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五卷 第04章 只争朝夕
    叶小天刚刚冲到第七层,就见一条黑影挟着一股劲风迎面扑来,山一般高大,堪堪撞及他的身子,陡然停住。叶小天惊出一身冷汗,下意识地往后一躲,可是只退出一步,便觉腰间一紧,整个人便腾空而起,在空中剧烈地摆荡起来。

    那头巨猿行动敏捷之极,三蹦两窜的就跳上楼来,一把将叶小天抓在手中,兴奋地舞动起来。一时间,金球、银勺,各种各样被叶小天藏在身上的金银器皿叮叮当当地掉了出来。

    那巨猿皮糙肉厚,打在身上毫无感觉,倒把格哚佬和宝翁等人吓了一跳:尊者身上怎么有这么多的暗器?

    这幢神殿建筑每一层举架都很高,那巨猿把他拦腰抓在手中,举在空中挥舞也不至于撞破他的头,但叶小天被摇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刚吃过一碗面条,被摇得胸中翻腾不已,只好连声叫道:“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那巨猿长臂一收,又把叶小天搂在胸前,热情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就这ji巴掌,差点儿把叶小天拍背过气去。

    格哚佬和宝翁见叶小天被一头巨猿抓走,马上拔出刀来,可此时巨猿正抡着叶小天,用它的方式表示欢喜,格哚佬怕伤了叶小天,一时不敢冲上去,接下来再看那巨猿的动作,却似和叶小天十分亲热,格哚佬和宝翁不免迟疑起来。

    这时那些神殿侍卫已经冲上来,一见尊者被巨猿抓住,大骇之下立即挺起刀枪冲过来,叶小天费了吃奶的劲儿才从巨猿胸前探出头来,一见众侍卫举着刀枪冲过来,生怕他们伤了巨猿,巨猿要是凶性大发,自己可就真的危险了。

    叶小天立即大叫道:“统统住手!它是我兄弟!”

    那些侍卫哪里听得懂叶小天的话,还是格哚佬反应快,赶紧冲上前去拦住他们,把叶小天的话又重复了一遍,那些侍卫这才停住脚步,惊讶地看一眼巨猿庞大无匹的体型,又看一眼叶小天,心生敬畏:“侍神尊者果然不是平常人,他兄弟竟然不是人而是猿,而且生得如此高大神勇!”

    叶小天拍拍巨猿的手臂,示意它放自己下来,欣然道:“猿兄,你果然是有本事的,凝儿姑娘也被你救出来了吧?”

    那巨猿不懂叶小天在说什么,不过看他眉开眼笑的样子,巨猿也很高兴,于是咧开嘴巴露出一副笑脸。

    这时展凝儿、安南天、杨应龙等人纷纷跑上来,展凝儿一眼看到叶小天,登时忘形地大叫了一声:“叶小天!”

    叶小天扭头一看,人影还没看清,就被人紧紧抱住,耳边响起那熟悉的哭泣声。展凝儿自从懂事起哭的次数加起来都没在雷神禁地这一段时间多,有幸欣赏过她如许之多哭声的人自然非叶小天莫属。

    叶小天拍着展凝儿的肩膀安慰道:“好啦好啦,我这不是没事嘛,不要哭啦,让人看见多不好意思。”

    安南天看见这一幕,心中暗道:“啊!表妹果然和他有一腿,看来用情还挺真,这可有点儿麻烦了,以前他是个穷小子,你想随便玩玩也就算了。现在他成了神侍,可不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了。”

    ※※※※※※※※※※※※※※※※※※※※※※※※※※※

    九楼小客厅里,六大长老还在激烈地辩论着,浑然不知外边发生的一切。格彩佬道:“破坏一条规矩和尊者拒不受命,使我神教威严扫地,两相比较,哪一个后果更严重?”

    格德瓦迟疑道:“我们担心的并不是坏了规矩,而是担心一旦尊者可以生儿育女,那么神教是否还可以千秋万载地传承下去。一旦有了自己的骨肉,必然会想让自己的子孙传承基业,那神教岂非成了一家一姓之天下?”

    格彩佬沉吟道:“也许我们可以借鉴佛道两家的做法。”

    格德瓦道:“你是说……?”

