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七卷 第34章 太阳妹妹的锦囊妙计
    苏循天摇头道:“那倒没有,他只知道我跟赌场那边有些瓜葛,详情并不了然。我对他说,我只是帮风铃儿看场子拿辛苦费,他信了,还劝我开赌场总归不是好事,千万不要干出伤天害理的事来。”

    花晴风听了放下心来,吁了口气道:“那就好!看来他只是风闻你与赌场有些关联。不妨事的,你以后做事小心些,不要时常出头露面,凡事让那风铃儿出头就是,且莫涉入太深。”

    苏循天点头道:“我明白,就是知会你一声,也好叫你心中有数。”

    花晴风叹口气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这话是俗了点儿,道理却是一点不假。我也是没有办法,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循天呐,这事你还是得上心才成。”

    苏循天默默地点了点头,道:“我省得,你放心好了。”

    望着苏循天离开的背影,花晴风长长地叹了口气。

    花晴风以前是个傀儡县令,凡事都有孟县丞和王主簿出面,虽然窝囊些,如果他想得开呢,倒也过得清闲。

    孟县丞垮台后,花晴风趁机攫取了孟县丞的权力,总算是尝到了大权在手的美妙滋味。可是,有多大权力,就是承担多大的义务,他既然管事了,就需要有自己的一批心腹,而要让人死心踏地的跟他走,就得给人足够的好处,否则人家凭什么给你效力?

    要知道。朝廷是只给官员发薪俸的,花晴风作为七品知县,每个月的俸禄是七石半。这点钱。勉强够花知县夫妇养活三四个丫环下人,可是身为一方县令,手下的听差多着呢,哪个不需要花钱?这些人的月俸,可全都靠知县大人发放,否则谁心甘情愿给你干活。

    细数下来,师爷你得养活吧?轿夫你得养活吧?厨子你得养活吧?丫环婆子你得养活吧?再说县衙里头还有一大堆的长随。要想让这些人听话,都得养活。

    这些长随按等级被百姓分别称为大爷、二爷。大爷包括门政大爷。也就是看门的,传报的。有稿签大爷,也就是签押房里负责磨墨草拟的。接着还有一群二爷,包括“发审”、“值堂‘、‘用印‘等等。这些还只是知县签押房里的办公人员。如果你想在其他重要部门安插些心腹、耳目,那也得按月发放薪俸。

    虽然说,这些人身在官府,总能上下其手,得些好处,可那是人家凭本事自己挣来的。你县太爷那儿必须得有一份月俸,你要是发不出来,自有别的官员愿意给他支付这笔钱,那么你说这些胥吏公差是听你的还是听他的?

    花晴风接管了孟县丞的权力。才知道这百里至尊、一县正印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想让人家俯首听命,势必得许人一些实惠。可他哪有来钱的门路。葫县本来就是穷县,他自上任以来又受到孟县丞和王主簿的挟制,底下有些孝敬也到不了他的手里,所以他才想出了这么一个来钱的门道。

    开赌坊无疑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可是赌博却是官方一直禁止的,虽说这条禁令有名无实。天下各地都有人设赌坊,但那也都是买通衙门。瞒上不瞒下的。而且一旦朝廷心血来潮,颁布一道法令说严禁赌博,他们就得关门大吉暂避风头。

    如今花晴风身为知县,却要设赌牟利,自然要格外小心。这件事交给别人他全不放心,只有交给自己的小舅子去办才觉得妥当,而苏循天是本县捕头,凭着这个身份也能震慑地方上的那些宵小,免得有人踢场子捣乱。

    苏循天听了花晴风的主意后,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他知道姐夫也不容易,这几年憋屈县令做得很窝囊,连带他这个小舅子也挺不直腰杆儿。他就一个亲姐姐,既然嫁了花晴风,那就是一家人。况且他这姐夫虽说无能,可对他还挺照拂的,这时他不帮着分忧还能找谁?

    只是这种事毕竟见不得光,所以今日叶小天一提点,苏循天就有些着慌。不过和花晴风说起这事的来龙去脉时,却也理顺了他的思绪:听话音儿,显然叶小天只是风闻了他涉足赌场收好处费的事儿,并不知道他姐夫就是幕后大老板。

    他和叶小天一向关系不错,相信叶小天也不会刻意来找他的麻烦,只要以后小心一些,不太招摇也就是了。可他哪里知道,越不想出事时就越出事儿,很快就要有桩祸事临头了。

    ※※※※※※※※※※※※※※※※※※※※※※※※※

    日薄西山,叶小天把喝得味道已淡的茶杯往旁边一推,马上就有一个书吏走过来,很自然地拿起茶杯,为典史大人洗漱去了。

    叶小天抻个懒腰儿,见众书办还在那儿捏着毛笔装模作样,不禁笑道:“好啦,放衙,大家都散了吧。”

