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四卷 第56章 铜仁行
    葫县距铜仁并不远,直线距离一天也就到了。只是这里山水环绕,道路曲折,虽然叶小天一行三人驾着一辆速度不慢的马车,也要用两天半的时间才能赶到。

    杨三瘦果然把叶小天追丢了,但是杨三瘦颇有一股韧劲儿,沿着往铜仁的路紧追不舍,第二天晌午的时候终于再度发现了叶小天一行三人的踪迹。只是此时道上行人不少,而叶小天和一支小型商队的人套上了近乎,一路同行,有说有笑,杨三瘦无法下手,只好暗中跟随。

    叶小天赶的是马车,他们是甩开两条腿步行,如果叶小天全力赶路,他们根本就追不上,好在叶小天知道怎么赶也得至少两天路程,这马是劣马,也没有多少长劲儿,所以一路走得不急,他们勉强还跟得上。

    但是到了第三天早上,因为今天就能赶到铜仁,叶小天加快了速度,杨三瘦三人紧赶慢赶的,还是被远远甩开了。

    午后,叶小天与薛水舞和乐遥终于赶到了铜仁,水舞和乐遥一进铜仁城,就掀开轿帘东张西望,兴致勃勃,福娃儿跟老太爷似的躺在座椅上,抱着两根竹笋呼呼大睡,它才不管到了哪儿,有得吃就好。

    铜仁在大明建国初本隶属于思南宣慰司,一听这名称就知道,是归大土司管的,统治该地的大土司正是安宋田杨四大家之一的田家。

    田氏家族从隋朝开皇年前就成了该地的统治者,千百年下来,根基深厚,势力庞大,贵州几百个大大小小的土司,其中差不多有二十分之一都是姓田的,田氏土司中势力最大的有两个,其根基之地分别在思州和思南。

    朱元璋建立大明之后,贵州土司相继归附。但是这些土皇帝都是既不听调也不听宣的主儿,只是隔三岔五给朱重八送点土特产品意思一下,表示我是你的臣民也就行了。

    朱元璋做梦都想把贵州拿下来,完全置于自己治下。这个突破口他就选在了田家。当时田氏土司中势力最大的是田仁智和田仁厚,智、厚两系争得十分激烈,田仁智赎通大臣,争取到了思州宣慰使一职,但思州的真正大土司是田仁厚。

    田仁厚此前曾经降过陈友谅,陈友谅败北后又降了朱元璋,也向朱元璋争取宣慰使的任命。老谋深算的朱元璋是何等人物,他的锦衣卫早把贵州情形详细禀上,他却佯作不知,似乎上了当似的。又把田仁厚也委任为思州宣慰使。

    一山不容二虎,思州、思南两地的田氏大土司为了争夺正统地位,开始大打出手。不过老朱的布局没来得及收网就驾鹤西归了。他那无能的孙子朱允炆坐拥整个天下,结果四年的功夫,就被只有燕京一隅的燕王朱棣打了个落花流水。天下换了主人。

    永乐大帝登基后,田氏两大土司正打得不可开交,人脑子都快打成狗脑子了,永乐是雄才大略之主,自然明白老爹当年布下这一局的真正用意,就算不明白,眼见如此情形。他又岂会放过。

    永乐皇帝笑眯眯地出面劝和了一阵,二田都不肯退让,反而打得更厉害了,这时永乐翻脸了,趁着二田争锋元气大伤,悍然出兵罢黜了两个大土司的宣慰使之职。将思州、思南两地分割为铜仁、思南、石阡、乌罗、思州、镇远、黎平、新化八府,设贵州布政司总辖之。

    父子两代,布局十年,终于把朝廷的手插进了群山环绕的贵州城,不过贵州情形实比朱元璋父子预料的还要复杂。永乐大帝虽然把手插了进去,一时却解不开这团乱麻,攥不起这团散沙。

    紧接着永乐大帝就忙活扫北去了,还把京城从南京搬到了北京,贵州之事就暂且搁下了。他的后代们可没有他那么强大的本领,于是朝廷对贵州的控制,始终进展缓慢。

    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当初永乐皇帝就算把精力放在贵州,也未必就能在他有生之年完全解决问题。他五征漠北,打得鞑子望风而逃,可也只是打败,而无法有效占领和统治,实在是因为得与失之间不成比例,结果百十年下来,那儿还是游牧民族的天下。

    贵州情形大抵相似,直到此时,已经到了万历年前,这里依旧是朝廷的一大负担,全省税赋不及东南一小郡,年年都要朝廷拨付巨款治理。这里的人文环境、地理环境,经济条件,以及当时朝廷对地方的统治条件,注定了永乐皇帝的设想只能是一个无法实现的美好愿望。

    以铜仁来说,一直到五百年后的今天,这里的汉人还不到当地总人口的百分之三十,而当时最多也只有百分之十五,再加上交通不便、消息闭塞,是以真正掌握话语权的还是当地人.

