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四卷 第52章 难做的大亨
    这些日子,叶小天早把葫县内外情形摸得底儿透,他也相信至少李云聪、苏循天、罗小叶这些人是不会反对他离开的,当然,此时他还不知道孟县丞当初竟然与众人定下了杀人灭口的主意,事情比他想像的要棘手一些。

    叶小天虽然在暗中做着离开的打算,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为了麻痹有可能在暗中盯着他的耳目,他甚至还忙里偷闲地去了一趟大亨杂货铺,同这位便宜兄弟见见面。

    叶小天走到十字大街的时候,大亨正很悠闲地趴在柜台上,同据说恰巧经过这里的妞妞姑娘聊着天。店里面很安静,一个客人都没有,只有这两个人一问一答地在扯淡。

    “妞妞姑娘,其实我不是胖啦,我只是懒得瘦,说起来呢,身子健康就好啦,瘦骨伶仃的模样怎么配得起我这大掌柜的身份呢。”两个人交谈的很融洽,大亨趁机把自己最大的缺点轻描淡写地提出来。

    叶小天走进杂货铺,惊愕地看着这前所未见的极其气派的杂货铺子,一时说不出话来。他有些日子没来了,万万没想到大亨真的很败家,“大亨”杂货铺竟然弄成了这般光景,比一家上档次的古董店都要雅致,三千两银子……只怕是打不住的。

    大亨和妞妞伏在柜台上,目光缠绵,含情脉脉,完全没有注意到店里进来了人。

    “是啊,你倒是想瘦来着,不过呢……下辈子吧!”妞妞抢白了大亨一句,托着下巴想了想,眼珠子滴溜溜儿一转,突然很感兴趣地问道:“如果有来生,你想做啥,还做人吗?”

    大亨道:“做人没意思,要是有下辈子。我想做只鸭,沿着大江大河,游遍整个天下!”

    妞妞两眼放光,道:“哇!好浪漫啊!”

    大亨问道:“你呢。如果有来生,你想做啥?”

    妞妞想了想,兴致勃勃地道:“如果有来生,我想做只鸡。每天早上喔喔喔的,叫醒所有人!”

    大亨笑道:“这事多没意思。”

    妞妞道:“没意思我才做,你是不知道,我家邻居养的那只鸡,每天天不亮就开始叫,吵死人啦,人家可是最喜欢睡懒觉的。”

    大亨托着圆润的下巴。美滋滋地挑逗起来:“那你喜不喜欢裸睡呢?我可是很喜欢裸睡的,裸睡起来最舒服……”

    “咳!”

    叶小天咳嗽了一声,打断了这对少男少女没羞没臊的对话。

    “啊!大哥!真是稀客啊!我这店自打落成,你就没有来过两回,哈哈哈……”大亨脸皮厚。看见叶小天毫不害臊,立即打着哈哈向他迎过来,妞妞不好意思了,红着脸蛋儿对大亨道:“你们聊,我先走了。”

    大亨道:“好,有空再来啊!”

    妞妞向他扮了个鬼脸,经过叶小天这个本县有名的大人物时。又敬又怕地看了他一眼,踮着脚尖轻轻走过他身边,这才偷偷吐了吐舌头,一溜烟地走掉了。

    妞妞一走,叶小天的眉头就拧成了一个大疙瘩,问道:“店里怎么没客人?”

    大亨道:“有啊!不过上午一般没客人。下午客人多些,每天都有三五个人光顾呢。”

    “三五个……”

    叶小天看看这富丽堂皇、雅致豪绰的“杂货铺”,顺手从货架上抄起一把扇子,“刷”地一下打开,看着那风格很独特的扇面。说道:“杂货铺嘛,进一堆蒲扇卖就好了,这么精致得值个十几文吧,有人买么?”

    大亨道:“大哥,这扇子二百两银子一把呢。”

    叶小天吓了一跳,赶紧合起扇子,毕恭毕敬地放回货架:“二百两一把扇子?大亨,你这是坑人还是被人坑了?”

    大亨笑道:“进价当然没那么贵啦,我是二十两一把进的,不过这可是东瀛扶桑国的扇子,上边又涂了来自天方国的香料,加价当然就要狠一些。”

    叶小天心中很是无奈。虽然他对大亨开店本就不抱希望,可也没想到大亨竟然会把店开成这副模样。叶小天问道:“你这店里这些东西,三千两银子怕是打不住吧?”

