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14章 猝变
    客厅内,之前当众宣布支持张知府、捐献巨资帮助张知府对付格哚佬的长风道人,此刻面对于珺婷却是侃侃而谈,毫无羞窘。要知道,于家是支持格哚佬的,长风道人支持张知府就等于是和于家唱反调。

    长风道人朗声笑道:“监州大人真以为贫道支持张家?错啦!大错特错矣!贫道夜观天相,早已窥破天机,知道铜仁将要易主,然易主必生刀兵之祸,贫道这才决定以进为退,促使张家做出更多倒行逆施之举,使其早日垮台。”

    于珺婷浅浅一笑,道:“这么说,真人一番苦心,于某倒要心生感激了。”

    长风道人微微一笑,恬淡地道:“出家人慈悲为怀,只希望铜仁地方少生动荡,黎民百姓多享太平,谢不谢的倒不算什么。如今,主客之星易位,于家已为铜仁之主,只是还有一些愚夫愚妇,身在局中,不知大势所至,意图以卵击石。

    以监州大人的本领,自然可以平息动荡,可是不免又要多生血腥。贫道愿意出面多方呼吁,贫道在铜仁薄有微名,很是有些官绅百姓信服贫道,希望贫道此举能对监州大人有所帮助!“

    于珺婷妙目一闪,微笑拱手道:“真人用心良苦,于某感激不尽。若能得真人相助,相信铜仁可以更快地稳定下来。”

    长风道人欣然起身,道:“既如此,贫道马上召集信众。向弟子们布道授经,晓以大义!”

    于珺婷随之起身,稽首道:“有劳道长!道长高义。于某谨记了!”

    长风道人知道这是于土司接纳了他,欢喜地道:“监州大人请留步,贫道去也!”长风道人把拂尘一拂,潇潇洒洒地走了出去。于珺婷望着他的背影。微微一笑。

    旁边陪坐的是戴崇和文傲,文傲对此只是摇头一笑,戴崇华却有些不忿,道:“大人,这个道士分明是见风使舵,眼见大人得势。便来巴结,何必给他好脸色。”

    于珺婷莞尔道:“若是人人都不知见风使舵,我们要控制铜仁府谈何容易?此人虽然有些首鼠两端,但他在铜仁确实深孚人望,有他出面为我们摇旗呐喊,总是好的。”

    文傲放下茶杯,笑道:“戴同知。不必愤愤不平了。不要觉得我们已经占领铜仁,张雨桐被困府衙,便是尘埃落定了。现在我们需要争取一切能为我们所用的力量。土司睿智,胸怀韬略。这么做是有深远考虑的。”

    戴崇华对文傲很客气,一听这话,笑道:“文先生说的是。我也只是发发牢骚。监州大人智略无双,既然接纳此人,自然有大人的道理。”

    文傲听了,不禁感慨地道:“是啊!至少换作老夫,绝不敢自置死地而后生,可是细细想来,若非如此行险,又岂能引出所有敌人,一举铲除以绝后患。”

    戴崇华深以为然,颔首道:“是啊!张雨桐那点小小伎俩,岂能瞒得过监州大人一双慧眼,可大人却随机应变,故意上当,自陷死地,引叶小天出手!”

    文傲抚须道:“不仅如此,大人若非自置死地,于扑满和于家海也不敢跳出来公然反叛,他们是长辈,只要捉不到他们的把柄,大人也不好对他们太过份,留着又是腹心之患,如今借此一计,连他们也一并铲除,可谓一石二鸟啊!”

    戴崇华凑趣道:“生苗和凉月谷,因此为大人所用,该说一石三鸟才对!哈哈哈哈……”

    戴崇华微微眯起眼睛,道:“不过,大人还该再用些手段,只要能把这位蛊教教主彻底掌握手中,我想……大人将不只是铜仁第一人,就是毗邻的石阡府、思州府、思南府,也得唯大人马首是瞻了!”

    于珺婷虽知他们是有意奉迎,可好话人人爱听,飘飘然的不觉也小有得意,却故意嗔道:“好啦!文先生,戴同知,你们两位再这么奉承下去,我可就有些找不着北啦!”

    于珺婷端起茶,轻轻呷了一口,道:“若是叶小天是杨应龙那样的老狐狸,我也是不敢轻易冒险的。不过……一个自以为是的毛头小子,哼!本官略施小计,就能把他戏弄于股掌之上!”