    众人笑逐颜开,纷纷起身向典史大人道别,可是他们一边说着话,一边在那儿磨蹭着拾掇东西,就是没有一个肯先走出去。

    叶小天也是当过杂役下差的人,自然明白他们的心理,微微一笑,起身走出房门,他前脚刚迈出去,就听身后桌椅板凳轰然一响,想来是众书办正向门口蜂拥而来。

    太阳正挂在西山顶上,而他的大宅就在西山腰上,从这个角度望过去,太阳就像正挑在他的屋檐上面,淡黄泛红的一轮太阳,就像高邮出产的咸鸭蛋黄一样可爱。

    叶小天对这种上衙当值的日子渐渐习惯了,比起当初在天牢当差,当然还是眼下的日子惬意,现在他整天都觉得精神奕奕,好象有使不完的劲儿,大概是闲的太久了。

    现在他不只人轻闲了许多,月俸高些,而且体面。以前在天牢当差,是他看别人脸色行事,包括牢里的一些犯人,而现在是许多人看他的脸色行事,这种日子可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抬头望,山上有一缕炊烟升起,叶小天心中一暖,知道那是太阳妹妹在为他准备晚宴了。

    叶小天雇了五个厨子,以他现在府邸的庞大,光仆佣下人就雇了数十人,五个厨子料理饮食还嫌少些,好在这五个大厨都有徒弟带着,倒也照顾得来。不过这么早就飘起炊烟,定然不是这几个大厨在炮制晚餐,而是太阳妹妹在为他煲汤。

    叶小天以前倒不知道太阳妹妹居然会做饭,而且善煲汤,现在她俨然是以叶府的内管家自居了,家里没有女主人,叶小天的起食饮居她就责无旁贷地管了起来,根本不让别人插手。

    她说叶小天每日上衙当值太过辛苦,所以每餐必煲一道汤,说是为他进补身体,就连中午都特意下山送汤。这样的美意,叶小天哪有推却的道理。北方人其实不大喜欢喝汤,不过一日三餐顿顿有汤,叶小天渐渐也爱上了这种滋味。

    一身苗装、娇俏可爱、富有青春气息的小苗女,每日出入公门,也因此成为了县衙里一道靓丽的风景,许多胥吏捕快、衙差杂役,午休的时候早早就端了一只盛满菜饭的大海碗,蹲在仪门两侧,就为了看着太阳妹妹提着食盒从他们面前轻盈地走过,听她足踝上的银铃留下一路悦耳的铃声,品她小蛮腰款款摇曳出的一路风景,美其名曰:秀色佐餐。

    太阳妹妹在叶府里单独有一个跨院儿,反正这座府邸里房间够多,院落也够大,很多房子都空着,根本无人居住,以大内总管自居的太阳妹妹的待遇自然水涨船高,要知道有些大户人家便是连妾室都没资格独居一个院落呢。

    太阳妹妹所居的院落,拨了两个丫头供她使唤,同时,这个院落也有自己的一处小厨房,太阳妹妹供应给叶小天的一日三餐,就是在这里新鲜出炉的。

    此刻,一个丫头蹲在灶前正在添柴烧火,太阳妹妹系着一条蓝色碎花布的围裙,挽着袖管儿,露着一双白生生的手臂,看看水案上琳琅满目的备料,欣然道:“啊!幸亏我早早开始准备了,这五鞭汤的配料这么多啊!”

    太阳妹妹一手抄起一把锋利的刀,一手便自盆中抓起好大一砣……

    “哇!这么大一条,一定大补!”太阳妹妹把那一大砣往案上开心地一摁,右手雪亮的菜刀砰地一刀剁下去,那根硕大的牛鞭就在她刀下被斩为两半了。

    虎鞭、鹿鞭、牛鞭、羊鞭、狗鞭……

    我剁!我剁!我剁剁剁!

    太阳妹妹手起刀落,五条肉鞭在她刀下迅速变成一堆不可辨识的肉块。

    灵芝、高丽参、熟地、生麻黄、莬丝子、肉苁蓉、花椒、生姜……

    太阳妹妹已经不是头一回给叶小天炖汤了,很熟稔地就抓起一样样配料。

    “淫羊藿!”太阳妹妹抓出一把,忽又自语道:“对了,小天哥上回抱怨说汤有些苦呢,一定是淫羊藿放多了。”她一边自语着,一边把多抓的淫羊藿又放回罐中。

    数十样配料准备齐全的时候,清水漂洗过的鞭块便油锅炒酥,温水再浸,再度入沸水氽去血沫儿,重新用凉水漂洗一番去尽臊味儿,,然后一股脑儿装进沙锅,大火煮沸后改成文火,一大袋子用纱布包裹的配料便丢了进去。

    太阳妹妹快乐地一拍手,神采飞扬:“齐活!”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