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02章 危机不断
    晨风拂煦,旭日当空。清丽的松江水反射出潋滟的波光,氤氲在波光中慢慢消散,现出水上的石板桥,石板是一块块泛着岁月痕迹的青石,仿佛微微曲折的一行琴键,一个小童调皮地从这琴键上跳过,潺潺的流水就像音乐般传出。

    这里是蓼皋,松江畔,一座偌大的宅院,宅院虽大,却没有城中高门大户的那种森严气氛,反而尽显农家纯朴之气。这里就是于家老宅。

    老宅子里,于扑满和于家海神色紧张地看着他们的二哥于问舟。屡屡败给于珺婷后,于问舟似乎大彻大悟了,往昔的桀骜不驯全然不见了踪影,在族内事务上,他很少再给侄女添堵。

    但张雨桐不相信,野心哪那么容易消除?何况他还清楚,虽然于扑满和于家海不太满意二哥对侄女的屈服,但他威望还是在的,要和于家达成默契,需要这个人点头,所以,张绎还是同他取得了联系。此时,张绎刚刚被带下去,于扑满和于家海就迫不及待地征求起二哥的意见来。

    于扑满喜形于色道:“二哥!不用咱们出动一兵一卒,咱们只需按兵不动,不往铜仁赴援,事成之后,大哥这一脉就绝了,你就是土司啊,我们两兄弟也不用靠边站了。于家在咱们三兄弟手里,一定能发扬光大。”

    于问舟淡淡地瞟了他一眼,缓缓道:“不管如何。珺婷总是大哥的骨肉,咱们不忿她做土司,倒要号令咱们这几个叔父。却也不必置她于死地吧?”

    于家海“嗤”道:“二哥,于家族人过千,死个女娃儿,有什么了不起。”

    于问舟垂目不语。于扑满急道:“二哥,难不成你还要增援铜仁府,搭救那个丫头,救她出来,继续踩在咱们头上?”

    于问舟沉吟了一下,道:“从这几年看。珺婷这丫头做的挺好,是个合格的土司。咱们年纪大了,就算夺了这份家当,还能当几天家?她这么争气,你我也可以放心了。”

    于家海道:“那么……大哥是要拒绝张绎,赴援铜仁!”

    “不错!”

    于问舟缓缓站了起来,沉声道:“送张绎离开吧。告诉他,如果我于氏土司遇害,于家,决不罢休!”

    于扑满大急。挺身就要反驳,被于家海一把拉住,道:“好!反正我们听二哥的。你既然这么决定,那就这么办吧!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三哥,咱们去送张绎离开!”

    于家海拉着于扑满出去,一到外面,于扑满立即不悦地道:“你拉我干什么?二哥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我原还以为他对那妮子低声下气,是故意隐忍,没想到他还真怂了,你也甘愿受她驱使?”

    于家海扭头望了一眼,低声道:“二哥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再说,就算你我反对,他要带人去铜仁,你能拦着?如果……让他留守根基,咱们两个去铜仁……”

    于扑满双眼一亮,道:“你是说?”

    于家海阴阴一笑,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

    ※※※※※※※※※※※※※※※※※※※※※※※※※※※※※※※※※

    “咳!”

    叶小天咳嗽一声,于珺婷盘膝坐在榻上,轻轻翻着一份话本儿,真难为了她,在这密室中居然还藏了解闷的话本儿,以致叶小天不禁有些恶意地猜测:“这位监州大人是不是在府衙里有个相好了,两人没事儿就藏到下边来胡天黑地一番?”

    不过想想于监州的性格,她要真有个男人,只怕还真用不着藏起来。而且她是土司,根本就是个土皇帝,就像武则天做了皇帝,普通女性需要承担的根本不能再约束她,于珺婷也是一样。

    “咳!咳咳!”

    叶小天又用力咳嗽两声,于珺婷扬起眉梢,瞟向他。

    叶小天道:“这里吃的喝的都有,马桶呢?有没有,不会……也要在这里解决吧?”

    吃喝也就算了,如果拉撒都要在同一间屋里,哪怕同为男性叶小天都觉得不自在,何况对方是女人,而且不是他的女人。

    于珺婷看了他一眼,指了指石床尾部,道:“那儿是道可以活动的门,推开。”

    叶小天松了口气,于珺婷又低下头,津津有味地看书,看了一会儿感觉叶小天没有动作,不禁又抬起头,奇怪地道:“怎么不去?”

    叶小天道:“我只是问问,现在并不想方便。”

    于珺婷白了他一眼,继续看书。

    叶小天道:“通风口在哪?这里边一点都不气闷,可我怎么看不到通风口?”

