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52章 天王阁上葬天王
    播州之役进行到了最后的阶段,结局虽已注定,过程还很漫长,仰山而战的进度并不快,但刘大刀也不急,他已经赢定了,剩下来的只是时间问题。他甚至连大捷的战报都写好了,只空缺了几个字的空间,因为他还不确定能不能抓到活的杨应龙。

    此时,闻听刘大刀攻至海龙囤下,甚至已经破了土城,尚在外线坚持抵抗明军的播州地方势力登时土崩瓦解。宋天刀和安南天两路大军顺利抵达海龙囤。由于这两路大军的加入,整个海龙囤更是围得水泄不通。

    刘大刀虽然悍勇,却不是只会蛮干的主儿,这时如何还不明白该用攻心之计。每日里,那传单雪片儿似的往山上撒,虽然他也知道大部分土兵根本就不识字,但是一百个人里哪怕只有一两个识字的,他相信劝降的消息也会很快散布开来。

    刘大刀的想法果然不错,很快就有山上的土兵潜下山来投诚,一开始是零零散散的,刘大刀把这些人充分利用起来,再让他们现身说法,向山上喊话,很快投诚的人就是呼朋唤友、三五成群了。

    山上对于这种事自然也是防范着的,奈何在眼下这种形势下,打宣传战杨应龙毫无说服力,所以偷偷下山向明军投诚的人滚雪团一般越来越多,杨应龙却毫无办法。

    叶小天这些天可是逍遥自在的很,宋天刀和安南天一到,叶小天就成了这二人营中的常客。这两个人可是水西安氏和水东宋氏下一代的继承人,不管是从眼前利益还是常远利益,叶小天都有必要同他们搞好关系。

    叶小天和这两个人本来关系就不错,如今又是有意结交,很快就打得一团火热,就差斩鸡头拜把子了。

    战斗,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后加入的安南天和宋天刀急于表现,纷纷向刘大刀请战。加入了主攻阵营,这一日终于杀到了海龙囤的最后一关,杨应龙的后花园。

    再往上看,只有那高高在上的天王阁。天王阁之上,便是茫茫青天了。到处都是呐喊,到处都是火光,安南天部、宋天刀部、马千乘部、吴广部争先恐后地往上冲,杀得血流成河。

    打酱油的叶小天跟在刘大刀的帅旗之后。像个乖宝宝。这是终极一战,此时已无关胜负,无关牺牲,冲上去,抢的是功劳。叶小天捞的好处已经够多了,自然识趣让功,不会抢着往前冲。

    杨应龙站在天王阁最高一层的石阶上,山风吹得他的箭袍猎猎抖,仿佛高处不胜寒似的,他的脸色也变得铁青。

    在下一级台阶上。站着田雌凤、周氏、何氏等诸多妻妾和子女。再下一阶,挺剑站立着杨兆龙、杨朝栋、田飞鹏、田一鹏等绝对的心腹。

    何汉良已经上了贼船,再无反水的可能,此刻仍在前面率领部众殊死挣扎,而杨应龙最心腹的人,却全集中在了天王阁。他们能够很清楚地听到前面的厮杀呐喊声,他们很清楚:最后的时刻到了。

    所有的人都面色如土,脸上蒙了一层死气。

    “大哥!”

    杨兆龙眼中蓄着泪水,回向杨应龙颤声唤道。

    田雌凤也扭转身,看向杨应龙。目光中说不出是歉疚、依恋还是绝望。

    杨应龙闭了闭眼睛,漠然地看了眼已可看得清楚的殊死决战的死卫最后的防线,目光从他的妻妾、子女、亲人们脸上一一掠过,长叹道:“播州杨氏。传承已八百年,我杨应龙,就是绝了播州杨氏的大罪人啊!”

    田雌凤再也忍不住,悲呼一声:“天王!”

    田雌凤扑倒在地,哀哀痛哭起来。杨兆龙等人也呼啦啦一起跪倒,伏地大哭。

    杨应龙默立片刻。两行泪水终于缓缓滚落面颊,哽咽地道:“杨应龙,罪大恶极,百死莫赎!今后……想要庇佑你们,也是不可能的了!”

    杨应龙倒拖长剑,缓缓地走进天王阁。

    阁门“砰”地一声关上了,众人伏在阶下,哭得更加悲伤。

    忽然,一股浓烟汩汩而出,紧接着炽烈的火舌从窗棂格档中喷嗵而出,杨朝栋骇然叫道:“爹!”

    田雌凤早在杨应龙拖剑入阁时,就知道他死意已决,这时倒不惊讶,只是那泪水模糊了双眼,眼前除了一片红,什么都看不见了。

    她好悔、好恨,曾经她无限向往的,如今都成了一场空。回想起来,曾经被她鄙弃的日子,是多么的难得,多么的令人怀念。而眼下,怀念于她,都成了一种奢侈。

    “相公!”

    二夫人周氏、六夫人何氏眼见杨应龙自尽,痛呼一声,猛地跳起来,以袖掩面,撞进那扇阁门,二人刚一冲进去,迅猛的火舌就把她们彻底吞噬了。这么大的火,显然杨应龙早已做了安排。

    人群中出阵阵惊呼,田雌凤泪流满面,喃喃自语:“死就死了吧,早晚都要死的,都要死的……”

    眼见天王阁化作了一团熊熊向天的火焰,安南天和宋天刀同样是土司世家出身,眼见杨应龙落得这步田地,不由得生起一丝悲狐之心,稍稍放缓了攻势。

    吴广和马千乘却急红了眼,马千乘对杨应龙恨比天高,恨不得手刃了他,方消心头之恨,如何肯让他便宜死了。吴广更急,一个活的杨应龙,可比一个死的杨应龙功劳更大,如果能生擒杨应龙,拿至京城交由皇帝正法,功劳至少可大三成。

    二人立即呼唤家将侍卫,了疯地往里冲。眼见天王阁火起,天王已然自尽,那些死士也不禁呆了,拼死抵抗之心稍弱,被这二人硬生生地冲破了他们的防线。

    吴广率先冲到天王阁,杨朝栋、杨兆龙等人还提着武器,已被火舌逼到了阶下,呆呆地站在那里,看到吴广冲来,也不厮杀。

    吴广大呼:“快!快救火!快把杨应龙拖出来!”

    士兵们眼见熊熊烈火滚滚而起,如何愿意冲进去送命,吴广捞功心切,心中一急,干脆抢过一面盾牌抵在面前,猛然冲进了火光熊熊的天王阁。

    马千乘随后赶到,眼见如此大火,也是一呆,他虽恨杨应龙入骨,想要手刃于他,却也不愿如此冒险,比起抢功心切的吴广,不免逊色一筹。

    “大哥!大哥!我是千驷啊!”

    马千乘正在愣,人群中突然抢出一人,连滚带爬地抢到他的面前,一把抱住他的大腿,仰起脸儿来苦苦央求:“大哥,我无心造反呐!你可一定要救我呀!大哥……”

    “马千驷!”

    马千乘怒喝一声,怒张双眼,猛然举起了手中染血的长剑,可那剑擎在空中,终究无法刺下。马千乘咬牙忍了一忍,猛地一脚踢开马千驷,喝道:“给我滚开!”

    马千驷被他踢得在地上打了个滚,他还待扑上去央求马千乘,这时天王阁中一声大喊,一个火人儿猛地跃了出来,就地滚了几滚,堪堪与他撞在一起,只是二人摔的位置不同,那人手舞足蹈,膝盖一挺,正撞在他的鼻梁上,“卟”地一声,把他生生撞晕了过去。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