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83章 趁你病,要你命
    次日一早,公鸡啼喔的时候,张绎走进灵堂,见侄儿还跪在那里,便到近前,道:“雨桐,停灵要七七四十九日,有得熬呢,你不能这么一直下去。二叔先守在这里,你去歇息一下。”

    张雨桐摇了摇道,沙哑着嗓子道:“二叔,今日来吊祭的人必然更多,侄儿年轻,还挺得住。”

    张绎还待再劝,知客高声喊道:“于监州吊唁!”

    张绎霍地转过身去,喷火的双眸瞪向厅门口,就见于珺婷一身白衣如雪,小高领,显得极是俊挺精神。文傲和于海龙陪在左右,缓缓地走了进来。

    张绎怒吼一声冲了上去,咆哮道:“姓于的,你来做什么?”

    于俊亭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知府大人过世,同僚共事一场,于某特来吊唁!”

    张绎喝道:“猫哭耗子假慈悲!滚出去!我们张家不欢迎你!”

    于海龙脸色一沉,喝道:“张绎,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监州大人如此说话!”

    张绎悲笑一声,挺起胸膛道:“怎么?你这铜仁第一条好汉,要当堂打死张某不成?来!尽管动手,张家只有站着死的鬼,没有跪着生的人!”

    于海龙大怒:“不知所谓!”涌身就要冲上去,被于珺婷抬起象牙小扇,制止了他。

    这时张雨桐走过来,微带惧意地瞟了于珺婷一眼,二人目光一碰。立即被蜇了似的避开,低声对张绎道:“二叔,监州大人好心前来拜祭。莫要失了礼数。”

    张绎回身怒道:“你说什么?你爹是怎么死的?如果不是她不赴寿宴,还煽动其他土司不肯出面,你爹怎么会活活气死。”

    张雨桐胀红着脸,低声下气地解释道:“二叔。人情往来,本来就没有强迫的道理。我爹过寿,人家来是情理,不来是正理,我爹只是突发重疾而死,怎么能怨得到人家于监州。”

    张绎气得哆嗦。指着张雨桐道:“你……你这没骨气的小子,罢了罢了,死的是你爹,你忍得下,我懒得理你!”张绎把袖子一甩,愤然离去。

    张雨桐尴尬地看着叔父走开,艰涩地咽了口唾沫。对于珺婷谦卑地道:“监州大人,请!”

    于珺婷瞟了他一眼,轻轻点点头,道:“你很好!”

    于珺婷昂然走到棺椁之前。望着张铎的灵位,神色渐渐变得肃穆下来。她把象牙小扇往腰间一插,微闭双目。向张铎的灵位拜了三拜,在心中默祷道:“宦海之争,险恶更甚于战场。今日你败了,至少还有风光大葬、孝子扶灵,于某只盼……他日若是败落,能如你一般落个善终,不致生而受辱,死而难葬!去吧,去吧,一路走好!”

    于珺婷慢慢行了三个礼,直起腰来,喟然一叹,满面戚容。

    张雨桐跪在蒲团上,向于珺婷还礼磕了三个响头,又赶紧爬起,殷勤地道:“监州大人辛苦,请到侧厢奉茶。家父遽逝,铜仁一应事务还要劳烦监州大人多多费心。”

    于珺婷淡淡地瞟了他一眼,道:“你父亲去世了,你就是铜仁知府,本官会好好辅佐你的。”

    张雨桐惶恐地道:“不不不,雨桐年少无知,哪里能承担得起如此重任。铜仁一应政务,还要监州大人多费心。呃……,小侄已经准备在后宅再开一道正门,出殡之后就封了与前衙的出入门户。”

    堂上自有其他一些前来拜祭的士绅尚未离开,听到这番阿谀谄媚的话,不由相顾无言,均在心中暗叹:“张知府一死,张家……是真的完了!”

    ※※※※※※※※※※※※※※※※※※※※※※※

    “我走了!”

    “哦!”

    “我这就走了。”

    “哦!”

    眼见叶小天有点心不在焉,展凝儿恨恨地踩了他一脚。

    “哎哟!”

    叶小天一声痛呼,引来众人侧目,安公子、老毛、华云飞等幸灾乐祸,叶府众侍卫对展凝儿怒目而视。竟敢对尊者无礼,这还得了,不过……,还是把眼睛瞪得更大些吧,别的事,管不了!

    叶小天压低声音,苦着脸埋怨道:“干什么啊,昨夜就没睡好,一早还折腾人。”

    展凝儿恨恨地道:“你心不在焉的,想什么呢?”

    叶小天道:“我能想什么,于监州一大早就不告而别,说是要去府衙吊唁,我担心他们会打起来,一旦因之酿成大乱,铜仁便不得安宁了……”

    展凝儿撇嘴道:“我就知道,你在想那小妖精。后悔昨儿晚上没留下她吧?”

    叶小天苦笑,两个人耳鬓厮磨一晚,居然真个没有发生什么,他都觉得自己的形象瞬间伟大起来了。不过,虽没发生什么,可这一夜怀里抱个美人儿,又如何睡得好,早晨起来,火气特别的旺,如今看来,火气旺的不只是他呀。

    安公子咳嗽一声,上前解围了:“表妹,咱们该上路了,你们两个,话都说完了么?”