    大亨道:“那当然,我赊了不少货呢!”

    叶小天道:“人家肯赊给你?”

    大亨沾沾自喜地道:“本来是不肯的,不过他们一听我爹是洪大善人,就肯了。”

    叶小天绝望地道:“快到一月之期了吧?你爹到时会疯掉的。”

    大亨哈哈大笑起来:“我觉得也是。哼哼,总觉得我不行,到时候一听我赚了那么多银子,他不乐疯了才怪。”

    叶小天猛地瞪大了眼睛,愕然道:“你赚钱了?”

    大亨理所当然地道:“那当然!我从三天前才开始有进帐的,到现在为止大要盈利一千两了吧。”

    叶小天的眼睛瞪得都快掉到地上了:“从三天前才开始赚钱,你就赚了一千两?你用抢的啊!”

    大亨道:“干嘛要抢?人家哭着喊着给我送钱,我也不好意思不收是不?”

    叶小天:“……”

    ※※※※※※※※※※※※※※※※※※※※※※

    “这是啥玩意儿?”

    “鸟笼子。”

    “铜的?倒挺漂亮。”

    “谁说铜的?这是金的。”

    “金的?用金子打鸟笼子,你……”

    “大哥,有钱人的心理,你不懂。”

    “哎,你这种人的心理,我的确永远不懂。”

    杂货铺里,大亨津津有味地向叶小天介绍着他的生意经:“直接买块大的店面?那需要很多钱啊大哥,我爹才只给了我三千两,我把两个小店铺拼起来,店面一样够大,但是我分别买和直接买一个大的店铺价钱可差了许多。再说,这条街上那么大的店铺肯出售的人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叶小天微微眯起眼睛,仿佛才认识似的盯着眼前这个死胖子:“所以,你就故意要在杂货铺旁边开杂货铺?”

    “嘘……”

    罗大亨赶紧四下看看,忸怩地拧着手指道:“当时人家还没喜欢上妞妞嘛。要不然怎么也不会打她们家主意的。”

    叶小天吁了口气,道:“你从一开始就想开一家这样的‘杂货铺’?”

    罗大亨摊开双手,无奈地道:“不然怎么办呢?难道真开一家小杂货铺?那能赚什么钱呐,一个月赚来的钱还没我一个月的零花钱多。可是客栈、酒楼、妓馆、赌馆。全都有人开了,最赚钱的当然是驿路,那时它又属于齐木。我没办法赚过路商贾的钱,那就只好赚他们的钱了。”

    叶小天佩服地道:“好主意!他们开设各种产业,都是为了赚过路商贾的钱。可他们赚来的钱怎么花呢?于是你就开了这么一家专门供本地富人光顾的‘大杂货铺子’,赚他们的钱?”

    大亨拍手道:“不错!兄弟这主意不错吧?”

    叶小天摸挲着下巴,缓缓地道:“我以前听说过一个故事,说是山里发现了金子,于是许多淘金客都跑到山上去淘金。可是淘金子辛苦不说,还有生命危险。最后还未必能淘到金子。

    这时就有一个精明人,在山脚下开了个铺子,专门卖东西给淘金的人,后来许多淘金人并没有发财,甚至送了性命。这个开杂货铺子的反而发了大财。当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在黄澄澄的金子上时,他偏偏盯住了那些人的口袋。大亨啊,你跟他可有一拼啊。”

    大亨开的的确是一家“杂货铺”,因为他不专卖丝绸,也不专卖茶叶,更不专卖珠宝,但他什么都卖。这不是“杂货铺”是什么?然而他只卖最稀罕、最贵重的东西,他的“杂货铺”不是开给普通人的,而是专向富人兜售奢侈品的,暴利也就成了必然。难怪他生意这么冷清,原来干的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买卖。一天哪怕只做成一笔生意,也比别人苦哈哈地干一个月赚的多。

    大亨也学着叶小天的样子,摸挲着他的三层肥下巴:“唔,我没听过这个故事,不过听起来。这人想法跟我好象真是一样嗳。”

    叶小天摇摇头,有些不理解地道:“锋芒毕露是本事,可大智若愚呢,那才是境界。大亨啊,你有这么大的本事,平时大智若愚,愚到连你爹都痛心疾首?”