    于珺婷根本不理他,叶小天又道:“你困在这儿,似乎一点都不关心?就不想想回头怎么出去?也不想想张家还有什么近一步的举动?”

    于珺婷淡淡地道:“有什么好担心的,他是狗急跳墙而已。如果能杀得了我,才能反败为胜。只要我不死,外有于家和其他各路土司,内有戴同知,文先生和于海龙也会发动反击,我只需在此坐等,不消三五日,就可以出去,到时候,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夺了他的知府之位!”

    于珺婷说话的时候,叶小天已无声无息地走到她的面前,于珺婷忽然察觉灯光变化,一抬头,就见叶小天正站在面前,本能地瑟缩了一下,紧张地道:“你干嘛?”说着,她的手已经向后摸去。

    叶小天有些忍俊不禁,道:“你怕我干嘛?如果怕,那晚做客我府的时候你又……”

    于珺婷红了脸,瞪起眼睛道:“我怎么样?”

    叶小天一笑,忽然伸出双手,一下了把于珺婷的双手抓了回来,于珺婷这回真的有点紧张了,叶小天抓着于珺婷的双手,道:“你的手很凉。”

    “嗯?”于珺婷疑惑地看着他:“你还是个大夫?”

    叶小天道:“就算你料定张雨桐一击不中,必会被你击败,也不应该全不惦记外边的变化。况且,据我所知,你好象说过,你的三个叔父都不大服你,他们真会闻讯赶来搭救?”

    于珺婷强笑道:“怎么不会呢?再如何不和,终究是一家人。现在外人欺上门来,他们岂会坐视。”

    叶小天摇摇头,道:“可你也说过,这个外人,只是希望于家低头,他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吃下于家。既然他没有消灭于家的能力,那么与你不和的三个叔父,会不会借外人之手干掉你,自己当家?”

    于珺婷佯怒道:“你胡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叶小天叹了口气,道:“监州大人,你在强作镇定!其实,你怕的很!你甚至害怕我知道真相后,立即也弃你而去,所以你不敢露出丝毫紧张,是么?”

    “没有!你胡说,我才不怕……”

    于珺婷的眸中已经露出恐惧的神色,但仍矢口否认。

    叶小天道:“我方才一直在看你,你一共翻了十四页,每一页停顿的时间不一,但是你的眼神始终平视着书页,不曾移动过一次。我想,你方才到底看了些什么,你自己根本不知道!”

    晶莹的泪光,在于珺婷的眸中迅速荡漾起来,于珺婷被叶小天的这句话彻底击碎了伪装的外壳,泪水扑簌簌地滚落下来。

    叶小天轻轻蹙起了眉头,轻声道:“我说对了?”

    于珺婷掩面哭泣:“我不知道外面已经什么样了,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叶小天道:“你卖给我的那幢别院,有地道、有机关,你的签押房里,也有暗道机关,还有大悲寺,只要可以,你恨不得在你所有会去的地方,都留下可以让你藏身的暗道。这是为什么?

    我以前在京城的时候,在我们巷子里有一位员外,很有钱,可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很穷很穷,常常吃不上饭。后来他发达了,可不管他到哪儿,都会叫下人带着一堆吃的,哪怕他根本用不上,因为他饿怕了,已经成了一种病,哪怕已经大富大贵,他还是要亲眼看到一堆吃的放在身边心里才安宁。你到处建秘道,应该也是一样的心理吧?”

    于珺婷嘤嘤地哭泣,她的坚强已经再也伪装不下去了。

    叶小天又叹了口气,道:“你如今生死未卜,那些地方土司们未必还靠得住,尚未离开铜仁的那几位,很可能不是被杀就是被抓了。你的三位叔父向来不忿你占据土司之位,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也不可能出兵助你。至于戴同知,这种情况下只怕也会自留退路,不会为了你和张家拼死一搏,只凭文师爷和于海龙,根本无济于事。虽然于头人号称万人敌,可他毕竟不能真的做到万人敌,是不是?所以,你现在只能等,你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听天由命,是不是?”

    “你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不要再说了!”于珺婷一把扑到叶小天的怀里,紧紧抱着他的腰,苦苦央求起来。

    叶小天轻轻抚摸着她柔滑如缎的头发,叹口气道:“何必硬撑,说不得,只好我来帮你了!”

    :诚求月票、推荐票!

    :关关的威新号yueguanwlj,有些影视消息这里发不了图文,都会在那里发,欢迎大家关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