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六卷 第21章 驴女婿骂丈人
    “一字官武走南阳,二把钢刀斩菜阳。三人拜和紫荆树,四马投唐小秦王。五虎上将保太,郎起义是孟姜,七个莲篷来对宝,八字李煜是刚强。里山前买韩信,十面埋伏楚霸王……”

    夏老爹哼着当年周游天下时学来的俚歌小调儿,很惬意地从浴室里面走出来,脚下趿着一双蒲草软拖,光着两条大毛腿,身上缠一条大毛巾,披头散发地往梳妆台前一坐。

    两个长相甜美、身姿娇小的丫环立即上前,拿起牛角梳为他梳理起来,夏老爹哼哼唧唧的依旧唱个不停,看起来心情挺不错。

    前些天夏老爷出了个馊主意,诈称老祖宗生了重病,诳骗莹莹回家。夏老爹为了不让莹莹起疑,自然也要跟父亲一起回红枫湖,但他一到红枫湖就又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究其原因,居然还是为了小天。

    安家那头老狐狸安国维是很清楚小天尊者身份的,他知道就凭小天能掌握数十万山苗的实力,只要他愿意,在贵州地面上就可以起到极大的作用。

    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就一定得让小天“入世”。否则来日贵州一旦真的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狼烟四起的时候人家往深山老林里一钻,做他的逍遥王去了,你能奈何?

    所以安国维打定主意,就以官场作为小天入世的切入点,只要他在人世间有了种种牵绊,来日面对贵州乱局,必然做不到袖手旁观。鉴于这种目的,所以安国维力保小天做举人并成为朝廷命官。

    但是安宋田杨四大家,安家作为“土司王”,地位一向超然,安国维一旦有所举动,很容易引起他人侧目。他平时高高在上。扮演的其实是平衡贵州百十位土司们之间利益的裁决人角色。

    他若一旦直接插手某些事情,就会打破这种平衡,迫使一些土司做出选择,站到他的对立面去,与播州杨应龙沆瀣一气。

    这也是他此前派儿去生苗禁地干涉尊者传承,却没有动用太多力量的原因,当时他甚至根本没有出面,只让他的长孙打着声援表妹的名义出面,因为他外孙女是苗人。

    当时如果是安国维亲自大张旗鼓地入山,将会令各方势力都深感不安。好在安国维处理得当。而杨应龙又因暗怀鬼胎,对整个过程都不肯对外张扬,所以引起的骚动并不大。

    如今安国维想“十年树人”,把小天培养成一棵来日可以为贵州遮风蔽雨的大树,同样不能自己出面。恰好这时小天与夏莹莹相恋,并且因为“花溪决斗”闹得满城风雨。

    安国维因势利导,便让夏家来出面安排这件事,这也正是夏家千方百计阻挠小天和夏莹莹相恋,可是在外人眼。夏家却在极力栽培小天的原因。

    这些内幕,夏老爷连自己的亲儿都没有知会,所以夏老爹觉得很郁闷,明明父亲也是反对小天和莹莹往来的。为什么还要不遗余力地栽培小天呢?

    然而不理解归不理解,他老爹的吩咐,他只能服从。他们这对父,是很典型的国传统式父。平时父俩几乎没有谈心的时候,一见面夏老爷就吹胡瞪眼,似乎非如此不足以称严父。

    如此这般。他自然不好多问,只能乖乖听命。这几天夏老爹一直在贵阳盯着,直到小天的任命下来,他才放了心,今儿晚上喝了点小酒,正打算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就赶回红枫湖。

    因为他太了解他那个宝贝女儿了,虽说红枫湖有老祖宗在,尚能镇得住莹莹。可谁知道老祖宗对此事究竟是个什么看法?万一老祖宗支持莹莹,恐怕他那宝贝女儿就要把红枫湖闹个天翻地覆了。

    夏老爹一边哼着小调儿,一边琢磨着女儿的事,前宅那个家人气喘吁吁地跑到了他的卧室:“老爷,大……大事不好,那位……小天公,跑上门来寻咱们大小姐了。”

    夏老爹一听这个气啊:“我们老夏家上辈欠了你怎么的?老恨不得一把捏死你,还得为你多方奔走安排出路,已经够憋屈了,你个混帐东西居然还敢得寸进尺!”

    夏老爹“蹭”地一下就站了起来,那小丫环正为他梳头,一时来不及反应,“啊”地一声轻呼,扯下几根头发来,唬得那小丫环赶紧屈膝跪倒,惶恐地道:“老爷恕罪,奴婢知错了!”

    夏老爹也不理她,气愤愤地往外就走,没走几步,忽又站住,折身走到墙角,“铿”地一声拔刀出鞘,披头散发地甩开一双大毛腿,大步流星地朝外就走。

    那家丁跟在后面,悄悄吐了吐舌头,心道:“老爷怒了,这一下我们那位姑爷只怕要遭殃。”

    前宅里面,小天酒劲儿上来,醉得更厉害了,不过他还朦朦胧胧记得刚刚有人跟他说过莹莹不在这里,小天深一脚浅一脚地想往外走,谁知却歪歪斜斜地奔向了一旁的照壁。

    这时候,莹莹那几位留守贵阳府的堂兄飞也似地跑过来,家族既然坚决反对莹莹和这个人在一起,他们对小天自然也就不再客气,一见小天跑到他们家来耍酒疯,当即怒喝道:“姓的,你给我站住!”

