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五卷 第35章 衙前风波
    展凝儿穿着一身男装,从报名队伍的最前面一直走到最后面,还是没有看到叶小天的身影,这时府衙大门打开,在衙差的吆喝声中,考生们鱼贯而入开始报名了。

    展凝儿暗暗苦笑:“亏我起个大早,他倒稳当的很,这个时候了还没到。”

    薛母因为丈夫的惨死,精神上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如果说一开始她还是因为相信了丈夫的遗言,因此把叶小天视作凶手,此刻却已是彻底丧失了理智,偏执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

    她根本不会理性地考虑叶小天说过的话,似乎只有夺去他人的一条性命,才能抵消她心头的仇恨。她扒着车窗,努力张大双眼,在进入府衙的人群中仔细辨别着,寻找着那张永远也不会忘记的面孔,脸庞扭曲的有些吓人。

    她很可恶,又很可怜,她现在已经是一个精神失常的疯子。

    提刑司的几名巡检换了便装混在人群里,来来回回地巡弋着,等了许久,眼见大半考生都已进入府衙又从府衙里出来,那个老婆子还没进行指认,有个便衣巡检便走过来,不耐烦地对李秋池道:“李讼师,这老婆子是不是老眼昏花,认不出人来了?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找到那人?”

    李秋池还没说话,薛母已然回过头来,紧张地道:“差爷,您别急,老婆子这眼神儿好着呢,他还没来呢,他真要来了,老婆子一定认得出。”

    李秋池微微一笑,摸出些散碎银子塞到那个巡检手中,说道:“辛苦你们了,报名要持续一天呢,也许他下午才来也说不定。这点钱拿去,请大家买碗茶润润喉咙。”

    那巡检收了钱,态度便缓和了许多,道:“得嘞,我到衙里头逛逛,可别他已报了名,却被这老婆子看走了眼。”

    李秋池拱拱手道:“有劳!”

    谢传风在一旁早就等得不耐烦了,正想四处走动一下,一听那差官这么说,忙道:“我陪你去!”

    自从发现水舞逃走,谢传风心头又嫉又恨,不用想,薛水舞逃走,肯定是找叶小天去了,他认定了自己先前的怀疑果然没错,这对狗男女确实有私情。

    今天是他陪着薛母过来的,他不但想送叶小天进大狱,还想把水舞带回去。水舞是他的未婚妻,羞辱了他的颜面,就算他嫌这个女人下贱,不肯再娶她为妻,也不能轻饶了她。

    华云飞一大早就来了,排着长长的队伍,耐心地磨蹭着,好不容易轮到了他,华云飞把叶小天的过所和铜仁府开具的考凭交给小吏验看,那小吏看到“叶小天”三字,双眸顿时一亮。

    他上下打量叶小天两眼,仔细验过一应凭证,给他做了登记,开具了考证,盖上大印,华云飞道了声谢便往外走,这时那小吏用力咳嗽一声,一直站在旁边的杨府管事目光一转,那小吏马上向他递了个眼色。

    那管事顺着这小吏的眼神儿一看,急忙点点头,带了两个下人向华云飞追去。

    华云飞身后排的那人是徐伯夷,徐伯夷走到公案前,交出自己的考凭过所,目光无意地一垂,“叶小天”三字赫然入目,虽然从他的角度那字是倒置的,可这三个字笔划不多,怎么能看不出来。

    徐伯夷微微有些惊讶,暗忖道:“方才那人也叫叶小天?不会是叶小天叫人代他报名吧?唔……,应该不会的,这么重要的考试,他有手有脚的,何必要人代劳。”

    正思忖间,那位提刑司的巡检官走过来,把腰牌向那小吏一亮,说道:“兄弟,在下是提刑司的人,有劳你查一下,有没有一个名叫叶小天的人,来此登记报名。”

    那小吏暗暗一呆,心道:“怎么又有人找叶小天,这叶小天究竟是什么来路?”他心里想着,下意识地就做出了动作,向堪堪走到大堂门口的华云飞的背影一指,道:“喏,那个就是!”

    “什么?”

    那巡检猛一回头,恰见华云飞迈出门去,那巡检立即大吼道:“抓住他!”一个箭步就向华云飞追去。

    谢传风刚刚与华云飞擦肩而过,一听那巡检大喊,立即返身追去,一边追一边咬牙切齿地想:“原来就是这小子给我戴了顶绿帽子!”

    华云飞出了大厅便脚下生风,他想早点赶回去,或者还来得及赶上花溪之会,虽说叶小天已经有了冬天给他准备的蛊虫,但是对于叶小天的安危,华云飞终究不太放心。

    谢传风一见,立即大叫道:“叶小天!”

