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05章 潜伏
    “打开辕门!”

    于家海吩咐,同时向自己的心腹递了个眼色,沉声道:“做好准备!”

    那心腹答应一声,用力一挥手,数百名弓箭手立即向四下隐去。

    简陋的寨门打开了,于扑满和于家海微笑着向寨门外看去,笑脸顿时凝固在他们脸上,远处还是于海龙的那队人马,只是……他们没有走近,反而越来越远了。

    于扑满和于家海互相看看,愕然道:“这是怎么回事?”

    于海龙一边策马而行,一边沉声问道:“土司现今无恙吧?”

    毛问智骑在另一匹马上,道:“没事,她跟俺大哥在一块儿呢。不过她说,现如今也不确定谁敌谁友,再加上你们老于家吧,都给人家老张家给盯死了,所以她也没去找你们老于家啥人儿。”

    于海龙欣慰地点了点头,道:“只要土司无恙就好!”

    于海龙又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山寨,道:“想不到他们竟包藏祸心,我险些上当!”

    毛问智道:“这事儿吧,其实还不一定,俺那大嫂子也就是有点儿疑心,他们到底是不是白眼狼儿,这得你们自己个儿琢磨。”

    于海龙对他的东北口音和时不时冒出来的方言词汇实在有点不适应,白眼狼啥意思指的谁他一听就明白了,可这“大嫂子”指的是什么他可真不懂了。

    于海龙道:“不用琢磨。我都到了山前,却又离开了,只要他们心中有鬼。一定会追上来。我不明白的是……大嫂子是谁?”

    毛问智道:“这有啥不明白的呢,俺管她叫大嫂子,你得叫土司,其实就是一个人儿。”

    于海龙猛地勒住了马缰。瞠目结舌:“土司?土司大人,怎么……怎么成了你的大嫂?”

    毛问智笑道:“你说你这人儿,咋彪乎乎的呢?俺大哥的女人,你说,俺不叫大嫂俺叫啥?”

    于海龙差点儿一头从马上栽下去,结结巴巴地道:“我……我们土司是你大哥的女人?”

    毛问智惊奇地瞪大了眼睛:“咋的。你还不知道呢?哎呀,俺大哥挺神呐,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把事儿给办了,要不咋说他是大哥呢,就是本事!”

    于海龙大喜:“土司终于肯找男人了?哈哈哈,我于氏土司,终于要有继承人了啊。哈哈哈……”

    于海龙正想再问个仔细,突有侍卫冲上来禀报道:“大头人,山寨里出来人了!”

    于海龙扭头一看,就见浩浩荡荡的大军从山寨中涌出来。潮水般向他们扑来,顿时一声冷笑。

    如果只是于扑满、于家海带些亲兵出来,那就说明他们并无反意。眼下这情况还用说么,这两个人果然包藏祸心,意图对土司不利,如果不是毛问智误打误撞半路截住了他,此时他已束手被擒了。

    于海龙沉声喝道:“全速赶回我们的大营,我倒要看看,他们敢不敢一路追下来!”

    于海龙说着,从得胜钩上摘下那口沉重的大刀,往鞍上一横,故意放慢了马速,他要亲自在后面押阵。亲兵随从们素知头人神勇,是以也不犹豫,纷纷加快速度向前逃去。

    于海龙冷冷地盯着远处扑来的敌军,大声道:“毛兄弟,你跟着我的人快走,老夫断后,管叫他们……”

    于海龙说着回过头去,顿时一呆,身后哪还有毛问智的身影。于海龙向远处一望,就见一匹黑马冲在队伍最前面,扬鞭似雨,打马如飞,身子颠得仿佛挂在枝头的一块破布头,早已逃出两箭地了。

    于海龙愣了愣,不禁由衷地赞美道:“这厮看似其蠢如猪,稍有风吹草动竟逃得比兔子还快,当真人不可貌相!”

    ※※※※※※※※※※※※※※※※※※※※※※※※※

    “这儿……会不会太危险?”

    叶小天看看来来往往、商货云集的码头,有些不敢相信,于珺婷居然把他领到了这儿。

    码头不可能长期处于封锁状态,所以现在宽进严出,只对离开的人严格搜索,负责搜查的不仅有男人,还有女人,除了货物全部要打开认真检查,所有男人要搜身检查,就是所有要离开的女人也要由老妈子领进房间进行最认真的检查,确认并非于珺婷伪装。

    于珺婷道:“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我们藏在这里,连你都不敢置信,张雨桐会想到么?况且,文先生始终下落不明,应该已经逃出去了,只要他能出去,我的处境就会有所改善。”

    叶小天敏锐地注意到,她说的是“我”,而非“我们”,不由眉头一挑,道:“我?什么意思?”