    格彩佬道:“出家人一旦遁入空门,便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割断尘世间一切情缘。方丈、住持的传承,可与他俗家的子女全无半点干系,如果我们借鉴这一做法……”

    格德瓦打断她的话,冷冷地道:“彩长老,咱们这位尊者年轻的很,据我所知,他还不曾婚配,更谈不上子女了。他是汉人,讲的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只要不解决绝嗣的问题,我看他是绝不会登位的。

    如果他当众宣布退出蛊神教,不肯接这个位子,我们就要在九峒八十一寨面前丢尽颜面,不要说今后再让九峒八十一寨对我神教俯首贴身、尊崇信任,就是那野心勃勃的杨应龙,恐怕也会趁机出手。”

    格彩佬不慌不忙,淡淡地道:“你别急,我还没说完。”

    她缓缓地看了一眼其他五位长老,又道:“我教第一任尊者,还传下一条规矩,继任尊者如果在继任之前不曾游历天下,那么继任尊者之位后,就要补上这一课,一定要游历天下,增长见识,以免固步自封,之后才能主持教务。所以,这一任尊者,是一定要离开神教,游历天下的。”

    格德瓦眉头一皱,道:“你的意思,是想让他利用游历天下的机会偷偷成亲,生儿育女,满足他留下后代的愿望,然后再死心踏地的回来做尊者?”

    格彩佬道:“我的意思是改变教规,允许尊者和长老有俗世姻缘,只是一旦成为尊者或长老,就得割舍尘缘,就像佛道两家的出家人一样。那样的话,他在游历天下期间,任他成亲娶妻、生儿育女,只是待他游历期满,应该掌握教务大权的时候,饮下断嗣汤,安心在神殿主事就成了。”

    “这个……”

    格德瓦犹豫了一下,低声对其他几位长老咨询道:“你们的意见如何?”

    几位长老窃窃私语了一番,渐渐达成了共识:如果叶小天拒绝担任尊者,会造成什么样的严重后果他们很清楚。只要不妨碍神教的传承,对于叶小天是否娶妻生子,他们的态度是无可无不可。

    这样的话,要想圆满解决此事,他们事实上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见几位长老纷纷点头,格德瓦松了口气,转向格彩佬道:“那么,彩长老认为,以多长时间为限比较好?”

    格彩佬微微闭上眼睛,仔细沉思一阵,说道:“以十年为期如何?”

    几位长老碰了碰目光,再度点了点头。

    ※※※※※※※※※※※※※※※※※※※※※※

    “三十年!”

    “十年”

    “必须三十年!”

    “尊者,例代尊者游历天下,最长的也没超过十年。三十年,太久。”

    小客厅内,叶小天被请了上来,六大长老开始和叶小天讨价还价。

    叶小天道:“三十年不久啊,你看,我现在还没老婆,我得找吧?我找着了,得三媒六证往回娶吧?娶了老婆得生孩子吧?可这孩子也不是想生就生的,也许三五年,也许七八年,孩子生下来我得养吧?养大了得给他找媳妇吧……”

    格德瓦忍无可忍地道:“尊者,你不会是想等到你孙子给你娶回孙媳妇,这才回神殿主事吧?”

    叶小天喜道:“这样也可以吗?”

    格德瓦差点没气晕过去,格彩佬沉着脸道:“尊者,如果你的作为威胁到整个蛊神教的存在,那就休怪我们对尊者不敬了。虽然蛊现在对你已没有作用,可我们的手段可不仅是蛊。”

    叶小天变色道:“老阿婆,你想干什么?

    格彩佬威胁道:“虽然犯上是大逆不道之举,可是如果尊者把我们逼得走投无路,我们也不介意给你下毒,让你变成一个行尸走肉。那样虽然会有很多麻烦,可是我们也是逼不得已……”

    叶小天心头暗自一惊:“这帮老家伙要跟我翻脸了!他祖母的,哪有这样的道理,有人哭着喊着想当尊者却当不上,我现在不想当了都不行?”

    叶小天思索半天,苦着脸道:“二十年!爷爷,奶奶,二十年,行吧?”

    几位长老退到一边又窃窃私语起来,叶小天已经让了一步,他们也不敢逼得太紧,这尊者是蛊神教必不可少的精神领袖,但真要说到具体教务,其实也没多少,他们这些长老就能完成。

    更重要的是,这个精神领袖必须树在那儿作为象征,管不管事倒没什么,上一任尊者继位后在教中只待了一年,然后游历天下九年,回来后又主持教务七年,之后的三十多年一直在闭关苦修蛊术,其实就没怎么管理过教务,都是他们代劳。

    这样的话,二十年的时间貌似也不是不可以忍受。格彩佬虽然未必能活到那一天,可格德瓦等人才五十出头,他们整天在山里修身养性,又兼养蛊练出了一套滋养身体的独特医道,活个**十岁轻而易举,便等他二十年又如何?

    众长老计议已定,便又回到叶小天身旁,由格彩佬肃然宣布道:“好!我们答应尊者,希望尊者也能言而有信!”

    叶小天心想:“唔,我得争取在一年内找个媳妇儿,一年内生个儿子,这样的话还来得及在他十八岁成亲之前没有出家,唉!二十年太短,只争朝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