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夜天子 > 第七卷 第41章 走麦城
    徐伯夷带着人,趾高气昂地走进典史签押房时,叶小天正双手按膝,目光炯炯地瞪着门口,神采奕奕,满面红光。

    叶小天也不明白自己最近究竟是怎么了,好象每天都有发泄不完的精力,尤其是走在街上时,他的眼睛会不自觉地跟着漂亮女人打转。虽然说少年慕艾,他如今已经算是一个大龄少年了,不过他总觉得这种样子有些非同平常。

    昨天有个百姓家里发生了一桩人命官司,跑驿路运输的丈夫提前两天回了家,正撞见老婆与奸夫赤条条一丝不挂地躺在榻上白昼宣淫,这汉子一怒之下,把那奸夫当场打死。

    叶小天带人冲进这人家里勘探现场时,瞧见他那颇有几分姿色,被丈夫一顿鞭打赤条条地蹲在屋角哭泣的婆娘,眼见那白花花的身子,凸凹有致的曲线,下体竟然当场勃如怒蛙。

    好在长袍宽大,叶小天把刀按在身前,看起来威风凛凛,官威十足,并未当场现丑,要不然真要威风扫地,体面尽失了。

    叶小天从未怀疑到太阳妹妹每天煲给他喝的汤有问题,只以为自己已经身心成熟又无渲泄渠道,阳火过于旺盛所致。

    因为他帮苏循天逃过一劫,苏循天与他的感情明显更近了一步,时常邀他饮宴,每次叶小天都想入非非地以为这酒色财气不离身的花花公子在酒兴酣畅之际会带他去逛逛青楼,结果每次酒宴之后。苏循天都是恭恭敬敬送他上山,令叶小天大失所望。

    叶小天此时正在自我检讨,为什么会这样呢?大概是以前苏循天想带他去时。曾经受过他的严厉训斥吧。如此说来,倒是他作茧自缚了,他现在真的想去啊,偏偏一旦涉及这个话题,这小处男又有些面嫩,羞于启齿。

    家里头倒是放着个活色生香的大姑娘,可是自从上次失去自控力。差点儿铸下大错后,他现在开始尽量避免二人独处了,因此便也避免了糊里糊涂生出一段孽缘来。

    叶小天不是对太阳妹妹没有过旖念遐思。只是一旦要了这位姑娘的身子,就得负责任。叶小天情路坎坷,莹莹那边波折重重,他的理智告诉他。需要有个说法、有个名份的事儿。最好不要招惹,否则来自夏家的阻力必然更大。

    叶小天双手按膝,瞪着门口运气,拼命地转移注意力,可胯下之物还是无缘无故便有些跃跃抬头之势,叶小天暗自懊恼:“晚上要不要沾两撇假胡子,偷偷去一次烟花柳巷,就此结束我的处男之身呢?”

    刚想到这里。他就看见徐伯夷春风满面地走了进来。

    “这个斯文败类,老婆都被他休了。怎么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一定是常常出入花街柳巷,阴阳调和,才没我这般苦恼。嘿!我要是去了,没准和他碰个正着呢。”

    叶小天幻想着他鬼鬼祟祟地摸进青楼,恰好撞见徐伯夷鬼鬼祟祟地从里边出来的模样,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徐伯夷见叶小天笑了起来,也是笑得更加愉快了。

    徐伯夷站定身子,向叶小天拱了拱手,笑吟吟地道:“叶典史!”

    叶小天起身向他拱了拱手,道:“不知县丞大人大驾光临,有何指教?”心中却是暗自猜疑:“黄鼠狼给鸡拜年,这厮怕是不安好心。”

    徐伯夷神色一怔,肃然道:“叶典史,你的事发了!”

    瞧见典史大人进来,签押房里一众书吏都站起身来,听到这句话不禁面面相觑,叶小天也是一怔,愕然道:“什么事发了?”

    徐伯夷自然明白叶小天出了什么事,只是南京刑部的公文上却是语焉不详,他自然不便让叶小天知道自己清楚他的案情,当即冷笑一声道:“什么事发了,你心里应该清楚的很。不好意思,奉南京刑部之命,立即拘押叶小天,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

    徐伯夷带来的几个人都是他手下的差役,事先便已得了他的提点,当即冲上前来,举起一副大枷就要往叶小天颈上套,叶小天退了一步,变色怒道:“徐伯夷,你想干什么?”

    徐伯夷按刀喝道:“你想拒捕不成!”

    叶小天瞥见徐伯夷眸中一闪即逝的杀气,心头突然一凛,他毫不怀疑,只要他敢说一个不字,这徐伯夷就敢真的动手,当即把他格杀刀下。

    叶小天心想:“究竟什么事发了?看他模样,竟是真的动了杀机,他敢当场格杀一个朝廷命官,到底有何倚仗?”

    这时那两个衙役上前,用大枷栲住叶小天,叶小天便站着不动,任由他二人将自己枷住了,徐伯夷一见叶小天束手就擒,心中暗觉遗憾:“这厮倒也机警,却是不便下手了。”

    不过徐伯夷转念一想,叶小天的劣迹恶行已经被当朝首辅听闻,“僭越违禁”这种事儿的罪名向来是可大可小,若要严办便是死罪一条,若不想办,不过是一纸训斥。

    如今首辅大人这么举动,显然是要严办叶小天了,如此说来叶小天终究难免一死,先让他做一个自己的阶下囚,那才扬眉吐气,挽回以前丢掉的面子。便也消了杀气,沉声喝道:“把他带走!”

