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六卷 第30章 架空?
    徐伯夷已经被叶小天坑了不只一次,巧的很,每次叶小天坑他,几乎都是在情绪失控的时候,用叶小天他大哥叶小安的话来说,就是叶小天又耍驴了。

    而叶小天本是一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伶俐虫儿,这个评价是小丫头遥遥说的,确实也是如此,所以徐伯夷深知他的厉害,因此见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黠笑,倒比看他发怒还要有些打怵。

    徐伯夷开始有些后悔了:“我刻意租这么一间民居来羞辱他,可别弄巧成拙了,这小子又想干什么?”

    徐伯夷心里想着,口中虚情假意地道:“房子是小了点,因为时间仓促,一时找不到更大的房子,好在这里距县衙够近,你不用每天起那么早,呵呵……。叶典史,还是先让你的家人安顿下来吧,趁着天色还早,我带你去见见典史房的胥吏衙差们,大家早早认识一下,明日也好署公办差了。”

    叶小天微笑道:“有劳县丞大人,这葫县,其实我熟得很,就不劳县丞大人带路了,一会儿我自去典史房报到就是。”

    徐伯夷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道:“既然如此,那本官就不客气了。本官刚刚赴任,手头的事务千头万绪的还没理顺,就不多作打扰了。”

    叶小天道:“县丞大人自管去忙,叶某稍作安顿便去县衙。”

    徐伯夷摆摆手道:“不劳远送。”

    叶小天马上站住脚步,笑吟吟地拱一拱手,道:“慢走,不送!”

    此时,叶小天还站在堂屋里,徐伯夷说不送,他就真的不送了,连门槛都懒得迈出去。

    徐伯夷又被他噎了一下,眼见叶小天已经转过身去,煞有介事地向别人安排起一家人住宿,仿佛他已经离开了似的,只得暗暗咽下这口气,气咻咻地夺门而去。

    叶小天拍了拍脑门儿,沉吟道:“一共两间卧房啊……,遥遥,恐怕不能单独给你安排一间房了。你委屈着点儿,暂且住下,等咱们家盖了大房子,哥哥给你修一座很漂亮的闺楼。”

    “好啊好啊!那人家跟小天哥哥一起睡!”遥遥欢喜雀跃,一把抱住了叶小天的大腿。

    叶小天不觉有些尴尬,这么个小黄毛丫头,跟他睡在一屋,本也没什么不自在的,可是在花溪的时候,靖州杨夫人当众说过他与杨家有婚约,遥遥是他的未婚妻子,这一来两人住在一块儿就有些不合适了,虽然遥遥还这么小。

    叶小天咳嗽一声,道:“唔,大哥睡觉打呼的,很响,会吵得你睡不好觉,不如你跟冬天伯伯睡一间屋……”

    遥遥用两根食指塞住耳朵,嘟着小嘴儿道:“不听不听,人家就要跟小天哥哥睡一起。”

    毛问智道:“大哥,那咱们就将就一下吧,你跟遥遥睡一屋儿。俺跟冬天老头睡一屋儿。喂,冬老头儿,俺可先跟你说……”

    冬天的面皮似古井无波,佝偻着身子,慢吞吞地应道:“老夫不打鼾的。”

    毛问智“嗤”地一声,道:“谁管你打不打呼啊,你就是打呼能跟俺比响啊?俺是告诉你,你那些瓶瓶罐罐,只能堆到鸡窝里去,可千万别放屋里,这要半夜爬出来……,俺别的不怕,就怕虫儿啊!”

    冬天:“……”

    一家人一边拌着嘴,一边搬下行李安顿起来。那些瓶瓶罐罐在毛问智的坚持下当然没有放进里屋,可也没有塞进鸡窝,全都堆在了堂屋正面靠墙的那张桌子上。

    墙上以前好象贴了一张什么画儿,四四方方的还有一个痕迹,与周围墙体颜色区别分明。案几上再堆上高高矮矮许多坛坛罐罐,看着就像……

    叶小天摆放东西的时候就注意观察了一下,发现这屋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安顿妥当后便唤过毛问智道:“老毛啊,你去十字大街买点儿日常应用之物……”

    毛问智是有个有地方就能睡觉的主儿,他还真没觉察缺了什么,当即咣啷着一双大眼,大大咧咧地道:“成!大哥你列个单子,看看都买啥?对了,十字大街在哪儿啊?”

    叶小天摸着鼻子,闷声道:“算了,不用你去了,冬天!冬天叔……”

    冬天眯缝着眼睛从房间里摸出来,循声凑到叶小天身边,阴恻恻地问道:“什么事吗?”