    于珺婷微笑道:“很快,你就会知道了。不过……”

    于珺婷轻轻捧起叶小天的手,柔声道:“不过,我这种安排,只因以前就危机重重,所以早就安排用以自保的一个小手段。要想力挽狂澜,还是要靠你,小天哥……”

    “咳!你还是叫我叶推官吧,于大人!”

    叶小天好象浑身爬满了蚂蚁,由哚妮或凝儿、莹莹唤来叫人心里很甜的称呼,不知怎么,从于珺婷嘴里说出来,他就浑身的不自在。

    “土司,你们的衣服!”一个身材圆成了球,衣服油的能拿去炒菜的胖子钻进房间,将两套衣服递给于珺婷。

    叶小天打量着于珺婷苗条纤细的身材,忍不住又道:“在码头上当力工,你行不行呀?”

    胖子向叶小天瞪起了眼睛:“土司大人怎么能去码头上扛活?”

    也许这胖子炒的菜很美味,可是各种滋味混合在一起。曾经再香的味道也叫人受不了。他一靠近,叶小天差点儿熏个跟头,忙退后一步。道:“在码头上却不扛活,那干什么?”

    胖子道:“摘菜、洗菜……”

    说到这里,胖子有些担心地回过身,对于珺婷道:“土司大人。您看……这活儿行吗?您放心,你只需做做样子就成,小的可不敢真让土司大人您干活儿。”

    于珺婷淡淡一笑:“不要这样,既然扮小工,那就要扮得像,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出了这间屋子,就别拿我当土司。”

    胖子点头哈腰,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是是是!”

    叶小天松了口气,笑道:“扮厨房小工?这倒容易,其实我连菜都会炒的。”

    胖子又回过头,瞪起小眼睛道:“扮小工?土司大人扮小工就行了,厨房哪能一下子增加太多人?岂不惹人生疑!”

    胖子以为叶小天是土司大人的随从。两人出现时也确实是这么介绍的,是以对他毫不客气。叶小天吃吃地道:“那我……”

    胖子理直气壮地道:“当然是做力工!”

    于珺婷一旁窃笑不已,叶小天目光转过去,她立即收敛笑容。很同情地看着叶小天,一脸无辜。

    ※※※※※※※※※※※※※※※※※※※※※※※※※

    华云飞快马加鞭,直奔格哚佬的山寨。经过提溪司地盘时,稍稍遇到了些麻烦。提溪张家正提防着提溪于家,所以各处设了关卡,防止于家的人前来窥探底细。

    华云飞为了避免麻烦,绕了个远道,从于家的地盘穿过去,从水银山方向抄山道赶到了格哚佬的山寨。

    此时,耶佬已经带着哚妮和遥遥赶到了格哚佬的山寨,华云飞赶到,马上对他们说明了现在的情况。

    华云飞道:“大哥以为,我们在提溪站住了脚,这只是第一步,并不意味着在铜仁众土司中我们有讲话的权利。比如凉月谷,凉月谷早在百十年前就已迁至提溪,可时至今日,也很少被铜仁众土司放在眼里,偶尔有些事情涉及提溪,果基土司还能去铜仁露一小脸,大部分时候,铜仁知府聚集众土司议事,根本就当他们不存在。

    我们如果按照正常的发展,恐怕一百年后也不过就是成为今日的凉月谷。出兵铜仁,干涉张于两家之争,虽然是为我们的盟友于氏解围,却也可以打开我们的局面,从此以后,铜仁府研商政务时,就少不了我们的一席之位了。

    所以,尊者希望你们能尽快提调兵马出山,而且还要联络凉月谷,最好联合出兵,相信凉月谷对于他们尴尬的处境也早就不满了,只是他们一直没有等到这样的机会。”

    格哚佬摩拳擦掌地对引勾佬和耶佬道:“两位长老怎么说?”

    引勾佬经过上次的战争,为格哚佬部争取到了山下一大块良田,被部落百姓奉为英雄,如今时常下山,向新得到的这块土地上的百姓传经授义。

    附着在这块土地上的百姓,如今也归了格哚佬部,和山中生苗一生下来就是蛊教信徒不同,引勾佬亲口讲授经义,展示神通,把他们变成蛊神的信徒,特别有成就感。

    再加上引勾佬在上次竞争尊者之位,殁了两位长老之后补上来的长老,资历、地位较其他六位长老要低,年纪相对要轻、地位相对要低,就更容易滋生向上的动力。所以华云飞说出的这番话,深深地打动了他。

    引勾佬立即点头,应和道:“若非于家庇护,我们当初绝不会这么容易就在铜仁站稳脚跟,还得到偌大一块领地,于情于理,如今于家落了难,我们都没有坐视的道理。再者,此次出兵,还可以进一步提高我们部落在铜仁的影响,于我部落大有好处!耶佬,你怎么看?”

    :关关的威新号yueguanwlj,有些影视消息这里发不了图文,都会在那里发,欢迎大家关注!这情节跌宕不,除了不淫荡,一应要素俱全啦,求月票、推荐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