    大亨一脸茫然,道:“大哥,我怎么大智若愚了?”

    叶小天道:“你平时那么不着调……”

    大亨道:“我就是那样的啊!不然我该怎么样?难道明明是个少年,我还得硬装出一副老成的模样?我平时什么样和我做生意也没关系啊,我又不是傻子,做生意还不会吗?”

    叶小天苦笑道:“可是你平时那般表现,弄得所有人都以为你……,我也是那么看你的。你爹整天为你操心,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大亨突然沉默起来,叶小天敏锐地道:“你有心事?”

    大亨回到柜台后,慢慢在柜台上趴下,双手托着下巴,一张胖脸登时向上变形,看着就像一只正在微笑的肥肥的加菲猫,可他并没有笑,神情反而有些落寞:“在我爹面前,我的确有些……装模作样,其实也不算装模作样,只能说是破罐子破摔吧。”

    叶小天在他对面坐下来,静静地听着。大亨轻轻叹了口气,难过地道:“我娘死的早,据说是生我的时候难产死的,我……太胖了……”

    这句话听着有些好笑,可叶小天笑不出来,大亨道:“听说我娘临终时留下遗言,不希望我长大了像我爹一样到处奔波,她希望我读书做官。于是,我爹从小就不遗余力地让我读书,我曾经很努力,真的……”

    看着大亨悲伤的模样,叶小天忽然有些心酸。

    大亨又叹了口气,道:“可我真的不是那块材料啊,我曾经很用功、很刻苦,可我读书就是不成,我怕我爹会失望,可我继续念下去,一定会让他失望,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逃学、弃学,想让我爹早点死了这份心,也许他就不会整天为了我的学业费尽心机,而我也不用天天看到他失望的脸……”

    每个做父母的都希望为孩子安排好他的一切,让他的一生按照自己指定的道路走,似乎这样他就会得到幸福,可是谁又知道他们的孩子是不是喜欢他们为他选择的路呢,能不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呢?

    太多的希望,便成了沉重的压力,大亨的父亲整天揪心难过,而在大亨心里,这也成了让他喘不过气来的如山的重负,叶小天虽然没有过这样的遭遇,可是看到大亨悲伤的脸,他却能够想像得出,大亨曾经受过怎样的折磨。如果大亨自己也肯不放弃,继续在读书求官这条路上走下去,洪百川当然会永不死心,这对父子将要承受的折磨,或许比现在还要重百倍。

    叶小天静静地看着他,看了许久,忽然微笑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不管怎么说,你已经证明了你有经商的天份,你不是废物,你可以拿着账本告诉你爹,你是天才,只不过不是体现在读书上,而是在经商上,你爹会开心的。”

    “嗯!”

    大亨的小眼睛顿时放出光来:“我数着呢,还有两天了,再有两天我爹就会来查帐,我现在开心的晚上都睡不着觉,就等着我爹来,给他一个惊喜。”

    叶小天道:“何必再等两天,你既然提前达成了你爹的条件,何不现在就告诉他,让他开心开心?”

    大亨到底是个少年人,他或许有经商的天分,对赚钱很有一套独到的思路,但是他的性情就是跳脱甚至有点滑稽,叶小天这一鼓动,他顿时就按捺不住了:“那我现在就去告诉我爹?”

    叶小天道:“现在就去,我陪你去!”

    “好!”

    大亨跳起来,兴致勃勃。

    叶小天迟疑道:“可是你这店……”

    大亨道:“没关系,打烊呗。你不用担心生意的问题,那些有钱人是越贵越想买,越买不到越觉得值得买,咱打烊!真要是有人来了却碰到铁将军把门,他明天一定会再来的!”

    叶小天摇头笑道:“成!这方面我可没有你明白,听你的。”

    大亨当下就把一些贵重物品全都装进厚重的铁箱,锁进固定在地上的大钱柜里,又锁了店门,便高高兴兴回家去。

    看到他又习惯性地背起书包,简直把书包当成了一件别致的佩饰,叶小天就有些引俊不禁,方才那个心事重重大智若愚的肥胖少年在他心中渐渐淡没,大亨还是大亨,那个不着调的中二少年。

    p:两更七千,诚求保底月票!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