    展凝儿是必须要走的,她母亲身体不好,近来病情常有反复,她不能离开太久。安公子本来是奉命来参加张胖子寿诞的,如今出了意外,他也需要回去禀报老太公。

    如果时间紧急,他自可派人回去,自己则留下参加葬礼,不过张胖子是铜仁众土司之首,规矩大,七七为终局,需要停灵七七四十九天,等待贵阳各地百余位土司分别遣人前来参加葬礼,时间充沛的很,他便先行返回了。

    展凝儿白了他一眼道:“我跟这个家伙有什么好说的,咱们走吧!”说完当先扭头走去。安公子向叶小天笑笑,拱拱手道:“瞧见了?这样的丫头,鬼迷了心窍的男人才喜欢呢。劝你慎重啊!”

    展凝儿隐约听到一点,扭头大嗔:“姓安的,你说什么?”

    安公子急忙屁颠屁颠地追上去道:“我说表妹人比花娇、贤良淑德、针织女红、无所不精,调羹制膳。美轮美奂,若能娶到表妹你,那是他叶家的福份呐,哈!哈哈哈……”

    ※※※※※※※※※※※※※※※※※※※※※※※※※

    于珺婷自张府里出来,府外恭立的侍卫便牵过马来。于珺婷走出几步,忽地听住。漫声道:“文先生观那张雨桐如何?”

    文傲道:“鹰睃狼顾,似有隐谋!”

    于海龙不屑地道:“一介少年罢了,想是畏惧监州,刻意讨好。”

    张雨桐以前不大在人前露面,所以众土司包括于珺婷对他都不太熟悉。众土司的斗争目标一直放在张铎身上,不曾想过张铎会暴毙,他们本来的目标就是在张铎身上完成计划。大局定后,张家子嗣是贤是愚对大局也全然没有影响了,故而不曾认真关注过此人。

    于珺婷莞尔一笑,道:“都有可能!若是后者无妨。若是前者,我还真得小心了,可别大江大浪都过来了。却在阴沟里翻了船呢!”说话间,她目光闪烁不定,却不知在打着什么注意。

    于珺婷回到于府,戴同知和扎西土司、洪东土司等人早已等在那里,一见于珺婷回来,众土司马上迎上来,于珺婷笑容可掬地道:“劳烦诸位久候了,坐坐坐,快请坐,都是自家人,别客气。”

    众人纷纷落座,候于珺婷在上首坐下,戴同知便笑道:“方才在此等候监州大人,闲极无聊,我等便对铜仁局面讨论了一番,大家都觉得,天予不取,必受其咎,时至不迎,反受其殃。监州大人应该顺应天命呢。”

    于珺婷端起茶,向众人一扫,目光清亮,虽只一眼,每个人都感觉被她盯了一眼似的。于珺婷缓缓啜了一口茶,道:“哦?你们觉得,这是咱们的好机会?”

    扎西土司道:“是啊监州大人,那个张家少爷,就是个怂包,他爹饭桶,他比他爹更加饭桶,相信咱们只要略加示意,他就会乖乖让出知府之位,大局一定,他们便再也翻不得身!”

    于珺婷微微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洪东土司道:“监州大人,咱们原本的计划,就是步步紧逼,迫使张铎屈服。如今张家少爷比张铎更加软蛋,可不是天赐良机?”

    于珺婷略一沉吟,刚要张口,门口管事禀报道:“叶推官到了。”

    叶小天迈步而入,一进门便向众人行了个罗圈揖,于珺婷俏脸微微一热,赶紧荡开目光,再扭回头时,已经恢复了平静模样,轻轻点点头,淡然道:“叶推官请坐。”

    “是!”

    叶小天目光与她微微一碰,颊上微微一热,忙敛了绮念,正襟危坐。于珺婷清咳一声,把戴同知和扎西土司等人的话对他说了一遍,问道:“叶推官对此有何见解?”

    叶小天凝神思索片刻,抬起头道:“监州大人,下官与众土司老爷看法一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不能因为张知府猝死,便有所犹疑,错失良机!”

    洪东土司、扎西土司等人一听大感兴奋,忽然觉得这小白脸顺眼了许多。于珺婷饶有兴致地看着叶小天,道:“哦?你且说说你的理由!”

    叶小天道:“张铎猝死,如果我们再对其子步步进逼,看起来确实有些残忍。然而比这更残忍的局面,监州大人决心问鼎知府宝座的时候也该已经预料过了。

    一时不忍,必后患无穷。时至今日就算监州你肯退让,你退得了么?追随你的人该怎么办?来日张家恢复元气,会放过你吗?只有早日尘埃落定,铜仁府才能真正的安定下来!”

    于珺婷犹豫道:“张铎年长于我,辈尊于我,与他斗,我毫无顾忌,他败了,是技不如人,怨不得别人!可张雨桐毕竟是后生晚辈,恐胜之不武,引起四方非议……”

    叶小天道:“监州大人,如果不管什么阿猫阿狗嘟囔几声,你都放在心上,可不成了一块兜裆布么?”

    于珺婷诧然道:“什么意思?”

    叶小天道:“人家放什么屁,你都得接着!”

    于珺婷脸儿一红,嗔喝道:“放肆!忒也粗鲁!”

    于珺婷气呼呼地横他一眼,忽又“噗嗤”一笑,道:“话虽粗,理倒不粗!”

    :不管粗不粗,先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