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79章 乍闻惊变
    张家大乱,李经历站在人群中嗒然若丧,仿佛死了亲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张胖子的亲儿儿子。

    叶小天见状,不禁上前劝道:“李兄,不要悲伤,也不必愤怒,戴同知所作所为,其实我早有耳闻。生性风流本也没有什么,只是……,可无论如何,李兄若是执意不肯与他罢休,对李兄也未必有什么好处。”

    李经历黯然道:“我知道!今日也只是搅了他一个出其不意,若是换作一天,他有大批随从,我甚至近不了他的身。他权大势大,又是于监州心腹,而今知府大人暴毙,张家少爷更加镇不住于监州,我又怎么可能跟他斗!”

    叶小天正色道:“李兄又错了!匹夫之怒,流血五步又如何?他本事再大,五步之内,匹夫一怒,一样可以取了他的性命。男儿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生下来不是为了光喘气的,岂能凡事都只思量我是不是对手?”

    李经历被他数落得无地自容,握紧双拳,振奋道:“你说的对!我这就去与他拼命!管他有多大的势力,铜仁府有他没我,有我没他,绝不生受他这腌臜气!”

    叶小天冷笑一声道:“李兄大错特错了!”

    “啊?”

    李经历被叶小天说的有些不知所措了,茫然看着他。

    叶小天道:“男儿大丈夫,做什么,不做什么,不能只凭利害思量!也不能只凭敌我谁势大来思理。而应该好好想一想,值不值得你去做。要是嫂嫂对你忠贞不二,是戴同知以势压人。强掳你妻,小弟以为,无论他如何强大,李兄都该决死一战!可如今是你娘子不忠。与人勾搭成奸,为了此等妇人,值得吗?”

    李经历张了张嘴巴,呃呃地道:“那个……贤弟所言……似乎有些道理……”

    叶小天沉声道:“此等妇人,不值得你为她做任何事!更不要说为她付出性命!男儿大丈夫何患无妻,为此无耻妇人。值得你抛弃大好性命?黎师是我的座师,你家娘子算是我的师姐,照理说,我不该如此非议于她,可我实在为她不耻,为你不值!”

    李经历豁然开朗:“贤弟一语惊醒梦中人!你说的没错!那贱人不值得我为她拼命!老子要好好地活着,再找一个比她貌美百倍、贤淑百倍的好女子!这等贱人。就该休了她,让她被人唾骂、嫌弃,无地自容!”

    李经历磨拳擦掌地道:“我这就回家,写休书去!”

    李经历光着膀子、腼着肚子、插着一后背的银针。甩开两只脚丫子,雄纠纠气昂昂地去了,叶小天长长地松了口气。身后忽然有人带着笑音儿道:“叶大人很会劝人呐,三言两语就打消了此人的杀心!”

    叶小天一回身,不禁瞿然一惊:“你……安……啊!”

    凝儿俏巧地白了他一眼,道:“干嘛像见了鬼似的?”

    哚妮惊喜地冲上去,握住凝儿的手,道:“凝儿姐姐!”

    展凝儿微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臂,叶小天笑道:“不似像见了鬼,只是乍见仙子谪凡,有些惊讶!”

    凝儿轻哼一声道:“贫嘴!说的好听,这么久不见,也不见你捎个信儿给我。”

    叶小天苦起脸道:“忙,实在是忙!不是累身,而是累心啊,累了身子还好,睡一觉起来便解乏了,累了心却不是那么好解乏的,以致油瓶倒了都懒得去扶,知道你安好便放了心,提起笔来说些不咸不淡的废话又有何益?你看我离家数载,既知家中安宁,便也少有家书往来。”

    凝儿嗔道:“你总有道理讲,什么叫不咸不淡的废话,女人家就喜欢听。”

    叶小天道:“我是实在人呐,你希望我像戴同知一样么?”

    话音刚落,背后一声轻咳,戴崇华也不知在哪儿弄来一件袍子穿上,又复人模狗样了:“叶老弟,背后说人,不厚道啊!”

    叶小天一惊,赶紧四顾寻找李经历,戴同知傲然道:“你以为我怕他么?只是终究觉得有愧,所以让他三分罢了。啊!两位姑娘,一位天真烂漫、一位英气勃勃,俱非庸脂俗粉呐!”

    哚妮和展凝儿一起扭过头去,只用眼角余光鄙视了他一眼。

    戴同知泰然自若,打个哈哈,对叶小天道:“于监州正与众土司在东山游赏,我们一起过去吧。”

    张家的人已经全都去了后宅,商议如何办理丧事,前面只有几个知客张罗着,客人们已经走得七七八八,有些与张家关系极亲近的,则站在那儿窃窃私语,不时叹气。

    叶小天见状,也知道此时不宜再待在这里,便点点头,邀上安公子、展凝儿一同出了府衙。

    戴同知听叶小天说明安公子身份,不禁盛情相邀道:“公子就是安家长公子?失敬失敬!如今张家的寿筵是办不成了,公子何不与在下同往东山寺一游?那儿风光好得很!”

