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26章 虎口夺食
    崖顶的两个箭楼同时被点燃,马千乘的部下还塞了不少柴禾树木进去。山巅上风又大,一时间风助火势,顷刻间就像在茫茫夜色中点燃了一支熊熊燃烧的火炬。

    大火一起,马千乘和秦良玉立即率领已经登上悬崖的两千余精锐,呐喊着冲进寨子,见人就杀,见屋就烧。这里的房舍都是竹木结构,极易燃烧,寨子里登时处处火起。

    外面的明军一如既往,趁着夜色潜到寨下,眼看已过三更,还是没有丝毫动静,只道今日如前几日一般还是要无功而返,有些士兵已经呵欠连天地打起了盹儿。

    这时,负责瞭望的士卒突然惊喜地叫起来:“发讯号了,山上发讯号了?”正赤膊窝在草棚里,同各种虫蚁奋力做战的祈千户一头从窝棚里钻出来,抬眼向山上一望,大喜道:“击鼓!进攻!”

    此时金筑寨里已是乱作一团,先是马千乘和秦良玉率人猝不及防地杀进寨子,仿佛从天而降,又烧又杀的一番折腾,寨子里就已人声鼎沸,混乱不堪。接着山下杀声四起,寨中土兵更是完全丧失了坚守之心。

    其实光是马千乘和秦良玉率领两千虎贲杀进寨子,就足以造成足够的混乱。此时天色将明未明,人正是最为困倦的时候,反应也是最迟钝的时候,马千乘那些土兵在土司大人面前温驯的像小绵羊儿,可是在别人面前,却足够凶残。他们见门就踹,见人就砍,砍完还要放上一把火,只此一举,就造成了整个山寨兵不知将、将不知兵。完全陷入群龙无首的状态。而此时山下厮杀呐喊声起,不过是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但,七寨连环。中间道路险绝,无法设伏堵截。造成了金筑寨的混乱并不算成功,得在相邻两寨赴援之前把它彻底掌握在手中,那才能以点破面。如果外面的官兵不能及时进寨,这寨中足有五千播州土兵,一旦稳下阵脚,还是能把马千乘和秦良玉反扑回去的。

    “快快快,攻下金筑寨!率先攻入山寨的,赏银十两!临阵后退者。斩!”

    马总兵这一路进展实在不顺利刘大刀又下了死命令,马总兵也是真急了,派至寨下潜伏的祈千户就是他的私兵家将出身,绝对的心腹,而且对祈千户,他也下了死命令。

    执法队一字排开,虎视耽耽,但有临阵不前者,可以就地处决。这一威慑令得官兵们鼓足了勇气,奋勇冲上前去。

    此时。在高高的山梁两侧,可以各看到一条长长的火龙,正蜿蜒而来。显然是左右两寨赶来增援的。如今这个时候,谁选控制了山寨,谁就能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祈千户见状,从腰间解下酒葫芦,咚咚咚如饮马一般灌了一气儿,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把双刀一提,吼道:“来啊!跟老子一起冲!”

    祈千户身边也有家将、部曲,这些私兵装备最好、日常训练也最多。比正规的朝廷军队战斗力要强上许多。祈千户情知今日若是错过了夺取金筑寨的好时机,马总兵必然得“挥泪斩马谡”。如何不急。

    祈千户带着他的两三百名家将私兵,悍然杀入战团。仿佛一柄入肉的尖刀,朝廷士兵见状也是士气大振,寨墙和寨门几乎同时被突破,官兵潮水一般涌了进去。

    金筑寨一破,连环七寨就失去了作用,未几便一一告破。马礼英大喜,趁胜追击,又取桑木关,总算是彻底打开了局面。而在他取金筑寨以及桑木关诸地时,原本被作为备军的白杆兵便成了他的先锋主力。

    马礼英实在无法厚颜分人之功,只得依照前约,据实上报,马千乘、秦良玉两夫妻所率的白杆军,为南川路战功第一。

    ※※※※※※※※※※※※※※※※※※※※※※※※※

    南川路大捷的时候,刘大刀针对罗古、松坎、鱼渡三路敌军的反埋伏计划也在实施着。叶小天麾下有一万八千人,被刘大刀安排在山坳里,做为他最后的机动力量。

    叶小天进驻山坳后马上命人建立营寨,设下拒马、陷坑,巩固营墙,扼守险要。这些事儿,他都没瞒着田雌凤,田雌凤在外人眼中,俨然就是他的一个书记官,几乎形影不离的。

    田雌凤见他种种准备,心下纳罕,道:“你这路兵马只是伏兵,关键时刻用以杀出的,何必如此大费周章的建造营垒,难道你还打算在这儿长久驻扎下去?”

    叶小天道:“行军打仗,我不懂。现在都是在按刘总兵的命令行事。我不知兵,所以更该谨慎,军士们藏匿于林中,等候期间本也无所事事,叫他们建造一下营垒,以防万一,万一刘总兵计划失败,我这里做了充份准备,也不至于被人一锅端了。”

    田雌凤眼珠转了转,似笑非笑地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刘大刀是要以他的大营为饵,这样的话,一旦计划失败,你无论如何都要赶去与他一同死守大营的。可你却在这里做下防御的准备,叶大人,你和刘总兵,貌似不是一条心呢。”

    “我们当然都有各自的计较,这不稀奇。不过,只要对上杨应龙这件事,我们有志一同,那就行了。田夫人,你也不必蓄意挑拨了,没用的。”

    这时帐口一名小校报告一声,进来对他附耳说了几句什么,叶小天点点头道:“叫他进来!”

    片刻功夫,一个肩背褡裢、满面风尘的男子走进大帐,叶小天拉他到一边,悄声嘀咕了半天,那人才又抱拳告辞。田雌凤佯装不在意,却一直竖着耳朵倾听,隐隐约约听见几个熟悉的名字:“白泥、草塘、黄平……”,田雌凤有些沉不住气了。

    俟那人一走,田雌凤便道:“你如今身在北路军中,所虑者不该是纂江、娄山关吗?为何竟还分心于白泥、草塘?”

    叶小天讶然看了她一眼,道:“好耳力,你居然听见了。”

    田雌凤本来就是在含糊地诈他,听他一口承认,不由心中一沉,忐忑地道:“你……你琢磨白泥、草塘等地做什么?”

    叶小天用一种有趣的眼神儿看着她,田雌凤激将道:“我如今受困于你的军中,便是知悉了你全部的秘密也逃脱不得,你怕什么。”

    叶小天笑笑,说道:“告诉你也没什么打紧。我这次拿出了老本,可皇帝却只送了我一枚指挥使的官印。这东西既不当吃又不当穿,实在无甚用处,我琢磨着,皇帝抠门儿,我就从杨天王身上打主意。偌大一个播州,就算不给我吃肉,也得让我啖口汤吧。”

    田雌凤瞪圆了一双杏眼,惊愕地看着叶小天,她本以为叶小天拿出老本儿参与其中,是为了抱皇帝的大腿,可万万没想到,他的胃口这么大,九省二十四万大军气势汹汹兵临播州,他还要从皇帝口中分一杯羹?

    :重感冒,一早八点爬上飞机,抱着电脑想码字,结果一直瞌睡,后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电脑滑到一边,眼镜掉到地上,等下午回到家,这强撑着酸痛难耐的身子码一章,偶趴一会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