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四卷 第60章 好事多磨
    叶小天心道,我若向你解说身份,少不得又要啰嗦半天,便顺水推舟,认可了毛问智的说法,笑道:“是啊!不过我只关了一个多月。”

    毛问智兴奋地道:“那就难怪了,最近关进去的人太多,俺认不过来,不过俺是元老级的人物,就没有不认识俺的,就连新来的狱卒都是向俺请教大牢里的事。小兄弟,你才出来几天,看你这模样混的不错啊。”

    叶小天心中忽地一动:“我在三里庄露过脸,不少围观两家争吵的百姓都见过我的模样,再想去了解薛家情形恐怕不太容易,如果能有此人帮忙,他一个生面孔,大概要容易许多。”

    想到这里,叶小天便笑道:“你还没地方安顿吧?正好,我这还有一间房空着,你先住下吧。”

    毛问智一听大喜,忙不迭谢道:“大哥,一看你就是讲义气的人!到底是一起坐过牢的,咱们这关系铁啊。”

    转眼之间,叶小天就从“小兄弟”升级成了“大哥”,这毛问智看着鲁莽,却也有着他的狡黠,叶小天听了只是付之一笑。

    毛问智唠唠叼叼地说着,跟着叶小天往里走。薛水舞那间房还没退,如今她被父亲留在家里,叶小天不能让遥遥一个人住,就把自己的行李搬去了她的房间,把自己那间让给了毛问智。

    一切安顿妥当,叶小天带着乐遥又来到毛问智的房间,随口问起毛问智的来历,毛问智登时一拍大腿,感慨万分地道:“要说俺这经历,那真是一把辛酸一把泪,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啊!”

    叶小天一听这是要“说来话长”的意思,马上就后悔了,但是毛问智已经不给他机会拒绝。马上就讲起了自己的血泪史……

    薛父赶走叶小天后,回到堂屋里站定,侧耳听听,就听女儿房中传出一阵嘤嘤的哭泣声。时而还有老妻劝解女儿的声音,薛父皱了皱眉,转身又走回门口,在门槛上坐下来,沉默地想着心事。

    当叶小天说他有小二百两的积蓄时,的确曾经打动过薛父,但是只那么一瞬,他就打消了念头。这笔钱叶小天能给他多少?水舞一旦远嫁京城,他们老俩口以后能指望谁?

    谢家那个大小子如今可出息了,在水西田氏家里当三管事呢。虽然从道理上说是给人当下人,可下人跟下人不同,宰相门前七品官呐,田家的三管事那是等闲人物么?

    薛父早就找过谢家,想要姑爷子跟他一块儿去靖州接女儿回来。可那谢传风却一直推诿,说是田府事务太多走不开,大有悔婚之意,可薛父相信那是因为他没有见过女儿现在的模样。

    几年前,女儿还是个没长开的黄毛丫头,虽然眉眼五官挺灵秀的,可毕竟是个小丫头片子。如今则不然了。女儿就像抽了条的柳枝,那可是越长越俊俏了,如果现在让谢家大小子看见,还不迷死了他。对!还是这个女婿得济!

    想到这里,薛父长长地吁了口气:“明儿我就去一趟老谢家,让老谢给他家大小子捎个口信儿。叫他回来一趟,只要让他看到我女儿的模样,这个女婿就跑不了他!”

    客栈里边,毛问智盘着大腿,正跟叶小天侃大山:“俺吧。本来是沈阳卫的人,沈阳卫你知道不?那可老远啦,在关外呢。俺们家吧,本来是堡子里最穷的一户人家,俺爹娘死得早,俺靠给王老财家放羊混饭吃。可后来俺成了俺们堡子最富的人,你知道为啥不?我就知道你不知道,打破你的头你都想不到……”

    叶小天:“……”

    毛问智得意洋洋地道:“有一天吧,俺正在山上放羊呢,忽然就听天空咔嚓一声巨响,山谷里头就火光冲天,把俺吓得腿肚子转筋呐,那羊都趴窝了,直窜稀。等了一阵儿吧,就没再出啥动静了,俺就到山谷里去看,你猜咋地,那地上有一个大洞,老深啦,里边闪闪发光,俺就核计,这是有宝啊!俺就刨啊,刨啊,费老鼻子劲了,最后你猜俺挖出个啥?哈哈,我就知道你不知道,打破你的头,你都想不到……”

    叶小天无语地看了看遥遥,遥遥掩着口打了个哈欠,对叶小天道:“小天哥哥,我去找福娃儿玩。”

    听众少了一位,毛问智兴致不减,手舞足蹈地比划:“俺挖出一块狗头金啊!哎呀妈啊,这么大一块狗头金啊,好几十斤重啊,结果俺一下子就成了俺们堡子最有钱的人了,王老财他们家都比不上俺有钱。”

    叶小天疑惑地道:“那你怎么……到了这里,还落到这般田地?”

