守在县衙门前,却也不敢喝止,免得更刺激了他们。

    双方正僵持间,花知县终于“打扮停当”,强作镇定地从后宅里走了出来。

    :诚求月票、推荐票!

    尚奔波在外,将于12日返沈,故本周休息日提前于今明两天,望诸友周知。(未完待续)r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