    于珺婷嘴角一翘,好不傲娇。

    两个得力属下一唱一和的捧着,于大姑娘也不禁小小虚荣了一把,只可惜,这句傲娇的大话,本来只是在两个心腹面前卖弄,偏偏却有第三个人听到了。

    叶小天并不知道小书房的那条暗道通向哪里,他见书房中有火石和蜡烛,便顺手点燃一支举在手中,沿着暗道悄悄摸索下去,却未想到竟然摸到了客厅。

    墙上挂着十余幅挂屏,诸如黑漆嵌象牙挂屏、粉彩山水人物翎毛走兽挂屏一类,叶小天立身之处,前边是八扇红木镶瓷板青花八仙纹挂屏。

    挂屏之后有隐蔽的通气口,叶小天站在那里,手按在开启暗道的机关上,把厅中三人所说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一位管事送了长风道人出去,马上回转厅中,对正和文傲及戴崇华聊天的于珺婷道:“土司,叶推官到了,已经在小书房候您多时了。”

    “哦?”

    于珺婷放下茶盏,对文傲和戴崇华点点头,道:“你们去忙吧,我去见他!”

    于珺婷走到门口,抬头望了望天,又回过头,对文傲和戴崇华道:“如果张雨桐不降,申时二刻,准时进攻!”

    ※※※※※※※※※※※※※※※※※※※※※※※※※

    于珺婷走到书房门口,下意识地停住脚步,回身对管事摆了摆手,那管事连忙哈腰离开了。于珺婷轻轻吁了口气,整理了一下冠带,这才轻咳一声,微笑着推开房门,柔声道:“叶大人,劳你久候啦!”

    叶小天翘着二郎腿正在喝茶,抬起头来,微笑起身,顺手把茶杯放下,笑道:“大人本就公务繁忙,又有众客盈门,抽不开身,小小等候片刻,没什么的。”

    于珺婷把门一关,俏巧地白了他一眼,道:“叶兄,这里又没有外人,你我何必还这般客套?”

    叶小天似笑非笑地道:“哦?那……我该怎么做,才是不客套呢?”

    于珺婷头一次见他回应自己的调情,不禁又惊又喜地看他一眼,复又垂下头去,羞羞答答地道:“坏人,你是男人,难道还要我来说么?”

    她明明一身男儿装扮,青葱玉指却捻着衣带,作出一副娇羞模样,倒也有种另类的可人。叶小天哈哈一笑,道:“监州大人已胜券在握,马上就是铜仁第一人,对下官还是如此礼遇,实在令下官受宠若惊啊。”

    叶小天话风一转,又道:“要让大人成为铜仁第一人,眼下还有最后一步,就是攻取府衙!直到此刻,张雨桐依旧不肯投降,恐怕最后只能诉之武力了,下官此来是代格哚佬部和凉月谷向大人请示,介时他们需要做些什么?”

    虽然对叶小天的“再次逃避”有些失望,但是既然谈起正事,于珺婷也不禁严肃起来,她思索了一下,道:“格哚佬部和凉月谷还是负责全城治安吧,攻打府衙的事交给于海龙头人和我接收的于家兵马就好。”

    叶小天道:“成败在此一举,岂能不狮子搏兔、全力以赴。下官以为,格哚佬部和凉月谷骁勇善战,此战也应出力!”

    于珺婷想了想,道:“好吧,那么后门和西门,就交给格哚佬部和凉谷部负责,谁先攻进府衙,必有重赏!”

    叶小天爽快地道:“好!下官这就去亲自安排!”

    于珺婷点点头,眼见叶小天大步向外走去,突又唤住了他:“叶兄留步!”

    叶小天回身道:“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于珺婷低声道:“叶兄之所长并非个人武力,战阵之上刀枪无眼,你可不要亲身涉险,本官倚重你处甚多呢,要爱惜自己。”

    叶小天感激地拱手道:“多谢大人爱护,下官记住了!”心中却暗暗冷笑:“不错!一个死教主,对你有甚么用处,你当然需要我活着了!”

    叶小天离开叶府一个时辰之后,格哚佬的兵马和凉月谷的兵马便集结到了府衙后门和西门。于珺婷已经向驻守此的于家兵马打过招呼,双方顺利交接,由格哚佬和格龙分别接手了后门和西门的防务。

    外边的动作自然被张家的人注意到了,张雨桐站在府中假山凉亭上向远处眺望,眼见又有两支生力军加入进来,聚在府衙周围的兵马越来越多,面色不由更显沉重。

    张绎涩然道:“雨桐,形势如此,不要硬抗了!留此有用之身,来日我张家未必不能东山再起,咱们……开门投降吧!”

    张雨桐紧紧咬着牙关,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转,却始终点不了这个头。

    这时候,后门方向突然有一枝利箭射入府衙,因为进攻的时间未到,外面围困的兵马一直处于严阵以待的状态,骤然有人发箭,顿时在府衙中引起一阵骚乱。

    但是,箭矢只发了一支,此后便再无动静,张雨桐只道是外面有士卒由于紧张失手射了一箭,刚刚松了口气,就见府中一名家将手中高举一枝利箭,飞也似地从后院向自己驻身之处奔来。

    :关关的威新号yueguanwlj,敬请大家添加一下,多多捧场,多多关注!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