    田氏虽然吃了大亏,铜仁也置于布政司治下了,但这里的知府却是土知府,也就是世袭官,正式官名叫提溪长官司长官,元朝时称为达鲁花赤。当地人则称为提溪张氏长官司,因为统治该地的土知府姓张,一直姓张。

    铜仁张氏并不像安宋田杨四大家一样历史悠久,这个家族统治铜仁的历史不过三百多年,其实三百多年的统治也不算短了。中国历史上的王朝,超过三百年国祚的不多,但是对这些土司们来说,三百年还只是一个起点。

    张氏土司起源于元朝初年绍庆黔南道大元帅张恢之子张焕,从此世世代代袭承官职,哪怕是改朝换代,铜仁的土皇帝也始终是张氏。

    葫县地方虽小,却置于驿道要地,南北往来的客商对当地的思想、文化、经济都产生了促进作用,而铜仁却没有这样的便利条件,在张氏家族世世代代的统治下,这里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独立王国。

    叶小天一行三人赶着马车进了城,发现这里虽比葫县大得多,也繁华一些,却总给人一种比葫县更古老、古蛮荒的感觉。叶小天勒住马缰绳,扭头对薛水舞道:“咱们到了,你家住在哪?”

    “我家……”

    薛水舞忽然迟疑起来。叶小天忍不住打趣道:“你不会连回家的路都不认识了吧?莫非是近乡情怯?”

    薛水舞怯怯地道:“叶大哥,我还真不认识。”

    叶小天一呆,薛水舞道:“我没跟你说过吗?我是在京城出生的,老家……我从没来过。只听我爹娘说起过。”

    叶小天怔道:“这铜仁城可不小,咱们要如何去找你家?可有什么能打听的消息么?”

    薛水舞道:“我大概记得一些,等我下车问问。”

    薛水舞站在街头询问一阵,垮下小脸怏怏地走回来,叶小天见状安慰道:“不怕,千难万险咱都闯过来了,既已到了地方还怕找不到人?咱们赶着马车站在街头也不是办法,先寻个店住下,再慢慢寻访就是。”

    薛水舞一个小女子能有什么主张,只得随着叶小天先去寻客栈住下。好在三人这一趟不但葫县县衙归还了当初收缴的全部财产,还额外赠有程仪,大亨也馈赠了一笔钱,路上花销吃用是不愁的,不至于像当初从靖州逃往葫县时一般狼狈。

    铜仁流动人口不多。所以这客栈也不好找,叶小天赶着马车转悠了三条大街,这才找到一家客栈,叶小天一家三口入住客栈的时候,杨三瘦三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刚刚赶到铜仁城。

    岳明皱着眉头,好象他的眉头就从来没有舒展过:“人海茫茫,到哪儿去找他们啊。”

    杨三瘦冷笑道:“这个家伙这么喜欢惹事。到了铜仁就会安份了?我才不信,更何况他们还带了一只猫熊,这么明显的目标,难找么?他们一定跑不掉的,哈哈哈……”

    可怜的杨三瘦,为了达成他的目标一路受尽苦难。从一个豪门大管事混成了叫化头儿,那完成夫人嘱托杀死水舞和乐遥的念头已经成了他心中的一个执念,弄得他都快魔怔了。

    “看看你们这破店,要什么没什么,还敢说是铜仁最好的店。早知道我就不该跟着老爷来这儿,真是寒酸死了。幸好今天我们老爷就回来,要不然我是一天也呆不下去!”

    叶小天跟着店小二一进大堂,就见一个模样标致,体态风流,只是眼角高挑、眉梢斜飞,带着几分跋扈之色的美艳妇人面色不愉地站在大堂里,正指手划脚地说着什么,一个掌柜模样的人陪着笑在旁边应付。

    叶小天见那小妇人浑身珠光宝气,一副暴发户嘴脸,不禁皱了皱眉,对店小二道:“这人是你们这里的客人?”

