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五卷 第20章 祸水倾城
    夏莹莹欢天喜地的赶到贵阳,盘算着汇齐贵阳的一班小姐妹,可以开心地玩上几天,却不想她前脚刚到贵阳,果基格龙就追了过来。

    果基格龙是水西一带一个很大的彝族部落首领的儿子,他们家与夏家一向交好,果基格龙和夏莹莹也算是青梅竹马了。不过夏莹莹一直把他当作哥哥,压根儿没有男女情愫,偏偏这果基格龙对夏莹莹却是痴心一片。

    夏莹莹一听果基格龙来了,赶紧溜出了夏家在贵阳城的府邸,带着小路、小薇两个从小玩到大,与她名为主仆、情同姊妹的侍女逃到了这里,暂且租了一间小屋避难。

    像展凝儿、田妙雯这些好姐妹那里她都不敢去,因为这些地方果基格龙都知道,到了那里难免还要被他纠缠。

    夏莹莹在这里已经躲了两天,每天实在无聊时,也只能出来在这附近散散心,她可最清楚果基格龙黏人的功夫,你打也打得,骂也骂得,总之休想赶他离开,那股子黏劲儿,可真叫夏莹莹怕了他。

    贵阳城城中有山有林,有些地方就相对偏僻了些,叶小天他们所住的地方就属于城中比较偏僻的所在,不过他们搬来时,曾经看到路口有一家医馆,此时便是往那里去。

    到了医馆,叶小天把毛问智的风寒症状对那郎中叙说了一遍,那郎中便开了四副药交给他,嘱咐他回去后给病人煎药服下,这个方子对于驱热祛邪最具效果,定可药到病除。

    叶小天谢过了郎中,付钱之后提了药包往回走,路上华云飞对叶小天道:“大哥,待贡试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叶小天叹了口气,回头看看眯着眼睛走路的冬天,压低嗓音对华云飞道:“什么游历天下,省了吧,我考贡试,纯粹就是赶鸭子上架,怎么可能考得上?我打算应付完考试,便与黎训导说说,央求知府大人允准,迁籍回京城。”

    华云飞沉吟了一下,道:“二十年之期……,大哥,我看你这个尊者是跑不了的。”

    叶小天道:“这我知道,要不然我急着成家?”

    华云飞道:“水舞姑娘……”

    叶小天摇摇头道:“水舞是个好姑娘,可惜却有那么一双爹娘。她爹市侩了些,她娘本来还好,谁知因为她男人惨死,变得如此偏激,恐怕神志都不清楚了。对这样一个疯狂的老人,我能怎样?老毛说的对,天涯何处无芳草,呵呵……”

    叶小天的笑声有些萧索,他抬起眼睛,望着前方密林掩映下的道路,轻轻地道:“等我回了京城,就央沐四婶帮我说一门亲,娶个本份人家的好姑娘,安生度日吧。”

    华云飞惋惜地道:“大哥打算放弃了?唉!我也觉得那水舞姑娘很好,谁知她偏偏摊上这么一个母亲,有缘无份呐。大哥要是回京说亲的话,可未必就能找到一个这么情投意合的姑娘了。”

    叶小天淡淡一笑道:“要那么情投意合干吗?二十年后我就得撇下人家孤儿寡母,仔细想想,不管娶的是谁家的姑娘,我都对不住人家,感情淡一些也好,这样将来就不会难舍难分。

    再者说,谁家娶亲不是这样?双方老人看着合适就行了,别人能这么过一辈子,我有什么好挑的,说的难听一点,我现在要的就是一个能给我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人。我顺着这条道往前走,碰到一个女人就娶回家去,又有什么关系?”

    遥遥牵着叶小天的手,一直竖起耳朵听他和华云飞说话,两个大人说的话她似懂非懂,但是大概意思却明白了:那就是小天哥哥急着找媳妇儿,好象还找不着的样子,所以小天哥哥很着急,打算往前走走,随便撞见了谁便娶回家去。

    遥遥一听就急了,马上松开叶小天的手,向前跑出几步,一回身,挡在叶小天的面前,用稚嫩的童音道:“小天哥哥,你娶了我吧。”

    叶小天一呆,奇道:“你这小丫头,这是闹的哪一出?”

    遥遥认真地道:“小天哥哥刚才说的,在这条路上碰见了谁,就娶谁做老婆,人家就是小天哥哥碰到的第一个女孩儿呀。”

    叶小天忍俊不禁,弯腰把她抱起来,哈哈大笑道:“我们家遥遥真是太可爱了!成!那小天哥哥就讨你做老婆,不过嘛,你现在还太小了,哈哈哈,等你长成大姑娘再说。”

    遥遥喜上眉梢,对叶小天道:“小天哥哥是大人,可不许骗人家。”

    叶小天忍住笑道:“嗯!小天哥哥不骗遥遥。”

    遥遥伸出小指,稚声道:“那咱们拉钓。”

    叶小天忍俊不禁地伸出手去,遥遥跟他拉了拉小钩,嘻嘻地笑起来。突然,冬天先生半秃的脑袋一下子伸过来,阴沉沉地对叶小天道:“尊者。”

    叶小天吓了一跳,紧张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冬天抬起头,眯着眼望向身侧的山林,一脸深沉地道:“此处林深草密,定有许多虫类,我想由此上山,抓些虫子回去。”

    叶小天没好气地道:“你要抓虫就抓虫,能不能不要弄出这么一副鬼样子来,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

    冬天轻轻点点头,唇角一勾,牵起一抹似阴还阳、似笑非笑的模样:“是!”

