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五卷 第21章 误会
    小天突然想起他看过的戏曲里,还有听说书先生讲过的故事里那些强抢民女的纨绔恶少。他并不是因为这位姑娘俏媚可人的姿色替她的安危担心,他只是……很想体验一下当纨绔恶少的感觉。

    本姑娘很像卖梨的吗?夏莹莹觉得很有趣,兴致上来,她便进入了角色,那灵动的眼珠微微一转,便用汉语脆生生地笑答道:“一钱三个,很便宜呢,这位客官要不要买呀?”

    小天讶然道:“啊!原来姑娘你会说汉话。你这梨,个头儿小了点儿,一钱三个可有点贵,两钱个行不行啊?”

    夏莹莹笑吟吟地道:“好啊,你自己挑吧。”

    两个人都没注意他们这价钱侃得有点古怪,夏莹莹是觉得客串卖梨姑娘很好玩,价钱嘛,贵一些贱一些无所谓。小天则是被她那俏美的目光瞟着,还真有点神思不属。

    小天刚一蹲下,便嗅到一抹如芝如兰的淡淡幽香,小天只道那是人家女孩儿的体香,心不由一荡:“说书先生说的褒姒妹喜,大概也不过如此了,这样俏媚无双的女孩儿居然生在西南蛮荒之地,可惜了,这样是在京城,肯定能当西宫娘娘。”

    身份高贵的女人家小天只碰到过一个展凝儿,可展凝儿一副男儿性格,很少佩香囊涂香粉,小天自然不明白他嗅到的其实是一种品流极高的花脂香粉,这样的香脂一两便贵过三两黄金。

    小天只是看人家姑娘生得俊俏,成心攀谈几句,哪是真的在乎梨大小,是以挑来挑去,半晌也没挑出几个合适的,恰在这时,小天突然觉得**被什么东西蹭了一下。

    小天扭头一看,就见一只黑色的土狗笔直地向前跑去。小天见是一只狗儿经过,无所谓地又扭回头来,刚想跟卖梨姑娘说话,突然又听一阵吵嚷呐喊声传来,循声看去,就见十几个男人举着镐锹棍棒气势汹汹地跑来,一边跑一边喊。

    这些人有说土话的。也有说汉话的,就听他们喊:“别让它跑了,打疯狗啊!打疯狗啊!”小天一听“疯狗”,一股寒气嗖地一下窜上了头顶:“我艹!疯狗?刚刚它要是咬我一口……”

    小天刚才以为那狗只是一条普通的土狗,所以坦然自若。如今那狗都跑出好远了,就连那些追打疯狗的壮汉都一窝蜂地冲过去了。他听到呐喊声却突然反应过来,心一惊,下意识地向前一跳,侧身坐在小桥边的莹莹姑娘猝不及防,“哎呀”一声就被他撞下河去。

    “哎呀,对不住,对不住……”

    小天赶紧上前拉那姑娘上来。好在这小溪不深,那姑娘又是赤着双足,被他这一撞,只是猝不及防裙下摆被河水打湿了。河水打湿了裙摆,绯色的裙摆贴在曲线优美的小腿上,微微透出肉红色,再衬着那双纤美俏白的美足……,美得不可言喻。小天一边道歉,一双贼眼忍不住偷瞄不止。

    “啊!你这个大笨蛋!居然撞我下河,这要是我大爷爷二爷爷三爷爷四爷爷五爷爷爷爷知道,一定饶不了你。”

    小天呆了一呆,道:“你有这么多爷爷?”

    夏莹莹气呼呼地跺了跺脚,弯腰抄起裙摆拧水,全然不曾发觉她那晶莹柔美的小腿就这么呈露在人家面前:“那当然。我还有二十个叔叔伯伯,八十个堂兄堂弟,一人一拳都能把你打成肉酱!”

    小天惊道:“你家亲戚好多。”

    夏莹莹下巴一扬,得意地道:“哼!怕了吧?”

    小天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好像后边有狗撵着似的,越走越快。

    现代社会人口流动太频繁,而明朝时候则相对稳定,饶是如此,真要说到一家五代同堂,百十户孙聚居一起的场面,南方也远远多于北方,因为政权更迭、战争动乱多发生于北方,南方相对稳定的多,所以社会、家庭架构很少受到破坏。

    小天到黔西南这么久,对这种状况自然有所了解,听这姑娘一说,他只道这姑娘家就住附近,万一她那七个爷爷,二十多个叔叔大爷,八十个堂兄堂弟闯声赶来,以为他调戏自己家姑娘,一人一拳,他的要害防护术也没有作用啊。

    小天的推断本没有错,因为越是这样聚群而居的百姓人家,因为人多势众,在地方上越是霸道,只有他们欺负人,哪有人敢招惹这样的人家。小天这时哪还有跟人家漂亮姑娘搭讪的心思,自然是走的越远越好。

    小天要是道个歉,夏莹莹也就无所谓了,可小天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可惹恼了夏莹莹:“这什么人呐,太没礼貌了。”

    夏莹莹怒气冲冲地趿上鞋,提着裙摆就追:“喂!你给我站住!”

    小天听见身后姑娘在喊,心头一紧:“糟糕,果然不是善碴儿。”小天脚下如风,走得更快了。

    前边树丛一转,就绕回了华云飞和遥遥等候他们的地方,一见小天回来,华云飞便走上两步,换做平时遥遥早就像只小燕似的扑上去了,不过她正畅想着如何做一个好妻,因此只是微笑着扮小淑女,并没有跑上前去。

    “别过来,就当根本没人路过!”