    叶小天沉默了一下,道:“没事了!”

    罗大亨见状,忍不住笑道:“大哥,这事儿你就交给我办吧,我这眼睛毒着呢,家里头缺什么,我只要扫上一眼就全知道了,准保给你置办齐全。”

    叶小天拍了拍罗大亨肉乎乎的宽厚肩膀,感慨地道:“兄弟,大哥一向觉得你这人做事不靠谱,原来是没有比较,如今有人一比较,大哥就觉着,其实你挺靠谱的。”

    罗大亨被叶小天一赞,眉开眼笑地道:“那是,兄弟我现在好歹也是大亨杂货铺的大掌柜,兼‘罗高李三姓车马行’的大东主,办事儿哪能不靠谱,我办事,你放心,我这就去了。”

    罗大亨翻开书包看了看,见里边揣的银钱足够花销,便哼着小曲儿,兴冲冲地走了出去。

    ※※※※※※※※※※※※※※※※※※※※※※※

    这幢房子的原主人把东西搬得精光,大概是因为租住宅院的是官府,小民都有畏官心理,所以里里外外收拾的也很干净,他们把行李打开放好就行了,其他也没什么可安顿的。

    叶小天见大亨还没回来,就对毛问智道:“你们先待在家里,等大亨回来后,让他带你们去用晚餐,他是我的兄弟,你们跟他不必见外。我这就去趟县衙,先去典史房会一会老朋友们。”

    毛问智答应一声,牵着遥遥的手把他送到门口。叶小天对贵州,最熟悉的就是这座小城,如今旧地重游,颇有一种游子归乡的感觉,信步而去,很快就到了县衙。

    叶小天进了衙门,径直转向典史的签押房,他曾在这儿呆了小半年,不过那时他是假典史,如今却是货真价实的朝廷命官,心情自然大不一样。

    叶小天心中感慨着,一路走过来,路上遇到不少胥吏官差,叶小天不见得都认识他们,可他们却认识那位曾经风光一时的“艾典史”,如今见到叶小天,便一脸古怪地退到路边,目送他过去。

    叶小天温文尔雅地颔首为谢,走过去时,耳边听到有人窃窃私语:“像!真像!连走路和笑容都一模一样。”

    “是啊!艾典史是典史,叶典史也是典史。而且两人长得一模一样,这真是活见鬼了。”

    叶小天听了不禁哑然失笑,仔细想想,葫县除了官员们和他的好兄弟大亨,知道他真正身份的就只有苏循天和李云聪两个人,如今花知县是摆明了和徐伯夷沆瀣一气,他想站住脚,没有几个亲信的人是不成的。

    叶小天暗自盘算着:周班头、马辉、许浩然这几个人当初跟我走得很近,我该把身份向他们透露一下,只要把他们招揽过来,就能建立起我的班底,也就有了抗衡花知县和徐伯夷的本钱。只是不知这段时日,那个窝囊县令究竟攫取了多少权力,回头我得先向李云聪了解一下,要知己知彼才好。”

    叶小天一路走一路想,猛一抬头,发现他已经到了典史房,这典史房紧挨着户科,另一边是几位班头的签押房。叶小天深吸一口气,酝酿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推门走了进去。

    “咳!这典史房里如今是谁做主啊?本官是新任典史叶小天!”

    叶小天说完这句话,不觉便是一呆,他本来是想做出一副与典史房的人素不相识的模样,定晴一看,还真的素不相识,不管是那正伏案处理公文的,还是坐在一旁闲聊扯淡的,一个也不认识。

    书案后边一个正提笔写字的老学究急忙搁下笔,起身迎上前来,对叶小天拱手笑道:“老朽典史房掌房书吏典慈,见过典史大人!老朽已经接到县尊大人吩咐,知道大人你要来,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县丞大人没陪着你么?”

    叶小天怔了怔,脱口问道:“你是掌房书吏?那原来的掌房老窦呢?”一见典慈脸上露出一抹异色,叶小天忙道:“哦!本官之前曾经向人打听过,说是此处的掌房书吏是老窦,却没想到已经换了人。”

    典慈恍然笑道:“大人说的不错,老窦原是典史房的掌房书吏,不过今儿一早,他已经和老朽交割了差使。老朽原本是府衙的仓吏,遵县丞大人吩咐,和他互换了差使。呵呵,这三班六房衙内各科,全都做了调整。”

    “哦?”

    叶小天看了看典史房中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缓缓问道:“你们几个,也都是今天才换过来的?”

    众胥吏衙差纷纷陪笑欠身,道:“是的,大人!”

    叶小天深吸一口气,转身就走,留下众人愕然相对。

    :诚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