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四卷 第65章 东寻西觅
    叶小天急急赶到大堂,对店掌柜道:“掌柜的,遥遥被人掳走了。”

    店掌柜一惊:“啊?”

    叶小天道:“看护遥遥的小二也被人杀了!”

    店掌柜大惊:“啊!”

    披着床单的毛问智飞奔而来,薄薄的一条床单,垂下来时挺像和服,飞奔的时候飘如披风,于是胯下不雅之物便滴里当啷晃来晃去,掌柜的一见又是一惊:“啊……”

    这店掌柜刹那之间“平上去入”四声说了三个,叶小天却不给他机会把四声说全了,直接问道:“掌柜的,方才可有人出入?”

    大雨刚停,这客店里出入的人不多,店掌柜略一思忖便想了起来:“啊!有两个人,说是来店里拜访客人,其中一个还背着个竹篓,进去约摸一柱香的时间就出来了,说是要拜访的朋友不在,刚离开不久。”

    叶小天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穿着打扮如何?”

    掌柜的思索道:“他们披着蓑衣,穿着打扮还有长相,我都没太注意,对了,两个人个子都挺高,其中一个还留着山羊胡子。”

    叶小天二话不说便向外飞奔而去,匆忙间只留下一句话:“有劳掌柜速速报官,我去追那凶手。”

    毛问智也不含糊,马上跟着叶小天飞跑出客栈,床单飘飘,露出一张某客栈女客偷眼观瞧时诚心夸赞过的结实大腚。

    二人跑出客栈,东张西望的不知道该往什么方向追,这时候福娃也从客栈里跑出来,伸着大脑袋在地上嗅了嗅,便向一个方向狂奔过去,这小胖子跑起来倒真快,跟小肉球似的滚滚向前,滚出十余丈远,突然又停住,扭头向叶小天发出一声婴儿啼哭般的鸣叫。

    叶小天双眼一亮,道:“野兽嗅觉都异常灵敏,福娃儿一定是闻出了遥遥的味道,跟着它走!”

    毛问智惊奇地道:“哎呀妈呀,长这么一副熊样儿,我一直当它是熊呢,搞半天是一只长得像熊的狗啊!”当下甩开两条毛腿,床单飘飘,再次曝光了他的大腚。

    大雨过后,街头积水处处,如果没有福娃儿,叶小天和毛问智根本无从寻找,但是这福娃儿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嗅觉极其灵敏,它奔跑一阵就会仰起鼻子在空气中嗅嗅,嗅完了就继续追。

    叶小天和毛问智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跟着福娃儿往前走。前方路口一个扛着两根大木的少年忽然看见满面焦灼地跟着福娃儿跑向远方的叶小天愣了愣,便把大木丢在旁边一户人家门口,撒开双腿追了上去。

    这少年正是华云飞,华云飞知恩图报,认定了叶小天是救了他的性命,帮他报了父母血仇的大恩人,所以就悄悄跟着叶小天来了铜仁。

    华云飞并不知道叶小天是假典史,所以对叶小天假死遁身的缘由并不清楚,但他并没打听,他对此根本不在乎,他只知道叶小天是他的大恩人,他应该报恩,叶小天有什么诡异的变化他并不关心。

    华云飞跟着叶小天到了铜仁,叶小天住了店,华云飞便也在附近住下来,他身无分文,城中又无法打猎,所以就在附近一家酒楼找了个活儿:劈柴。

    酒楼每天的劈柴用料可不少,平时需要雇三个人专门劈柴,但是自从华云飞来了,另外两个就转行做小二了。

    华云飞一个人就能轻而易举地干完三个人的活,而且用时最多一个时辰,一口利斧在他手中,劈柴就像砸鸡蛋壳一般容易,所以华云飞每天只在傍晚干一阵活儿,就能供应酒楼全天的劈柴用量。

    华云飞也不多干,不图多挣钱,每天白天大多数时候都在客栈周围转悠。他没有试图拜见叶小天,因为他是杀人逃犯,背负二十多条人命,他不想给自己的大恩人再找麻烦。

    今天也巧,因为下了暴雨,华云飞料想叶小天不会离开客栈,便没去看护,而是趁着下雨提前把今天的劈柴都劈好了,因为酒楼已经没了木料,又去扛了两根虽然粗重却不宜做房梁家具的木料回来,不想正撞见叶小天神色慌张地跑开,华云飞料定有事,急忙追了上去。

    “出城了?”

    叶小天站在城门口有些发怔,不过紧张的心情倒是有些放松下来。

    拐卖儿童不会用暴力杀人的方法掳人,况且掳卖小女孩没有小男孩值钱,不可能是人贩子入室杀人,就为夺走一个小孩子。

    如果是土匪绑票,也只会掳走大户人家孩子,没道理跑到一家客栈,掳走这么一个明显不是大富之家的小女孩。

    对方是有备而来,却又没有当场杀掉遥遥,那么一时半晌之间,她一定不会有生命危险,他们掳走遥遥的目的暂时无从推论,问题是,他们要把遥遥带去哪里?

