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四卷 第98章 机关算尽
    格峁佬率领着他的心腹,一步步地攻向神殿,几乎是靠人命堆,才终于踏上神殿的石阶,从水上杀到了陆地。

    其实本来有十几个苗寨与他关系甚为密切的,他事先也派人联络过了,但是这些山苗对尊者敬畏异常,他们可以拥戴格峁佬上位,却没有胆量背叛尊者,如果配合格峁佬同格格沃一派的人大打出手,显然是会触怒尊者的。

    即便是其中有些部落首领蠢蠢欲动,在格哚佬、格德瓦等人的大声呼吁下,最终也保持了观望。他们的中立,使得格峁佬的行动遇到了严重阻碍,好在杨应龙从播州带来的人手有限,格格沃又一直专注于在神殿内部发展个人势力,外面可以利用的武力不多,这才使得格峁佬在付出众大牺牲后,终于登上湖畔。

    他们一登上岸便士气大振,一时杀得杨应龙的人节节败退,格峁佬也提着刀亲自冲杀在前,他这位长老同格格沃那种只是专心于权谋和蛊术的长老不同,若论武力之悍勇,他同样是个人物。

    蛊毒在这种场合几乎派不上用场,除非是像尊者所施展的那种大范围的蛊毒阵,可是这些长老穷尽一生也未必炼出足以施展如此大规模的蛊毒,再者神殿内的蛊毒阵不知用了多少人力物力来布置,谁又能在这片石阶上布下那种大范围的蛊毒以备不时之需?所以双方只能用刀枪来较量。

    双方撕破脸皮正式决战以后,格格沃也从神殿里走了出来,他费尽心机也无法进入尊者布下的蛊毒阵,正垂头丧气之际,听闻格峁佬带人杀至神殿,格格沃急忙走出来,与杨应龙站到一起。

    杨应龙眼看格峁佬大施yin威,一口刀连斩自己四名手下,不由冷哼一声,夺过一口九环大砍刀,便纵身扑了过去,居高临下,借着下扑之势,狠狠一刀劈向格峁佬的头顶。

    一式简简单单的力劈华山,真正杀人的招式又有几招讲究花哨?左右不过就是速度、力度加合适的角度,杨应龙这一刀格峁佬不敢不接,他把手中刀一横,两刀一磕,“铿”地一声巨响,双方的刀刃上都出现了一个豆粒大的缺口。

    杨应龙占了自上而下的便宜,这一式重击打得格峁佬踉跄后退三步,险险跌回水里,杨应龙却是身形一顿,不等身体完全站稳,便如秃鹰般跃起,又是凌空一刀。

    格峁佬身边几个心腹急急想赶来救援,却被杨应龙的人死死缠住,杨应龙抢了先机,便一刀紧似一刀,格峁佬被他完全压制住了,又限于地形施展不开,杨应龙突然斜挥一刀,角度极其刁钻。

    格峁佬急急后退一步,一只脚踏进没入水下的石阶,才险险避开要害,但这一刀已经斜斜划破了他的胸襟,斜斜一道刀口,鲜血迅速染红了他的衣襟。

    杨应龙一刀斜挑向空,忽然发觉刀尖上似乎勾了件什么东西,定睛一看,顿时站住了脚步,本来他再冲上前去补上一刀,退无可退的格峁佬必死无疑,可是刀尖上挑着的东西太重要了,杨应龙只看了一眼,便顿住了身子。

    那是一块玉牌,连着一截绳索,随着刀锋的上扬,那块玉牌从刀尖上滑出去,又往空中飞了两尺多高,便坠落下来。

    格峁佬一声惊呼,顾不得胸口流血,便向那块玉牌猛扑过去,玉质再硬,也禁不住这般磕碰,如果摔在石阶上必然粉碎,那可是他登上尊者之位的最关健的宝贝,如果失去它,他所付出的一切都将化为流水。

    杨应龙也没想到这一刀竟将玉牌挑了出来,眼见格峁佬不管不顾地扑向玉牌,杨应龙狞笑一声,一刀斩向格峁佬的手,格峁佬没想到杨应龙不夺玉牌,竟然先斩他的手,欲待缩手已然不及,他的五指刚刚抓住玉牌,便惨叫一声,血光迸现,一条胳膊便和身体分了家。

    那只手紧紧抓着玉牌落在石阶上,格峁佬跃起的身子也摔在石阶上,他已经红了眼,两脚连蹬带踹,迅速扑到那只断臂前,伸出另一只手抓向自己的断臂。

    “啊!”

    格峁佬刚从断臂手中抓出玉牌,忽地又是一声惨呼,这条手臂也被杨应龙斩断,杨应龙哈哈大笑,正要扑上去捡起玉牌,格峁佬的几名心腹手下已经不管不顾地冲过来,红着眼睛向他扑去。

    因为放弃了各自的对手,其中有两个人甫一转身便被正在搏斗的对手砍死,另外几人却成功的摆脱了对手,向杨应龙猛扑过去。

    他们都是格峁佬的心腹,已经跟着格峁佬走到这一步,再也没有退路了,格峁佬落得这般下场,也就等于宣告了他们的死刑,他们如何能不拼命?

