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五卷 第32章 风云际会
    明月爬到半天空的时候,贵阳城中已是一片黑暗寂静,但杨府大宅里却是灯火通明,无数的仆从丫环进进出出,忙忙碌碌,因为他们的主人从播州赶来,刚刚入住府邸。

    后宅里面,沐浴已毕的杨应龙穿着一袭轻袍,懒洋洋地往官帽椅上一倒,顺手取过一碗酸笋鸡皮汤,小小地呷了一口,闭目品咂着味道,缓缓问道:“我叫你打听的那个人,可已探听到他的下落?”

    杨府管事恭谨地应道:“老奴得到老爷传讯之后,马上派人去了铜仁,却不想那人竟来了贵阳。老奴查遍了贵阳大小客栈都没有他的消息,想必他是租住了民房,这可就不易查找了。不过,他既是来贵阳参加贡试的,到时候一定会去府衙报名,老奴会找到他的。”

    “嗯!找到他就好,不要惊动他,这个人,对我有大用!”

    杨应龙轻叩扶手,悠悠然又道:“水西这边,近来可有什么特别的消息?”

    杨府管事想了想,试探地道:“怜邪姬对这次贡试似乎很上心。”

    杨应龙淡淡一笑,道:“关心贡试的又何止是一个田家,还有其他的事么?”

    杨府管事想了想,忽然轻笑道:“还有一件事,近来在贵阳传的很热闹,只是老爷您对这种事可未必感兴趣了。”

    杨应龙没有应声,只是呷了口鲜汤,静静地听着。

    杨府管事道:“红枫湖夏家的大小姐,一向被水西豪少敬而远之,谁知近来不知怎么的,却一下子有了两个追求者。一个是凉月谷果基家的格龙少爷,另一个迄今不知是谁,这两人约定了要在花溪决斗,以决定谁有资格追求夏大小姐。”

    杨应龙听了果然不感兴趣,淡淡地道:“不知所谓的小孩子游戏。靖州杨家来人了么?”

    杨府管事谄笑道:“老爷您吩咐下来,靖州杨家敢不应承?杨夫人亲自赶来了,只是路途遥远,如今还在路上,靖州杨家已经快马派人赶来送信,说杨夫人一定会赶在贡试之期间抵达贵阳。”

    杨应龙“嗯”了一声,轻轻打了个哈欠,管事赶紧道:“老爷一路疲乏,先歇下吧,可要人侍寝么?”

    杨应龙站起身,轻轻抻个懒腰,道:“免了,正乏着。”

    “是!”

    管事答应一声,急忙抢着一步,躬身送杨应龙步入后堂。

    此时,田府虽然已一片寂静,但是怜邪姬田妙雯的住处却仍掌着灯。

    书案上,胡乱摆着几张纸,张上凌乱地写着一些名字、数字。

    田妙雯搁下笔,妩媚的眉轻轻鼙起,低声沉吟道:“今年贡试,南直隶、北直隶各录取一百三十五人,江西九十五人,浙江、福建各九十人,湖广、广东各八十五人,河南八十人,山东七十五人,四川七十人,陕西、山西各六十五人,广西五十五人,云南四十五人,依旧是我贵州最少,和去年一样,只有三十个名额。”

    田妙雯轻轻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轻轻拍着额头,喃喃自语道:“三十个名额,按照惯例安家会拿走四个,宋家三个,我田家和杨家各两个,其他土司人家轮流分享十四个,余出五个名额给普通人家秀才。

    这些人家,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想多争取一个,无异于虎口夺食啊,看来只有把徐伯夷放在普通秀才里边,才有可能多争取一个名额,却不知他有没有这样的实力……”

    田妙雯苦思良久,复又拿起笔来,扯过那几张写满人名和数字的纸张,再度推算起来,她那闺房的灯,一直亮到很晚很晚……

    ※※※※※※※※※※※※※※※※※※※※※※※※※

    青青山坡上,叶小天屈指一弹,一只小小的虫子便无声无息地落到了夏莹莹的衣袖上,不等它爬进衣袖,叶小天便“惊讶”地道:“哎呀,有只虫儿!”说着,叶小天伸出手去,把那虫子掸落到地上,又狠狠加上一脚。

    “哈!我真是天才啊!这才一天功夫,就能熟练掌握放蛊的手法了。”

    叶小天洋洋自得地想。夏莹莹见心上人如此体贴,向他甜美地一笑,大眼睛荡漾着迷人的春.光,说不出的诱惑。

    小路和小薇抱臂站在二人身后十余丈外的距离,无奈地看着他们腻在一起。不过,她们估计这两个人的好日子也快要到头了,果基格龙已经把花溪之会的消息散播到了整个贵阳府,那些豪门阔少一个个闲得五脊六兽的,听说这等有趣的事情,都像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叫着要去看热闹。

    随着消息的散播,距贵阳城并不远的红枫湖一定也会收到消息,等夏莹莹那二十多个伯伯叔叔、**十个堂兄堂弟,甚至一百多个大侄子们气势汹汹地赶到花溪……

    两位姑娘已经可以预见到叶小天的凄惨下场了。

    叶小天着迷地看了眼夏莹莹甜笑的俏模样,说道:“你还笑呢,还有八天我就要跟那头大猩猩决斗了,你就不担心我被他打死?”