    叶小天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这么老实的一个人,怎么天生一副奸臣相?唉!你需要多久啊,要不要我们在这里等你?”

    冬天依旧一脸深沉地点头:“用不了多久的,属下练有一种秘药,只要撒下药沫,林中百步之内的虫子都会循着气味儿过来,片刻功夫便可捉到足够的数量。”说着他从黑袍下“噌”地掏出一个钵大的黑色坛子。

    叶小天见了好生惊奇,真不明白这么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他是怎么藏在身上的。叶小天颔首道:“既然所需时间不多,那你这就上山去吧,我们在这儿等你,一会儿一块回去。”

    冬天欠身道:“是!”

    冬天眯着眼睛,佝偻着身子,一步一步向路边丛林中走去,那副模样,就像一只色狼正逼向一个花枝乱颤花容失色的小姑娘。

    忽然,“卟嗵”一声,冬天的身影突然消失了,叶小天一惊,刚要赶过去查看,就见冬天从那路边草丛中爬出来,却是脚下有道沟,冬天眼神不济,没有看见。

    叶小天摇了摇头,对华云飞叹道:“这位仁兄的眼神儿实在是差了点,这样的眼神居然能抓虫子。”

    华云飞道:“要不我陪他上山吧?”

    叶小天摇头道:“算了,他自幼居于山中,是玩虫子的行家,想必自有一些独门功夫,你就别掺乱了,可别他没出事,反而你被虫咬了。”

    华云飞一想也是,正所谓隔行如隔山,这些奇异的蛊术师所掌握的神奇本领,确实不是他们这些世俗人所能了解的,便与叶小天耐心等在路边。

    遥遥方才得到小天哥哥亲口承诺,等她长大娶她做老婆,开心的合不拢嘴巴,恨不得又蹦又跳以渲泄心中的欢喜,可是想到自己已经是小天哥哥的老婆,必须温柔贤淑才是为人妇的道理,只得强自忍耐,硬生生扮出一副小淑女模样。

    忽然间,她又想起这些道理都是干娘水舞教给自己的,现在干娘家里却和小天哥哥做了仇人,不觉又有些难过。

    叶小天可不知道她那小脑袋瓜里正转悠些什么念头,叶小天站了一阵,只见一身黑袍的冬天在丛林中时隐时现,也不知在忙些什么,忽然感到有些尿急,便把药包交给华云飞道:“你们在这里等他,我去方便一下。”

    叶小天转身走到下坡路的地方,钻进草丛方便了一下,正要走出来时,忽然发现前方路上有一道木桥,因为他们来时走的是另一条岔路,中间有树木阻隔,是以不曾发现。

    一个少女正坐在小桥上,桥下清泉奔跑,那窈窕美丽的身姿与小桥流水,俨然便是一副最美的图画。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叶小天不免向她多看了几眼,忽然发现她身旁摆着几只梨子,叶小天只道那少女是卖梨的,便信步走了过去。

    “姑娘,你这梨是怎么卖的?”

    叶小天一开口,正低头冲着梨子使劲的夏莹莹抬起头来,叶小天一见她的模样,竟有刹那失神。真是太美了!叶小天见过的漂亮姑娘说起来也不算少了,可是像这位姑娘这样,叫他一见便心生惊艳的,实是前所未有。

    夏莹莹此刻正含着一口梨子,嘴巴鼓鼓的,腮帮子有些变形,即便如此,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妩媚依旧无法掩饰,因为她这样的动作,反而更透着一种特别的俏皮。

    夏莹莹努力咽下那口梨子,呆呆地道:“啊?”

    叶小天见她一身彝家少女打扮,只当她不懂汉话,便比划道:“梨子,这个,咔嚓,唔……多少钱?”

    夏莹莹看着他数钱的动作,忍不住“噗哧”一笑,这个人还真有趣,以为本大小姐是卖梨姑娘吗?嘻嘻……好象很好玩呀。”

    夏莹莹这一笑,吹弹得破的脸蛋儿上顿时绽起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叫人看在眼里,仿佛她身周的阳光都乍然一亮,叶小天心头怦然一跳,他还是头一次因为美色当前而自觉失控:“祸水,这绝对是祸水级的美女!这样的姑娘若还不算祸水,那天下真就没有祸水了!”

    :今天下午回父母家,幸好回去了,傍晚的时候父亲突然有脑梗症状,急急送往医院,忙活到晚上十一点才回来,这是上午码好的,明天还要去医院看看,如果情况严重还要陪护,看情况吧,提前跟大家说一声,尽量依旧保持每天两更,若哪天太忙太累顾不上,也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