    安公子微笑道:“多谢戴同知美意,只是安某不喜应酬,前来张府祝寿,也只是出于后生晚辈应尽之礼数,东山我就不去了,来日有机会,安某设宴,再与戴大人欢聚!”

    安公子身份不同,他是安家这一代的长公子,来日是要继承门户,成为家主的。他的一举一动,代表着安家的倾向,所以戴同知极力邀请,如果他出现在东山,在外人眼中必定做出土司王安老爷子支持于监州的解读。

    可也恰因如此,安公子不能轻率答应,此来铜仁府,是因为张胖子是铜仁知府,铜仁地区的土司首领,出于礼数,安家应该派人来道贺。可张胖子刚死,尸骨未寒,他若跟着于监州游东山算怎么回事儿?

    安家地位超然,之所以能始终保持土司世家之首的地位,也是因为他们不轻易涉入其他土司之间的争端,所以他当然不会答应。戴同知见他晓得其中利害,便也不再相劝。

    凝儿见叶小天要去东山,刚刚见面,却不舍分离,便道:“你不去,我去,我不是安家的人,不用顾忌那么多。”

    安公子微笑道:“成!既如此,我便替叶大人送这位美丽的姑娘回府吧!”

    哚妮已做妇人打扮,却被他称作姑娘,而且大赞美丽,心中欢喜,不禁向他嫣然一笑。

    待安公子护了哚妮的马车离开,戴同知开玩笑道:“安公子一表人才,叶大人也真放心让他护美呀!”

    展凝儿抢白道:“当我表哥也像你呢!”

    叶小天笑而不语,这位安公子喜好比较特别,他才不为哚妮担心,要担心还不如担心自己呢,反正若让他走在安公子前面,他心里是别扭的很。

    眼看东山在望,叶小天忽地想起一事,不由心中一寒,凛然道:“戴兄,今日之事,莫非早在于监州预料之中?”

    如果于监州早算到今日的刺激可以置张知府于死地,那这个女人的机心和料事如神的本领可也太恐怖了。叶小天想起来,也不禁有些恐惧。

    戴同知一怔,失笑道:“怎么可能!于监州便有天大本领,也不可能预算出张知府的死期啊,若于监州有这等神机妙算,四大天王也要俯首称臣了!”

    江风一吹,戴同知的袍裾被风撩起,露出两条大白腿,临时向人讨来的袍子,没穿内衣。

    戴同知浑若不觉,一撩腿,从马上下来,地打了个响指,道:“走,上山!”

    ※※※※※※※※※※※※※※※※※※※※※※※※※※※※※

    “张铎死了?”

    于珺婷愕然看向前来报信的耳目。

    再一次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众土司顿时哗然,他们故意从张府门前招摇而过,就是为了进一步削张胖子的脸面、打压张家的威望,只是没想到张胖子这么不禁气,居然活活气死。

    张胖子痴肥无比,身体负担极重,其实是一气之下,以此为诱因,激发了脑溢血一类的毛病才当场丧命,这一点他们当然不清楚,也不需要搞清楚,他们只知道:张胖子死了,他们原本的计划、步骤,一下子被打乱了!

    众土司议论纷纷,梅耶洞土司兴奋地道:“监州大人,张胖子暴卒,张雨桐一个后生晚辈,济不得大事,是不是可以提前发动众土司,逼迫张家让位了?”

    于珺婷沉吟半晌,难以决断,洪东县令忍不住道:“监州大人,这是天意如此,何必迟疑?”

    于珺婷道:“逼张铎服软、让位,倒没什么。他这一死,反倒与我等不利了。贵州各府土司皆有首领,只恐我等咄咄逼人,他们兔死狐悲,会出面干涉,那时不免弄巧成拙了。”

    众土司听了不禁议论纷纷,有人赞成“趁你病,要你命”,不管不顾,先逼张雨桐上表朝廷,主动让知府位给于监州的,也有赞成不为所动,按部就班,层层递进的。

    于监州听得心烦,吩咐道:“都不必说了,你们先各自回去,寿诞可以不去,葬礼却不可不去,先看看他们张家是个什么打算,最好那张雨桐识趣,主动服软,他若执迷不悟,咱们再见机行事罢!”

    众土司纷纷答应,东山游会也就散了,众土司纷纷下山。于珺婷立于山顶小亭之中,眺望远处知府衙门,心中思绪不定。这时候,戴同知、叶小天和展凝儿已经迎着土司们上山了。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