    小天扶住照壁,茫然抬起头,一个夏家兄弟一个箭步蹿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喝道:“一向只有我们老夏家找别人麻烦,还从来没人敢找我们老夏家的麻烦,你胆不小,居然敢找上门来生事!”

    小天直着眼睛,大着舌头问道:“你……是谁?”

    那人道:“我是谁?我是莹莹的七十二堂兄!”

    小天恍然道:“哦!原来是……七十二……舅哥啊,七十二……舅哥,你好,呵呵,莹莹……在哪儿?”

    七十二怒不可遏,抡起钵大的拳头道:“谁是你舅哥儿,少跟我攀亲戚,马上给我滚。不然我就揍你!”

    小天哈哈大笑起来,指着他的鼻摇了摇,喷着酒气道:“不不不,不可能!你……不敢……打我!”

    七十二又好气又好笑,道:“我不敢打你?就因为你要做一个什么狗屁典史了?”

    小天脖一梗,道:“典史……是个什么玩意儿?你不敢打我,呵呵,你打我,我不怕,反正……掉眼泪心痛的是莹莹。你敢打我?”

    七十二的铁拳都扬在空了,听到这话顿时僵在那里,还别说,他还真怕莹莹跟他大发雌威。如果莹莹跑去跟他爹哭一通鼻,不管他有理没理,为了哄莹莹开心,他老爹一定会揍他一顿。

    其他几个夏家兄弟一见,赶紧上前把他拉开,随着他们来的还有几个家丁。一见主人为难,一个机灵的家丁赶紧上前道:“姓的,我们大小姐不在府上,以后也不会见你了。你马上离开!”

    小天向他看看,疑惑地问道:“你……又是我的哪位舅哥?”

    这家丁恰好有妹,而且还有两个妹,被人无端叫了一声舅哥。心里好不腻歪,便鼻不是鼻脸不是脸地道:“我不是你舅哥儿,我是夏府的家人。”

    “哦!”

    小天不屑地乜了他一眼。道:“狗……狗仗人……”

    恰在此时,夏老爹扛着大刀,披头散发,披着一条大毛巾,甩开一双大毛腿冲了过来,他没听见前言后语,就听见“狗仗人”这三个字了,顿时大怒道:“混帐东西,你骂我?”

    小天打了个酒嗝儿,道:“……势!”

    “该死的东西!”

    夏老爹气得三尸暴跳,“呼”地一刀便斩向小天的脖,那几个夏家兄弟吓了一跳,现在莹莹还对他死心踏地呢,要是把这个碰不得的宝贝蛋给砍死了,那还得了!

    几人声嘶力竭地狂叫起来:“伯父,不能杀啊!”

    夏老爹一刀挥出去,心头也是一惊:“坏了!这人杀不得啊!”

    夏老爹急忙一抬手,大刀“呼”地一声,擦着小天头顶的发髻砍了过去,刀刃磕在石雕的照壁上,蓬地溅起一片火花。

    大醉之的小天对此茫然不觉,指着夏老爹傻笑道:“你……你们不敢……打我!嗯?”

    小天凑近了仔细一看,大惊道:“哎哟!是老丈人啊,小天失……失礼啦……”

    夏老爹快被他气昏了,这小混蛋砍不得,揍他一顿总可以吧?夏老爹飞起一拳,打在小天的下巴上,小天整个身都飞了起来,倒摔出去,落在地上挣扎了两下便不动了。

    夏七十二大惊失色,赶紧凑上去察看,其他几兄弟也忙围上去,夏老爹一见好象闯了祸,也不禁有点提心吊胆,赶紧想着向女儿解释的理由:“他骂我狗丈人,嗯!对!就这理由!这么忤逆不孝的东西,我打他,有错吗?”

    夏七十二俯身察看着,众兄弟七嘴八舌地问道:“怎么样了,他不要紧吧?”

    夏七十二抬起头来,啼笑皆非地道:“他睡着了……”

    夏家兄弟面面相觑,正提心吊胆的夏老爹心情一松,没好气地喝道:“把这混蛋给我扔出去,泼醒了他,让他滚蛋!”

    夏氏几兄弟把小天架出夏府,往大街上一扔,两个家人担来一桶井水,“哗”地一声泼在他的身上,小天睡的正酣,被冷水一泼,呛得咳嗽两声,缓缓苏醒过来。

    夏老爹见他已然苏醒,没好气地一挥大手,道:“走!”

    众兄弟跟着夏老爹返回夏府,“砰”地一声关紧了大门。片刻之后,不远处院墙阴影下,有两道人影缓缓地走了出来,慢慢踱到了小天身前……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