    那小二苦笑道:“可不是,是一个商人刚纳的妾,新婚燕尔,不舍得分离,便跟着男人出来做生意。本来要去葫县的,听说葫县那边出了事,驿路堵塞,她男人便把她留在此处,独自押着货物去了,这一走就是半个月,这妇人整天嫌这嫌那,都快烦死人了,可她是客人,又奈何不得她。”

    这时那妇人悻悻然地一转身,看到乐遥带着福娃儿走进来,登时“啊”地一声尖叫,指着福娃儿道:“这是什么鬼东西?你们这店里不只住人,还住野兽啊,快把它撵出去!”

    遥遥不服气地道:“凭什么撵它,它是我的好朋友。”

    妇人转向掌柜的,大声道:“你们店里怎么回事,放了一只这样的东西进来,也不知道身上臭不臭,掉不掉毛,长不长蚤子,弄进这么一个东西,还让不让别人住了。”

    那掌柜的苦着脸道:“邵夫人,人家只住一天的。而且我瞧这东西很温驯的,身上也干净,人家远道而来,要找家店住也不容易。再说小店总要做生意的,因为你的吵闹,这都走了几拨客人了。”

    妇人不依不饶地道:“是你们这店不好,难道还怪我不成!好,你不赶他们走,就让他们住的离我远一点儿,还有,他们住一天不是吗,我住店的钱要扣一天。”

    那掌柜的心中厌恶之极,可又不好对客人恶语相向,想到今天这刁蛮妇人的丈夫就要回来,或许明天就要走了,也犯不着忍了这许久此时才与她吵闹,只好点头应是。

    那妇人见他肯减店钱这才罢休,她满面不悦地走过来,见遥遥还站在门口儿,厌恶地一推,喝道:“给我滚开!”

    “哎哟!”

    遥遥一个屁墩坐到了地上,眼泪登时在眼眶里打起了晃晃,福娃儿呆呆地站在一边,耷拉着一双黑眼圈,有些不明白这些人既然都是同类,大的为什么要欺负小的。

    叶小天见状气往上冲,登时就要冲上前理论,却被水舞一把拉住,水舞摇了摇头,道:“叶大哥,算了,好男不跟女斗。”说完上前扶起遥遥,替她拍去屁股上的尘土,柔声道:“没事吧?”

    遥遥懂事地摇了摇头。

    那妇人提出不许叶小天一家与她比邻,可是她整天咋咋唬唬的招人烦,住店的客人要么走掉了,不走的也早要求调了房,剩下的两间偏偏与她比邻,于是掌柜的就安排叶小天住在那妇人隔壁,水舞和乐遥带着福娃儿住在叶小天隔壁,算是与那妇人隔开了。

    叶小天三人住店时已近黄昏,叫了热水沐浴更衣,洗去一路风尘后,又去店里吃了些东西,再回到住处歇下时天色已经全黑了,叶小天宽去外衣刚刚躺到榻上,就听隔壁发出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啊!老爷,您回来啦!”

    那妇人声音极其刺耳,根本不考虑左右住客,叶小天皱了皱眉头,翻了个身继续睡,谁知隔壁声音极大,那妇人当真是个咋咋唬唬的性子,一会儿说老爷黑了瘦了,一会儿又惊喜地赞美老爷给她带回来的饰品,那嗓门儿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真有魔音穿脑之效。

    好不容易捱到隔壁消停下来,叶小天松了口气,刚想睡个踏实觉,就听隔壁又响起了“咿咿呀呀”的叫.床声,这种动静那商贾妇居然也毫不抑制,喊得惊天动地、鬼泣神嚎。

    叶小天再也忍无可忍了,他怒发冲冠地跳起来,抡起拳头“嗵嗵”地砸墙,大声吼道:“你们这对狗男女,整整半个月了,天天晚上这么折腾,还叫不叫人睡了,啊?”

    隔壁静了大约有一盏茶的时间,叫.床声就变成了叫骂声、哭喊声、摔打东西声,如暴雨雷霆一般。叶小天可是最喜欢在风雨声中入睡了,于是他安然枕上,甜甜地进入了梦乡……

    p:又是两更七千,各位英雄,票票差得有点远啦,还有票票没有投下的朋友,还请投出您的支持!拜谢!

    ps:

    p:又是两更七千,各位英雄,月票差得有点远啦,还有票票没有投下的朋友,还请投出您的支持!拜谢!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