    毛问智道:“横财容易招横祸啊,你知道不?俺们堡子那一带吧,有一股绺子,闹得可凶了。绺子你知道不?就是胡子、土匪,明白了吧?那一阵儿,他们在俺们堡子那一带闹得特别凶。

    俺最有钱啊,能不怕吗?俺钻过地窖,请过保镖,都觉得不靠谱,后来俺就想了一个妙计:俺爬房顶。一般来说,绺子闯进你家,翻箱倒柜,掘地三尺都可能,但是往房上找的可没有。

    所以吧,俺天天晚上揣着金子睡屋顶,你是不知道啊,那大雪寒冬的,俺穿了三层棉袄,外边又套了一件老羊皮袄,最后再披上被袄,整得跟熊瞎子似的,怀里还得揣上一瓶烈酒御寒。

    俺天天晚上睡屋顶,这一睡就是半个月,弄得俺都快疯了,那时候俺的想法就变了,俺就想,要不就让绺子抢一回?他要是抢过了,就不会再来了,俺也不用再受这罪了,结果俺等啊等啊,干等那绺子也不来,把俺愁得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他们咋就不来呢?

    叶小天:“……”

    毛问智道:“俺都快让他们给逼疯了,俺不要钱了行不?于是俺就把钱都分给堡子里的穷人了,这一下俺又变成穷光蛋了。”

    叶小天纳闷儿地道:“那……你继续放羊去就好了,跑到关里来干什么?”

    毛问智讪讪地答道:“那不是因为俺有俩糟钱的时候臭显摆么,把王老财给得罪了,他不用俺给他放羊了,俺就一路打着短工往南走,因为关外的冬天贼冷贼冷的,俺核计要是到了暖和地方,冬天不好过点吗?”

    叶小天道:“那你又因何入狱呢?”

    毛问智道:“因为俺到了葫县以后吧,还是给人家放羊,俺给牢头儿他们家放羊,再后来吧,他媳妇就勾搭俺,你说俺一个壮小伙子,又没有过女人,哪禁得起她勾引啊,所以俺就把她睡了。”

    叶小天点了点头,钦佩地道:“大侠好本领!你把牢头儿的老婆都给睡了,他居然没把你弄死在狱里,算是很对得起你啦。”

    毛问智道:“你可拉倒吧,他为啥不杀我?因为他得着甜头了,为了让他消气,他老婆给自己妹子喂了药,让他给睡了。他那小姨子长得可水灵呢,比她姐漂亮的多,他偷着乐去吧……”

    叶小天两眼发直:“这样一个夯货,真能帮我打听到薛家的情况么?哎!蜀中无大将,权且让他试试吧……”

    自从听说了毛问智的悲惨历史,叶小天对这个一条筋的夯货就不抱太大希望了,不过眼下无人可用,也只能先拿他将就着,万一这厮误打误撞,真的查到些什么呢。

    毛问智听他一说事由,便很自信地笑起来,毛问智拍着胸脯对叶小天保证道:“这事儿你就交给俺吧,你放心,俺就是穷人呐,俺最明白那些穷人啦,他们一天到晚闲着没事尽搁楞牙玩儿,俺扮成乞丐找他们打听去,俺们乡下人最稀罕穷白活了,肯定能问出来。”

    叶小天苦笑道:“但愿吧!”

    毛问智这人倒挺仗义,他吃着叶小天的,用着叶小天的,还真给叶小天办事儿,向叶小天打听明白三里庄的位置后,毛问智便揣了三天的饭钱,拎起他的打狗棍直奔三里庄去了。

    叶小天暂时把希望寄托在了毛问智的身上,如果他打听不到什么,那时再另想办法不迟,反正水舞也不会马上出嫁。毛问智走后,叶小天在客栈无所事事,便领了乐遥出去游览铜仁城,福娃儿自然是他们的跟屁虫。

    这样的“三人组”是很吸引眼球的,不过旁人只是看看,有些好奇而已,暗中却有三个乞丐悄悄地跟了上来。叶小天打发了一个“乞丐”去三里庄,却万万没有想到另有三个“乞丐”正盯着他。

    杨三瘦远远地辍着叶小天,因为有福娃儿这么明显的一个目标在,倒也不用担心会跟丢了人。杨三瘦跟踪了一阵子,喃喃地道:“看他们如此悠闲,是打算在铜仁长住么?”

    岳明已经不耐烦这么无休止地追下去了,忍不住建议道:“大管事,咱们想找人烟稀少处下手太难了,莫不如快刀斩乱麻,趁街头人群稠密容易脱身,由我出手,用飞刀取她性命,然后回转客栈,再取水舞性命,以免夜长梦多。”

    杨三瘦犹豫片刻,沉声道:“机灵一些!”

    岳明一阵兴奋,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他答应一声,暗暗摸出一口飞刀藏在掌心,便向叶小天三人靠近过去……

    p: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ps:

    p:周一,求推荐票、月票!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