    ※※※※※※※※※※※※※※※※※※※※※※※※※

    叶小天被抓的消息传到叶氏山庄,山庄里顿时乱作一团。

    若晓生一家人在门房里垂泪叹息,既感伤于老天爷不长眼,居然把他们全家的大恩人投进了大狱,又惶恐于一旦离开叶小天这棵大树,他们一家今后又该依傍于谁才能遮风蔽雨。

    而客厅里面却是另一番景像了。冬天先生从深山里抓回许多毒虫,一切准备妥当。正等着叶小天放衙回来继续教他练蛊,一听叶小天被抓,冬长老二话不说。抱起练好的一罐蛊虫往外就走。

    毛问智茫然道:“冬长老,你去哪里?”

    冬天眯着眼睛回头,佝偻着肩背,一脸阴恻恻的冷笑:“我去大牢救尊者!”

    太阳妹妹天天费尽心思给叶小天进补,眼看小天哥瞅着她的眼神儿火辣辣的有些不正常了,每每看到她,那富含侵略性的目光就在她身上留连着。看得她脸红心跳,暗生窃喜。

    好嘛,眼看小天哥就要跳到她“碗里”来了。她都系好餐巾,举起刀叉,准备大快朵颐了,这即将到口的小鲜肉却被徐伯夷塞进大牢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听冬长老所言,太阳妹妹立即拔出苗刀,干脆利落地道:“我跟你一起去!”

    “你们都站住!”

    华云飞一声厉喝,喊住了冬长老和太阳妹妹。

    华云飞赶上两步,说道:“你们急什么,现在大哥究竟犯了什么事,有没有性命之忧,还都不清楚。你们这么一去。就算大哥没有罪,也坐实了死罪。到时候怎么办?”

    太阳妹妹道:“还能怎么办?我们护着小天哥回山,只要往山里一藏,普天之下再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他!”

    太阳妹妹说到这里,脑海中灵光一闪,突地大喜过望:“哎呀,如果这牢一劫,从此受到官府通缉,小天哥不得不避入深山再不出来,他还有理由不要我么……”这么一想,当真是心花怒放。

    华云飞沉声道:“大哥希望这样吗?他愿意藏进深山老林,从此不闻世事么?再者说,大哥的亲人家眷都在京城,你就不怕牵连了他们?”

    太阳妹妹一呆,这她倒是没有想到,如果因此牵累了小天哥的家人……,太阳妹妹登时软了下来,苦恼地道:“那……你说怎么办?”

    华云飞道:“劫狱是下下之策,当务之急,咱们应该先弄清楚大哥究竟犯了什么事,才好决定如何行动。”

    毛问智挺身而出,道:“云飞,你不方便露面,我去打探消息!”

    太阳妹妹挺起胸膛,道:“我也去。”

    华云飞展颜道:“这才对,就算是平头百姓死罪,也是秋后问斩,何况我大哥是朝廷命官,不会草率处决的。你们不要着急,先去探探消息,如果要劫狱,咱们也有大把时间准备。”

    毛问智和太阳妹妹点头应是,立即直奔山下,分头打探消息去了。

    ……

    京城,宣武门。

    数十名孔武有力的大汉,护着一排车子,刚刚驶过宣武门,正向张首辅的府邸而来。这些大汉俱着便服,但行进间神态谨然,行列整齐,举手投足间满是肃杀之气,即便是寻常百姓也能看出他们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他们押运的那些车子大都是些箱笼之物,装的应该是各色礼物,只有一辆轻车帷幔低垂,似乎载的是人。

    车子轻驰,帷幔轻轻律动着,忽然,一只莹白如玉的柔荑探出来,把那垂幔轻轻推开,窗口探出一张容颜清丽、气质似深谷幽兰的美丽面孔,正是薛水舞。

    水舞的模样比在贵州时清减了许多,变得更加娴静优雅了。那双动人的眼睛从拉开的窗口看着熟悉的京城街头景像,眸中漾起一抹莫名的感伤、怀念之意。

    她在京城生活到十三岁,这里承载着她的童年与少女时光,而她所怀念的人:小姐、母亲,还有小天哥,都曾生活在这里,此时行在街头,看到熟悉的京城风光,怎不令她心生感慨。

    水舞轻轻闭上眼睛,细密的眼帘遮住了满眼的忧伤与思念,再睁开时,剪水双眸已蕴起一层湿润的水光: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情同手足的小姐、生她养她的母亲,还有她情窦初开时走进她心理的那个男人,统统离开了她,永远离开了。

    戚帅要把她送给首辅大人,她答应了。她这样纤弱的女子,就像一株柔弱的菟丝花,总要依附着大树上才能生存。结束了,结束坎坷飘零的生活,告别过往的一切,从今后,她只是藏在深闺,只供首辅一人赏玩的一株小花。

    :进入中旬了,求张月票!

    .