    夏莹莹甜甜地道:“怎么会呢,有我看着呢,他想打死你,我还不舍得呢。”

    叶小天翻个白眼儿道:“其实……我们已经是两情相悦了,有他什么事儿啊。你又不喜欢他,不如你告诉他不用比了吧。”

    夏莹莹巧笑嫣然地摇头道:“你都已经答应了他嘛,现在取消决斗多不好意思。我听小路说,如今整个贵阳府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呢,要是咱们提出取消决斗,你会被人取笑的。”

    叶小天赶紧道:“我不介意被人取笑啊。”

    夏莹莹瞪大眼睛,道:“可我介意啊!你被人取笑,我多没面子,我一定会很生气。”

    叶小天无奈地叹了口气,怏怏地道:“也就是说,无论如何都得比喽。”

    夏莹莹轻轻扯扯他的衣袖,用甜丝丝的嗓音道:“干嘛,生气了呀?”

    叶小天趁势佯作生气,板着脸道:“说到底,你不就是喜欢看两个男人为你争么?”

    “才不是呢。”

    夏莹莹笑得更甜了,嗓音也更甜了,轻轻牵着叶小天的衣袖,柔柔地道:“人家只是喜欢看你为我争啊。啊!你看,你看那里……”

    夏莹莹欢快地跳了一下,伸手指着坡前。叶小天已经习惯了她的一惊一乍,顺着她的手指一看,就见坡前有三头牛,两公一母,两头长得巨大犄角的公牛正在“顶门儿”,便道:“看什么?”

    夏莹莹道:“你看啊,那两头公牛为了争那头小母牛都要决斗一番的,你是男人嘛,难道还不如一头公牛?”

    叶小天如果不是看到那两头公牛的大家伙,都未必能辨认出这三头牛的性别,不过想到人家就是本地的小村姑,认识公牛母牛没什么稀奇,叶小天也就释然了,他却不知,夏莹莹辩识公牛母牛的标准竟然是看体形。而这两头公牛都已成年,比那头刚刚长成的小母牛壮硕了一倍不止,巧巧的被她蒙对了。

    两头公牛的决斗以一方的失败而告终。失败的公牛落荒而逃,跑出大约一里来地,才在山坡上站住。胜利的公牛得意洋洋地哞着,冲向那头正吃草的小母牛,两只前蹄奋力一扬,突然人立而起,把两只前蹄搭在了小母牛的背上。

    这头成年公牛非常强壮,这一起一落力道也大,那头小母牛被他一压,一下子跪趴在草地上,公牛也滑摔到一旁,那头小母牛哞哞地叫着挣扎起来,似乎想要跑开,可那头公牛却猛地跃起,两只前蹄一扬,再一次搭到它的背上。

    这一次,有所准备的小母牛站稳了,那头成年公牛两只后腿稳稳地站住,昂起头来又是“哞”地一声叫,那奇大无比,好像一条擀面杖般又长又直,却比门杠子还要粗上几分的大家伙奋力向前一刺。

    夏莹莹的两只眼睛瞪得圆圆大大的,两只小手攥在胸前,紧张得喘不上气来:“你看,你快看!那个大家伙不是要争小母牛,它是逮着谁就欺负谁,真是太坏了,哎呀,你快看,它用大**子戳那头小母牛呢,这得多痛啊!”

    夏莹莹鼙着秀气的眉儿,小脸皱起来,直替那头小母牛疼得慌。叶小天瞪大眼睛,看看那两头正在交配的牛,再看看眼睛眨都不眨、一脸义愤填膺的夏莹莹,脸颊急剧地抽搐了几下。

    小薇和小路飞快地跑过来,红着脸拉起夏莹莹就走:“莹莹啊,你快来,我在那边树林发现好多蘑菇。”

    “我不走,那头大公牛好可恶,我要路见不平……”

    “算了算了,人家畜牲之间的事,你少管……”

    “哈哈哈哈……”

    叶小天再也忍不住了,抱着肚子狂笑起来,他觉得自己找的这个小媳妇儿蛮可爱的,看来今后这二十年是不会寂寞了。

    此时,红枫湖夏府中,也响起了一阵豪放粗犷的笑声。

    夏老爷子双手叉腰,笑得威风八面:“怎么样,怎么样?我就说,就凭我那宝贝孙女天仙一般的俏模样,哪能没有男人喜欢,除非那男人眼都瞎了。以前呐,是你们把她看得太紧了,你瞧瞧,我这才让她独自出去两回,就有人为她决斗啦,要是再让她多出去跑两趟,还不得有人为她点烽火台啊,哈哈哈哈……”

    夏老六,也就是成功地为老夏家生下一个宝贝女儿,结束了夏家满门阳刚历史的大功臣夏天炎发牢骚道:“爹,以前明明是莹莹一出门,你就不放心,,非得让十个八个人跟着不可,这时怎么成了我们看太紧了?还有啊,烽火戏诸侯,那不是个好比喻。”

    “滚你的蛋!”

    夏老爷子瞪起眼睛,很利索地给他儿子一脚:“就你读过书!少跟老子显摆!我要去贵阳,我要去看看,除了格龙,还有谁家的孩子这么有眼光,喜欢上了我们家莹莹。”

    夏老六一听赶紧劝道:“爹,您就别去了,您都这么大岁数了……”

    “滚你的蛋!”

    夏老爷子又是一脚飞起,踢在他儿子的屁股上:“我妈还能织网捕鱼呢,我出个门儿怎么啦,我非要去,你们都跟我去,要是一切顺利的话,这回我就能领回个孙女婿,哈哈哈哈……”

    p:诚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