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八卷 第20章 兵临城下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大军徐行,其势如林。

    叶小天坐在马上,近两万大军浩浩荡荡,前不见尽头,后不见其尾。

    田雌凤一身戎装,皓齿明眸,极尽妍丽。女儿家做男装打扮时便显嫩,此时的田雌凤瞧来恰如十七八许人的一位姑娘。

    田雌凤策马而行,环顾左右,睨向叶小天道:“我没想到,你竟真的倾巢出动,这是你的全部家底了吧?如果这一仗你再败了,可曾想过后果?那些此时臣伏于你的豺狼虎豹,到时就会群起而攻之,卧牛岭上,再无你立足之地了。”

    叶小天没想到此时此刻她还不死心,依旧试图打消他的战意,不禁好笑,向她扮个鬼脸儿道:“我的下场么?不会如何惨的,实在不成,我退回山里做我的草头王便是了,你可知那山中逍遥,不比山外稍差呢?”

    田雌凤见他上下打量自己,神情暖昧,不禁问道:“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叶小天道:“若是退回山中,我就只好继续做尊者。做尊者的话,身边要有神妃侍候,我看你姿容模样,倒也勉强够格儿!”

    田雌凤气红了俏脸儿,道:“三番五次戏我辱我,真当我是你予取予求的俘虏吗?”

    叶小天一脸惊讶,道:“啊呀!难道不是?”

    田雌凤一窒,冷哼一声别过脸儿去,行了片刻,却又忍不住转回来,对叶小天道:“为什么一旦退回山里,就得继续做尊者,而非土司?”

    叶小天道:“任何一种制度的形成。都不是凭空而来的。都是因时因地,形成的最适合那里的情况。大万山中崇山峻岭,部落之间隔绝艰难。上传下达并不容易,如果在那里实行土司制。便等于没有官治,大土司很难对各个地处偏远的部落实行有效统治,最终必然各自为政,一盘散沙。那种地方立教,是最好的选择。”

    田雌凤眸中异采一闪,又行片刻,道:“想不到你竟有这般见解,实非庸碌之辈可比。何不臣服天王,来日天王夺得天下,你便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远胜于在此间一隅称王。”

    叶小天笑道:“你还要劝我?人各有志,我在此间逍遥快活的很,为什么要称王称霸?很好玩么?”

    叶小天挺了挺腰杆儿,眺望前方,忽然振声唱道:“我本是……四九城中的小家雀儿,何必要翱翔九天做鲲鹏。鲲鹏不知燕雀的好……燕雀的好……”

    叶小天忽然收声,转向田雌凤,道:“叶小天。素无大志!”

    田雌凤抿起了嘴巴,叶小天瞄了一眼她革带板扎,衬托出的娇美胸型,忽然道:“我不明白,你一个女人家,为何如此热衷于权势?”

    田雌凤冷冷地睨了他一眼,道:“女人为什么就不能热衷权势?”

    叶小天摇摇头:“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过,我还是要劝你一句。清醒些吧,杨应龙成不了大器。”

    田雌凤冷笑:“你凭什么做此论断?之前几战。天王都赢了。这一仗,你们看似来势汹汹。也未必便赢。”

    叶小天继续摇头:“就算这一仗输了,也无关结局,总有一天,杨应龙还是要输。他……没有帝王之气,坐不了天下的。”

    田雌凤揶揄道:“想不到你还懂得望气。”

    “我不懂!”

    叶小天一本正经:“我会看星座,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该是摩羯座吧,典型的权力女王!”

    田雌凤哪知道他在胡诌些什么,还以为说的是观星术,田雌凤虽然崇信道法,相信玄异之术,对此却没什么研究,所以没接这话碴儿,继续追问:“那你如何认为,天王成不了大事?”

    “因为有我啊!”

    叶小天嘻皮笑脸:“我就是那条坏了一锅汤的臭鱼,有我搅活着,他成不了事。”

    这番话半真半假的,说笑的成分居多,可是田雌凤想到叶小天的异军突起,倒真是相信他有气运加身,不觉更加惋惜:“可惜了,你本可以成为天王最得力的臂助,来日共治天下,没想到你却对朝廷如此的愚忠!”

    叶小天正色道:“你错了!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吧,老朱家对我,谈不上如何恩重如山,我对老朱家,也谈不上如何的忠诚。我无李督之忠,亦无应龙之恶,我只是一介凡人,希望我自己和我的家人、朋友活得更加逍遥自在的普通人!”

    叶小天再次把头转向长龙般的大军前方,缓缓地道:“本不是你的,图谋它做什么?杨应龙真若做了皇帝,难道你就快活了?恐怕那时的勾心斗角更多。”

    田雌凤笑了,讥诮地道:“说来说去,在你心中,女人就该相夫教子才是好女人。”

    叶小天怜悯地看了她一眼,连话都懒得说了。

    ※※※※※※※※※※※※※※※※※※※※※※※※※

    八路大军,齐头并进。

    行路途中,李化龙又传军令,刘挺阅罢传诸八路大军:“关外且战且招降,多不可胜诛也。关内疾战勿受降,师不可久老,贼诈不可信也。”

    李化龙这番话实是至理,之前之后,都有无数事例可证。而这番话传遍各路大军,也是在晓谕各军,朝廷平叛的坚决。

    这时,玉垒山地区又发生了地震,山峰开裂,刘挺虽然彪悍英勇,却不是一根筋的直肠子,心思狡黠的很,马上利用此事大作文章,说他昔年随父平九丝,地龙曾数度翻身,此番玉垒山地震,乃是播州被平定的前兆,一时间士气更振。

    八路大军进逼路线中,以綦江道最为重要,这条通道一旦被打通,大军就可以长驱直入,其他各路地势艰难,远不及綦江道的作用之大。

    闻听刘挺挂帅,亲自指挥綦江道的战役,而先锋官便是他恨之入骨的叶小天,杨应龙立即调动重兵,把守綦江道各处要隘。

    綦江道第一战,发生在丁山。杨应龙派驻守山的守将叫穆照,也是杨应龙的心腹之一。穆照立于雄关之上,居高临下,眼见大军云集,不禁惊叹:“今番朝廷兵马,气势不比往常!”

    丁山关下,叶小天的先锋大军就地扎营,伐木为具,准备攻城。田雌凤仰望雄关,对叶小天道:“这一关,在我播州还算不得险要,可你要打下来,只怕也是损失惨重!真便叫你攻到海龙屯时,只怕你的家底也要消耗一空了,我倒要看你如何为朝廷做嫁衣!”

    叶小天淡淡一笑,道:“兵练出来就是要打的,总也不打硬仗,如何百练成金?三夫人,你且看我如何练兵!”

    :诚求月票、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