    杨应龙虽然艺高人胆大,也被这几个人扑上来一番完全不要防守的亡命打法搞了个手忙脚乱。格格沃站在台阶上,恰好看到那块玉牌扬在空中的情景,作为八大长老之首,再也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块玉牌了,只一看见,格格沃便心中一烫,再也顾不得危险,一溜烟儿地扑下来,冲向那块玉牌。

    格峁佬像一条被抛上岸的鱼,疼得扭动着身躯,可更痛的却是他的心:完了,一切都完了,一生的图谋,最大的愿望,尊荣与权力,都永远离开了他。他痛苦地扭动着身子,忽然看到了从台阶上扑下来的格格沃。

    格格沃两眼放光,他飞奔着,激动的脸庞上都泛起了红晕,格峁佬看在眼里,心中突然生起无比的怨毒:“我隐忍半生,尽心竭力地服侍那个老家伙,最终换来了什么?我费尽心机,好不容易才得到这方玉牌,最终却要为你做了嫁衣?”

    那股强大的怨念,甚至压制住了他身体上巨大的痛楚,格峁佬突然拼命地向那块玉牌蛇一般扭动着身子爬去:为了得到这块玉牌,他先后丢了两条手臂,现在他依旧不惜一切,但他的目的已不再是得到这块玉牌,而是……毁了它!

    格格沃顺着石阶跑下来,但格峁佬虽然失去了双臂,却比他距那玉牌近得多,格峁佬先他一步挣扎到了那块玉牌旁,咬紧牙关,狞笑着用力抬起头,然后用他的额头对准那块玉牌狠狠地磕了下去。

    “不要啊!”

    格格沃惊叫一声,眼看还差着四五阶台阶,竟一下子扑了上去。格峁佬充耳不闻,用额头用力磕着那块玉牌,一下,两下,三下……

    格峁佬磕得砰砰直响,额头一片瘀青,那块玉牌终于被他用自己的额头磕成了碎片,碎片划破了他的额头,鲜血直流,格峁佬却疯狂地大笑起来。他失去了双臂,身子卧在血泊中,笑得像个疯子。

    “混蛋!混蛋啊!”

    格格沃扑到了他身边,眼见玉牌已经变成碎片,恼恨之下一脚将他踢开,然后心疼地蹲下,手忙脚乱地捡着碎片:“这……这这……,这还能拼凑起来吗,不知还有没有用,你这个该死的混蛋!”

    格格沃一边捡着碎片,一边大声咒骂着格峁佬,格峁佬却猛地扑过来,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

    “啊!”

    格格沃大声惨呼起来,双手握着玉牌碎片,拼命地击打着格峁佬的身体,两人翻滚扭打着,突然“卟嗵”一声一齐滚落了湖水。

    “救命,我不会……”

    格格沃拼命地挣扎起来,格峁佬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让他陪自己一起死,他死死咬住格格沃的脖子不放,扭动着身子竭力往湖底沉去。

    这里是码头,不像其它地方的湖岸水深浅是舒缓的,落水就极深,格格沃又不会水,双腿乱蹬却触不到底,心里不由发慌,关键时刻终于松开了双手,任由那玉牌碎片沉落湖底。

    但他依旧挣不脱格峁佬死死咬在他颈上的嘴,拼命挥舞的双手也止不住下坠的身体,两个人翻滚着,一起沉入了湖底,翻涌的湖面渐渐恢复了平静。此时,岸上的人正厮杀做一团,根本无人注意到他们,即便注意到了,又有谁能抽身来救他们性命?

    尊者站在神殿的最高处,眼看着由他主导着的发生在下面的这疯狂的一幕,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这些疯子,尊者之位,已经迷了他们的心窍,死得好,死得好啊,他们个个都该死,他们要是不死……”

    尊者一面笑一面说,一面说一面转身,似乎想把他的喜悦同身边唯一的人分享,但是他的身子只转到一半,后背就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尊者闷哼一声,笑声顿时戛然而止。

    尊者的身子摇晃了一下,他扶住窗台,慢慢转过身子,不敢置信地看着阿宝。阿宝双手攥着一把带血的尖刀,颤抖地看着他,脸色苍白如纸。尊者哆哆嗦嗦地举起手,指着阿宝道:“阿宝,你……”

    尊者还没说完,阿宝突然“呀”地一声怪叫,猛地扑上来,又是一刀捅进了他的心口,然后像只受惊的兔子般再度跳开,尊者捂着胸口,鲜血从指缝中汩汩流出,他踉跄着跌退几步,一跤歪坐在榻上。

    阿宝颤声道:“你……你也该死,你比他们……都该死!”

    p:今晚零点开始,即将迎来本月最后三天的月票双倍活动,请大家多多支持!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