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四十章 勾心斗角
    叶小天回到自己营中时,脚下虚浮,已经有了七分醉意。两个兵弁连忙上前搀扶。田雌凤闻声迎出帐来,瞧见叶小天模样,不禁嗔道:“身在军中,尚还饮酒。”

    叶小天籍着七分酒意,睨着她道:“军中禁酒,你当我不知道?只是能守此约者,自古几人?今日有大喜事,总兵大人尚且醉饮,何况是我。”

    田雌凤目光一闪,道:“大喜事?可是马礼英的先锋已然赶来汇合的事么?”

    叶小天摆手笑道:“这算甚么喜事,真正的大喜事,哈哈哈……”

    田雌凤回身对两个兵弁道:“快去为大人准备醒酒汤。”

    田雌凤一直和叶小天厮磨在一起,前些日子更是打得火热,若不是展夫人驾到,还指不定二人双宿双栖的要荒唐到何等地步。这些士兵只得了叶小天吩咐,严密监视此女,切勿令其离开,倒也不曾明说过她的身份,这些士兵哪里晓得底细,只当这是土司老爷新纳的女人,军中带了女人,自然要小心一些。

    这时田雌凤一说,二人倒也不敢怠慢,马上便去准备醒酒汤。田雌凤扶着叶小天入帐坐下,轻轻为他按摩额头,柔声道:“什么大喜事,让你这么高兴?”

    叶小天得意洋洋地道:“娄山关既破,海龙屯早晚也就成了我们的囊中之物。可要打下海龙屯,却不知要付出多少代价,所以刘总兵与我一直有些犹豫,主攻者固然功劳最大,可这损失……,现在好了!”

    叶小天沾沾自喜,顺手取过一盏凉茶一口干了下去:“有人里应外合。欲破海龙屯,不费吹灰之力。这首功,是刘总兵的了。而刘总兵这里……”

    叶小天伸手一指自己鼻尖:“生擒杨应龙。立下播州讨逆第一大功者,非我莫属!”

    田雌凤蓦然一惊。脱口道:“是谁?何汉良么?”

    这何汉良是何恩的侄孙,何恩与宋世臣等人在掌印夫人张氏死后,飞速逃离播州,向朝廷告变,算是叛了杨应龙。杨应龙对这几家自然加以镇压。不过,这些小土司也都有自己治理管辖了多年的地盘,杨应龙造反在即,马上接手总难做到如臂使指。还需要保留这些家族做他的传声筒。

    于是,何汉良在被杨应龙降为吏目之后,便让他尽起本族土兵,随同杨应龙一起出战。在最惨烈的綦江之战中,杨应龙亲自督战,何汉良主攻,全歼守军三千人。

    并在破城后执行了杨应龙的屠城命令,一时间投尸蔽江,江水为赤,成了震惊全国的一桩大惨案。

    何氏家族自此分裂。一支站在朝廷一边,一支却被迫上了贼船,欲罢不能。叶小天说到有人为内应。田雌凤率先想到的,就是这被迫投靠的何汉良。

    叶小天不屑地道:“何汉良?何汉良双手沾满血腥,是皇帝下旨必须诛杀的奸恶之一,他岂会降?岂敢降!嘿嘿,你想不到的,绝对想不到……”

    叶小天在田雌凤光滑粉润的下巴上轻轻勾了一把,有些轻佻。这时侍卫端了醒酒汤回来,侍奉叶小天服下,又搀他登榻。脱了靴子。田雌凤见状,便退了出去。

    叶小天虽然田雌凤不会武。可就算她手无缚鸡之力,在人睡梦中杀人。却也不是那么难。所以只要他睡下,且无特别吩咐,帐中必然不留一人,且帐外会有兵弁守卫,是以田雌凤想留下趁他酒醉再多问一些也不成了。

    海龙屯上出了内奸!

    这个念头反复盘绕在田雌凤心里,越想越是恐惧。本来,自从娄山关失守,她对守住海龙屯的期望已经不大了。但人的心理就是这样,当她明知有一件事将发生,而这件事将促成海龙屯轻易易主的事情后,她就会忽略掉即便没有这件事,整个时局其实也要朝这个方向发展,只是中间会多一些波折罢了。

    她会觉得,解决了这桩危机,海龙屯就保住了。可要解决这件事,必须得由她这个知情人把消息迅速报与杨应龙知道,一定要让天王知道,一定要解决这个心腹大患!

    整整一晚,田雌凤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入睡。

    翌日天明,叶小天一身戎装,吩咐部属道:“今日训练暂停了吧,我去迎候马总兵。大家养精蓄锐,多歇几天,马总兵到了,其他几路人马也就不会远了,早日攻克海龙屯,早日回返铜仁。”

    众土兵久离家乡,一听此言,尽皆欢呼。

    田雌凤一如既往,目光幽幽地看他离开,毫无异状。但叶小天离开不久,田雌凤就换了一身男装,急匆匆向外走去。

    中军侍卫马上拦住了她,道:“田姑娘,军营之中,请勿乱走。”

    田雌凤道:“我去关城里买点东西。”

    中军侍卫道:“姑娘要买什么,我替你去。”

    田雌凤顿时红了脸,顿足道:“你说的什么混帐话,女人家用的东西,怎好要你个大男人去买?”

    中军侍卫奇道:“什么应用之物,我买不得?啊……”

    那中军侍卫突然想到了一样,若是这姑娘月事来了,一些必用之物倒真是不方便经男人之手。这时节世间还是有许多避讳的,比如男女同床时女人一定要睡在外边,以防晚上起夜要从男人身上爬过去不吉利,更不要说去替女人买月事所用之物了,那是很晦气的。

    一听田雌凤这么说,那中军侍卫顿时为难起来,迟疑半晌,才道:“土司大人有过吩咐,小的实在不敢违反。要不然……等土司老爷回来再做决断?”

    田雌凤晕着脸儿怒道:“等你的大头鬼!我……我能等,可有些事儿,能等吗?”

    说到这里,田雌凤一张俏脸变成了红苹果,说不出的可爱。一则,那中军侍卫误以为田雌凤是土司大人的女人,之所以限制她的行动,只是怕人知道军中携有女人,二来,也是因为田雌凤丽质天生,对于美丽的女子,男人总是难于坚持原则。

    那中军侍卫迟疑了一下,道:“既如此,姑娘请稍待。我去请示一下上官。”中军侍卫急匆匆而去,他去请示的上官不是别人,正是华云飞。叶小天的中军大帐安全防卫工作,可是由他负责的。

    华云飞听了侍卫禀报,便是微微一笑,心道:“大哥所说不错,这女人机警的很,果然想得到合理的借口。如果我们故意制造松懈,放她离开,只怕反而弄巧成拙,引她怀疑了。”

    华云飞想了想,道:“可以,准备几套土服,不要穿着战袍去。不然叫商家看见,难免还是会有风言风语。”

    那侍卫领命,回去对忐忑等待的田雌凤一说,田雌凤不禁大喜,若是换了便装,显然更方便她逃走。田雌凤一口答应下来,等那侍卫为她取了一套土服来换上,便在四个侍卫陪同下急急离开了大营。

    :诚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