    小天急急向华云飞递个眼色,与他擦肩而过,华云飞一愣,便见一位极俏美的姑娘提着裙摆追了上来,那跑动的身姿动人之极。

    小天快步从华云飞面前走过,把手放在胸前,向遥遥急急打着手势:“小天哥哥闯祸了,你别过来,就当不认识我,就当根本没人从这经过。”

    夏莹莹越追越生气,眼见前方路上有人,马上高呼道:“拦住他!他是小偷!”

    华云飞心奇怪:“大哥偷了她什么东西啦。”

    夏莹莹追近,气呼呼地对华云飞道:“你没听见我喊啊,怎么不拦住他?”

    华云飞回头看看,茫然道:“拦谁啊?”

    夏莹莹道:“刚刚从你面前走过去的那个人啊!”

    华云飞瞪大眼睛看着夏莹莹。奇怪地道:“姑娘,没人从这经过啊!”

    “你敢骗我?你……,小妹妹,刚刚是不是有个人从这儿经过呀?”

    夏莹莹气呼呼地瞪了华云飞一眼,又马上换上一副笑脸,两眼弯弯如同迷人的月牙儿,笑眯眯地问遥遥。

    遥遥一脸天真烂漫地向她摇了摇头。脆生脆气地答道:“大姐姐,真没有人从这里经过呀,一直就我和云飞哥哥两个人。”

    夏莹莹有些茫然,看看华云飞,一副很质朴的少年形象,再看看遥遥。明明是个天真烂漫的小丫头,他们怎么可能随口撒谎,可……方才明明看见那人从他们面前经过呀。

    这路不是笔直的,循着山势弯弯曲曲,再加上树木茂盛,前边有个弯儿,已经看不见小天的身影。夏莹莹撇下他们,不信邪地又追出一段,绕过前边那个弯,赫然看见小天正急急前行。

    夏莹莹精神一振,立即追了上去。

    “大叔,帮……帮我拦住他!”

    这是上坡路,夏莹莹提着**的裙,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忽然看见路边草丛钻出一个头顶半秃的黑袍年人,夏莹莹不由大喜,连忙向他求助。夏莹莹俏媚可人,开口求人时,还很少有男人会不竭尽效力。

    那黑袍年人微微佝偻着肩膀,眯着双眼,用阴沉缓慢的声调道:“姑娘。你要追什么人呐?”

    夏莹莹伸出食指,指着小天的背影,气愤地道:“他!追他!”

    黑袍年人扭头看了看小天,又慢慢扭回头。望着夏莹莹阴恻恻地一笑,慢吞吞地道:“姑娘,你看错了吧?那儿哪有人呐?”

    夏莹莹又是一呆,那个买梨的家伙明明从那兄妹俩面前走过去了,他们非说没看见,夏莹莹就已经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她以为那兄妹俩老实,不敢多事,又或者根本就是认识那个家伙,所以存心包庇。

    但是……但是这个黑袍人可是刚从草丛里钻出来的,总不会也认识他吧?夏莹莹用力揉了揉眼睛,那个家伙明明就在前边走。她指着小天的背影,讷讷地对那黑袍年人道:“他……他……”

    黑袍年人呵呵地笑了两声,慢吞吞地道:“姑娘,这儿除了我,没有别人呐!”

    夏莹莹心隐隐浮起一抹不安的感觉,她抬头一看,前方路上已经失去了那个买梨人的身影,再看看眼前这个黑袍年人,他个很高,腰背佝偻着,头顶半秃,脸颊苍白,有点鹰钩鼻,眼窝深陷,有些阴森。

    他的袍是黑色的,皱皱巴巴,衣摆上有些泥土,胸口有些泥痕,肩上还有草茎,就像刚从土里爬出来似的。夏莹莹的目光渐渐落在他的手上,他的双手捧在胸前,手上正捧着一只黑色的坛,好象……骨灰坛?

    几只虫突然从那坛缝里爬出来,见此情景,一股寒气倏然掠遍夏莹莹的全身,冬天先生眯着眼睛冲她一笑:“呵呵……”

    夏莹莹的柳眉刷地一下变成了剪刀眉,那双俏媚的眼睛蓦然瞪大了一倍!

    ……

    前边路弯处,遥遥奇怪地对华云飞道:“云飞哥哥,小天哥哥为什么要躲着那个女人啊?”

    华云飞摇摇头道:“你小天哥哥行事常有出人意料之举,我也猜不出来。别真是偷了人家什么东西吧?”

    他刚说到这儿,就见那位异常俏美的姑娘用比刚才快了三倍的速度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尖叫道:“鬼啊!有鬼啊!”

    华云飞还来不及问句什么,那双美丽的长腿就像风车一般,载着夏莹莹从他们身边飞一般飘了过去……

    :多谢大家关心,家父现在状况还算稳定,昨晚做了脑ct,但现在看不出什么,说是得过两天血栓形成才能看出来,目前先用着药。而且因为国庆,主任啥的都放假了,只有值班医生,总要过两天才能详细诊断。但是因为送医及时,应该能恢复的不错。忙碌一天,很乏,回来先码好这章传上,凌晨那章如果来不及就明早码完上传。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