    大雨过后,一些因为大雨耽误了行程的旅客或者方才半路找地方避雨,如今雨停了继续进城售卖蔬菜蛋禽的村民渐渐多起来,城门口比较热闹,福娃儿似乎因为气味混杂,失去了遥遥的踪迹。

    叶小天急忙拉住一个城守官,比划着问道:“请问,方才有没有两个身穿蓑衣,个子很高,其中一个肩上还背着个竹篓的男人由此出去,去了什么方向?”

    那城门官懒洋洋的,耷拉着眼皮,阴阳怪气儿地道:“小兄弟,这城门口每天进出那么多人,我哪记得住都进出过谁,你要问的是个绝色大美人儿,我就一定能记住了,两个男人……个子高些而已,我记他干吗?”

    毛问智见状,也忙拦住路人一一询问,此时杨三瘦三人从三里庄逃回来,刚刚要进城。杨三瘦看见叶小天,不由暗吃一惊,急忙扭过头去,又把蓑衣的帽沿儿往下拉了拉,至于邢二柱和岳明,没和叶小天打过交道,倒不怕他会认得自己。

    毛问智走到岳明身前,粗声大气地问道:“这位大哥,你见过俩人没有?”

    岳明瞪着一双绿豆眼,没说话。毛问智急了,把眼一瞪,道:“你傻啊?问你话呢,你有屁没屁的倒是放一个啊!你直眉愣眼地瞅俺干哈,你想耍俺是不?你找削是不?”

    杨三瘦见叶小天已经转向另外一些进出城门的人询问,便微微抬起头来,笑道:“我这兄弟有些憨,你问的话又不清不楚的,让他怎么答你。却不知这位兄弟问的是两个什么样的人?”

    毛问智眨了眨眼,叶小天问掌柜的那句话他没注意听,当然说不出特征,毛问智想了想,道:“就两个男人呗,长得特猥琐,他们偷了一个小女孩儿,那小女孩叫遥遥,小丫头长得可俊啦,你要见着保准稀罕……”

    杨三瘦和岳明、邢二柱面面相觑。毛问智不耐烦了,道:“哎呀妈呀,跟你们说话是真愁人,你比你那兄弟吧,也聪明不到哪儿去,整个儿一对大傻子,俺问别人去吧。”

    毛问智又拦住一个百姓询问,杨三瘦向岳明和邢二柱递个眼色,三人便进了城门,在城门洞里停下来。岳明急道:“遥遥被人掳走了?除了咱们,还有人打她主意?”

    杨三瘦不屑地撇了他一眼,道:“屁!十有**是人贩子。”

    邢二柱开心起来,道:“三舅,那咱只把水舞杀了就成了呗?”

    杨三瘦赶紧捂他的嘴,低声斥骂:“你有病啊!你这么大声,生怕别人听不见是不是,老子怎么带了你这么一条棒槌出来!”

    邢二柱唯唯喏喏,赶紧闭上嘴巴。

    岳明想了想,压低声音对杨三瘦道:“大管事,咱们刚杀了水舞的爹,等他们家一报官,肯定得满城搜索。风头正紧的时候,咱们正好出城避避风头,先跟着他们去找乐遥的下落,要是能从人贩子手里把人弄死,咱们还容易栽赃嫁祸。”

    杨三瘦点头道:“不错!夫人的交待是把人宰了,不能就这么算了,咱们跟着他们走。”

    铜仁古城,东、南、西三面临水,仅北面依山,三里庄就在北面的山脚下。而福娃儿引着叶小天和毛问智就是往北面来的,所以恰好和从三里庄回来的杨三瘦三人碰见。

    叶小天在门口询问一阵,始终不得头绪,只好试着领着福娃儿继续往前搜索,离开城门不远,福娃儿突然一声欢叫,原本边嗅边行的动作顿时加快了,叶小天心中大喜,情知福娃儿是又嗅到了乐遥的气息,赶紧招呼毛问智跟上。

    毛问智正跟一个脾气不好的进城人在那边顶牛呢,毛问智瞪着大眼,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本地人:“你瞅啥呀?瞅你那杨了二正的样儿……”

    一听叶小天喊他,毛问智摞下一句狠话:“要不看你老么卡嚓眼的,俺早削你了。”说完就追着叶小天去了。

    杨三瘦与岳明、邢二柱急忙辍在他们后面,远远地盯着,但是三人都没有注意到,除了他们还有一个人也在悄悄地跟着叶小天和毛问智,那人正是华云飞。

    p:追兵渐近,求月票支持!

    无罪大大新书剑王朝,书号3280112,奇幻修真作品,敬请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