    华云飞一听有人呼唤“叶小天”,下意识地一转身,谢传风已然狠狠一拳向他击来,华云飞心中一惊,脚下却稳稳的一动没动,只是上身倏然向后一弯,足如铸铁、身挺似板、斜起若桥,谢传风这一拳便贴着他的额头击空了。

    谢传风虽不懂武功,可这一拳含忿而发,竟也又快又狠,带起了华云飞额头一绺发丝,华云飞一记“铁板桥”躲过了这一拳,身子倏地一下弹了回来,一记“霸王上弓”,重重一拳打在谢传风的下巴上。

    谢传风闷哼一声,身子往后一倒,却不想后脚跟已经被华云飞勾住,整个人结结实实摔向地面,后脑勺“砰”地一下,登时磕出一个大血瘤子,差点儿没痛晕过去。

    华云飞学的拳法是“白猿通臂”,这套拳法兼习跤法,正所谓“拳加跤,艺更高”,非常适合近战,不要说谢传风根本不懂技击,就算是个很高明的拳手,既然被华云飞躲过了这一拳,也很难躲过对方如此迅猛地反击。

    华云飞一个“威靠”击倒谢传风,靴尖“呼”地一声,带着一股劲风抵在了谢传风的咽喉上,厉声喝道:“你要干什么?”

    这时候,那个巡检也追了出来,大叫道:“抓住他!”

    正游弋在外的七八名巡检立即“呼啦啦”一下围了上来,华云飞哪肯让他们形成合围,双臂一摆,正要击向一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巡检,那些巡检已经十分麻利地从衣袍下取出了腰刀铁尺,链镣腰牌。

    “提刑司巡检办案,胆敢拒捕者,格杀勿论!”

    华云飞一惊,心道:“糟了,莫非我在葫县的案子发了?”一念及此,华云飞更加不肯坐以待毙了,他正想杀出重围逃之夭夭,却不想那从大厅中追中的巡检已然大喝道:“叶小天,你敢拒捕不成?”

    华云飞一听“叶小天”三字,又硬生生地止住了动作,沉声道:“你说什么?”

    那巡检大声道:“现有铜仁薛刘氏,告你谋杀其夫,案子已然转到提刑司,你乖乖束手就缚,跟我们去见大老爷吧。”

    华云飞顿时恍然:“原来是为了铜仁那桩案子,他们把我错认成大哥了。”

    这时候,徐伯夷也从大厅里快步跟出来,站在台阶上看着。

    李秋池在车上蹙了蹙眉,对薛母道:“他就是你告的那个叶小天?”

    薛母瞪大眼睛辨认了一下,道:“不对!他不是叶小天!”

    李秋池眼珠一转,掀开轿帘走了出去,薛母也急急跟了出去。

    展凝儿正从队尾走向队首,还没走到头,就听到谢传风的一声大呼:“叶小天”,展凝儿心中一喜,急忙快步赶来,还没赶到近前便看到了徐伯夷,但她还来不及发作,就被众巡检围困华云飞的情景吸引了目光。

    华云飞慢慢放下拳头,冷冷地道:“我不是叶小天!”

    “他不是叶小天!”

    薛母急冲冲地走了过来,大声道:“你是冒充的,你说!那个藏头露尾的家伙到哪去了?”

    华云飞一见薛母,厌恶地皱了皱眉,道:“你这个恩将仇报的疯婆子,我大哥哪里对不住你,你非要置他于死地?”

    薛母乖戾地尖叫道:“我恩将仇报?他害死我男人,他该死!”

    华云飞“呸”了一声,懒得再跟这个疯子说话,只是冷冷地道:“不可理喻!”

    那个从大厅追出来的巡检道:“你不是叶小天?缘何以叶小天的名义前来报名?”

    华云飞闭口不答,徐伯夷眼珠一转,微笑着走上前来,说道:“这位小兄弟,现如今是苦主举告,提刑司办案,你这样也不是办法,难道明**那大哥就不参加贡试了?又或者从此隐姓瞒名浪迹天涯?是否有罪,还要官府查过了才知道,你何不请你大哥出来,与苦主对簿公堂呢,是非清白,自有官家公断!”

    华云飞并不认识徐伯夷,见这人态度和霭,话说的也甚有道理,不由暗自忖道:“他说的不错,今日之事若不了结,岂不误了大哥明日贡试?再者,大哥除非隐姓埋名逃亡天涯,此案终究要有个了断才行。铜仁府已经判了大哥赢,这疯婆子又告到提刑司,难道就能翻案了?我是此案的关键证人,如果此时与官府作对,可就不好替大哥做证了。”

    想到这里,华云飞勉强答道:“我是替我大哥前来报名的,我大哥如今在花溪!”

    徐伯夷疑惑地道:“明日就要考试,他还去花溪散心?”

    展凝儿听见这番话,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亏我担心他,眼巴巴地守在这里,都没去花溪看看究竟是谁喜欢了莹莹那丫头。没想到这个臭家伙明日就要贡试,今天还有心情去花溪看热闹,心可真大。”

    展凝儿刚想到这里,华云飞的下一句话便令她呆若木鸡了。

    华云飞朗声道:“我大哥与一个名叫果基格龙的家伙约在花溪决斗,时间就在今日!”

    p:月近中旬,诚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