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32章 箭在弦上
    一道人影在蛮荒的原始丛林中飞快地掠进着,宛如一缕幽灵鬼魅。在幽深阴暗、藤蔓缠绕的丛林中他时而腾跃、时而俯身、时而刀劈,时而猿猴般扯着藤蔓飞纵,速度竟是不受影响。

    大森林中辨不清方向,但他好像很清楚自己要往哪里去,行走的方向始终未变。其实即便身手很好,丛林中这么快的行进,来不及观察周围环境也是很危险的,因为密林中有各种各样蛇虫猛兽。

    这些生物在它们的地盘上可也不是吃素的,一旦惊扰到它们,被它们错以为有人侵入了它们的领地,它们会不顾一切地发起攻击,但此人竟毫不在乎。

    终于,他在一片草地边缘停住了,这里林木较稀疏,绿草茵茵,流泉飞瀑,还有几幢小木屋,木屋上已经爬了藤蔓和牵牛花,瞧起来就像童话世界中精灵的居处。

    小屋周围明里暗里有十几个卫士,他必须得放慢速度,大大方方在走过去,要不然很容易被那些往地上一扑,就和周围环境浑然一体的卫士们当成敌人干掉。

    “你来了!”

    前边一丛花草一阵晃动,竟从中站起一个人来,脸上花得花花绿绿,头上也戴着自编的草帽儿,他似乎认识这来人,向他招招手,返身便走,有他引着,来人很顺利地进入了这片仙境般的领地,钻进一处童话小屋。

    童话小屋住的通常不是可怕而丑陋的女巫,就是妖娆妩媚的林间仙女儿。这间小屋里住的却是两者的综合体。她有女巫一般可怕的手腕,又有林间仙子般的妩媚容颜,一身翠绿衣裳,皓齿明眸,异常灿烂。代韵溪。如今已贵为八大长老之一的代长老!

    穿行于林如同黑豹的那个高手,光看面貌的话其实平庸的很,身材也不是很高大。如果剥去伪装,往人堆里一站是很难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一见代韵溪。他便抱拳施礼:“属下见过长老!”

    “嗯!”代韵溪浅笑,手中捧着一杯香茗。杯子是用这山中大木削制的,颜色已经不是那么深,看起来她在这里已经住了不短的日子:“尊者已经随刘大刀的大军兵至娄山关下,攻城在即。你们那边诸般准备如何了?”

    那人道:“长老放心,我等在关上苦心经营三个多月,各方面俱已准备妥当,只等长老一声令下!”

    代韵溪道:“不是等我。而是等尊者下令。我叫你来,就是要确定一下你那边的情况。各方面都要准备妥当了,需要动手的时候,须得数管齐下,才容易奏效!”

    代韵溪道:“山间十二座栅寨,只能靠朝廷大军步步为营,逐一清除。你等万万不可干预,只等大军兵临城下,到了娄山关下时,见尊者大营中夜生七星篝火。便即动手!”

    那人恭应一声是,代韵溪便放下茶杯,起身走到一旁竹架上。轻轻取下一支竹筒儿,走回来慎重地递与那人,道:“这就是本长老精心饲养的穿肠蛊,存活期最长三十天,三十天内,尊者应该会兵临娄山关下了!”

    那人郑重地接过来,小心地藏在身上。代韵溪是蛊教长老,一身本事全在蛊上,要夺关自然少不了用蛊。不过蛊虫大多数寿命并不长。越是像蜜蜂一样成群的蛊虫,威力越小。寿命也越短。

    所以在不确定朝廷大军何时赶到娄山关下前,她只负责培养这种蛊。而不能提前把它交给已经打进娄山关的部下,直至基本确定了叶小天的行程进度,这才进行。

    那人接过储有穿肠蛊的竹筒,很快向代韵溪告辞,匆匆踏上了归路。他此刻的身份,是极受守军信任的一个杂役头儿,偶尔离开,说是出去寻些野味儿,守军自会予他方便,但离开太久总是不妥的。

    ※※※※※※※※※※※※※※※※※※※※※※※※※※※

    娄山关下,面对十二道倚险而建的栅寨雄关,刘大刀只能采取步步推进、逐一攻克的笨办法。战争,不可能总是奇计奇袭、投机取巧,很多时候只能硬碰硬,通过大量的牺牲来赢取胜利。

    播州守军倚险而守,以一当十,明军每攻克一道堡垒,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这也正是播州军方明知只要朝廷不计牺牲,这些临时的关隘早晚被攻克,却依旧设兵于此的原因:他们不只要消耗朝廷的兵力,更是要消磨朝廷的耐心。尤其是当朝廷大军以这样的龟速杀到娄山关下时,却又久攻不下时,它的后勤补给将要出现的重大问题,这些,都可能左右这场战役的结局。

    田雌凤自那日听叶小天说了一番之后,却是心神不宁起来。越是不能确定叶小天究竟对娄山关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她越是不安。娄山关可是播州的最后一道重要门户,如果这道门户被打开,整个播州就等于尽陷官兵之手,杨应龙只能躲上海龙屯,负隅顽抗,而一旦到了那一天,等待他们的,仅仅是被剿灭的那一天来的早或晚的问题,已经谈不上对抗。

    所以,田雌凤为了套出叶小天心中的秘密,同时也是想为自己争取逃脱的机会,这几天加紧了对叶小天的“骚扰”。以田狐媚子的手段本领,她要媚惑一个人时,自然不会让你明显地感觉到她在勾引你,但她只要想,便可以“为所欲为”。

    她可以通过自己的神情、相貌、身体、举止甚至声音,散发出强烈的魅惑,那种无时不刻不萦绕于你左右前后的诱人的女人味儿,就像水滴石穿,任你意志再如何坚定,也承受不住那无穷无尽的诱惑。

    尤其是,田雌凤也知道叶小天对她有戒心,她依旧勾引,但表现出来的心态却不再是想把他变成自己的裙下俘虏,而是一种对强者的崇拜,隐隐还透露着为了白泥田氏的未来,似乎她是心悦诚服地想要臣服于这个强者。

    对这样一个可以予取予求、********的女人,一个身心健康、强壮的男人如何能够抵抗得了?叶小天每日都被她声色诱惑,尤其是夜晚她总要来一番暖昧旖旎的戏码儿,包括在叶小天眼前半露半裎的,叶小天时时承受着*的煎熬,那心理防线哪怕固似长堤,也快被田雌凤这一江春水给泡决了堤了。

    这一晚,她又来了。踮着足尖儿,轻盈曼妙的仿佛一头狐精。古语有云,灯下看美人,愈增三分颜色。本来就是满分的绝色,灯下观之,又该如何?叶小天已经不想忍了,他瞪着一双绿幽幽的眼神,盯着这送上门的可口美食,恶狠狠地想:“你还没完没了啦,老子就真把你干了,又能怎么着?大不了提起裤子我就不认人,他奶奶的!”

    :诚求月票、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